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41 这个王巍,不行

章节目录 41 这个王巍,不行

        看到乐乐的反应,我终于意识到这条猎枪有多重要了,甚至比老许的饭庄还要重要。我不知道乐乐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和老许的关系,但我知道老许让我找他一定有原因的。

        我正准备说是陈峰,突然想起老许只让我传给乐乐这两句话,并没让我泄露砸店、夺枪的人是谁,况且看乐乐这惊人的反应,如果我真说了陈峰的名字,恐怕他会立刻去找陈峰,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

        所以我撒了个小谎,说不知道是谁干的,老许只让我来传话。

        “他在哪里?”

        “医院。”

        “带我去。”

        我和乐乐立刻下楼。跟在乐乐身后,我才知道他在这学校的地位有多重,基本上只要是他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会低下头去,然后让到一边。而乐乐也泰然受之,大步流星,几乎是高中部除了陈峰以外的第二个王了。

        尽管如此,我也尽量低着头,将帽檐压得很低,不让别人发现我的行踪。走着走着,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乐乐,你去哪里?”

        一听这个声音,我的心中顿时一惊,比听到洛斌的声音更加觉得渗人,因为,这是陈峰!

        此时此刻,陈峰就站在乐乐身前,距离我也只有咫尺之遥。

        虽然陈峰说了明天下午决战,那么在这之前他就不会动我,可我还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到高中来了,更不想让他知道我来找乐乐。

        我的头更低,并且尽量把身形隐藏在乐乐身后。乐乐不算高大,但是身上有股子独特的狠劲儿和光芒,使得别人很难注意他以外的人。所以陈峰并没注意我,只是看着乐乐。

        乐乐冷冷地答:“和你无关!”

        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和陈峰说话的,看来这乐乐的脾气果然暴躁得很。按照陈峰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乐乐了吧?但是没有,陈峰只是讪笑了一下,说道:“没事,就是和你说一声,明天下午三点,学校外的小树林,跟我去打个群战!”

        乐乐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看来,他虽然不怎么尊重陈峰,但还是会听陈峰话的,属于二郎神的类型,听调不听宣。

        听到乐乐答应陈峰,我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面对陈峰,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胜算了,再加上个以狠出名的乐乐,那我们明天下午不是彻底没希望了?

        陈峰也嗯了一声,说:“那就不见不散,明天记得叫上你的人。”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自始至终也没看我一眼。

        乐乐也没说话,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我也紧紧跟上。

        乐乐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出了学校,自始至终都没和我说一句话,直到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才问我:“哪个医院?”

        我和司机说了地址,车子迅速往前开去。

        我和乐乐虽然并排坐在一起,但中间像是隔着千万里远,他的脸始终冷冰冰的,目光里有种睥睨一切的气势,好像谁都不放在眼里。直到现在,恐怕他都没正眼看过我一下,只把我当个传话的跑腿角色。

        也是,他连陈峰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

        到了医院,我领着乐乐到了急诊室门外,得知老许已经做完手术,转移到病房去了,又领着乐乐到了病房。

        病房里,老许正在输液,虽然看着还是虚弱,但已经醒了过来。乐乐直接冲上去就抓住了老许的领子:“到底被谁抢走了?!”

        老许有气无力地说:“陈峰!”

        乐乐一听,脸颊顿时颤了一下,眼睛里也闪过凶狠的光。他放开老许,转身就要走,老许又喊住了他:“别去,你斗不过他的!”

        乐乐转过头来咬着牙说:“那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他把东西抢走?”

        老许喘着气,说你别着急,我叫你过来,不就是为了商量这件事么?

        乐乐这人虽然看着十分自我,言行之间也丝毫不尊重老许,但是老许一句话,竟然真的把他给劝住了。

        乐乐重新坐下来,让老许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老许这才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先从昨天晚上我们一干人到他那里做手术开始,讲到他拿猎枪出来把陈峰吓走,又讲到带着我们连夜奔回老家避难,再说今天上午回家取药,才发现饭庄被人砸了,猎枪也被陈峰夺走……

        乐乐听完以后显得极其不爽:“老许,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什么闲事都肯管啊!”

        老许苦笑一声,说没办法,一辈子就这样,喜欢打抱不平,我要是生活在古代啊,肯定也是水浒传里的好汉,位列108将之内,至少天罡级别的……

        乐乐一摆手,打断了老许的说,似乎不愿意听他逼逼:“你就说说,现在准备怎么办?”

