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46 陈老鬼,还有什么话说
    一开始,我爸的两个朋友,王大头和老歪出现的时候,我是感到惊喜和意外;而我舅舅出现的时候,则是完完全全让我震惊了!

    因为在我印象里,我舅舅一直都是无情无义的,他可以置我的死活于不顾,甚至还在我去求助他的时候大吼着让我滚。不止是我,就连我妈,提起他来也是深入骨髓的恨,连他的一个字都不愿提起,可见此人绝情绝义到什么地步。

    我曾发誓,就算是死,也不会再去找他!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来救我?

    但他现在真的来了。而且是一个人来的。月光下,他慢慢踩过那些荒草,在他霸道的气息之下,那些荒草似乎都跟着伏下头去。我毫不怀疑我舅舅的彪悍,可他要是真心来救我的。总该带点人来吧,最起码也该叫上光头佬他们吧?

    我舅舅慢慢走近,那些围在门口的汉子自然挡住了他的去路。我舅舅站在门口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屋里:“陈老鬼,不认识我了么?”

    我明显感觉到陈老鬼的手抖了一下。接着从牙齿缝里撕出几个字来:“小阎王!”

    我舅舅开心地笑起来:“不错,还记得我,看来当年你头上那道口子没有白挨。”

    说到这个,陈老鬼竟然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脑袋,叹着气道:“你那一刀真是太狠了。当年我躺了三天三夜才保住命,直到现在阴天下雨还会头疼,疼得我死去活来。”

    我舅舅摸了支烟叼在嘴里,吸了一口才说:“你活该,我都警告过你,不要和我抢地盘,你非不听。”

    陈老鬼没有说话,似乎自认理亏。

    我舅舅继续说道:“怎么,老友相见,也不请我进去坐坐?”

    “当然,请进,咱俩确实好久没唠唠了,前段时间听说你出来了,我还想去接你,但当时挺忙的,没有赶上。”陈老鬼和我舅舅说起话来,就好像老朋友在聊天一样轻松,但他手里的枪却始终没有放下,一直顶着我的后脑勺。

    但是陈老鬼发话了,他的那些手下便都让开了道,我舅舅也叼着烟走了进来。他一进来,先看了看四周,目光在众人的身上一个个扫过,最终落在手持土铳的王大头和老歪身上。

    而出乎我意料的是,王大头和老歪竟然都恨恨地盯着他,眼睛里也喷出仇恨的火花。我舅舅哼了一声:“我救我的,你们救你们的,咱们互不相干。”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中都惊疑不定,怎么回事。他们不是一条路的?

    王大头和老歪似乎和我妈一样,十分痛恨我舅舅,但肯定也知道个轻重缓急,现在还是救我比较重要,所以直接沉默不语。

    这时候。我舅舅又看向陈老鬼:“现在能放走我外甥了吧?”

    陈老鬼低头看了我一眼,手里的枪依旧没有放下,而是说道:“小阎王,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怎么还不知道你有外甥,是不是哪个花钱雇你来救他的?我劝你最好不要趟这个浑水,这事谁说话都不好使,咱俩是老朋友也不行。”

    我舅舅抽了口烟,淡淡地说:“他真是我外甥,亲外甥。”

    陈老鬼没有说话。似乎在等着我舅舅继续说下去。

    我舅舅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咱们出来混的,最麻烦的就是家人、朋友,所以我当年出道的时候隐瞒了家庭……当然最后没有瞒住,你也知道我爸我妈最后死在了李皇帝手里。不过李皇帝也只查出了我爸我妈。不知道我还有个姐姐,所以我姐得以存活,也就有了现在的外甥。这不怪你,实际上在咱们镇里,知道这件事的屈指可数。”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知道这件事的屈指可数么?那保安刘哥怎么会知道的,当初还是他告诉我小阎王是我舅舅的,难道他也是那屈指可数的其中之一?

    不过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我向我妈提起我舅舅时,我妈为何会那样震惊地反问我是谁告诉我这件事的了,原来这在我们镇里是个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

    陈老鬼点了点头,似乎认可了我舅舅的说法:“原来如此。”

    “好了。”

    我舅舅把烟头弹在地上,说:“现在能放了我外甥么?”

    然而陈老鬼还是没动,幽幽地说:“小阎王,本来以咱俩的交情,我是要给你这个面子的。但是你这个外甥啊,实在胆大包天的很,不仅前天晚上抹了我儿的脖子,今天更是串通别人捅了我儿子一刀,那这事就不能轻易地过去了。”

    “你想怎样?”我舅舅反问。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陈老鬼认真地说:“我也在你外甥的肚子上捅一刀。这事就算了了,如何?”

