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 29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少年王 29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看到这小眼镜,我就知道自己要遭殃了,之前我还以为他只是吓唬我两句,没想到他说到做到,看我和孙静怡越走越近,竟然真的来报复我了。

        小眼镜显然是有备而来,不仅带了四五个人,还守在我家的必经之路上,一看就是老手。现在的我虽然挺有胆子,但还是不擅长打架,所以立刻撒腿就跑。这片已经离我家很近了,我对这边的地形也挺熟悉,还想利用地理优势将对方给甩掉,结果他们追得很快,骂声也越来越近,显然是跑不掉了。

        我一着急,就扑向旁边的花池子,从里面扒拉了一块砖头,狠狠朝着那个小眼镜飞了过去。小眼镜赶紧举手就挡,砖头砸在他胳膊上,让他“嗷”的叫了一声,然后大吼:“给我弄死他!”

        那四五个人一窝蜂地扑上来,一开始我还想反抗,但没几下就被他们几个给放倒了,只能捂着脑袋蜷着身子任由他们踢打。

        现在的我也不是第一次挨打,所以还算挺有经验,就是拼尽全力护主自己的脑袋和肚子,用坚实的后背和大腿抵挡攻击。但是其中打我的一个人嫌不过瘾,想拉开我的胳膊踢我的脸,但是那小眼镜制止了他,不让他打我的脸,说是怕被孙静怡给发现了。

        听到前半句感觉这人还挺讲究的,知道打人不打脸,听到后半句则气得我想笑,这人想打我,还怕被孙静怡知道了,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难道我就不能和孙静怡说了?

        这些人都挺会打架的,打了我五六分钟才停手,当时浑身上下都疼,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小眼镜把我拖到路边,伸手甩了我一个耳光,说:“小子,还记得我不?”

        我没说话,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小眼镜又甩了我一个耳光,说:“王巍是吧,是不是觉得自己当了个初三老大就不知道姓什么了?还让人叫你巍爷,你他妈也配叫爷?”

        看我的眼神透着不服气,小眼镜又抓住我的头发往后面扯,说:“嘿,你别不服气,我知道你想什么呢,想明天带人来找我报仇是吧。行,我就告诉你,我是高一的洛斌,随时欢迎你过来哈。我知道豺狼是你老大,你他妈尽管叫他过来,老子连他一起弄!”

        洛斌这个名字感觉有点熟悉,初中好像就是在我们学校上的,但又实在想不起来了,之前就说过了,我没什么朋友,平时也独来独往,所以对我们学校的事不太了解,还是跟赵松闹这一回才知道豺狼、熊子这些人的。

        这人说话口气很大,根本不把豺狼放在眼里。按照时间推算的话,他和豺狼也曾经是一届的,难道豺狼也惹不起他?

        这么一想,我的心就有点惴惴不安了,如果连豺狼都惹不起他的话,那我就更没希望找他报仇了。放完了狠话,洛斌又踢了我一脚,说:“小子,这次给你个教训,以后离孙静怡远点,不然下次比这回还狠。”

        说完,他就带着他的人走了。

        因为浑身上下都疼,我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咬着牙慢慢地站了起来。这会儿虽然挺晚了,但是街上还有点人,都是挺诧异地看着我,但也没人过来问上一句,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在我们那个小镇上,天天都有打架的事,并不稀奇。

        我回了家,还好我妈已经睡了,我悄悄进卫生间洗涮了一下,然后才钻到被窝里去了。

        躺在床上,身上还是疼,本来还觉得干掉了熊子,又当上了学校半公认的初三老大,还有豺狼这样的大佬照顾,应该没人能再找我麻烦了,结果又蹦出来个高一的洛斌,还是因为孙静怡,真是叫我心烦死了。

        我们初中的本来就不怎么敢惹高中的,而且这个洛斌看上去感觉还挺牛逼的,如果真闹起来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反正就是越想越心烦,决定明天先到学校打听一下洛斌再说。

        一晚上几乎没怎么睡,第二天早晨去上课,才感觉身上的伤好一点了。好在昨天晚上没人打脸(两个耳光不算什么,一会儿就好了),所以也没人看出来我挨打了,还和往常一样和我打招呼什么的。

        但别人不知道,我自己知道啊,所以心里还是特别憋屈,一个人坐在位子上闷闷不乐,犹豫着要不要去找豺狼一起去干那个洛斌。

        下课以后,几个兄弟照旧来找我玩,叫我去厕所抽烟。厕所以前是程虎的地盘,但是程虎被我们干掉以后,现在就是我们的地盘了。在厕所里,我就问杨帆,知不知道洛斌?

