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42 那我陪你好不好

章节目录 42 那我陪你好不好

        到了学校以后,我先去找杨帆他们,也就是我的杂鱼军团。杂鱼军团战斗力虽然不高,但是大家也一起打过几次架了,所以还是比较听我话的,我一说,大家就答应下来。

        接着,就是复习班的一些学生,也就是豺狼和熊子的那些朋友,这些当然也没问题。

        然后,就是低年级的那些了。昨天晚上大败而归,我还以为大家现在肯定士气低迷,都想好一些激昂的话去鼓励他们了,结果他们听说明天要和高中部的群战,竟然一个说废话的都没有,全部一口答应下来,比豺狼说话还好使,这可把我给惊着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昨天为救豺狼和熊子,发狠抹了陈峰脖子的行为,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和敬仰,所谓一战成名。现在,整个初中部的学生提起我来都会竖起大拇指,夸我是条汉子,虽然战斗力差一点,但是胆量、魄力、谋略都是一等一的,别说初三老大了,就是当整个初中的天都没有问题。

        以及,大家也都听说陈峰不会动用家族势力,要和我们来场公平决斗,这就挑起了大家的好胜心,再加上我成功抹了陈峰的脖子,让大家觉得那家伙也没有什么好怕,所以对这一场战斗也挺期待。

        所以我一发声,大家纷纷响应,表示愿意参战,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一次呼风唤雨的滋味。我自己都不禁感慨,原来尊严和地位是靠自己拼回来的。

        之前,还有一些声音说我这个初三老大不够资格,无非是靠着豺狼他们才捧起来的,现在这种声音已经完全没了,之前那些看不起我的初三学生也纷纷找上门来,主动说会参加明天的群斗,和陈峰决一死战。

        陈峰虽然是威名远扬的黑二代,但这一战事关我们整个学校的尊严,所以大家没有一个置身事外的,都愿意站在我们这边拼上一场。

        这样一圈走下来,召集到的人竟然比昨天晚上还多,竟然都快四百人了,虽然还是比不上陈峰那边的力量,但也是个很不错的开端。

        听说我来了,孙静怡也来找我,和我说已经把我妈接到她家去了。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是假装不知道,连连谢过孙静怡。

        孙静怡来找我的时候我在教室,李娇娇就在我的旁边,我还挺怕她揭穿我的,不过她只是在旁边嘁了一声,并没多嘴。

        孙静怡告诉我,明天的群战,他们学生会的男生也会参加,能再给我支援五十多人。学生会就相当于学校里的白道,一般是不参与这种事的,所以孙静怡的仗义行为让我感动。但孙静怡告诉我,这不是她组织的,而是大家自发的,在集体尊严面前,谁也无法沉默不语。

        对于这场大战,可谓闹得轰轰烈烈、满校风雨,学校方面不可能不知道,但这是黑二代陈峰挑起来的,所以他们只能装聋作哑,只通过一些老师话里有话地暗示我们最好不要打架,但是箭已入弦,谁说话都不好使了,除非陈峰主动停战,否则我们这边不会休手。

        孙静怡走了以后,李娇娇突然问我:“王巍,你和孙静怡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吧?”

        我正为明天群战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不断琢磨哪里还能再挖一点人出来,李娇娇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直接给了我个措手不及,条件反射地回答:“你怎么知道的?”

        李娇娇盯着我的眼睛:“就是感觉你俩不像男女朋友,你俩的眼神里根本没有正常情侣的那种纠缠和暧昧……这么说,真不是了?”

        我一下反应过来,赶紧说胡说,孙静怡当然是我女朋友。只不过现在大战当前,哪还有时间什么纠缠不纠缠的,你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吧,你当拍琼瑶剧呢,还暧昧?学校有难、匹夫有责,儿女情长当然要放在一边。

        李娇娇狐疑地看着我,似乎想要把我看穿。我有点心慌,赶紧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出了教室,我又和杆子他们汇合,统计了一下明天可以出战的人数,大概有四百多人了,人数上和对方差不多了,但是战斗力方面就……

        初中生和高中生真的不能比,尤其是男孩子,真是一年一个样,到了高三那个年龄,几乎和成年人没区别了,而我们这边初一的恐怕连毛都没长出来,怎么和人家打?

        所以我们的希望,主要还是寄托在乐乐身上,那也是我们最后的、唯一的王牌。

        虽然乐乐自信满满,连作战计划都不和我们商量,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在大战之前和他碰个头,但我还在学校忙着和杆子他们商量作战计划,所以就让杨帆去跑一趟高中,把乐乐给请过来。

        我以为以杨帆的机灵劲儿,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顶多十几分钟就把乐乐请过来了,结果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俩人才一起来了。

        让我意外的是,杨帆的左眼竟然又青又肿,而乐乐的两只眼睛都红红的,一边走还一边揉着眼睛,嘴里则骂骂咧咧的,杨帆则一句话不敢吭。

        我惊讶地问怎么回事?

