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少年王 27 孙静怡的表白
    在看到冰冷校花孙静怡的刹那,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呆呆地站了半天没有反应,直到我妈也走出来,中年男人叫了一声嫂子,孙静怡也跟着叫了一声阿姨,我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这位高不可攀的校花孙静怡真的来我家了,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我妈将他们二人迎进来,又亲切地拉着孙静怡的手,说小静,好久不见你,真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孙静怡也笑眯眯的,眉眼透着温暖,完全没有了在学校时的冰冷模样,说:“阿姨,和您年轻的时候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我妈也笑了,夸孙静怡会说话,又让我别傻站着了,赶紧去倒水。这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显然就是孙静怡的父亲,手里还拎着烧鸡和西瓜,全部交给了我妈。孙静怡和她爸都坐了下来,她则问我:“巍子,有没有去看过你爸?”

    看他这态度,好像和我家挺熟悉的,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赶紧摇头说没有,我妈不让我去。

    孙爸爸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给他们倒过水后,就赶紧跑到厨房问我妈怎么回事,我们家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朋友了?我妈则说是老朋友了,十几年前断了来往,最近才慢慢恢复联系,让我不要在厨房耗着,多去外面陪陪客人。

    于是我又到外面去,和孙爸爸、孙静雅坐在一起。

    孙爸爸感觉就是个普通人,普通的穿着普通的长相,但是身上透着一股儒雅之气,像个知识分子。孙静雅也穿得很朴素,但是这一点也遮盖不住她的光芒,好像连我昏暗的家都跟着亮堂了许多。

    高不可攀的校花竟然来了我家,我到现在都有点晕乎乎的,好像也猜到了一点孙静怡愿意帮我的原因。我陪他们坐了一会儿,我妈就把饭做好了,菜都端了上来,四个人也依次坐下。孙爸爸还拿了一瓶红葡萄酒,说要和我们喝一杯,我妈本来还说小孩子喝酒不好,但是孙爸爸说没关系,喝一点就好。

    这顿饭吃得和乐融融,温馨的就好像一家人似的,我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我妈和孙爸爸聊着天,说的都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事,一会儿说老歪怎么样了,一会儿又说王大头的消息,我和孙静怡一个字都听不懂。

    吃过饭后,我妈就让我和孙静怡到卧室里温习功课,说孙静怡学习很好,让我多和她请教一下,她和孙爸爸则继续在客厅里聊天。

    我们学校人气最高的校花孙静怡能来我家,已经让我觉得足够不可思议了,现在竟然还要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同一个书桌上温习功课,我简直怀疑自己真的是在做梦了,只希望这个梦境能够慢点结束,让我多和校花相处一会儿。

    当然,最伟大的还是我妈,知子莫若母啊,竟然给我安排这么好的机会,简直是天下第一好妈妈。进了卧室,孙静怡就让我把书本都拿出来,温和地问我哪科学的不好,她可以单独辅导我一下。

    现在的孙静怡全然没有了在学校时的高冷模样,感觉就是个温和可亲的邻家大姐姐。我把书本都拿出来,然后不好意思地告诉她,说我哪一科都学的不好。

    孙静怡挺惊讶的,问我初中三年都干什么了,我说我一开始学习还行,不算顶尖也是个中流,后来出了我爸的事以后,又在家休学了一段时间,学习就彻底跟不上了,都打算随便上个高中了。

    孙静怡想了一下,就和我要了纸和笔,在上面唰唰唰写了起来。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她将纸交给我,让我做一下上面的题。我一看,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科目和知识点,从简单到困难的都有,只好硬着头皮去做,做完以后交给她,她检查过以后说道:“语文和英语还行,可以重点补习一下,其他就算了,没希望了。”

    就这样,孙静怡就给我补习起了语文和英语,她讲得很有耐心,而且深入浅出,比我们老师讲得还好。关键是她长得漂亮,声音也很温柔,我特别喜欢听她说话,经常听着听着就走神了,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发呆,心想自己要是能娶到一个这样的老婆,该有多好啊!

    看这情况,我家和孙静怡她们家关系也还可以,如果以前不断来往的话,我俩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呢?

