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 43 你,不配
    因为豺狼和熊子的到来,再加上还有乐乐这张秘密王牌,所以现在的我特别有底气,堪称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浑身上下都弥漫着自信的气息,仿佛已将这场大战的胜利果实牢牢握在手中。

    但,我的状态在陈峰看来不过是蚍蜉跳脚而已,他以为我的自信来源于身后的四百多名人,而他根本不把我的这些人放在眼里,所以也就更加觉得我的自信是可笑的、可悲的。

    他的嘴角撇出冷笑:“这么着急要被我收拾吗?我倒想看看你们一会儿能撑多长时间,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再给你们一点苟活的机会,我这还有个人没到。”

    说完,他就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乐乐,你来了吗,我们都在等你。”他的声音很大,像是故意说给四周的人听。

    果然,当他叫出“乐乐”这个名字以后,高中部那边的人就像炸了锅一样,迅速沸腾起来,议论声也纷纷四起。

    “天啊,峰哥还叫了乐乐!”

    “那个无敌冷面人竟然也被峰哥叫过来了,峰哥的本事真是太大了!”

    “那肯定啊,峰哥是咱们学校的天,就算平时给那个家伙面子,关键时刻叫他,他敢不来?”

    “哈哈,连乐乐都来的话,对面的家伙算是彻底完蛋了!”

    “那是,一会儿让他们见识一下乐乐和咱们峰哥双剑合璧的威力……”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陈峰打着电话的声音突然变了:“你说什么?!”

    陈峰的声音里夹杂着惊诧和疑惑,一向目中无人、沉稳有度的他,发出这种语气,显然是出了一点变故,四周立刻安静下来,都等着陈峰说出下一句话。

    我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看着陈峰,因为这个变故,可不是计划中的啊,乐乐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

    “你说你找不到小树林在哪?”陈峰的声音依旧充满疑惑:“不可能啊,就在咱们学校的后面,这地方很大的,你一过来就看见了……好的好的,我等你。”

    挂了电话,陈峰对众人说:“再等一等,他迷路了,马上就到。”

    四周沉默了一阵,才重新沸沸扬扬起来,有说怎么会迷路的,通向小树林的路就这一条;也有说正常,乐乐是新生,以前从没来过小树林云云。

    我们这边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只能再等一等。但,我们这边也有不少人听说过乐乐的名号,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和我讲着乐乐,说这个人如果也参战的话,那我们就更没希望了。

    我说没关系,事在人为,一会儿再看看情况。

    知道内情的一些人都不说话,大家的眼神四处流转,此时无声胜有声。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对面那边有人喊道:“乐乐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只见小树林外面远远走过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正是剃着板寸头、左耳打耳钉的乐乐,还是一如既往的张狂跋扈,浑身上下充满狠劲儿。

    哗啦啦、哗啦啦,一大群人走了过来,陈峰露出欣喜的笑容,先冲乐乐打了个招呼,又冲乐乐身后的人发脾气:“乐乐是新来的,找不到路情有可原,你们也找不到路?怎么回事?!”

    身后的人委屈地说:“我们知道路啊,但是乐乐哥不听,非说小树林在学校门口……”

    陈峰还想再说什么,乐乐冷冷地说:“我的人,不用你教训!”

    乐乐当众不给陈峰面子,好在陈峰也习惯了,说:“好,来了就行,那咱们准备开始吧。”

    陈峰那边本来就有好几百人,如今再加上乐乐的大军加入,不光战斗力远胜我们这边,人数上也超了我们一大截,对面顿时更加气焰嚣张,纷纷嚷嚷着赶紧打赶紧打,一个个张狂地都没边了。

    而我们这边,刚刚鼓起来的一点士气,顿时就被打压下去不少,众人都有点愁眉苦脸,我只能再给他们打气,说没关系,我向大家保证,这场战斗一定会赢!

    杨帆也附和我,说对对对,咱们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一听说还有杀手锏,众人又有点兴奋起来,期待着接下来的决战。

    就听对面的陈峰大声说道:“我们的人也齐了,现在开战怎样?”

    我的眼睛盯着陈峰,余光却不经意地瞥向乐乐,说:“可以!”

    我和陈峰分别是两边的将领,只有我们两个说开始,那大战才会开始。小树林里,阳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地洒下来,四周一片静谧,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着这一场终极决战的到来。

    就见陈峰,缓缓从怀里摸出一支黑色物体,高高地举了起来,正是老许的那支猎枪。

    这一瞬间,站在陈峰旁边的乐乐,眼神都跟着锐利了许多!

