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 35 可怕的陈峰
    豺狼这一棍子突然甩出去,洛斌那小身板根本就扛不住,脚步立刻往后踉跄了几步,额头上也有血流下来了。洛斌用手捂着脑袋,歇斯底里地喊:“豺狼,你他妈疯啦,下手这么狠?”语气里竟然夹杂着无数的委屈和埋怨。

    他竟然还有脸来委屈和抱怨?

    “这他妈也叫狠?!”一声大吼突然响起,豺狼身后突然窜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正是熊子。熊子直接飞起一脚踹在洛斌身上,洛斌的身子直接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教室后面的墙上。

    这两下暴击,分别蕴含着豺狼和熊子的无限愤怒,洛斌当场就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叫唤。

    接着,豺狼又高高举起棍子,冲着四周大叫:“给我砸!”

    我们后面的这些人立刻四散开来,按照原计划在这块小小的空间里疯狂地打砸起来,女生尖叫着冲向角落,有的男生还想反抗,但是迅速被我们的人打倒在地,战斗力和人数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教室里顿时一团乱象,谩骂声、大叫声、尖叫声交织成一团,而豺狼和熊子则再次冲向了倒在地上的洛斌,各自施展暴力手段狠狠收拾着这个昨天还张狂无比今天就悲泣求饶的家伙。

    这间教室里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其他教室的注意,那些高一学生就算还不知道是初中的杀上来了,也没有第一时间就想到帮忙,但是也想出来看看怎么回事,但他们惊恐地发现教室的门打不开了,无论怎么拽都拽不开。

    我们来了有小二百人,这些人不可能全部集中在洛斌的教室,所以仍有一大部分聚在走廊待命。

    高一学生从窗户里看到了,有明白人大叫:“是初中的来闹事了!”

    “初中的小逼崽子这么大胆,还敢杀到咱们这来?”

    也有人喊:“他们在打洛斌,咱们赶紧从窗户上出去帮他!”

    我们能拿铁丝把所有教室的门绑住,但是没有办法绑住窗户,而且就算绑住了窗户,人家也能砸破玻璃出来,所以也没那个必要。果然,他们一个个都从窗户上跳了下来,好在我们的人也早有准备,一直就在各班的窗户底下待命,所以不等他们跳下来,我们的人就拿棍子往上面砸,伸手就砸手,伸腿就砸腿,伸脑袋就砸脑袋,惨叫声一时间再次响彻整间走廊。

    拧门、守窗户的招儿就是我想出来的,还记得我刚提出这个办法的时候,豺狼都笑得合不拢嘴了,搂着我的肩膀夸我实在是太棒了,我也不好意思地说:“只是提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建议……”

    计划进行到此时,是非常完美的,砸了高一、打了洛斌,基本上算报了昨日被砸学校之仇。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里的惨叫声必然会惊动楼上那些高二和高三的学生。

    我们当然能够预料到这个情况,在来之前也把对策都想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快,一定要快,速战速决,打完了就跑,不等高二和高三的下来,就迅速逃离这个现场。

    我们是这么计划的,也是这么干的。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豺狼和熊子已经把洛斌折磨的不像人样了,洛斌捂着脑袋趴在地上呜呜地哭,没有了上一届天的英武,也没有了昨天下午带人打砸我们学校时的豪气。我也冲上去狠狠踹了他两脚,算是给孙静怡和李娇娇报仇。

    彻底出了气,豺狼大叫:“撤!”

    我们的人迅速往教室外面撤,走廊里仍旧一团乱象,虽然大部分高一生都被我们给堵住了,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跳了出来,不过一跳出来就陷入我们的围攻之中,然后纷纷倒在地上,所以一切仍在我们掌握之中。

    我们一路奔跑,一边喊着:“撤、撤!”