        老许这才说了我们和陈峰约好明天下午在小树林群战的事,说这是个好机会,只要打败了陈峰,就可以把猎枪夺回来了。

        陈峰和我约架的时候,老许当时是昏迷着的,或者说我以为他是昏迷着的,哪里想到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可是乐乐之前才答应了陈峰会去帮他,现在老许又让他帮我们,不知道他会怎么做?结果乐乐根本没有纠结这个,直接说道:“明天下午,陈峰会拿枪来吗?”

        老许说:“肯定会的,我早就看透那小子了,就是个不得瑟就浑身不舒服的角色,那猎枪是他的战利品,他百分百会拿到现场去炫耀的!”

        乐乐说:“好,那就这么定了。”又说:“你说的那几个人,什么豺狼、熊子、王巍的,他们战斗力如何,不会拖我的后腿吧?我可是最烦废物了!”

        老许说:“这个你放心吧,豺狼、熊子的战斗力在学生里属于佼佼者。至于王巍……”

        老许看了我一眼,说:“巍子,你还没和他说你的名字?”

        我一脸尴尬:“我说了啊,可能是他没听见吧……”

        之前在天台上,我一进去就做了自我介绍,但是乐乐明显对我的名字没有丝毫印象,估计当时根本就没听我说话。乐乐这时候回过头来:“你是王巍?”

        我点头。

        乐乐突然一脚踢过来,我猝不及防,肚子挨了一下,整个人都朝后翻倒,重重磕在后面的床头柜上。这一脚踢得特别狠,我的早饭都差点吐出来,我不知道他好好的发什么神经,但是也特别生气,随手抄起旁边的暖瓶就朝他砸了过去。

        但是乐乐伸手一拨,这暖瓶就哗啦一声摔在地上。接着,乐乐回头对老许说:“这个王巍,不行。”

        原来乐乐是试我的身手,我当然知道我打架不行,可他突然这么动手,有没有顾及过我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太自我了?

        老许嘿嘿地笑:“他身手是差一点,不过你知不知道,昨天他才抹了陈峰的脖子?”

        乐乐的眼睛突然一亮,接着转头朝我看来:“那事,是你干的?”

        我点头,说对,是我。

        乐乐的眼睛眯了起来,将我从头看到脚,似乎在重新审视我,接着才缓缓地说:“今天上午,我听朋友说有人把陈峰的脖子给抹了。当时我还不信,后来看到陈峰脖子上贴着纱布,才知道这事是真的,还寻思着认识认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原来是你。”乐乐走过来,朝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许乐,你叫我乐乐就行!”

        我明白,直到这时,乐乐终于才肯正眼看我一下,也明白能入他的眼,还能让他主动来交朋友更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也没有矫情,也伸出手去:“你好,我叫王巍,叫我巍子就行。”

        不过,原来乐乐姓许,和老许是一个姓,不知他俩什么关系?

        我回头看向老许,老许显然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盯着我俩握在一起的手微微笑着。乐乐把手缩了回去,说:“那好,明天下午三点,咱们在小树林见,一起干掉陈峰。”

        “老许,走了,你好好养伤吧!”

        不等我说话,乐乐就告了别,直接转身走了。直到他走了半天,我还有点发懵,就这么达成共识了?就这么站在一条战线了?我还以为乐乐会有半天的心理冲突,再不济也会坐下来和我好好商量一下明天的作战计划,就这么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躺在床上的老许似乎看出我的意思,说道:“放心吧,有他帮着,你们稳赢。”

        如我所猜,老许确实知道我们明天的约战,并且衷心地希望我们能赢,因为他想拿回他的猎枪。

        我想问问他这猎枪到底什么来头,也想问问他和乐乐到底什么关系,但是看老许三缄其口的模样,显然不愿意多说这件事情,那我也没必要刨根问底了,谁心里还没个秘密?

        老许受伤很重,按照医生吩咐,至少要住院一个礼拜。没有办法,我只能先告别他,拜托护士照顾,然后返回了老许的老家,去和豺狼他们会面,并叙述现在的情况。

        对于乐乐,他们竟然都听说过,知道这是个高中的神话,说有这个家伙帮忙的话,胜率确实可以提高很多。但是我们都疏忽了一个问题,豺狼和熊子现在都在重伤之中,根本就下不了床,明天也没办法参加战斗。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有乐乐这一张王牌!

        这种情况,无疑又让我们稍稍提起来的一点胜率又降了下去,变得毫无希望了。乐乐就是再强,也没办法对付整个高中的天啊。

        豺狼让我不要着急,先把人召集起来再说,又托付我为初中代理的天,代替他去学校组织人手。以防万一,他还让杆子他们跟着,说谁要是不听话,不用客气,直接打。

        就这样,在杆子、维子等人的陪同下,我们又在下午赶到学校,准备组织人手,以应付明天的最终决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