        说起洛斌,和我在一起的几个人都挺吃惊,问我怎么好好说起他来了。一看大家这样,我就确定洛斌这个人确实挺有名气的,就说没事,随便问问。

        几个人都挺意外,问我怎么连洛斌都不知道,说洛斌家里挺有背景,以前还是我们学校的天。杨帆还告诉我,豺狼以前就是被洛斌压得抬不起头,所以才专门复读了一年来当这个天。

        一听这话,我心都凉了,原来洛斌没吹牛逼,他真的不尿豺狼,怪不得敢放那样的大话。当时我就觉得完了,看来这仇是报不了了。

        “巍爷,你想什么呢?”杨帆突然问我。

        我赶紧摇头说没事,我也不可能把昨晚被洛斌打了的事和他们说,说了也没什么用,反而还给自己丢脸。然后又说:“以后别叫我巍爷了。”

        “那叫什么?”杨帆有点发懵。

        我叹了口气,说叫我名字就行,叫我王巍吧。

        之前干掉赵松、干掉程虎,又干掉熊子,还当了初三老大,觉得自己挺牛逼了,别人叫巍爷也受之若泰。现在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学校还有连豺狼都搞不定的人,我哪还有脸再自称什么巍爷?

        但是杨帆他们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在那边瞎咋呼,说就叫巍爷,巍爷好听。我都有点来气了,说你们废话真多,让你们别叫就别叫,以后都叫我名字!

        说完,我就出了厕所,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人。

        之前还准备去找豺狼,现在想想也算了,何必去给人家找那个不痛快。自个憋屈了两节课,到大课间的时候,孙静怡又来给我补课了。

        以前我最期待这样的时刻,但是现在有点心不在焉,孙静怡就问我怎么了,我赶紧说没事。孙静怡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和我开玩笑,说我这个男朋友不称职,说好了早晨去接她一起上学,也没有来。

        我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事,但是半路杀出来个洛斌,把我的计划全搅乱了。看出我还是有点不高兴,孙静怡就问我怎么了,要不要去外面走走。

        想到洛斌的压力,我有点想拒绝孙静怡,但是一抬头,看到孙静怡那张美艳到不可方物的脸,又想到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心里自然涌起一股子的不服气,而且回想起近半个月来所发生的很多事情,一开始我也觉得自己惹不起赵松、程虎,更觉得熊子是遥不可及、远在天边的神级人物,可他们不是照样一个个都倒下了吗?

        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凭什么他洛斌就那么牛逼,我就非得要害怕他?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美好的生活,让我就此远离美丽的孙静怡,我做不到!

        总之,要是洛斌再来找我的事,我就和他拼了!

        于是我就让孙静怡到外面等着我,说我一会儿就来。我跑到教室后面的卫生角,踹断了一根拖把,将半截棍子塞到袖筒里面,到外面去找孙静怡了。

        以前和赵松、程虎他们不对付的时候,我天天在身上揣着一截棍子,以备不时之需,后来所有的事都搞定了,我身上也不带棍子了,没想到现在旧物重操,又揣起这东西来了。

        和孙静怡走在校园里面,照旧迎来好多艳羡的目光,渐渐的我心情也开朗起来,脸上也挂满了笑容。孙静怡一开始还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但我并没有和她说,一再重复真的没事,她也没有再问了。

        我们初中和高中的校区不在一起,但我想洛斌总是知道我的动向,肯定安排了什么人在暗中观察我。和孙静怡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断小心翼翼地往四处瞄,果然看见有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在鬼鬼祟祟地跟踪我,正是昨天打我的其中一个。

        我心里的气当时就来了,就谎称要上厕所,让孙静怡先回去教室。孙静怡也不知有诈,乖乖地走了,而我立刻朝着厕所的方向跑了过去,不过没进厕所,而是绕到厕所后面去了。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那个高中生也过来了,趁他正准备往里面进的时候,我猛地就冲出去,掏出棍子就往他身上砸,一边砸还一边骂:“你妈、你妈、你妈!”