    大家也跟着我们一起跑,众人像条湍急的溪流,迅速朝着门口的方向涌去。负责守在楼梯口的赵松和程虎也过来了,豺狼问他们情况如何,他们说楼梯那边没人,高二和高三的都没有下来。

    “什么?!”本来奔跑着的豺狼猛地站住,一双眼睛充满惊愕,似乎相当不可思议。

    在我们原本的设想中,无论我们的速度有多快,对方有多来不及反应,也势必会有一些高二、高三的下来,绝不可能发生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

    我们本来都想好了,高二高三的下来以后,大家千万不能恋战,必须以撤退为主,迅速逃离现场。可是现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情况反而出乎我们意料,一个人都没有下来,怎么可能?

    豺狼站在原地没动,似乎还在思索这其中的诡异之处,而熊子大叫:“没人下来还不好吗,管他是因为什么,先跑了再说啊!”

    强大如熊子,也怕高二高三的下来,所以继续朝着门口的方向冲去,众人也迅速跟上。豺狼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也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往前跑去。

    出了教学楼,校园里依旧十分安静,昏黄的路灯投射出一片杂乱的影子。路灯之外,则是一片黑漆漆的草丛和小道。我们众人气喘吁吁,不停地往前奔着,朝着我们初中校区的方向而去,那里也是一片灯火辉煌,指引着我们回家的方向,两边校区中间则是一片黑暗地带。

    然而,就在我们刚刚跨出路灯可以照耀的范围,准备朝着更前方的黑暗之处奔袭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声音越来越大,似有千军万马。

    我们立刻站住了脚步,一群人吃惊地看着前面的黑暗之处。只见黑暗之中,一个又一个的人影站了出来,包括四周的方向也是这样,渐渐地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少说也有四五百号人,将我们给团团围住了。

    看他们的衣服和穿着,显然都是高二、高三的学生。怪不得之前我们打砸高一的时候,高二、高三的没有一个下来,原来都在这里守着。

    不过,守在楼梯口的赵松和程虎根本没有见过他们,说明他们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埋伏在这里了,就等我们完事出来以后将我们彻底围歼。

    为什么呢?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

    而且,他们既然知道我们的计划,为什么不直接堵了我们就好,干嘛还要让洛斌白挨那一顿揍?

    现场虽然人多,两边加起来足足有六七百号人,可是现场却异常地安静,在清凉的夜风之中,所有人都如风中的礁石般沉默不语。

    这些高二、高三的学生一个个都站着不动,而且站得十分整齐,像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不对,他们没有军队那么朝气蓬勃,更像是刚刚出土的兵马俑,或是沉睡了千年的死尸,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狼哥,怎么回事啊?”我们这边,有几个初一、初二的开始慌张了,哪怕在这之前他们还天不怕地不怕,仿佛一腔热血永远燃烧不尽,可在看到这种诡异的场面之后也忍不住开始哆嗦了。

    豺狼没有说话,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一众人。

    熊子没有说话,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一众人。

    好像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真相一般。

    咔嗒。

    一声轻响突然响起,对面诡异的黑暗之中,一簇小火苗突然燃了起来,是打火机。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也映出了一张人脸。

    那张人脸普普通通,普通的眉毛普通的眼睛,普通的鼻子普通的嘴巴,一切的一切都看上去很普通,可是组合在一起竟然有股凌厉的、凶狠的气息,还夹带着仿佛可以藐视天下的王者之气。

    这人点着了烟之后,才慢慢地、慢慢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每一步都走的慢条斯理、悠然有致,仿佛闲庭漫步在一所花园之中。

    这人走过来的时候,他四周所有人都轻轻低下头去,似乎在迎接他们的王。走到我们身前四五米的时候,他才停下了脚步,这时我才看到,他手里还把玩着两个文玩核桃,不停地搓、搓、搓。

    “峰哥。”熊子轻轻叫了一声。

    这人轻轻点点头,又朝着豺狼看了过来:“怎么,不认识我了?”