    老许说的没错,以陈峰这种不得瑟就浑身不舒服的性格,果然把这家伙带到了现场。我们几个知道它的存在,可是更多的人并不知道,突然看到陈峰掏出来都吓一跳,吓得脸色都白了不少。

    我们这边更是吓得不轻,连刀都没怎么见过的他们,猛地见到了这家伙,几乎要吓傻了。

    而此刻的陈峰,面色却因为兴奋而涨红起来,眼睛里也流露出嗜血的光,豪气干云地说道:“猎枪一响,大战即发!”

    此刻的他,看起来疯狂而得意。众人都屏息以待地看着他,只见陈峰的手指叩在扳机上,慢慢地按了下去……

    我也同样紧张地盯着这一幕,不过我和大家不一样的是,我并没有盯着张狂的陈峰,而是盯着他旁边的乐乐。我的一颗心怦怦直跳,眼睛也一眨不眨。果然,就在这时,旁边的乐乐突然摸出一柄雪亮尖刀,毫无征兆地捅进了还高高昂着头的陈峰的身体!

    接着,他恶狠狠的声音响起:“你,不配用它!”

    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陈峰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旁边的乐乐,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峰的一张脸已经变得扭曲,身子也慢慢地软倒下去。

    乐乐拔出刀子,又顺手从陈峰手里夺过了家伙。这一变故着实惊呆了现场所有的人,以至于所有的人都神情错愕,呆呆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估计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陈峰瘫倒在地上,一张扭曲的脸充满惊疑:“为……为什么?”

    “说了,你不配用它。”

    接着,乐乐把枪揣在怀里,冲我们这边挥了挥,说:“我的事完了,就先走了。”

    乐乐说走就走,转身就要走,但他身后的那些兄弟竟然一个没动。乐乐转过头来,诧异地说:“怎么?”

    “乐乐哥,我们好久没动手了……”

    “是啊,大家憋了半年多了,好不容易重新聚起来,手也痒痒得很,这就要走?”

    “就是啊,这多好的机会,走了多可惜啊?”

    乐乐挥挥手:“得了,你们爱打就打吧,反正我是要走了。”说完,他转身就走。

    而他的那些兄弟们顿时一片欢呼,接着又挥舞棍棒,嘶吼着冲向陈峰身后的那些人,感觉他们就像是刚从号子里放出来的,急需释放天性!

    一大片嘶吼之声顿时在小树林里炸开,乐乐带来的那些兄弟疯狂地冲向陈峰的人,手里的棍棒也无情地砸向他们。这一变化是现场大多数人始料不及的,很多人直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乐乐反水了、陈峰受伤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也高高举起手里的木棍,冲我身后的人大喊:“乐乐是咱们的人,他就是我的杀手锏,大家一起上啊!”

    “轰”的一声,我身后的人也炸了开来,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同时一个个都兴奋不已,热血也都燃烧起来,嘶吼着、大叫着,跟我一起朝着前方的战场冲去。

    陈峰受伤倒地,对方群龙无首,士气一下就溃散了,这和他们有多少人无关,再多的人也失去了还手的勇气,只能且战且退;而我们这边,既有豺狼和熊子坐镇,又有乐乐的突然倒戈加入,士气则达到了空前的顶点,那些低年级的小崽子们都敢拿着棍子去殴打那些高年级的大哥哥了。

    嘶吼声、惨叫声、谩骂声响彻在这片小树林里,几乎震耳欲聋。现场已经被我们的人牢牢控制住了,每一个人都在肆意地挥发着青春的热血。陈峰的人则一战即溃,逃跑的逃跑,倒地的倒地,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获得了空前的胜利。

    然而最惨的还是陈峰,倒在地上的他根本没有人扶,或者说都来不及扶他,躺在地上无依无靠,看着像条可怜兮兮的狗。

    我和豺狼、熊子来到他的身前,将面色惊恐的他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陈峰嘶吼着:“信不信我叫我爸弄死你们?”

    豺狼摇着头:“你看,你到底还是要靠你爸。”

    熊子哼了一声:“这就是我们看不起你的原因,你没有你爸根本就是个废物。”

    我:“陈峰,咱们昨天可是说好了,如果这战我们能赢,那么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陈峰没有说话,而是死死地盯着我,看得我有点发毛。我刚想问他想干什么,他开口了:“王巍,昨天上午跟在乐乐身后的,是你?”

    他说的是昨天上午高中教学楼里,我跟在乐乐身后碰到他的那一件事,当时我戴着鸭舌帽又压低脑袋,陈峰没有认出我了,和乐乐说了句话就走了。我都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回忆起这件事来,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点头:“对,是我!”

    “你是怎么说服乐乐帮你的?他怎么会肯帮你?!”陈峰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声音里也充满不可思议,似乎对他来说,这一战的输赢都没有那件事情重要。

    我刚要说话,就听“砰”的一声,一个人飞了过来,重重跌在我们身前,还“哇”的吐了口血出来。

    回头一看,竟是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