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37 你们在吗,我又来啦

章节目录 37 你们在吗,我又来啦

        这柄水果刀,是我来之前就准备好的。

        就是我之前捅熊子时的那柄水果刀,虽然豺狼一再告诉我千万别用这个,但我这几天老是被洛斌堵在回家路上,所以还是揣在身上以防万一,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这个林叔叔虽然和孙静怡挺熟,但是看上去似乎和陈峰也很熟,看着整个局势慢慢要被陈峰掌控,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豺狼和熊子今天肯定完蛋。

        其实按我的身手,肯定不是陈峰的对手,可一来陈峰就在我的身边,二来他也根本没有把我这个小角色放在眼里,所以一点提防都没有,瞬间被我一击而中,我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手持刀顶住陈峰的脖子,现场众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包括离我最近的孙静怡和林叔叔!

        刚才还洋洋得意的陈峰一下就不动了,不过也没表现出多害怕的样子,而是微微皱着眉头:“你是谁?你最好考虑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王巍,你……”孙静怡则被我突然的疯狂行为给吓到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毕竟我挟持的人可是臭名昭彰的黑二代陈峰啊!

        “你干什么,给我把刀子放下!”林叔叔则声色俱厉地指着我,现场众人也都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看清楚是我用刀子顶着陈峰的脖子以后,每一个人都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不好意思,林警官。”

        我没有和孙静怡、林峰一样叫他林叔叔,一来我和他并不熟,二来我觉得他没有资格做一个长辈,三来也是在提示他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保护每一个公民的安全应该是他的职责,而不是在这里以公徇私!

        现在的我当然特别紧张,虽然我经历了许多事情,胆子变大了很多,可还是第一次面对全副武装警察和名震我们整个学校的黑二代陈峰!

        我的手和脚都在哆嗦,一颗心也慌乱的怦怦直跳,可我知道自己一定要顶住,为了豺狼和熊子的安全,我也一定要顶住!

        于是我继续说道:“林警官,地上的这两个人已经受了重伤,不能再把他们留在这里了,否则后果会更加严重,拜托你救救他们!”

        而林警官根本不搭理我的话茬,只是指着我狠狠地说:“我让你把刀放下,你听见没有?信不信我把你带回局子里去!”

        被我顶住脖子的陈峰则悠悠地说:“林警官,您直接上来把他带走,我就不信他还真敢做什么。呵呵,一个无名小卒,瞎跳什么,搏存在感?”

        又对我说:“小王八蛋,谁的裤裆没系好,把你给露出来了?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家人都不得安宁!”

        陈峰被我用刀顶着脖子,竟然还能如此嚣张,显然并不怕我。在他眼里,我和一只蝼蚁没有区别,只是稍稍引起了他一点不爽而已。

        林警官似乎觉得有理,直接就摸出手铐朝我走了过来,显然和陈峰一样认为我不过是虚张声势,哪里敢真的捅人脖子?我咬了一下牙,知道自己如果不露出点真手段是镇不住他们了,于是我抓住陈峰的头发往后退了两步,说道:“林警官,您有没有听说过赵疯子?”

        赵疯子就是赵松他爸,赵松他爸在我们本地虽然没有什么势力,一向都是单枪匹马地干架,可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流氓、大疯子,林警官当然听说过他。

        “怎么?”林警官微微皱起眉头。

        我继续说道:“那您应该也知道赵疯子去年被人给捅了,现在还瘫在床上下不来吧?”

        这件事早就传遍我们整个镇了,林警官当然不会没听说过:“那又怎样?”

        我咬着牙,继续说道:“捅了赵疯子的,就是我爸!”

        唰!

        目光本就集中在我身上的现场众人再度齐刷刷地朝我看了过来,本就因为我挟持了陈峰而感到震惊的他们,在听到这样的话后变得更加震惊了。

        现场有初中生,也有高中生,还有一堆警察。和我一个学校的初中生们当然都知道赵疯子是我爸捅的,而现场更多的人并不知道,包括我手里的陈峰和对面的林警官。

        林警官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在揣摩我这话是什么意思。而陈峰还后知后觉,不屑地说着:“你爸捅的,那又怎样?你拿你爸来吓唬我,你开玩笑的吧,别说你爸已经坐牢了,就是他还站在这里,你看我会不会怕?”

        “不。”

        我吐出一个字,又吐出一口气,说:“我的意思是说,我爸敢捅,我也敢捅。”说着,我的刀尖微微用力,陈峰的脖子上便有一抹鲜血悄然淌下。

        “你,你……”林警官瞪大了双眼,似乎根本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张黑黝黝的脸颊也跟着颤动不已,身为警察的他当然不至于被这种场面吓到,他是因为愤怒才浑身发抖,我的行为无疑触犯了他身为警察的威严!