    当然我也只是想想,我知道卑微穷酸的自己是绝对配不上孙静怡的。孙静怡给我讲着知识点,而我却已经魂游天外去了,孙静怡讲着讲着,突然就不讲了。

    我还以为她生气了,赶紧向她道歉,说我一定认真听课。

    孙静怡却摇摇头,说王巍,你没听见吗,你妈妈在哭呢……

    我一下就傻了,赶紧竖起耳朵就听,果然听见客厅里传来我妈隐隐约约的哭声。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里一下特别慌张,当时就想冲出去看看,但是孙静怡拉住了我,说我们在门后听听就好。

    于是我俩跑到卧室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听孙爸爸说道:“嫂子,你别哭了,不过是七年而已,大哥很快就会出来的。”

    我妈则说:“我不是哭他坐牢的事,实际上就他作过的那些孽,判多少年都不够的,就是我感觉他这次好像是故意的,想为以前做的事情赎罪,我就是气他为什么没提前和我商量。”

    孙爸爸叹了口气:“大哥做事肯定有他自己的思量,也未必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听说就是赵疯子太咄咄逼人,可能会对巍子不利,大哥没办法了才出手的。”

    我妈又哭了一会儿,才说:“不管怎样,还是谢谢小静在学校照顾巍子,不然我真担心巍子会念不下去。”

    孙爸爸说:“应该的,要不是这事,您也不会再找上我。不过我听小静说,巍子在学校挺厉害的,没人能欺负得了他。嘿,到底是大哥的儿子,就算叫人欺负一时,还能叫人欺负一世?”

    我妈又说:“我现在就希望他能安安稳稳的中考完了,然后念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过完这普普通通的一生就行,可别再像他爸那样子了,到老都不得安宁,想躲都躲不了!”

    我妈和孙爸爸你一言我一语,说的都是我爸的事,而且从他们的语气里,感觉好像我爸年轻时候挺厉害的。可是怎么可能,我爸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个看了一辈子门房、既窝囊又懦弱的老头,直到最后忍无可忍才捅了赵松他爸一刀,恐怕也是他一生中最疯狂的时刻了。

    不过之前我爸坐牢的时候,我妈表现得还挺淡定,我一直以为她是真想开了,现在才知道还是耿耿于怀,在孙爸爸面前才彻底释放出了自己的情绪。

    两人说着说着,就听孙爸爸突然说道:“嫂子,你听说没有,小阎王出狱了,还和老宋搅在了一起……”

    “不要提他!”不等孙爸爸说完,我妈就打断了他,而且连声音都变了,语气中隐隐有着彻骨的恨意,我从来没听过我妈这种语气说话,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孙爸爸赶紧止住了口,说好好好,不提他不提他……

    我妈一向非常温和,和邻里的关系也蛮和睦,唯有提起我舅舅的时候,语气里总是夹带着深深的恨意。想到我舅舅那副人渣样子,我觉得我能理解我妈,那人真不是个东西,我真后悔当初去找他了,平白无故地受了一顿侮辱,连那个光头佬都不如。

    在我旁边的孙静怡小声说道:“小阎王是谁?”

    我说:“我舅舅!”

    这时候,我和孙静怡还贴在门后,而且身子挨得很近,我能清楚地闻到来自她身上的体香,不同于李娇娇身上过于奢靡也过于好闻的香水味,孙静怡身上就是淡淡的清香味,让人忍不住就沉醉其中,心猿意马起来。

    之后,我妈和孙爸爸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我和孙静怡就听不懂了,于是又返回书桌温习功课。我问孙静怡知不知道我爸是干什么的,孙静怡说她也不知道,但是感觉她爸挺佩服我爸的,一接到我妈的电话就立刻吩咐她要在学校照顾我。

    我正陷入沉思,孙静怡突然拿铅笔点了一下我的脑袋,说王巍,不管你爸是干什么的,你也看到他现在的结局了,你可不要重走他的老路,要踏踏实实地学习,踏踏实实地做人,知不知道?

    我一抬头,看着孙静怡认真和严肃中还夹带着一点点调皮的表情,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里暖暖的,感觉都快要化了……

    之后,我们又开始温习功课,我发现孙静怡学习真的很好,几乎就没有她不懂的知识。这扎实的功力,不可能是复读一年才有的,我就问她既然学习这么好,干嘛还要复读呢?