    豺狼的嘴巴稍微动了动,似乎不太情愿,但还是叫了出来:“峰哥。”

    豺狼这一声峰哥之后,杆子、维子、周亮等人也都纷纷叫了起来:“峰哥。”

    被叫峰哥的人微微笑了,轻轻点了点头,满意地看着他们几人,似乎很享受现在这种状态。现场,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

    峰哥?!

    在我的印象里,像豺狼和熊子这种嚣张到不可一世、跋扈到唯我独尊、张狂到目空一切的角色,几乎就没有人能够让他们低下骄傲的头颅。

    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去,而且谦卑地叫出了“峰哥”二字。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陈峰。

    对,一定是他。

    昨天下午在老许饭庄喝酒的时候,杆子曾经提过这个人,说他是个货真价实的黑二代,家庭在我们本地都非常有势力,一上初一就做了我们学校的天,而且一做就做了三年,还没有人不服气他。

    张狂如豺狼,跋扈如熊子,在他面前也只有低头的份儿。

    原来堵我们的是陈峰,怪不得拥有如此恐怖的号召力和领导力,估计除了高一之外,整个学校能打的人都被他叫出来了。

    原来他不仅在初中的时候是天,到了高中一样是天。

    可怕的陈峰!

    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埋伏我们的主谋、统领大局的王者,虽然没有一个人叫出他真正的名字,可我一下就猜得出他是陈峰了。

    只有陈峰,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现场依旧十分安静,曾经无比嚣张的豺狼和熊子也都哑了火,赵松、程虎那干人更是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陈峰轻轻地抽了口烟,说道:“豺狼,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我的地盘也敢闯。”

    豺狼看了陈峰一眼,态度虽然谦卑,声音却很冷静:“峰哥,我们主要是来找洛斌的,没有闯您地盘的意思。”

    “呵呵,高一就不是我的地盘了?”

    陈峰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豺狼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似乎也知道自己理亏。

    而熊子这个暴脾气却急吼吼地叫起来:“峰哥,您还不知道昨天的事吧,洛斌那个二百五带了两百多人到我们初中去……”

    话还没有说完,陈峰突然将手里的两个文玩核桃狠狠砸在熊子脸上,接着如一阵风般窜过来,身子一跃抱住熊子的脖子,接着膝盖狠狠顶在熊子的肚子上,就听“啊”的一声惨叫,高大的熊子竟然面色痛苦地慢慢瘫倒在了地上。

    好惊人的战斗力!

    第一次看到陈峰出手的我,忍不住冷汗都跟着流了下来,他长得既没有熊子高,也没有熊子壮,竟然随随便便一招就放倒了我们初中生心里的战神熊子,这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倒在地上的熊子冷汗直流,而陈峰则一脚踩住了他的胸膛:“我在和初中的天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来插嘴?”

    太狂了,实在是太狂了。

    在我认识了豺狼和熊子以后,以为他们两个人已经够狂了,简直目空一切、无法无天,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比他俩还狂的人。

    陈峰踩在熊子胸膛上的时候,感觉并没有多用力,而熊子虽然硬挨了他一记膝撞,但是感觉也不至于站不起来。但是偏偏,熊子并没有站起来,而且一句话都没说,还默默地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看得出来,是他不敢。

    在陈峰面前,一向狂妄的熊子竟然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陈峰就这样踩着熊子,将嘴巴上叼着的烟拿了下来,才转头看向豺狼:“你说呢,豺狼?”

    豺狼竟然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说道:“峰哥,我知道错了。”

    这是我第一次从豺狼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向别人服软,感觉他和熊子在这个强大的黑二代陈峰面前,都彻底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是啊,陈峰做了三年初中的天,他们也在陈峰强大的阴影下活了三年,就好像从小被铁链拴住的大象,怎么敢有丝毫反抗的心?

