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38 连夜奔逃

章节目录 38 连夜奔逃

        在豺狼的打算里,我们之所以来老许饭庄,就是因为担心去了医院会被陈峰补刀。结果陈峰还是追上来了,而且速度这么地快,怎么能让我们不吃惊呢?

        哗啦——

        手术室的门开了,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手里还拎着血淋淋的剪刀的老许跑了出来:“怎么回事?”

        杆子站起来,面色凝重地说我们的仇家追上来了。

        老许说道:“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拖延十五分钟,我这里就快完了!”说完,老许又急匆匆地奔进他的私人手术室里。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纷纷各自抄起棍棒冲了出去。我们来的人不多,豺狼这边四五个,熊子那边四五个,加起来不过十来个人。我们冲出去后,就见老许饭庄的大门已经被撞开了,一大帮黑压压的高中生冲了进来,少说也有百来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陈峰。

        月光之下,陈峰又叼着一支烟,手里还把玩着两个文玩核桃,和之前见到的他并没什么两样……不对,还是有区别的,豺狼在他头上敲了一棍,我在他脖子上抹了一刀,现在这两个地方都贴了白色的纱布,在月光下显得极其扎眼。

        “哇哦,你们果然在这里,看来我的情报还算准确。”陈峰笑嘻嘻的,阴冷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阴森恐怖。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杆子咬着牙问。

        其实这个问题很无聊,对方都已经找上来了,再问有什么意义?不过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杆子拖延时间的手段罢了。

        老许说了,让我们怎么都要拖延十五分钟。

        陈峰不知是计,还得意洋洋地给我们解释:“呵呵,这整个镇都是我家的地盘,你们叫的那些黑车司机都得定期给我家交份子钱,想找你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种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快感,而且毫不吝啬地告诉我们其中真相,显然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也对,大象怎么会把蝼蚁放在眼里?

        “峰哥,我们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杆子的语气开始变软,但这也是拖延时间的一种办法。

        陈峰依旧得意洋洋:“不好意思,我并不满足。以豺狼和熊子的性格,以后百分之百还要找我报仇。对了,还有那个王巍,我现在对他特别生气,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才行。这样,念在你们都挺听话的份上,把这三个人留下吧,其他人都可以离开。”

        向来喜欢斩草除根的陈峰难得网开一面,但是我们这边没有一个人动,全部都紧紧握着手里的家伙,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陈峰和一干人等。

        “哦,是不愿意了?”陈峰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也射出兴奋的光。

        眼看着陈峰准备动手,可是这才过去五分钟而已,远远不及老许所规定的十五分钟。然而大家已经黔驴技穷,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再拖延了。

        杆子的手指微微蠕动,眼神也在四周流转,是在暗示大家要硬拼了。可是,我们满共才这么点人,和对方的磅礴大军根本就不能比,如果真拼起来恐怕用不了一分钟,我们这边就全军覆没了,那豺狼和熊子的手术也会被迫中断。

        就在这时,我走了上去。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说:“你恨的是我,和他们无关,豺狼和熊子也受了重伤,根本就站不起来,放过他们俩吧。我跟你走吧,随你处置。”

        “恨你?不不不……”

        陈峰摇着头:“王巍,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不是恨你,你还不到那个级别,现在的我就是对你非常好奇而已。我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拿刀顶着我脖子,所以我想知道你是真的胆量过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呢,还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就不知道我家的可怕,所以才做出这种疯狂举动?”

        “都不是。”我说:“我只是想救出我的朋友。”

        “原来如此。”

        陈峰点着头,似乎恍然大悟的模样:“那看来,你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啊,只是这一次,你要毁在你的义气上了。”

        说着,他的目光突然凌厉起来:“给我上,把这里砸个稀巴烂,一个人都不要放过!”

        在他身后的那些高中生发出嘶吼的声音,一百多号人手持棍棒如同旋风一样呼啸着冲了进来,少年人的破坏力永远是惊人的,没人怀疑他们能把这里夷为平地!

