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 30 咱俩,谁是天?

少年王 30 咱俩,谁是天?

        桌子飞了出去,砸在最前面的洛斌身上,直接将他整个人都砸倒了,书本也哗啦啦落了一地。趁着这个机会,我立刻转身就跑,朝着后门的方向跑去。

        身后传来洛斌气急败坏的大叫:“给我弄死他!”

        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那些高中生都追了上来,我也顾不得这些,抓紧往前面跑,准备像上次一样逃出学校。

        可我刚拉开后门,就有一只脚踹了过来,将我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后门外面竟然也站着几个高中生,洛斌竟然在这里安排了埋伏!

        落地之后,我还想再爬起来,但是洛斌已经冲了过来,狠狠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接着又抓住了我的头发,恶狠狠地说:“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我毫不犹豫地摸出藏在袖筒里的棍子,狠狠朝他砸了下去,洛斌压根没想到我敢还手,正被我中在肩膀,当时就叫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我想爬起来,但是那些高中生已经冲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就把我给按住了,洛斌也冲过来,狠狠一棍子砸在我肚子上。

        “我X你妈!”洛斌大叫。

        接着,无数拳脚就像狂风骤雨一样砸下来,十来个高中生围着我又踢又打,我手里的棍子也被人给夺走了,根本站不起来,只能捂着脑袋护住自己。

        混乱之中,我听见李娇娇冲了上来,愤怒地指责他们一群高中生凭什么欺负初中生。而洛斌让她滚,说再不滚的话就连她一起打,李娇娇的声音果然没了,也算仁至义尽了吧,毕竟其他同学连个屁也不敢放,单单“上届的天”这几个字就足够吓破他们的胆。

        他们打了一会儿,洛斌才喊了一声停,众人停下手后,洛斌才走过来,先抓住我头发,又甩了我一耳光,说:“小子,你还牛逼不了?”

        我的一张脸通红通红的,一半是因为愤怒,一半是因为丢脸。我是初三老大,这里是我的地盘,手下兄弟不敢说有多少,可算算看也有几十个吧,竟然被十几个高中生给打了,简直羞愧的我无地自容。

        虽然身处劣势,但是我也没软,直接朝着洛斌的脸吐了一口唾沫,说傻X,有能耐今天就打死你爹!

        一半是因为倔强,一半同样是因为脸面。

        洛斌果然大怒,还要伸手再扇我的脸,但是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听声音,来的人还不少。

        来的人多,洛斌都忍不住回头去看。二三十个学生冲了进来,手里拿什么的都有,教鞭、三角板、墩布把,正是杨帆他们。

        杨帆他们一进来就大叫:“王巍、王巍!”然后哗啦啦围了过来。

        自从我昨天不让他们喊巍爷,让他们直呼我名字以后,他们也不敢不听,所以就叫我的名字。

        一帮人急匆匆地朝这边冲过来,洛斌又举起手里的棍子对着他们:“看清楚了,老子是洛斌,这个学校上一届的天,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的话就都滚出去!”

        杨帆他们果然都站住了,一个个看着洛斌有点傻眼。他们应该是听见动静以后跑过来的,并不知道找我麻烦的是洛斌,现在看清楚了,都站着不敢动了。

        我心里觉得悲哀极了,这洛斌都毕业一年了,还能在我们学校耀武扬威,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洛斌倒是对这个现象很满意,得意洋洋地说:“知道怕了就行,还不赶紧滚出去,等我过去收拾你们呢?”

        杨帆他们左看右看,眼睛里有点犹豫,但是也没有走。洛斌一下就火了,提着棍子朝他们走过去,嘴里还说怎么着,皮痒痒了是不?

        洛斌曾是上一届的天,威名可不是吹出来的,在我们学校学生的心里也是神级一般的存在。

        看他走过来,一帮人都有点退缩的样子,唯有杨帆笑吟吟地迎上去,伸手想握洛斌的手,嘴里还说:“斌哥,王巍是我们初三的老大,也不知道哪得罪您了,您给个面子呗?”

        但是洛斌完全不给面子,连杨帆的手都没握,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说去你妈的,你算哪根葱,也让老子给你面子?

        杨帆捂着脸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说话了。洛斌又提起棍子指着他们一帮人:“都滚不滚?”

        一帮人都大眼瞪小眼,没说走,也没说不走,自从上次收拾了熊子,他们的胆子也壮了不少,虽然还不敢和洛斌正面交锋,但也不至于被洛斌一句话就吓跑。

        洛斌的火更大了,估计是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当即就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就提着棍子冲了上去。这时候,那帮人才吓得赶紧往后面退,唯有杨帆迎面冲了上去,手里还拿着块黑黑的东西,伸手就要往洛斌的眼睛上拍。

        就听洛斌“嗷”的一声叫唤,伸手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脸上的小眼镜飞了出去,手里的棍子也掉在了地上,嘴里不停地叫唤:“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那帮高中生都吓坏了,一窝蜂地冲了上去,有的伸手去揍杨帆,有的赶紧去看洛斌的眼睛,一个人说:“没事斌哥,是粉笔灰!”

