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 45 小阎王来了 为 总角之宴 的玉佩加更
    脚步声沉稳有力,真的是有底气的人才踩得出来,老鼠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过去。只见人群之中,又一个漂亮的女生走了出来,正是孙静怡。孙静怡这样的风云人物,一出现就有很多人在看着她。

    孙静怡的面容冰冷,一如既往地淡定,直接走到老鼠身前,又伸手拉了一下李娇娇,将李娇娇护在自己身后,才抱着双臂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当然也没兴趣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就在刚才,我报了警,你最好把这几人放下,否则后果你自己掂量!”

    显而易见,所谓报警根本就吓不住老鼠,反而让老鼠笑得更加开心了。陈老鬼在我们镇上的势力堪称只手遮天,就连分局局长都和他称兄道弟,也难怪老鼠会笑得这么嚣张。

    孙静怡皱着眉头:“怎么,你们连警察都不怕?是不是有点太目无法纪了?要是镇上的派出所管不住你们,那我就到城里去告,城里不行,我就到省里去告、到中央去告,现场的人都是我的人证,看看你们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不同于李娇娇的莽撞,孙静怡显得冷静、智慧许多,而且说话有理有据、逻辑清楚,气势十分压人,这就是当惯了学生会会长的缘故。

    果然,在孙静怡的强大气场之下,身为老江湖的老鼠停止了笑声,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孙静怡,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哦,你就是孙科长家的闺女吧,你爸昨天下午还到我们大哥家里说情,希望我们大哥能够就此罢手。我们大哥本来是想给点面子的,但是今天你也看到了,他们耍阴招伤了小峰,所以这事过不去了。你年纪还小,有些事你不懂,还是别插手了,交给大人来做吧。”

    “大人?”孙静怡冷笑着:“昨天他们约架的时候明明说好了,各凭自己的本事叫人,绝不动用家族势力,陈峰被阴那是他自己蠢,输了就是输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倒是你们这些大人急不可耐地蹦出来,完全不顾昨天双方的约定,直接就上来插手。你们这么做,有没有想过陈峰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得下去,还有没有人真的服他?这就是你们的教育方式?”

    不愧是孙静怡,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分析得入木三分、无比透彻,现场甚至有胆大的叫了两声好字。一直保持淡定的老鼠终于怒了,指着孙静怡骂道:“臭婊子,给我滚远点,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

    就在众人以为孙静怡会和他们力刚到底的时候,孙静怡却冷笑一声:“我原以为能和你们讲通道理,结果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流氓就是流氓,就不该对你们抱有期待。你们以为我是为了救他们几个?我是为了救你们啊!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可以现在离开,但我只说最后一句话:后果自负!”

    说完,孙静怡便退到了一边,显然是给他们让路。李娇娇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被孙静怡给拦住了。孙静怡虽然说得慷慨激昂、气势万千,但她毕竟也只是个学生,老鼠虽然有些狐疑,但还不至于被她吓住,直接一摆手,说:“走!”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几人便被抬出了小树林,再也没有人敢上来拦着。孙静怡没有再管,我反而松了口气,我就怕她们也被牵扯进来,孙静怡要比李娇娇冷静多了,知道不和这帮流氓硬碰硬。

    老鼠的人抬着我们几个出了学校,一路畅通无阻。学校门口,停着十多辆面包车,显然是老鼠他们的座驾。老鼠安排几个人送陈峰到医院去,又把大部分人都遣散了,只留了两辆面包车和十来个人,押着我们开车走了。

    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但是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知道我们正慢慢往小镇的郊区开去。我和豺狼、熊子在一个车上,乐乐在另一辆车上。豺狼和熊子都没什么动静了,本来就有重伤的他们又遭到一番毒打,现在的情况肯定很不乐观,但我又不能和他们说话,所以特别着急。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多小时,已经完全出了我们小镇,朝着荒山野岭开去,地上的路也由水泥路变成了土路,坑坑洼洼的。终于,车子停了下来,我们一众人被押下了车,才发现我们来到了山里的一间废弃矿井。