        我一直砸一直砸,直到把棍子都砸断了才停手,那个高中生也被我砸趴下了,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我又踢了他一脚,才转身跑了。

        在跑回去的路上,我心里还是挺爽的,虽然没有彻底地报了仇,好歹也出了一丁点的气。不过我知道这一动手,和洛斌就算是彻底闹翻脸了,以那家伙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我,但我想着好歹这是初中,也是我的地盘,他应该也不会直接就来找我麻烦吧,估计还是在回家的路上等我。

        一天下来都没什么事,到晚上送孙静怡回家的时候,我就假装不经意地问她洛斌的事,孙静怡一听就特别紧张,问我是不是洛斌找我麻烦了?

        我赶紧说没有,就是今天和杨帆他们聊天,说起这个人来了。

        说起洛斌,孙静怡竟然也恨得牙痒痒,说这个人特别讨厌,仗着家里有点本事,以前在学校称王称霸的,还死皮赖脸地追求过她,把所有试图接近她的男生全打跑了。不过后来洛斌上了高中,而她选择了复读,渐渐就没了来往。

        说起这事,孙静怡还挺欣慰,说是终于不用再看到那个烦人的洛斌了,还说将来一定要到市里上重点高中,绝对不跟洛斌这种人渣在一个学校。

        当时我就明白了,洛斌并不是不追求孙静怡,只是从明处转到了暗处,还继续死皮赖脸地当护花使者。当然我也不会跟孙静怡说,用不着给她增加这个烦恼。

        将孙静怡送回家以后,我看着自己回家的路,知道洛斌肯定还在路上等我,不由得暗暗捏了下藏在袖筒里的新棍子,然后才继续往前走去。

        夜已深,万籁俱寂,凉风不断拂过我的面庞,还真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当时我就想了,今天晚上一定要跟洛斌拼了,哪怕就是干不过他们,也要拼尽力气去干,绝对不能让他小瞧了我,打不过他也要咬他一块肉下来。

        我揣着新搞来的木棍,一步步往我家的方向走,快走到昨天挨打的那个地方时,果然又看见那小巷子里影影绰绰的有好几个人。不得不说,洛斌还挺聪明的,知道在必经路上等我,我要是想回家,怎么都绕不过那个小巷子。

        看我过来了,戴着小眼镜的洛斌立刻走了出来,在他身后则跟着七八个人,比昨天多了一倍的数量,而且个个手里都拿着木棍,其中就有今天上午被我打破脑袋的那个,这会儿他的头上包了一圈绷带,正死死地盯着我,似乎恨不得吃了我。

        一个人对七八个人,而且还都拿着家伙,简直一点胜算都没有。而我还是握紧木棍,咬紧牙齿瞪着对面。洛斌嘴巴里叼着根烟,神态看上去悠闲又嚣张,他轻轻地吐出一口烟来,说道:“王巍,我还是看轻你了,没想到你连我的人都敢动,本来只想给你一个简单的教训,现在看来,你这是在逼我往重的动手啊!来吧兄弟们,今晚晚上好好和他玩玩,要是打坏了、打残了,我来负责。”

        洛斌一声令下,那群高中生顿时一哄而上,我也握紧木棍准备和他们拼了。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汽车的急刹声突然响起,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我的身前。

        这黑色轿车显然是有目的的停车,洛斌他们都站住了脚步,一个个奇怪地往这边看来;我也挺惊讶的,转头往车上瞄。

        而黑色轿车的车窗放下,李娇娇她爸的头露了出来:“巍子,怎么回事?先上吧车,我送你回家!”

        我都没想到自己能在这碰见李娇娇她爸,当时也不说废话,赶紧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坐了上去,而李娇娇她爸踩了油门,直接就离开了这个地方。洛斌就是行为再狂妄,也不敢拦成年人的车子,只好站在路边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离去,一张脸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后视镜里,洛斌他们越来越远,李娇娇她爸才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就是一帮小混子找我麻烦。虽然我对李娇娇她爸印象不错,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问李娇娇她爸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李娇娇她爸告诉我,他刚带李娇娇和她妈妈吃完夜宵回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看,这才发现李娇娇和她妈妈就在后排坐着,而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当时就特别尴尬,先叫了一声阿姨,又冲李娇娇点了点头,但是李娇娇把头转到一边没有理我。

        虽然我什么都没有说,李娇娇她爸还是不太放心,和我说以后上学、放学都由他来接我,我当然说不用,推辞了他的好意。

        李娇娇她爸还是坚持他自己的意见,说是一定要接送我,我也一再地说:“叔叔,真的不用。”

        这时候,李娇娇终于说话了:“爸,人家现在有女朋友了,上学放学都和女朋友在一起的,难道你要同时接送人家两个呀?”