    可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豺狼那声道歉言不由衷,我总觉得他乖顺的外表之下,还潜藏着一颗微微浮动的心。

    甚至就包括熊子,躺在地上的熊子,如果仔细观察的话,都能看到他轻轻咬动的牙齿和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仇恨。

    当然,张狂的陈峰是发现不了这些的,正如同一头成年的大象永远不在乎蚂蚁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一样。

    陈峰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很满意豺狼和熊子的顺从。他看着豺狼,表情悠然地说道:“那么,豺狼,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豺狼稍稍想了一下,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强迫大家来的,你让他们走吧,我来承担一切后果。”

    听了豺狼的话,陈峰反而笑了,只是他的笑容里夹杂着无限的不屑:“豺狼,我对你很失望,你在我手底下三年,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吗?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们这些人么?”

    一阵冷风吹过,陈峰的话清清楚楚地落在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我们这边也起了一点小小的骚动,有人已经在低声求饶,希望陈峰能够放过他们一马。

    先前打砸高一大获成功的时候,我们这边还士气高昂、神采飞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开心的笑,好像已经站在人生巅峰;然而转眼之间,陈峰带着他的大部队出现,三言两语就把豺狼和熊子压了下去,怎能让人不慌?

    这种恐慌的情绪迅速在我们这边蔓延,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我们这次完了,彻底完了,求饶声也随之越来越多。

    而陈峰并不理会这些求饶声,好像玩弄我们是他最大的乐趣,我们这边恐慌的人越多,他那张脸就笑得更加开心。

    就在这时,豺狼突然开口说道:“峰哥,昨天下午洛斌带去的那两百多人,是你安排的吧?

    陈峰似笑非笑地看着豺狼:“哦?何以见得?”

    豺狼看看四周的人,说道:“因为大家都知道洛斌是个草包,之前能做初中的天也是靠着坑蒙拐骗的本事,他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这样的人上了高中以后也不会有大的发展。可是昨天下午,他竟然轻轻松松就喊来两三百名高中生,我一直奇怪他是怎么办到的,现在看到您出现了,才终于明白过来。”

    这一次,陈峰不笑了。

    不仅不笑了,还轻轻叹了口气:“豺狼,我果然没看错你,以前在初中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没错,那些人是我派去的。”

    “为什么?”豺狼问道。

    “为什么?!”

    陈峰突然抬高了音调,语气里也带着嘲讽:“豺狼,你真以为自己做得足够隐蔽么?初中三年,虽然你对我唯命是从,可我还是能看得出来你那张顺从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不甘平庸的心,想想看吧,你为了当初中的天,竟然不惜忍辱负重复读一年,简直堪比当年的越王勾践。这样可怕的你,如果不趁早按死在摇篮里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你会彻底飞上枝头,然后和我开战!”

    豺狼接着说道:“所以你就设了这样一个套,拿洛斌当由头,然后引我入局,再彻底干掉我?”

    这一次,陈峰回答的言简意赅:“正确!”

    明白了,所有人都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草包如洛斌,竟然还能叫来两三百名高中生;明白了为何陈峰为何能够早早就埋伏在这里……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主导的局。

    他很了解豺狼,知道洛斌砸了我们学校以后,睚眦必报的豺狼一定会以牙还牙,所以提前就埋伏在了这里。

    这场戏的主角本来是我和洛斌,但是现在竟然慢慢发展成了豺狼和陈峰,这世上的事发展起来还真是让人预料不到。

    陈峰现在都上高二了,却还对有可能冒头、仅仅是有可能冒头的豺狼耿耿于怀,往好的说是这人心思缜密,往坏的说就是个小心眼,纯粹的小心眼。

    豺狼轻轻叹了口气:“峰哥,如您所说,我确实不甘平庸,这也是我留下来复读的原因。可是老天作证,我从来没想过要对您怎样的。”

    陈峰冷笑一声:“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以你的性格,哪怕是五年、十年,都有可能冒犯到我,不如就趁现在直接把你按死!”