    在我们这里的八九十年代,曾经私开小矿成风,后来国家大力整治,这些小矿都被查封,渐渐地就没人了,成了现在这种荒废模样。

    老鼠竟然把我们带到这里,不知道想干什么,还是学生的我不禁有些胆寒,从头到脚都开始发凉、发麻。四周安静极了,深山里偶尔传来几声鸟叫。废弃矿井被荒草包围,我们被人押着,一步步踏过荒草,每往前走一步,我的腿就软上几分,几乎要瘫倒在地了。

    最终,我们被押到了矿场的一个屋子里面,这屋子是木质的,常年风吹雨打,屋顶都破了不少,还有光透下来。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堆草垛,我们几个都被五花大绑地丢在草垛下面,老鼠他们则席地而坐,从车里拿出啤酒、小菜开始喝了起来。

    从他们的闲聊中,我知道他们是在等陈老鬼。陈老鬼这会儿在医院看望陈峰,看完了就会过来亲自收拾我们,而且“至少每人废一只手”——这是他们的原话。

    被押过来的四个人里,豺狼和熊子仍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乐乐虽然也被毒打一顿,但是仍旧精神头十足,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老鼠,准确点说,是盯着老鼠的衣服,那里面藏着老许的猎枪。

    乐乐的一双眼睛通红,牙齿也紧紧咬着,浑身上下弥漫着暴戾之气,似乎随时可以冲上去撕碎老鼠。

    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下来,荒草依旧到处林立,时不时传来几声乌鸦叫唤。我的心像个不断旋转的陀螺,根本没有一刻能安稳下来。

    屋子里面,老鼠他们还在喝酒,而且已经喝得半醉,开始吹牛逼、说胡话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声响动,外面有些影影绰绰,似乎有人来了。

    不愧是陈老鬼手下的得力干将,老鼠第一个反应过来,低呼:“有人来了。”众人立刻警觉地站起,纷纷看向门外。

    人影越来越近,只见两个农民打扮的汉子走了进来,一身的粗布衣裳,头上还戴着草帽,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我爸,我爸也经常这种打扮。

    这两个农民一进来,脸色变得十分诧异,指着老鼠他们说:“你们是谁,怎么在这?”看样子只是无意中闯进来的。

    老鼠不跟他们废话,直接骂道:“给我滚出去,这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吗?”

    其中一个农民说:“我怎么不该来了,我家的地就在屋后,我经常来这歇歇脚。”说着,他的眼睛突然瞟向草垛上的我们几个,眼神变得惊疑起来:“他们,他们……”

    我们几个都被五花大绑,还各自伤痕累累,傻子也能看出来不对劲。老鼠直接抄起一个啤酒瓶子,说:“你们滚不滚?”

    两个农民有点被吓到了,连忙摆着手说:“我们走,我们走。”

    老鼠这才把瓶子放下,又骂了一声:“滚!”

    然而,就在老鼠他们重新坐下准备喝酒,那两个农民突然往怀里一掏,竟然摸出两支枪来,冷冷地说:“别动!”

    那两支枪特别简陋,上面还有好多泥点子,显然是自制的土枪,和老许那支德国进口的不能比。但再简陋的枪也是枪,这个异变直接惊呆了现场所有的人,老鼠他们一干人顿时就一动不动了,同时还主动把双手举了起来。

    我的一颗心也怦怦直跳,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难道是来救我们的?

    有两支家伙杵着,老鼠他们一干人都不敢动了。但,老鼠毕竟是老江湖,此时此刻竟然还临危不乱,举着双手说道:“两位兄弟高姓大名,是不是有点误会?”

