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34 哈喽,看我

章节目录 34 哈喽,看我

        自从我们把熊子击垮以后,熊子那帮人就没有再来上学,而是整天在学校附近的台球厅、游戏厅游荡。他们这些人本来就不是学习的料,所以上不上学的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这次豺狼来找熊子,我还是挺吃惊的,熊子那帮人的战斗力当然彪悍,有他们的帮助肯定如虎添翼。可豺狼和他是死对头,前段时间还打过一架,熊子能帮这个忙吗?我总觉得有点悬乎。

        但看豺狼态度挺坚决的,似乎胜券在握,所以我也没说什么。

        我和豺狼在外面等着,一人嘴里叼了支烟。豺狼蹲在台球厅门口,盯着车水马龙的大街,一句话都不说,不泡妞了也不念歌词了,整个人看上去闷闷的。我知道这事给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毕竟身为初中的天,让别人给砸了地盘,搁谁身上谁好过啊。

        过了一会儿,一片稀里哗啦的脚步声响起,熊子他们那一干人出来了,个个气势汹汹的模样,而且手里都拿着台球杆子,一出来就和我们对峙上了,显然以为豺狼是来找他打架的。

        但熊子看清楚外面只有我和豺狼的时候,脸色不禁有点迷茫。他以为我们安排了埋伏,还左看右看的。

        豺狼站起来,把烟头给踩灭了,说别看了,就我和巍子来了。

        熊子摸摸脑袋,说什么意思?

        豺狼摸出一支烟给熊子递过去,熊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接着豺狼才说:“学校出事了。”然后,他就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下,讲洛斌早晨怎么带人过去找茬,又怎么被我们的人给削了,结果洛斌又趁我们中午喝酒没来得及去上课,下午带着两三百名高中生把复习班和初三砸了。

        听完以后,熊子也挺意外,说:“洛斌这草包还有这能耐?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吧,以前真是看轻他了。”然后他顿了顿,说:“那你找我干嘛?你现在都是初中的天了,应该你去解决这个事啊。”

        豺狼说:“我准备以牙还牙,也去把他们高一给砸了,我已经把人叫得差不多了,赵松和程虎都去,但是现在还差一个你。”

        熊子听完直接就笑了,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校花,接着又说:“豺狼,你他妈在开玩笑吧,想让我也去帮你打架?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啊。”

        熊子的反应并不意外。

        豺狼能支使得动赵松和程虎,毕竟还有些上下级的关系。而熊子呢,虽然之前战败了,但骄傲的他直接就不来了,这就表示不愿意听豺狼指挥。

        豺狼又摸出一根烟来,倒立着才手心上敲了几下,说:“熊子,你也是初中的一份子,咱学校被人给砸了,说出去的你脸上也没有光。”

        熊子哼了一声,说那又怎样,输在你手上本来就没光了,也不在乎更没有光。再说了,再没光也比你强,你现在是初中的天,出了这样的事,面上最难看的还是你,我幸灾乐祸、看你笑话都来不及,你指望我去帮你,做梦呢吧?

        在来之前,我就想到熊子会是这个态度了,这个人其实心气儿挺高,就算之前输在了豺狼手上,但肯定心里还是不服气的。现在学校出了这样的事,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够仁义了,指望他来帮忙根本就不可能啊。

        我能想到这点,豺狼当然也能想到,但豺狼还是来了,所以我挺想不通他的,何必来找这个不痛快呢,还平白地被熊子给侮辱一顿。

        我以为豺狼会气得直接调头就走,但他没有,而是又敲了两下烟头,说道:“熊子,我知道你一直想当咱们才初中的天,留下来复读一年也是为了这个事。这样吧,等这事过了以后,我可以再给你一次公平决战的机会,咱俩再打一架,重新来决定这个天到底是谁。”

        熊子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真的?”

        在有些人眼里,争“天”这个位子挺傻的,又不能吃又不能喝,就是听着好听点而已,真有那么重要吗,还特意复读一年来争?

        但,对这个圈儿里来说,就是这么重要,天就代表了无上的荣耀。对有的孩子来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后考个好大学才是王道;而对有的孩子来说,不停地打、打、打,直到站在某个巅峰,得到众人的认可和尊重,才是最终极的愿望。

        无非,也就是目标不同而已。

        对天这个位子的渴求,熊子并不比豺狼少,所以当豺狼提出这个条件以后,熊子的眼睛亮了,呼吸也加重了。虽然没几天就要毕业了,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做过天,和没做过天,就是不一样,以后吹起牛逼来也不一样。

        “那就这么定了。”熊子变得愉快起来,显然很满足这个条件。将豺狼踩在脚下,登上初中的天的位子,也是他梦寐以求、期待已久的事。

        所以熊子急不可耐地问:“什么时候动手?”