        杨帆看见我,就像看见主心骨,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巴拉巴拉地给我讲着事情经过,过程中乐乐一直在旁边骂,还准备用脚踹杨帆,但是被我给拦住了。

        听完之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杨帆上了天台以后,刚准备按照我的吩咐介绍一下自己,但是乐乐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上来就一拳砸他眼睛上了;杨帆虽然挺瘦挺小,但也不是个吃素的,直接揉了把大蒜汁抹到乐乐眼睛上了……

        反正闹腾半天,乐乐才知道杨帆是我的人,再加上冲洗眼睛之类,就半个多小时了。这一出闹的,把我乐得够呛,调解了半天才算过去。接着,我就给乐乐说了一下我这边的情况,明天能出战的有四百多人,但是豺狼和熊子身受重伤都不能来。

        乐乐一听,眉毛就挑起来:“你们学校战斗力最高的两个都来不了,那还怎么打,就凭那四百多个废物?”

        乐乐这说话风格,杆子他们直接就不爽了,问他:“你说谁废物呢?”

        眼看着大战还没打起来,我们自己这边就要内讧了,我赶紧就当和事佬,让他们两边都消消气,然后和乐乐说:“就因为形势严峻,所以才把你叫过来商量的啊!”

        当时我们在一个活动室里,乐乐直接就把脚伸到桌子上,两只手也交叉着放在脑后,说:“行啊,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计划。”

        我想了一下,就把我的计划给他说了一下。我这个计划有点卑鄙,事后可能落人话柄,所以我一开始还担心乐乐不愿意,结果乐乐只是考虑了一下,就说:“可以,那就这么定了。”

        我挺惊讶,说:“这计划挺下作,你同意啊?”

        乐乐哼了一声,说只要干掉陈峰就行,还管什么下作不下作,哪来那么多矫情的事?然后又问我们有没有其他事了,没有的话他就要先走了。

        我又看杆子他们,杆子他们都沉默不语,就和乐乐说没了。乐乐站起来就走,连个别也没有和我们道。等乐乐走了,杆子才指着门口方向说:“什么东西啊他,以为自己是谁?”

        我嘿嘿地笑:“他就这样。”

        目前看来,和乐乐已经有过两面之缘的我算是比较了解他了。

        我刚才的那个计划,如果乐乐能够顺利完成的话,那么我们的胜率将会大大提高。接下来我们又讨论了一点细节,便让大家散了,各自回去准备,明天再见。

        因为我家都被砸了,晚上睡觉也没地方去,孙静怡让我去她家里,但是我推辞了,一来我不想给她家添麻烦;二来惹了这么大事,在没有彻底解决之前,也不想去面对我妈。所以我扯了个谎,说我和豺狼他们在一起,孙静怡也没起疑,让我自己小心,她就走了。

        实际上老许老家挺远,我觉得也没必要回去了,当天晚上就在教室睡的。我把两张课桌并在一起,又堆了几本书当枕头,就这么凑合着了。

        渐渐的,整个学校都没人了,教学楼的灯也一盏一盏地暗下去,等到整座校园都彻底归为黑暗的时候,我也呼了口气准备睡了,明天还要一场硬仗要打,必须要养好精神才行。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突然轻轻响起,一直来到我们班的门口,然后推开了我的门。我吓了一跳,立刻翻身下来藏在桌子后面。

        “王巍,王巍?”有人叫我,竟然是李娇娇。

        这都晚上十一点多了,李娇娇怎么又回来学校了?我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教学楼已经断电了,所以也没有灯,只靠着窗外一点月光照明。

        李娇娇慢慢走过来,说:“你真的在这啊。”

        我说是啊,不在这我能去哪。又问她:“你怎么来了?”

        李娇娇说:“之前看你没走,也没和孙静怡回家,就猜你是不是要在教室睡觉,所以回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干什么猥琐的事了——谁让你在我桌子上睡觉的?”

        李娇娇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给我气个半死,说得得得,我不在你桌子上睡了。

        说着,我就把另外一个同学的桌子拖过来,和我的并在一起。李娇娇嘁了一声,说:“和你开个玩笑,你至于吗?”

        我说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还真准备拿这事说一辈子是不是?