    一个农民说道:“我叫老歪。”

    另外一个农民说:“我叫王大头。”

    老鼠皱起眉来,显然没听过这两个名字,而我的一颗心却怦怦跳起,因为我是听过这两个名字的,在我妈和孙静怡她爸闲聊的时候!

    这两个人,都是我爸的朋友,只是和孙爸爸一样,很久都不往来了!可是,这两个人的姿势、说话的口吻,无疑不让人想到“悍匪”二字,我爸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只能焦急地看着他们。老鼠虽然没有听过他们两人的名字,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恭恭敬敬地说道:“我们是陈老鬼的手下,在这办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两位兄弟。这样吧,我这有点钱,两位兄弟先拿去……”

    老鼠一边说,一边就往怀里摸,而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他想干嘛了,他是想掏出老许的那支家伙!

    我赶紧就叫:“小心!”

    王大头反应极快,当下两三步就跨过来,用枪顶住了老鼠的脑袋,恶狠狠说:“我他妈让你别动,你是不是没有听到?!”

    老鼠一下就不敢动了,再次把双手举起:“好、好……”

    王大头伸手一摸,把猎枪掏了出来,接着赞许地看了我一眼,说:“巍子,不错!”果然认识我,是我爸的朋友!

    我激动起来,知道自己有救了!

    王大头回头,把猎枪丢给了老歪。老歪抓着两支家伙,齐齐对准老鼠等人,老鼠他们个个都把手举得很高。

    王大头收了枪,正准备给我松绑,我就听见身后的草垛哗啦啦传来响动,屋后竟然有道门打了开来,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接着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了我的脑袋。

    我虽然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可我知道那一定是枪!

    “都他妈别动,不然我打死他。”我的身后,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哥!”“大哥……”老鼠他们纷纷叫了起来。

    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冷汗也跟着流了下来,竟然是陈老鬼来了!

    这种异变,真是谁都没有想到。哗啦啦,王大头和老歪又举起枪,齐齐对准了我的身后,王大头嘶吼着:“放开他,不然崩了你!”

    而我身后的陈老鬼竟然连气都不喘,淡淡地说:“我不管你们是哪条道上的,但是在这里,就必须听我陈老鬼的。放下枪,不然我崩了他!”

    王大头和老歪没有放下枪,个个目眦欲裂地瞪着陈老鬼,似乎要和他硬刚到底。就在这时,屋外又传来大片哗啦啦的脚步声,竟然冲过来不少身穿黑色紧身背心的汉子,至少有一百多人,大多拿着棍棒,显然都是陈老鬼的手下,团团把这间屋子给围住了。

    王大头和老歪虽然足够彪悍,我也相信他俩应付老鼠等人肯定不成问题,可是面对这重重围兵显然就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了。两人都面露焦急之色,但是谁也没把枪放下,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门内是我被枪顶着脑袋,门外是陈老鬼的重兵包围,空气中弥漫着绝望而又压抑的气息,在这种绝望的氛围之下,似乎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听着身后陈老鬼的冷笑,看着王大头和老外焦急的眼神,我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场面一度陷入胶着,而掌控了全局的陈老鬼却愈发淡定起来,淡淡地说:“我调查过这小子的背景,家境十分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卑贱。但没想到,还有你们这样彪悍的朋友卖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管你们是哪条大江里的龙,在我的地盘上就必须听我陈老鬼的,因为,我就是这里的地下皇帝,不听我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我只数三下,你们再不放下枪,就等着给这小子收尸吧。一、二……”

    “老子倒要看看,哪个敢动我外甥?”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远远传来一个平淡而又霸道的声音。

    陈老鬼抬起头来:“谁?!”

    没有声音回答,远处却有一个模糊的高大影子渐渐走了过来,门外那些汉子警惕地盯着他,并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棍棒。而他虽然孤身一人,脚步却出奇的淡定,周身也萦绕着强烈的霸道气息,似乎世间万物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随着他越来越近,我也看清了他的模样,分明是我的舅舅,小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