        李娇娇她爸愣了一下,说:“也不是不可以啊。”然后又和我说:“巍子,交女朋友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

        我这一声嗯过后,李娇娇突然就跟炸了一样,说:“爸,听见了吧,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人家女朋友的爸爸比你厉害多了,是个当官的,就是接送也用不着你呀!现在王巍可有本事了,你看他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傍了一个小富婆呢,号称我们学校第一软饭王。

        李娇娇这话说得实在太难听了,就连李娇娇她爸都狠狠呵斥了她一句,我的心里当然也充满了怒火,但是碍于两个大人在这,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李娇娇她爸停车。

        李娇娇她爸则说:“快到了、快到了。”又回过头去训李娇娇:“你安静会儿吧!”

        李娇娇她妈倒不乐意了:“闺女也没说错什么呀,你老骂她干嘛?”

        到了我家门口,李娇娇她爸把车停下,我一开车门就往外走,后面响起噔噔噔的脚步声,是李娇娇她爸追上来了,拉着我胳膊说:“巍子,娇娇说话就那样,你别怪她,你俩还要当好朋友。”

        李娇娇她爸这人是真不错,要不是有她爸的存在,我根本就不想理他们家。同时也想,李娇娇她爸平时是怎么容忍李娇娇和她妈的?果然,干大事的男人,耐心都特别地好么?

        我笑了一下,说叔,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李娇娇她爸沉默了一下,又说:“巍子,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之前还想让娇娇和你定个亲,但是你有女朋友了,就算了……”

        之前李娇娇她爸说要给我和李娇娇订亲,我还以为他是热血冲头,或是想弥补我们家,没想到还有这一层原因。我点点头,说谢谢叔叔的厚爱,又和李娇娇她爸说了再见,就转头回了家。

        棍子还在我身上揣着,回想起刚才那一场差点打起来的架,还是有点惊心动魄的。如果真打起来,估计我现在已经住院了吧,但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我估计明天回家还要被堵,得想想其他办法了。

        但,实力差距就在那摆着,连豺狼都怵洛斌,我能有什么办法?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招儿,总不能像以前对付程虎一样,再拎把刀出去吧,事情好像也没到那个份上。

        第二天早晨到学校,我的脑子还是一团乱麻,一点头绪都没有。上早课的时候,我也趴在桌上,寻思怎么对付洛斌。

        本来快中考了,还想趁着最后几天努努力,结果又被洛斌的事给打乱了,实在叫人心烦得不行。

        正趴桌子上烦着呢,就听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传来哗啦啦的一阵脚步声,我刚把头抬起来,我们班的门就被踹开了,十来个高中生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戴着小眼镜的洛斌,他手里拎着一根木棍,一边走还一边说:“来来来,小王八蛋,我这次看你还怎么跑?”

        还用棍子指着我们班的学生:“都他妈坐那别动啊,看清楚了老子是洛斌,这个学校上一届的天,谁敢动一下,老子就连他一起干!”

        当时我都傻了,完全没想到洛斌竟然张狂到这种地步,直接闯到我们初中教学楼来了。就在这时,李娇娇突然站起来大喊:“王巍,快跑!”

        王巍,快跑!

        同样的话,这是李娇娇说第二次了。第一次,是熊子来的时候,李娇娇就说过一遍,那时候我俩还没闹翻,属于好朋友的状态,所以关心我也正常;第二次,则是现在,我们已经彻底闹掰,好几天没说过话了,就算说话也是吵架,可她还是第一时间喊出了这四个字。

        对方可是洛斌,我们学校上一届的天,威慑力比熊子还要更甚,在他喊出那一连串张狂的话后,我们班同学真的一个敢吭气的都没有,那些平时围着我叫我巍爷、巍爷的男生也都缩起了脖子,唯有李娇娇,旗帜鲜明地站在我这一边。

        唉,这姑娘啊,真是叫人没法儿说……

        李娇娇虽然是关心我,可是我怎么能跑?我是初三的老大,这是在我的地盘上,如果我就这么跑了,以后哪还有脸见人?上一次跑,起码是砸了熊子一下才跑的,那算功成名就之后的走为上策,这一次呢?

        要跑,也得等我辉煌一下啊!

        于是我立刻端起面前的课桌,狠狠朝着正气势汹汹走过来的洛斌砸了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