        黑暗中,嘴巴一向不饶人的李娇娇竟然沉默下去,我还纳闷她是咋回事的时候,就听李娇娇幽幽地说:“谁要和你一辈子啦,你想得美。”

        我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又说:“你到底有事没事,要是单纯回来看看我有没有干什么的话,那你现在看到啦,我拖别人的桌子睡觉了,保证不动你的桌子一下。”

        李娇娇又嘁了一声,往我怀里甩了个东西,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低头一看,居然是条毛巾被,还是粉色的,上面绣着李娇娇最爱的Hellokitty图案。当时我就有点懵,李娇娇这是专程来给我送被子的?

        李娇娇叉着腰,说:“这是本姑娘的贴身被子,上面都是我的体香,你没事不要瞎闻,知不知道?”

        黑暗中,李娇娇的声音依旧盛气凌人。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料想还是那样高高在上。抓着质地柔软的毛巾被,我的心中充满感动,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谢谢!”

        “这还差不多。”

        李娇娇嘟囔着,竟然又摸出一盘蚊香放在桌子角上,一边点一边说:“教室里蚊子多,要是不点这东西,你明天肯定被咬得满身包。”

        接着,她又咣咣咣地往外掏东西,竟然是些香皂、牙刷、毛巾等物,一边放一边说:“明天早上醒了,自己到水房洗涮一下,男孩子还是要干净点看着才帅,知道吗?”

        李娇娇竟然考虑地这么周到,捧着毛巾被的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不断地重复着谢谢、谢谢。

        “别想太多啊,这都是我爸去外地出差带回来的一次性东西,我妈还老骂他,说他改不了当年的穷毛病。这些东西放在我家也占地方,这次正好给你拿过来,算是废物利用。”

        接着,李娇娇又咣咣咣地往外掏了好多吃的出来,有方便面、矿泉水、火腿肠、锅巴、薯片、饼干等等。

        “这都是我爸给我买的零食,太多了都快过期了,正好给你拿过来,废物利用嘛……”

        “李娇娇。”我突然打断了她。

        “嗯?”李娇娇回过头来,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我知道她在看着我。

        “谢谢你。”我说。

        像是触碰了什么开关,李娇娇没有说话,教室里也猛地安静下来。

        黑暗中,我们两人默默地对视着。

        教室里,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只有窗外洒进来的皎白月光,只有我们两个慢慢一点点粗重起来的呼吸声。

        不知何时,我竟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觉得我们之间好像缠绕着一丝暧昧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了,这个想法让我想入非非、心猿意马、脸红心跳、口干舌燥……

        但是,怎么可能呢?

        我摇了摇脑袋,把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赶了出去。

        终于,李娇娇的声音响了起来:“装得跟真的似的……你真的谢谢我吗?”

        我呼了口气,说当然,真的谢谢你。

        李娇娇笑了,又继续给我拿着吃的,最后摆满了整整一张桌子,就好像要开超市似的。放完了,才随口问道:“你怎么不去孙静怡家里住啊,干嘛要在这里委屈自己?”

        我“嗯……”了一声,说:“不想麻烦她们家里。”

        李娇娇哦了一声,似乎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那你睡吧,我也要走了,我爸在外面等我呢。”

        我说好的,便去送她。一直走到门口,李娇娇突然回过头来,问我:“王巍,你一个人在这里睡觉,会不会觉得孤单啊?”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李娇娇好好问这个干嘛,想了一下,说:“肯定会吧,不过无所谓啊,就一晚上而已。”

        “那……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李娇娇微微笑着。

        我一下愣住,完全没想到李娇娇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大脑一下就短路了,还来不及分析她是什么意思,就听李娇娇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你想得美,我逗你玩呢,我爸还在外面等我,我走了啊。”

        “哦,好的。”我还是有点懵,只能机械地回答着。

        李娇娇冲我摆了摆手,才转身走了,我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李娇娇一直走到走廊尽头,又回过头来冲我摆手:“王巍,祝你明天旗开得胜……可被被人打死啊!”

        我哭笑不得,说知道啦,不会被人打死的。

        直到她彻底转身走开,我才长长地呼了口气,返回到了教室里面。

        看着桌子上玲琅满目的零食,还真有点饿了,于是狼吞虎咽地吃了一些,才重新在桌子上躺了下来。教室里弥漫着蚊香的味道,那些讨厌的蚊子果然不再来骚扰我了;身上盖着李娇娇的毛巾被,果然如她所说,上面充满她的体香,虽然她不让我闻,但味道还是自己钻进了我的鼻子里面,沁人心脾、魂牵梦绕……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到水房里洗涮完了,又回来把现场的垃圾收拾干净,毛巾被也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李娇娇的桌子上。

        渐渐地,同学们都来了,李娇娇也来了,我再一次向她表示了感谢,李娇娇则用两根指头捏着自己的被子,嫌弃地说:“回去以后要好好洗洗才行。”

        我:“……”

        我真的无语了,就不能让我对她的好感多维持一段时间吗?