        我们这边的人也纷纷握紧棍棒,准备拼尽全力和他们拼了,虽然只是螳臂当车而已……

        “你们他妈的搞什么鬼,竟然连十五分钟都拖延不了?!”就在我们两边准备开战的时候,一个人的嘶吼之声突然响起。

        这个声音异常洪亮,似乎可以惊动天地,震得现场每一个人的耳膜都嗡嗡直响。所有人都忍不住停下手,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是老许。

        老许从饭庄出来了,身上还穿着那件脏兮兮的白大褂,只是手上没有再握着医疗器械,而是换成了一柄发着寒光的杀猪刀,一张肉乎乎的脸上此刻竟然布满狰狞。

        老许是开饭庄的,厨房里当然什么刀都有,而且院子里还养着猪,随手拿出一把杀猪刀来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只是这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秃顶男人,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别人怎么和他开玩笑也不生气,哪里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

        果然,只要是人,都会被逼急么?

        在我们那个混乱的小镇,大人是怎么打架的我不知道,也没见过;但是小孩子打架,一般都是用手,遇到大事才用棍棒,顶天了就是钢管,用刀的很少很少,除非真的豁出去了,比如说之前面对程虎时的我。

        可想而知,老许这把杀猪刀一亮出来,对面的高中生顿时都有些犹豫了,而且老许还是个孔武有力的成年人,这就更给他们造成了一些心理压力。

        老许挥舞着手里的杀猪刀,口中大骂:“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留在这里等着被我放血吗?”

        那些高中生虽然感到害怕了,但是他们一个也没有走,而是纷纷看向他们的老大陈峰。陈峰眯着眼睛看向老许,似乎在检测老许是不是在装腔作势。

        “叔叔,你好。”陈峰突然开口。

        “好你妈个蛋,你他妈是谁啊,少跟老子套近乎,这里是我开的饭店,我不欢迎你们,所以有多远滚多远!”老许破口大骂,唾沫星子都飞出来了。

        陈峰破天荒地没有生气,而是慢条斯理地说:“叔,您不认识我没有关系,但是我父亲您一定认识,他大名叫陈耿雄,外号陈老鬼,不知您听说过没有?”

        因为我跟人玩得少,和别人交流也少,家庭也比较普通,所以并不知道我们镇上有谁混得比较厉害,什么陈耿雄、陈老鬼,并没有听过。

        但是之前从杆子嘴里听过一两句,也从林警官那里听过这个名字,知道是个蛮了不得的人物,在我们镇上很有地位,掌控着不少势力和产业。果然,在听到这个名字以后,老许的目光闪了几下,先前张狂的脸色也有些黯淡下去,手里握着的杀猪刀也慢慢地放下了。

        接着,老许默默地转过头去,走进了饭庄里面,似乎不想再管这个事了,我们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但,我们并没有怪他。

        只是用自己父亲的名字就吓走了老许,陈峰顿时变得更加得意起来,一张本就满是嚣张的脸上愈发狂妄起来:“嘿嘿,还是满识时务的嘛。好,看在那个老家伙识抬举的份上,待会儿大家动手的时候尽量别砸饭店,就把这几个人往死里整就好了……”

        老许是指望不上了——当然,我们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他肯出手医治豺狼和熊子,已经让我们很感动了。我们几人重新握紧了手里的棍棒,准备和陈峰这一干人来个鱼死网破,可陈峰说着说着,突然就不说了,一双眼睛也充满了惊愕,呆呆地看着我们后方。

        狂妄的黑二代陈峰突然露出这种眼神,我们都吃惊不已,纷纷回过头去,只见刚才返回饭庄的老许又出来了,只是这一次他手里没有再拎着杀猪刀,而是端着一支黑漆漆的猎枪!

        猎枪的口,正遥遥对着陈峰那一干人。

        “我说杀猪刀都吓不住你,原来你是陈老鬼的儿子,那你看这个东西够不够?我再和你说一遍,这是我开的饭店,我不欢迎你,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我他妈就崩了你,让你那个爹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说到做到,不然你就试试!”端着猎枪的老许咬牙切齿地说着。

        老许刚才拿出杀猪刀的时候已经够把我吓一跳了,没想到转眼间又把猎枪给拿出来了,杀猪刀我还见过,可猎枪真是第一次见。

        我以为经历过那么多事以后,自己已经够胆大了,可看到这一幕的我还是忍不住有点腿脚哆嗦,真怕老许突然开枪把陈峰给崩了,那可就是一条人命了啊!