    我舅舅的嘴角撇出一丝冷笑:“陈老鬼啊陈老鬼,看来我坐牢这么多年,你的胆子真是大了不少,竟然敢跟我讨价还价了。”

    我舅舅这番话彻底惹恼了陈老鬼。刚才还轻松的谈话氛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陈老鬼直接骂了起来:“我去你妈的小阎王,你还在这给我摆当年的谱呢?你他妈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给老子睁大狗眼看清楚,这个镇现在已经是我的地盘了。我的人分分钟就能弄死你!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还以为自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小阎王?你现在只是一条坐过牢的狗,你随便上外面打听打听,有谁还瞧得上你!”

    陈老鬼这一番话骂下来,我都倒吸一口凉气,就我舅舅那个暴脾气,还不当场和他翻脸?然而并没有,我舅舅只是低下头去,又默默地叼了一支烟。

    我能明显感觉到我身后的陈老鬼兴奋起来,握着枪的手也哆嗦不已。似乎辱骂我舅舅是他长久以来一直都想做的事情,今天终于做到了。

    他喘着粗气,声音略带颤抖地说:“小阎王,要是放在二十年前,你让我跪着,我都不敢站着,但是现在,你看清楚了,我陈老鬼已经今非昔比,不仅做了咱们镇的地下皇帝,还劫持了你的外甥,而你却落魄地像一条狗,来救人都是孤身一个。想救你外甥?可以,先给我跪下磕三个头吧!”

    看得出来,陈老鬼很为当年被我舅舅欺负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现在才想要变本加厉地偿还回来,有种备胎终于逆袭女神的感觉,现在还要逼我舅舅给他跪下!

    但是,我舅舅这种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

    果然。我舅舅一动不动,仍在默默地抽着烟。

    “我让你跪下,你听见没有!”陈老鬼大吼:“不然我就崩了你外甥!”

    我舅舅轻轻地叹了口气:“陈老鬼,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争气啊。”

    四周、左右全是陈老鬼的人,我的后脑勺也被陈老鬼的手枪顶着,我舅舅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气焰嚣张的话来,陈老鬼一下就气爆了,唾沫星子都喷了我一脑袋:“小阎王,你他妈有毛病吗,还是真的坐牢坐到脑子进水了,老子都让你睁大狗眼看清楚了,现在是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你他妈赶紧给我跪下,不然我立刻崩了你外甥,我不会再重复第二遍!”

    我舅舅又沉默下去,低着头默默抽起烟来。

    “我只数三下。”

    陈老鬼又故技重施:“小阎王,我没兴趣和你磨嘴皮子,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现在的你也不是当年的你!现在,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这里究竟是谁的天下,一、二……”

    “别着急,我给你看个东西。”我舅舅突然说道。

    “什么?”

    我舅舅回过头去,看向门外。

    陈老鬼也跟着看了过去。

    门外。还是陈老鬼的那些人,足足有上百来个,各个手持棍棒守在门口左右。再往前,则是一大片挺立的荒草,皎洁的月光之下,某片荒草突然耸动起来,接着一个人影慢慢站起,朝着这边走来。

    那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穿着亮闪闪的衣服,头上还一片红一片绿的,长得十分富有乡土气息,我一下就认出他来,竟然是之前和我一起去接我舅舅未遂、后来在饭店包间门口又被我舅舅暴打一顿的那个非主流,李爱国!

    此时此刻,李爱国正慢慢地走过来,不是他不想走快,而是因为他肩膀上还扛着一个麻袋,那麻袋还耸动不已,不知装着什么东西,反正感觉挺重的。

    李爱国一路走过来,并没有人拦他,谁也不会觉得他能有什么威胁。李爱国一直走进屋里,“啪”的一下站直身体:“阎王大哥,人已带到!”

    我舅舅点点头:“放下来吧。”

    李爱国把麻袋扔在地上,接着又把口子解开,里面露出个人来,竟是陈峰!李爱国立刻俯下身去,摸出把刀子横在陈峰的脖子上。

    陈峰之前刚挨过一刀,据说是被送到医院去了,没想到又出现在了这里。陈峰的面色苍白,显然是被吓坏了,一露出头就嚎叫起来:“爸,救我……”

    我舅舅一脚踩住陈峰的胸口,再次回过头来:“陈老鬼,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抚琴的人说:

    感谢订阅的各位朋友,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晚上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