        “我那边再谋划谋划,完了以后给你打电话。”豺狼转身就走,我立刻跟了上去。

        这一回,我知道豺狼为何这么坚决地来找熊子了,原来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宁肯放弃天这个位子,也要去找洛斌报仇。

        可是为了这个天,豺狼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包括忍辱负重地复读一年,现在又要拱手让人,他真的心甘情愿?当然,说拱手让人有点过了,就算这事过了以后两人再打一架,也未必豺狼就一定会输,这不还有我帮他吗。

        这么一想的话,豺狼只是给了熊子一次机会,而不是说就一定把天的位子让给了他。如果这是一场赌博,那豺狼的胜算依旧很大,而换来的红利却很丰厚,直接把熊子这个逆天战将给拉进水里来了。

        嘿,到底是豺狼啊,这小算盘打得真响,随随便便开了张空头支票,还不一定就能兑现,就牵着熊子的鼻子走了,这把握人心理的技巧简直炉火纯青。

        回去的路上,豺狼依旧一言不发,但能感觉他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呼吸也匀称有致,不像来的时候那么死气沉沉。

        现在人都齐了,接下来就该实施报复了,可有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洛斌带高中生来砸复习班和初三,我们学校的学生都不敢还手,这个理所当然,一来我们这些顶梁柱都不在,二来初中生在面对高中生的时候本来就有心理劣势;而我们如果想要翻身去砸高中,虽说目标只是砸高一,可也是闯进人家的学校里面,高二、高三的却不可能袖手旁观,我们根本就吓不住人家,说不定还会陷入重重包围,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这也是豺狼说要再谋划谋划,没有直接就贸然出发的原因。

        回到学校以后,豺狼把他那干兄弟都叫出来了,再加上我,另外找了一间大活动室,坐下来一起商量对策。

        豺狼去过高中,所以拿了纸和笔,把高中教学楼的地形图画了出来,说哪里是高一、哪里是高二、哪里是高三,以及各有几个出入口,十分清楚详细。

        自从上次我自己想辙收拾赵松和程虎,虽然成功一次失败一次,可豺狼他们还是对我另眼相待了,觉得我脑子挺好使的。所以这次行动计划,他们也重点问了一下我的意见。

        我第一次参与这种事情,还是挺紧张的,但我可不希望自己是个废物,所以也很认真地去想了,并且提出了几点我认为可行的建议。

        豺狼听完以后笑了,说很不错,就这么办。

        就这样,大家集思广益,足足讨论了两个小时,终于把这份行动计划给撸出来了。如果不出意外,成功几率可达百分之七十,对本就站在弱势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很高的概率了。

        完事以后已经挺晚了,豺狼让我们各自回家,好好做一下准备,明天晚上如约行动。

        我们散了的时候,晚自习已经下了,我也不知道孙静怡有没有等我,赶紧跑到复习班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孙静怡竟然和我们一样,也在和一帮学生会的开会。

        当然,他们讨论的可不是怎么打砸高一,而是怎样通过正规手段逼迫学校严重处罚今天下午参与闹事、打砸初中那帮高中学生,尤其是始作俑者,洛斌。

        复习班和初三年级被砸,感觉丢了脸的不只是身为天的豺狼,还有身为学生会会长的孙静怡。心是一样的心,不过大家的报复手段各有不同罢了。

        看我来了,孙静怡急匆匆地走出来,和我说她们一时半会儿散不了,让我先回去吧。又给我塞钱,说她爸今天晚上有点事过不来,让我自己打车回去,别在路上被洛斌堵了。

        这钱我哪能要啊,赶紧拒绝,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有钱,让她们继续忙吧,然后就跑出了复习班。

        但实际上,我哪有钱啊,身上也就有个应急的吃饭钱。

        我还琢磨着怎么绕路回家,刚走到学校门口,一辆黑色车子就开了过来,李娇娇坐在副驾驶里冲我叫唤:“王巍,这里!”

        当时已经挺晚,学校已经走得没人了,没想到李娇娇和她爸爸还在这里等我,真是让我又惊讶又感动,先和李娇娇她爸打了个招呼,又问李娇娇:“怎么还在等我?”