        而且不只是我害怕,杆子、维子他们的面色也都白了,额头上都有冷汗慢慢浸出。明知道老许肯定不会来崩我们,可我们还是忍不住的哆嗦,如果真的闹出人命,那就不是我们小孩子可以承担的了。

        和老许是同一条战线的我们都怕成这样,何况被枪指着的、和老许对立的陈峰那一干人?果然,更是各个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有人忍不住悄悄往后退去。陈峰就是再狂妄,再不把杀猪刀当回事,在面对货真价实的猎枪时,也忍不住头冒冷汗、面色惨白。

        “叔,我知道了,您,您别冲动,我这就走……”陈峰慢慢地往后退去,那干高中生也慢慢地往后退去,一直退到大门外面,才慌慌张张地四散而逃……

        陈峰等人离开以后,偌大的院子顿时显得空旷不少。老许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一帮什么玩意儿,仗着有个爹就无法无天的……哎,你们怎么还不过来,还站那傻愣着干嘛?”

        杆子;“老许……哦不,许叔,你先把枪放下。”

        “哦哦。”老许这才把枪放下。

        我们一众人这才围了上去,纷纷拍着老许的马屁,说他刚才实在太威武了,还问他这猎枪是哪来的,实在是太酷了。

        老许说猎枪算个屁啊,虽然国家禁止这东西,可是喜欢进山打个鸟的哪个没这玩意儿,还说我们少见多怪。

        “行了,我继续去做手术,你们看着一点。”

        老许匆匆忙忙地返回手术室内,把一脸愕然的我们丢在外面,我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再说话了,可是我估计从今以后,再也没人敢抱怨他做的饭不好吃了……

        几分钟后,豺狼和熊子的手术终于都做好了,两人身上缠满了绷带,虽然不至于像木乃伊,但是也差不多了,由此可见陈峰那帮人下手有多狠,简直是往死里打啊。

        豺狼和熊子都很虚弱,老许说他们受伤确实很重,至少得养十天半个月,现在还是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休养。

        “我这边已经不安全了。”老许说:“我刚才用猎枪吓唬陈峰,陈峰那个护犊子的爹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咱们必须现在就走。”

        “去哪?”

        “去我老家。”老许说。

        就这样,凌晨十二点钟,我们一堆人又紧急转移阵地。

        这次不敢再叫黑车了,担心会再被陈峰盯上。好在老许有辆买菜用的面包车,除了主驾驶和副驾驶外,后面的座椅全拆空了,头并头、脚并脚,勉强塞下了我们这么多人。豺狼和熊子是病号,所以他俩特殊一些,坐在副驾驶上,两人叠在一起,豺狼坐在熊子腿上。

        两人都很虚弱,相比之下熊子要更难受一些,狭小的空间对已经受伤且块头大的他来说本来就是一种考验,而豺狼还坐在他的腿上,压着他的伤口,可是也没办法。

        夜色之中,老许轰轰地往前开着车子。

        豺狼拍拍老许的胳膊,说谢谢了。

        “不用谢。”老许叼着支烟,把窗户开得很大,凉风呼呼地灌进来,“这些年你照顾了我不少生意,不然我那饭庄早开不下去了,回馈你一些也是应该的。”

        “可是你这一来,就相当于得罪了陈老鬼,这饭庄怕是没法好好开下去了……”

        这一回,老许才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儿才说:“得罪就得罪吧,大不了再换个地儿,反正这些年也漂泊惯了。”

        “有了新地儿一定要告诉我,我去给你捧场。”

        “没问题。”

        车子不断往前开着,就在我们快要出镇的时候,却看到前方的路口停着一辆警车,在红蓝相间的霓虹灯照耀下,几个警察正在招手示意我们停车。

        “完了,超载要被抓了。”老许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罚款你们交啊,我可没钱。”

        “恐怕比超载要糟糕。”老许慢慢把车靠边的时候,豺狼看见朝我们走过来的警察,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一句。

        因为,我们看到了林警官。

        毫无疑问,林警官发现我们的行踪之后,百分百会扣住我们,然后向陈峰汇报,那我们就又落入了魔爪。

        果然,林警官走到我们车前,看清楚车上是我们以后,露出了微微诧异的神色,接着又笑了起来:“原来是你们啊。”

        看着林警官满脸虚伪的笑,一车的人都沉默不语。谁都忘不了他在陈峰面前唯唯诺诺,还要把豺狼和熊子留在原地时的情景,回想起来都是愤恨不已。如果不是我急中生智,用刀子劫持了陈峰,恐怕豺狼和熊子现在已经完了。

        坐在前面的豺狼甚至暗暗握起了拳头,眼睛里也迸射出仇恨的火花。看不到熊子的情况如何,但是应该也差不多吧。

        不了解情况的老许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在巴拉巴拉地说着:“警官,我车上有怀孕的妇女、高烧的小孩、急病的老人,着急要去城里的医院,能不能放行?”