        而刚才还不停逼逼逼的陈峰现在终于闭上了嘴巴,身为黑二代的他虽然不至于被一个无名小卒和一柄刀给吓到,但也不想真的莫名其妙地死在我这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所以一张脸扭曲、愤怒到了极点,却也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王巍,不要、不要……”毕竟是个女儿家,尤其我面对的还是臭名昭彰的黑二代陈峰,更知道得罪此人是什么后果。孙静怡吓得花容失色、面色惨白,不停安抚着我的情绪,让我先把刀子放下,说她一定会救出豺狼和熊子的,让我一定要相信他。

        现场众人也都震惊无比,震惊之上再加震惊,堪称震惊无比。在这之前,他们的焦点还聚集在陈峰、豺狼、熊子这些人身上,也认为他们才是能够决定现场大局的人物,哪里想到我会突然窜出,还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而我谁都没有理会,只是继续用刀尖顶着陈峰的脖子,像是对着林警官和陈峰说话,也像是对着现场众人说话,缓缓开口:“没错,我是个无名小卒,我爸也是个无名小卒。我爸给人看了一辈子门房,被人指着鼻子骂看门狗也不敢还嘴,人人都说他是个窝囊废。我在他的影响下,也变得很懦弱,别人打我,我不敢还手;别人骂我,我不敢还口。我以为我一辈子就这样了,或许就这么被人欺负一辈子吧,直到那一天……”

        说到这里,我的眼睛开始微微泛红,声音也有点发起抖来:“那一天,就在我们学校的校长办公室,赵疯子发了疯,要用刀捅我。而我爸为了救我,反过来把赫赫有名的赵疯子给捅了……看着狂妄无比的赵疯子慢慢倒下去,甚至还发出求饶的声音,从那天起,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哪怕是再窝囊的狗,被逼急了也是会跳墙的!”

        我的牙齿开始咬紧:“我爸是这样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逼我做出和他一样的举动!”

        说完以后,我的刀尖再次对准陈峰的脖子。

        现场一片沉寂。

        有风吹过,地上的草呼啦啦跟着起伏摆动。林警官没有再说话,一双眼睛充满深邃地看着我,似乎在考虑我话的真实性;而陈峰的一双小眼睛在滴溜溜转,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怕他突然生变,所以又把刀子凑近了几公分,只要他稍稍一动,刀子就会捅进他的大动脉。

        “你叫什么名字?”林警官突然问道。

        “王巍。”我说。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说:“蹲监狱还是被陈家报复,都无所谓了,我就希望我那两个朋友没事,他们现在急需要送到医院去。”

        林警官点点头,又冲陈峰说:“你觉得呢?”

        陈峰却轻轻地笑了笑:“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我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用刀顶过脖子,感觉就像一只蚂蚁拼命想要踩过大象的脑袋。真的,真是是越来越好玩了,可以的王巍,我记住你的名字了,现在,你可以把豺狼和熊子带走了,不过我告诉你,你自己要小心一些,咱们之间可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结束。”

        我不理会他的威胁,赶紧去看四周的人,杆子、维子他们会意,立刻连滚带爬地扑过来,七手八脚地抬起身受重伤的豺狼和熊子。我也收了刀子,又狠狠推了一把陈峰,和众人一起朝着我们初中校区的方向跑去。

        孙静怡没有跟过来,而是留在原地和林警官说着话,显然是在为我刚才的行为求情。

        陈峰也站在原地,一边抹着脖子上的血,一边看着我们仓皇逃去的背影冷笑,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和他阴鹫的眼神四目相对。

        他举起手来,比了个枪的手势,嘴唇冲我“啪”的一下。

        接着,他便笑了。

        就好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我的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

        其实我并不太了解陈峰家里到底是个什么背景,只听杆子他们说过一两嘴,知道在我们镇上势力很大,堪称我们镇的地下皇帝,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我知道我惹了大麻烦,比得罪洛斌更加可怕,接下来恐怕会有无穷无尽的报复。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豺狼和熊子平安无事就好。

        我们一众人逃到初中校区,杆子让其他人先回教学楼,只留了几个朋友,送重伤的豺狼和熊子去医院。我们几个到了学校门口,拦了几辆黑车准备去医院,但是豺狼制止了我们,让我们去老许饭庄。

        我们明白他的意思,是怕陈峰又到医院去堵我们,于是一帮人又驱车到了老许饭庄。夜已经深了,老许饭庄也早就打烊,四处都黑灯瞎火的,我们的到来惊起一片狗叫,鸡和猪也都嗷嗷地叫了起来。

        光着脊背、只穿着条短裤的老许把我们迎进去,吃惊地问我们怎么回事。杆子大概给他讲了一下,老许便把我们领到一个房间,这里竟然有着许多医疗设备和器械,原来老许除了开饭庄以外,还是个没有执照的黑医生。

        把豺狼和熊子放下,老许就让我们都出去了,说是需要一点时间来为他俩疗伤。因为老许的做饭水平很差,让我对他的医疗水平也产生了疑惑,杆子却告诉说我没事,老许的医疗水平要远胜过他的做饭水平。

        “那他为什么要开饭庄,而不是开一家诊所?”

        “因为他的爱好是做饭。”

        好吧,我无言以对,真是千金难买他愿意啊。

        一众人都在饭店大堂等着,各自的神情都很阴郁,今天晚上我们吃了一个大亏,豺狼和熊子也受了重伤,关键是这事还没有完,陈峰肯定还会再来找我们的。众人坐下以后,无论是豺狼的兄弟,还是熊子的熊子,都有过来向我道谢,说今晚没我的话,恐怕豺狼和熊子就遭殃了。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人知道,所以也没有人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也不知这手术到底会持续多长时间,大家都显得有些烦躁不安,每个人都一支烟一支烟地抽着。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饭庄外面传来哗啦啦的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故作怪叫的声音响了起来:“豺狼、熊子、王巍,你们在这里吗,我又来啦!”

        竟是陈峰!

        我们众人面面相觑,这家伙来得好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