        李娇娇切了一声,说:“谁在等你啊,你能别自作多情吗,我和我爸吃夜宵去了,返回来的时候恰好看见你了,怕你又被打成狗熊,所以就捎你一段。”

        李娇娇她爸则笑呵呵地告诉我,说他本来是接李娇娇回家的,但是在校门口没有看见孙静怡家的车子,以防万一所以才在这里等的。

        李娇娇她爸说完,李娇娇还特别着急,埋怨她爸说那么多干嘛。

        上车以后,我还一再地说谢谢,李娇娇她爸跟我说不用那么客气,李娇娇则说光说谢谢没用,这个油钱要记在我身上,以后慢慢地还。

        我说可以。

        在路上,李爸爸还感谢了我在学校照顾李娇娇,李娇娇在旁边不情愿地说:“他哪照顾我啦,我被人推倒在地就是因为他,他就是个麻烦精。”

        车子开得飞快,快到我都注意不到洛斌到底有没有在路上堵我,不过要是堵我就好了,让他们等到凌晨才好。到家以后,我又和李娇娇她爸说了谢谢,和李娇娇告了别,然后才回家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到了学校,就听说了一个沸沸扬扬的消息,学校对昨天发生的高中生打砸事件做了处罚,给始作俑者洛斌记大过一次,其他参与事件的学生有的处以警告处分,大部分则屁事没有,毕竟法不责众。

        这个消息着实震惊到了所有的人,我们学校一向很乱没错,打架的事天天都有。但,这么大张旗鼓地来砸一个年级却是前所未有的,人人都以为洛斌肯定会被开除了,结果最后只是记大过一次,谁能不吃惊呢?

        要说洛斌家里没有背景,谁会相信?

        可是根据种种线报,洛斌家里只是有点钱,还谈不上什么背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能摸清楚这其中到底咋回事,连豺狼都是一头雾水。

        我们只是学生而已,也缺乏什么情报来源,要搞清楚这其中的水有多深也太难了。

        别说我们搞不懂,就连最接近学校领导核心阶层的孙静怡都搞不懂。按照孙静怡的手段和人脉,整一个洛斌本来不是问题,更何况还是洛斌自己犯了大错,抓住这个机会整他更是轻轻松松的,谁也闹不清楚这其中究竟怎么回事。

        又联想到之前,我们本来以为洛斌只是个草包,却能轻轻松松喊来两三百高中生……这事就更邪乎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难道,洛斌现在还真能上天?

        这件事,在整个学校都掀起了大讨论,有人说洛斌的家庭背景本来就牛逼,现在这样并不意外;也有人说洛斌抱到了大腿,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存在。

        不管哪种可能,现在的洛斌似乎很不好惹,给我们本就不太扎实的行动计划无疑蒙上一层阴影。孙静怡也听说了我们的计划,特别来劝我们三思,但豺狼只回了她一句话:“有些路就是明知道是死路,也要去走。”

        是啊,我们很快就要毕业了,豺狼这天也做不了多久了,再不抓住机会报仇恐怕一辈子都没机会报仇了——总不能,再复读一年吧?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夜幕也慢慢降临下来,我们也准备要出发了。

        出发之前,孙静怡特别来见了我们一次,叮嘱我们一定要小心,如果情况不对立刻撤退,别跟高中生硬刚。孙静怡还特别把我拉到一边说话,让我一定要机灵一点,任何时候都别把自己陷于危险之中。

        孙静怡的关心让我感动,我郑重地道了一声谢谢,让她放心。但孙静怡还是不放心,却也知道拦不住我们,只能忧心忡忡地走了。

        孙静怡离开以后,我才冲着不远处的墙角喊道:“嘿,出来吧,看我半天了。”

        人影一闪,那人不仅没有出来,反而转身跑了,我知道那是李娇娇。

        半小时后,在我们学校,初、高中两所校区之间的黑暗小道上,此刻挤满了我们的人,有豺狼、赵松、程虎、我、杨帆,还有一些初二、初一的刺头。好多人看上去都挺小的,尤其是初一的,刚从小学升上来,稚气都还没脱,还学人叼着烟抽,一个个很屌的表情,看着挺无语的。

        等了一会儿,小道的尽头远远走过来一列人,这帮人都又高又大,尤其是为首的那个更是威武如山,正是熊子他们来了。

        之前大家就听说熊子会来,但很多人还是将信将疑,总觉得豺狼叫不到他。现在熊子一到,给我们的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家都挺兴奋的,觉得今晚一定可以凯旋而归。

        豺狼随便讲了两句,说具体要怎么打,大家都知道了,就不多说废话了,就一句,这计划很有可能失败,现在想退出还来得及。

        不等大家反应,熊子直接就说:“退出个鸡巴毛,谁现在敢走,老子就把他的屎打出来。我觉得豺狼的计划挺好,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大家什么都别怕,只管去干就行,有我呢怕毛?”