        几个高中生瞬间就把杨帆给撂翻了,有人则赶紧给洛斌拿了个瓶子让他洗眼睛,结果洛斌刚洗了一下,就嗷一声叫唤,又伸手甩了那人一耳光:“X你妈,可乐能洗眼睛?”那人又慌慌张张地给他找矿泉水。

        他们都去帮洛斌,或打杨帆,没有人管地上的我了,我赶紧跳起来,随手抄了个板凳就冲过去,冲着那帮人乱砸乱打,被揍倒在地的杨帆也大叫:“都上去帮王巍啊,还愣着干什么?!”

        我们那帮人才反应过来,一窝蜂地冲了上来,和这群高中生打在一起,场面极其混乱。

        经过熊子那一战之后,我手底下的杂鱼军团成长不少,起码胆量比以前大了很多,敢和洛斌的人打了。但是一打起来,就充分暴露了大家战斗力的不足。洛斌只带了十几个人过来,我们这边则有二三十个人,平均两个打他们一个,但是竟然没有打过,反而被他们揍得满教室乱跑。

        我用凳子乱砸了几下,就赶紧找洛斌,想先把他干掉。但是眼睛一晃,就看见有截棍子朝我飞过来了,我赶紧举起板凳就挡,那棍子砸在我的手上,疼得我大叫一声,手里的凳子也脱了手。这人又一棍子抡过来,正好砸在我胳膊上,这时我才看清楚了,是洛斌,眼睛已经洗好了,也重新戴上了他的小眼镜,看样子是满血满状态复活了。

        洛斌显然气得不轻,一张脸都扭曲了,估计都没想到自己能在初中吃到这么大的亏,现在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了我的身上,抡着棍子就咣咣咣往我身上砸,我没有东西挡,只能拿胳膊挡,但是胳膊哪能挡住,疼得我龇牙咧嘴,同时一步步往后退。

        之前被人一顿胖揍,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现在又被洛斌这么一通乱砸,我很快就顶不住了,又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洛斌一脚踩在我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小王八蛋,今天我非整死你不可。”

        再看教室里其他地方,我那帮杂鱼军团伤的伤、跑的跑,也是全军覆没,不过我并没怪他们战斗力不行,毕竟连我自己的战斗力都不行,能有勇气和上届的天正面交锋已经很不容易了。

        洛斌现在恨我到了极点,根本就不和我废话,直接一棍子朝我脑袋抽过来。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斌子,你这是干什么呢?”

        这个声音一起,洛斌都忍不住停了手,回头看了过去。

        门口站着的正是豺狼,在他身后则跟着豺狼那干兄弟,有杆子、维子、周亮等等。在豺狼身边,竟然还站着气喘吁吁的李娇娇,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李娇娇是去喊豺狼他们了,这姑娘还挺有眼力劲儿的。

        门口除了站着豺狼他们,走廊上还有好多好多学生,都是听到动静,或是听说情况,过来看热闹的。洛斌一见豺狼,又举起棍子指着他说:“豺狼,这不关你事啊,我就是教训教训这小子。”

        不过豺狼并没有听,而是慢悠悠走进了教室,一边走还一边打量我们乱糟糟的教室,说:“斌子,你够可以啊,毕业都一年了,还是这么能折腾。”刚才那么一通混战,教室里确实一片狼藉,课桌都倒了一大片,书本也到处都是。

        豺狼都走过来了,洛斌只好把脚收回去,眼睛阴沉沉地看着豺狼说道:“你想干什么,救他?”

        豺狼摇摇头:“我救他干嘛,就是好久不见你了,过来和你唠唠嗑。”

        刚开始看到豺狼出现,我还松了口气,心想就算自己报不了仇,起码也不会再挨打了。结果听豺狼说要和洛斌唠嗑,我的一颗心就沉了下去,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也正常,我和豺狼本来就没多深厚的感情,之前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现在已经合作完了,人家干嘛还要帮我?

        而且,豺狼和洛斌以前是一届的,就算不是一个班的,但也算是同学,又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平时肯定没有少打交道,感情肯定要比和我深厚多了,两人很久没有见面,唠唠嗑多正常啊,干嘛要来救我?

        洛斌也松了口气,笑呵呵地说:“是,咱哥俩好久没见了,是该好好唠一唠。不过我这会儿有点事,等我解决完了再和你唠哈!”

        说完,洛斌又一脚踩着我,恶狠狠地说:“小子,你指望豺狼来救你么?我俩在一起喝大酒的时候,你他妈还不知道在哪呢!”

        说着,他又一棍子朝我抽过来,但说时迟那时快,豺狼一把捞住了洛斌的手腕。洛斌皱起眉头,说豺狼,你到底什么意思?

        豺狼笑呵呵地说:“唠嗑啊。”

        “你想唠什么?”

        “唠一唠,咱俩到底谁是初中的天?”

        “我这都毕业了,当然是你啊。”

        “你他妈也知道啊?!”

        豺狼突然一声大吼,狠狠一个巴掌甩在了洛斌的脸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