    孙静怡眨着眼睛,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你不知道啊?”

    我莫名其妙,说我为什么会知道?

    孙静怡这才告诉我,去年中考的时候,她低血糖发作,昏倒在了考场上,导致两门科目成绩作废,没办法只能复读一年再考了,还说这事全校都知道,怎么就我不知道呢?

    我一下挺窘的,说我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上学放学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很少有人和我说这些事情,就是我同桌都不和我聊天,看不起我。前段时间还是因为老被人打,才慢慢知道了一些混混圈里的事,比如豺狼、熊子等等。

    孙静怡说你同桌?是不是那个叫李娇娇的?她怎么会看不起你,我感觉她挺喜欢你的啊。

    我说可拉倒吧,你就不知道她有多嫌弃我,然后巴拉巴拉地说了好多李娇娇的坏话,简直罄竹难书。孙静怡也没附和,就是微笑地看着我,最后才说:“没关系啊,以后你有什么疑惑就来问我,这学校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相信这是真的,孙静怡在我们学校是绝对的风云人物,拥有豺狼都无法企及的号召力,如果她是个混的,“天”这位子就没豺狼的份儿了。

    这天晚上,我们温习功课到很晚,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我妈和孙爸爸聊到很晚。到晚上十二点多,他们两人才聊完了,孙爸爸叫孙静怡离开,我和我妈到门口去送他们。

    在门口,我妈着重地感谢了一下孙静怡,还说希望孙静怡以后能多给我补补课,让我和她考同一所高中。结果孙静怡笑了:“考一所高中是不可能了,不过让王巍在高中努努力的话,上同一所大学还是没问题的,他还是挺聪明的。”

    孙静怡和孙爸爸离开以后,我妈就让我努努力,将来和孙静怡考到同一所大学。

    我就开玩笑地问我妈,说和她考到一所大学干嘛,你不会是看上她了,想让她给你当儿媳妇吧?

    我妈沉默了一下,说这事要是以前还行,现在……就算了吧。

    莫名其妙。

    第二天早晨去上课,我和李娇娇照旧还是谁也不搭理谁,结果我刚坐下,李娇娇就吸了两下鼻子,似乎在闻什么,闻着闻着,就往我这边靠过来。

    我吓一跳,说你干嘛?

    李娇娇疑惑地看着我,说:“王巍,你身上怎么有孙静怡的味儿?”

    卧槽!

    当时我就服了,这李娇娇是狗鼻子啊,竟然连这也能闻得出来。李娇娇皱着眉头看我,问我是不是又干什么变态的事了,潜到孙静怡家的厕所去了,还是偷人家什么东西了?

    李娇娇一说这个我就火大,当时就让她不要扯淡,说是孙静怡到我家帮我复习功课去了,所以我身上才有她的味道。

    李娇娇直接呸了一声,说她就是相信猪在天上飞,也不相信孙静怡会去我家里复习功课。

    我说不信拉倒,然后就不理她了。

    结果下课以后,李娇娇就把这事当笑话跟其他几个女生说了,几个女生也都不信,咯咯咯地笑,说我吹牛,把我给气得不轻,就让她们等着。

    我专门去找了趟孙静怡,让她大课间的时候来帮我温习一下功课。回来以后,我就跟李娇娇说:“等着看哈,下节课就亮瞎你的狗眼。”

    李娇娇:“你吹,你继续吹。”

    到大课间的时候,李娇娇还想去上厕所,但是我不让她去,说怕她误了最精彩的一刻。李娇娇说行,她倒要看看,我是怎么把孙静怡给变出来的,还说我要是找一个和孙静怡同名的出来跟她玩文字游戏,我就死定了。

    我说你就等着看吧。

    不一会儿,走廊上就起了一阵骚动,好像好多人都在围观什么,我知道是孙静怡来了,只有她的出现才能引起这种轰动。

    果然不到片刻,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孙静怡就走了进来,虽然只穿着简简单单的校服,可是依然无法掩盖她身上的光芒,好多学生都追到我们班门口来看,把我们班门口都堵得水泄不通。

    孙静怡一进来,李娇娇整个都傻了,满脸的不可思议。而我得意地看了她一眼,又站起来冲孙静怡招手,说学姐,这里!