        熊子本来和豺狼是死对头,这次能到场帮忙已经很让大家意外了,竟然还这么力挺豺狼,更是惊掉了很多人的下巴。只有我知道这其中是怎么回事,也更明白熊子为什么会如此力挺豺狼,他巴不得这一场战斗能赢,然后又能重新去定夺天的位子了。

        没人退出。

        除了熊子的威胁以外,大部分人还是觉得这事挺刺激的,初中生去砸高中,败了也不丢人,简直能吹一辈子了。

        夜幕之下的高中越来越安静,已经进入了晚自习时间,只有几栋楼还亮着灯,其中一栋正是教学楼,所谓的高一就在一层。

        豺狼俯下身去,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高中校园,低声喝道:“出发!”

        夜色如水,也是我们最好的伪装。

        近二百名初中生趁着夜色,悄悄朝着高中校区潜行而去。和洛斌光明正大地在白天带人来砸初中不一样,我们各方面都处于劣势,想报仇的话只能靠奇袭、靠偷袭。

        夜色之下,我们一路借助建筑隐藏身形,终于悄无声息地潜进高中校区。晚自习时间,校园里肯定没人,偶尔有保安巡逻也是一闪而过。而且路灯也很昏暗,只要稍微注意隐藏,就不会被教学楼里的学生发现。

        熊子一边走还一边骂:“他妈的,豺狼你鬼主意真多,上次干掉我就是耍阴招,这次来干洛斌还是耍阴招,你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豺狼悠悠地说:“别管是不是耍阴招,能干掉你俩就行。”

        熊子呸了一声:“你能骗我一次,还能骗我第二次?”

        豺狼:“熊子注意,脚底下有狗屎!”

        “啊?”

        熊子赶紧跳了起来,当他发现脚底下根本没有狗屎的时候,一张脸气得几乎发青了:“豺狼,我X你大爷!”

        豺狼悠悠地说:“打赢了这场仗,别说X我大爷,X我都行。”

        两人一路斗嘴,倒是把这紧张的气氛舒缓不少,大家都乐呵呵的。豺狼对这一场仗极为重视,因为这事关到他作为天的尊严,在自己的任期之内出了这样的事是他一辈子的耻辱,所以他说什么也要冒险冲这一次——

        是不是挺幼稚的?可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又有哪一个不幼稚呢?

        因为幼稚,所以热血!

        夜色之下,我们终于顺利地来到教学楼的门口,一大帮人分成两路隐藏在门口两边的围墙下。豺狼冲我们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照原计划行动,于是我和赵松、程虎、杨帆、杆子等人率先进入教学楼里,各自奔向自己的目标教室,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铁丝,从外面把悄悄地门给拧了个死结。

        做好这件事后,豺狼和熊子才领着大部队小心翼翼地潜了进来。接着,豺狼又冲赵松和程虎做了手势,两人立刻各带了一堆人冲向走廊两端的楼梯口,一方面是为把守,一方面是为望风,提防高二和高三的学生下来。

        做好了这一切的准备功夫,高一年级的教学楼走廊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引起任何的动静,一切都在原计划掌握之中。

        如此,我们一干人才走到某间教室门前,豺狼率先飞起一脚,重重踹开了门。

        “哈喽。”豺狼笑嘻嘻地冲着里面的人说道。

        本来乱哄哄的教室一下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大眼瞪小眼的,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很快,角落里传来一个惊愕的声音:“豺狼?!”正是戴着小眼镜的洛斌,洛斌一下就站了起来。

        “哈喽。”豺狼又叫了一声,笑眯眯地朝他走了过去,我们一众人紧随而上。

        “你们……”洛斌瞪大了眼睛,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班上的其他学生也是一样,个个都处在发傻之中。

        “哈喽,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豺狼突然摸出棍子,狠狠朝着洛斌的脑袋甩了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