    话音刚落,就听一片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陈峰微微皱起眉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众人也纷纷回头看去,只见高中教学楼的方向走过来十几个人,走在最头的一个正是之前刚被我们暴揍过一顿的洛斌。洛斌伤痕累累的,走路还一瘸一拐,一边走一边往四处看。

    陈峰皱眉:“你来干嘛?”

    洛斌看着四周的人,谄媚地笑着:“峰哥,原来你早就安排好了,只是干嘛不早和我说一声呢,让我平白无故地挨这一顿揍!”

    陈峰冷笑一声:“和你说了干嘛,你给我露馅了怎么办?我就是要等他们都进去了再堵他们,这样就确保他们逃不走了。”

    显然,陈峰只是把洛斌当作棋子、炮灰,才不会管他的死活。只是陈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的这么直白,洛斌的脸都有点挂不住了,但还是强撑着笑道:“原来是这样啊,能帮峰哥做事是我的荣幸。峰哥,您可一定不能放过他们,狠狠的揍死他们!”

    洛斌的马屁并没有使得陈峰开心,反而让陈峰更加地厌烦他了:“你快滚吧,你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这就是陈峰,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的、可以直言不讳地说出没有利用价值就只能滚蛋的、无情无义心狠手辣张狂至极的陈峰!

    陈峰如此不给面子,简直让洛斌丢脸到了极点。洛斌的嘴巴张了一下,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只是无奈地回过头去,默默地走了,背影看上去极其落魄,和昨天带人打砸初中时的意气风发简直判若两人。

    洛斌这么一打扰,陈峰显得有些烦恼,又转头对豺狼说:“咱俩说到哪了?对了,说你这个人野心太大,我一定要把你干掉,现在你也明白我的用意了,还有没有疑惑了?”

    豺狼顿了一下,说:“没有了。”

    “很好,很好。”

    陈峰满意地点头:“那咱们就不废话了,直接开干怎样?豺狼,我知道你这种人是不会束手就擒的,尽管拿出你所有的手段吧!”

    陈峰嘻嘻地笑,显然一点没把豺狼放在眼里,他的轻蔑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的人虽然有小二百来号,但是敢真正和著名的黑二代陈峰斗的,又有几个呢?

    豺狼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表情却愈发浓重起来。

    就在这时,一声轻轻的叹息突然从地上传来。

    叹息声是从地上传来的,于是众人又朝着地上看去。

    是熊子。

    踩着熊子胸膛的陈峰疑惑地问:“熊子,你叹什么气?”

    熊子依旧躺在地上没动,而是看着陈峰说道:“峰哥,我叹气,当然是因为我想说两句啊。”

    陈峰笑了,点着头道:“好,你说!”

    熊子继续说道:“峰哥,我觉得吧,您挺聪明的,竟然能看出豺狼那小子包藏祸心。没错,我和您的想法一样,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所以我也一直都想要干掉他。但是吧,说您聪明,您又不够聪明。”

    陈峰更疑惑了:“什么意思呢?”

    熊子接着说道:“您只看到了豺狼,却没看到我呀!豺狼复读一年就是忍辱负重,堪比越王勾践,可我也同样复读了一年,怎么没听您夸我两句?我觉得吧,还是因为我长得太壮了,所以您不自觉地把我概括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类型,觉得我没有脑子,根本就不足为惧,是不是这样?”

    陈峰竟然点头承认:“没错,是这样。”

    熊子摇摇头:“峰哥,那您可就猜错啦,我这人虽然脾气直点,性格爆点,有时候我是不爱动脑子,可不代表我就没有脑子啊!”

    陈峰皱起眉头:“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豺狼不会束手就擒,难道我就会了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熊子突然暴起,狠狠抓向了陈峰的喉咙!与此同时,豺狼也冲了过去,手里的棍子狠狠甩向陈峰的脑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