    孙静怡笑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我赶紧给她搬了个凳子让她坐下。孙静怡自己带了书,说:“那咱们就接着昨天晚上的开始吧。”

    再看李娇娇,已经完全呆了,一张脸变得特别难看。

    我心里那个得意啊,简直美得快没边了,让李娇娇再看不起我,现在看她还能说点什么?我还想在李娇娇面前多炫耀几下,结果李娇娇站起来就走了,估计是被刺激到了。

    孙静怡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纠葛,还以为我就是一心想要学习,所以给我讲得非常认真,而在门外围观的那些学生也议论纷纷的,都在猜测我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还有人说当老大就是好啊,还有校花亲自补习功课。

    一直到上课,孙静怡才走。孙静怡一走,李娇娇也回来了,我还问她怎么上个厕所那么久啊,还想让孙静怡也给你补补课呢,你学习太差了知道吗。

    李娇娇并不理我,一张脸黑的特别难看。

    看她不高兴,我就特别高兴,心里面简直要爽翻天了,有种彻底逆袭的感觉。于是我就让孙静怡一到大课间就来给我补课,上午补一回,下午补一回,给李娇娇刺激得够呛,一下课就没影了,直到上课才回来。

    一连几天,孙静怡都来给我补课,我和李娇娇的关系也彻底到了冰点,以前没事还能吵两句嘴,现在直接一句话都不说了。

    不过没有李娇娇的打扰,我觉得生活还挺美好,感觉舒心了很多,没人再和我说那些难听话了。这天下课,孙静怡照例还要过来,但是李娇娇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破天荒地没走,低头在那摆弄文具盒。

    也是我嘴贱,问了一句:“唉,你怎么还不走啊?”

    这是这几天来我俩说的第一句话,本来也就是开玩笑的,结果李娇娇跟个火药桶似的,一下就炸了,瞪着一双眼说:“你管我呢?”

    看她真生气了,我赶紧就不说话了,低头去看自己的书。

    结果李娇娇还不放过我,咬着牙说:“不就是当了个老大吗,不就是让孙静怡给你补了几天课吗,一天到晚的臭牛逼什么?你就是再牛逼,也改变不了你猥琐的本质,你永远都是个恶心的人!”

    李娇娇骂的声音特别大,整个班的同学都听见了,我气得都哆嗦了,但确实有把柄在她手里,也不想多和她计较,就准备起身走了。

    结果我刚站起来,李娇娇又骂了起来:“孙静怡给你补了几天课,你就以为你翻身了、逆袭了,能拿下人家了?快拉倒吧王巍,就你这样的男生,永远不可能有女生会看上你的!你快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是长得帅,还是家里有钱,哪个女生瞎了眼能看上你?”

    教室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和李娇娇,而我气得脑子都快缺氧了,真想狠狠扇她两个耳光,好好治治她那张嘴。

    可是冷静下来,我又发现她说得没错,就我这样的男生,怎么可能有女生会看上我?李娇娇虽然话说的难听,可是句句在理。

    看看我自己吧,到现在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虽然是名义上的初三老大,可是连烟都得蹭别人的抽,简直凄惨到了极点。关键是我确实对孙静怡产生过幻想,以为我们两个或许真的会有进展,一天到晚都沉醉在不切实际的想象之中,是李娇娇这一番看似狠毒实则真实的话点醒了我。

    对我来说,现在唯一值得炫耀的就只有个名义上的初三老大了,可是这又有什么用,不能吃不能喝,而且还有几天就毕业了,大概也只有我自己把这个当回事吧?

    我低下头去,一股深深的自卑再度涌了上来,这份自卑并不是现在才有,而是生而就带来的。我爸是个看门房的,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而且长得还特别老气,为这事我没少被别人笑话。本来已经习惯被人嘲讽、辱骂的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开始有自信了?

    太可笑了,简直太可笑了啊……

    李娇娇说得没错,像我这样的男生,根本不可能会有女生看得上我,怎么会有人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李娇娇无情地揭穿了我的本质,也无情地击碎了我所有的幻想。

    我苦笑一声,看着班上同学不一而同的目光,忍不住想要转身离去,离开这个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地方……

    然而我刚一回头,就发现自己身前站着孙静怡。

    “王巍。”孙静怡认真地看着我:“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