        一上午,我还是很忙,不断计算着我们的出战人数,筹谋着我们的作战计划,思考着有没有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一转眼,中午放学了。

        按照豺狼的吩咐,我把各个年级有头有脸的人物集中起来,请他们在校外吃了顿饭,饭钱豺狼已经提前给过我了。饭桌上,我还稍稍喝了点酒,说了一些鼓气的话,重点描述陈峰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离了他爹就是个废物,昨天不是照样被我给抹了脖子之类的。

        少年人的热血总是很容易就被挑动,一说起这事,众人比我还要兴奋,嚷嚷着今天一定要把陈峰打垮,我们的士气也达到了空前最烈。

        当然,我没和他们说乐乐的事,毕竟那是一张秘密王牌,不能提前泄漏,更不能走丢了风声,只有少数一些人知道就够了。

        吃过饭后,差不多就到两点了,我们回学校各自组织了人,拿了趁手的家伙,然后在教学楼下集合,浩浩荡荡地朝着校园外的小树林而去。

        校园外的小树林,因为地方够大,是我们学校的初、高中学生最常约架的地方,上一次这里发生群战事件还是豺狼和熊子争夺初中“天”的地位,不过那次满打满算只有几十个人,不像这次直接上升到了近千的人。

        等我们到现场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人山人海。虽然是两个校区的决斗,但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来参战,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我和杆子他们领着初中的人出现以后,现场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不过欢呼声大多来自初中部的。因为昨天晚上的事,他们现在已经将我视为偶像,视作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因为知道这次陈峰不会动用家庭势力,大家各凭本事硬碰硬地斗,所以大家对我很抱期待。

        我领着人走进小树林里,就见陈峰他们也已经到了。陈峰站在小树林的西边,他的人就站在身后,和昨天晚上一样齐刷刷、安静静,看上去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和我们这边的乌合之众形成鲜明对比。

        我随意瞥了一眼,没有发现乐乐的踪迹,应该是还没有来吧。

        高中部那边也来了不少人看热闹,甚至还有不少女生,都在给陈峰加油鼓气,还编了个口号:陈峰陈峰、谁与争锋,不知道她们什么意思,难道想嫁进黑色家族,当黑二代的太太?

        好在我们这边的观众里也有一些女生,孙静怡和李娇娇都在其中,不过没站一起。孙静怡一如既往地清冷,抱着双臂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眉毛微微蹩起,显然很担心我;李娇娇则显得有些迷茫,似乎搞不清楚我们这仗会不会赢,眼睛不断地瞟来瞟去,像一只不小心闯进狼群的小鹿。

        等到现场慢慢安静下来,对面的陈峰才开口了:“你们的人到齐了吗?豺狼和熊子呢?”

        我说他俩有伤来不了,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呢,人到齐了吗?

        我们这边初中部的本来就知道豺狼和熊子来不了,所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倒是高中部那边聒噪起来。

        “豺狼和熊子都没有来,那他们初中还打个屁啊?”

        “是啊,就那小子一个人,还不分分钟被咱们峰哥捏死?”

        “本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大战,结果就来了这么一群废物,真是让我失望啊,峰哥一个人就干死他们了!”

        “是啊,峰哥放个屁都能崩死他们……”

        听着众人几乎肉麻的吹捧,陈峰不禁微微地笑了:“原来是这样啊,那可真是遗憾……”

        就在这时,我们后方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似乎有什么人过来了,大家都在纷纷让道。我们一干人回过头去,只见豺狼和熊子竟然并排走了过来,手里还各拎着一支钢管。

        他们两人的身上还是满身绷带,走路也一瘸一拐的,可是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看上去就像战神归来一样。

        两人一起出现,现场立刻起了一片欢呼声,还有人鼓起掌来,似乎在迎接王者归来。我也激动不已,是真没想到他们能来。

        虽然,现在的他们确实没什么战斗力,但只要他们站在这里,就足够我们这边士气大振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豺狼和熊子二人终于来到战场的最前端,也就是我们的身边,大家纷纷叫着狼哥、熊哥。

        豺狼冲大家点点头,又看着我说:“巍子,辛苦你了!”

        熊子也冲我竖了下大拇指:“巍子,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我为我以前做的事向你道歉!”

        听着二人真诚的话语,我感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眼眶都微微有些泛红了,说:“你们来了就好,看你们一来,大家就更有冲劲儿了。”

        豺狼点头:“嗯,我俩只是配角,助你一臂之力,你继续主持大局吧!”

        我长呼了口气,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意气风发,身上也有着使不完的劲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快过。我回过头,冲着陈峰大喊,声音气壮山河:“我们的人都来了,你那边呢?齐了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