        老许这拙劣的谎言当然骗不过林警官,林警官笑呵呵的并不答话,只是扫了一眼我们车厢内部,最终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你,出来一下。”

        林警官点名道姓让我出去,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车门一开,大家都想下去,但是林警官不耐烦地说:“行了,都坐着吧,和你们没关系,我就和他说几句话。”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猜不透林警官到底想要干嘛。我看了大家一眼,让他们坐着,便下了车,站在了林警官面前。

        林警官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大祸?”

        林警官的表情很认真,以至于我看不出他是在嘲讽我,还是在警示我。我说我知道啊,我劫持了陈峰,还抹了他的脖子,别说他不会放过我,估计就是他爹也不会放过我。

        林警官笑了:“原来你也知道啊,那你后不后悔?”

        我摇头,说不后悔,只要我朋友没事就行!

        林警官叹了口气,说你们这些小孩子啊,就是瞎讲义气、做事冲动,一点后果都不考虑。当时那种情况,我虽然说要把他们两个留下,但那也不过是缓兵之计,想着先把现场的人驱散了再救他们,难道我还能真的不管那两个孩子?对,我是得罪不起陈峰他爸的势力,可我也是个人民警察,我也是有良心的啊!结果呢,你的突然行动打乱了我的计划,虽然最后是把他们两个救出去了,可也给你自己惹来了滔天大祸啊,你知不知道陈老鬼有多护犊子?

        林警官突然和我说这么一堆话,把我都给说懵了,我看着他那张貌似真诚的脸,并看不出这就是他本来的真实想法,还是只是他的马后炮、粉饰自己先前的无耻行为而已?

        “行了,说多你也不信,反正你自己小心点吧,最好是近段时间先避避风头,去外地呆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能和陈老鬼说上话的,把这事办一办再回来吧!”

        不管林警官前面那番话是真是假,但后面这段话确实真心实意为我考虑,于是我和他说了一声谢谢,便要转身上车。

        “对了,如果你要跑路的话,把你家人也都带上。陈老鬼那个人疯起来啊,或许会对你的家人不利。”林警官再次提醒道。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想到现在还一个人在家的我妈。

        上车以后,我就着急地和他们说林警官刚才的话。老许发动车子,说:“放心吧,还没那么快发展到你家里,他们肯定会先找你,找不到你才拿你妈下手,最起码今天晚上可得是没事的,你现在回家,反而会把灾祸引到家里。听我句劝,先到我老家去,安顿下来豺狼和熊子,然后再做其他打算。”

        我一想,也有道理,陈峰和他爸肯定还不至于这么早就拿我妈下手,现在回家反而会把陈峰引过来。这么一想,我也就踏踏实实地坐在车里了。

        林警官给我们放了行。

        车子缓缓启动,熊子说感觉这林警官人还不错。豺狼则说:“好什么啊,就是个擅长耍心机的两面派而已,哪边都不得罪,四处和稀泥。”

        我和豺狼的看法一样,我也认为林警官那会儿是真不准备管他俩的。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渐渐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村庄之中。夜色已经很晚,村庄里面也没有路灯,看着黑漆漆的,老许开车左拐右拐,最终来到一间破败的民房面前。

        我们下了车,趁着夜色进到民房里面,民房十分普通,有一间堂屋和三间厢房,还带着一个小院子。

        房里显然很久没人住了,到处都积落着灰尘,但是铺盖被褥都很齐全,可以直接入住。时间已经很晚,奔波了一夜的大家也都异常疲累,稍稍收拾了一下屋子,便在老许的安排下各自回房睡了。

        我不知道别人睡得着睡不着,反正我是睡不着,回想起今晚惊心动魄的一夜,又想起就连我妈可能都会牵扯进来,就心焦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找老许,说我要回去,我得确定我妈没事,然后把我妈带出来。

        我爸已经坐牢了,我不能再让我妈出事!

        老许说行,便让豺狼他们呆在家里,开了车拉我回镇上。感觉老许挺有经验,快到我家的时候还故意多绕了几圈,确定没人才朝着我家开去。远远地,就看见我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

        连老许都惊了:“不会吧,这么快,这帮王八蛋要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