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49 姐,我喜欢你
    轰隆隆!

    天上又接连炸了好几道响雷,瓢泼大雨肆无忌惮地倾泄下来,冲刷在我和我舅舅的头上、身上。

    我舅舅还抓着我的领子,不时划过的闪电将他那张狰狞的脸映照得更加恐怖。

    杀了……宋光头?!

    我的脑子只迟钝了一下,才将“宋叔”和“光头佬”联系在一起,显然我舅舅说的就是那个对我一向不错的光头佬。

    这一刹那,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我舅舅说的宋光头是另外一个人?但,从我舅舅坚定的目光里,我知道我没有猜错,他说的宋光头就是光头佬宋叔。

    但是,怎么可能呢,他们两个不是一向关系不错吗,不仅称兄道弟,还把酒言欢,每次我舅舅发疯的时候,只有光头佬才能劝住他,为什么我舅舅想杀了他?

    种种猜测在我脑中闪过,我急切地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我舅舅显然并不打算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他只是重重地推了我一把,冷笑道:“怎么样,怕了吧,陈老鬼那种废物都能吓得你尿裤子,更何况陈老鬼都畏惧的宋光头?所以,你还是从哪来的就滚回哪去吧,指望我来求你,这辈子都别想了。”

    语气中依旧是满满的不屑和轻视,我舅舅从来就没看得起我过,即便他今天赶来救我,也不过是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或者就如他自己所说,我可以死在他的手上,但是不能死在别人的手上,否则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我舅舅再次发出一声冷笑,转身而去,在大雨中继续前行,李爱国也跟了上去。

    然而,就在我舅舅走出去两三步的时候,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突然大吼一声:“不就是杀了宋光头吗,我帮你!”

    我的声音穿过重重雨幕,和轰隆隆的雷声一起,炸响在这黑暗的山野之中。我舅舅猛地停下脚步,诧异地回过头来看我,一张脸上写满震惊和错愕。旁边的李爱国也看着我,竟然冲我重重点了点头,像是认可我的行为。

    我喘着粗气,任由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我的脸上:“要怎么帮,你说!”

    我舅舅看着我,面带疑惑地说:“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杀他,就说要帮我?”

    “不需要!”我大声说道:“你想杀他,自然有你的道理,今天你救了我一次,那我就该报答你一次,等我帮你杀了宋光头,咱们两个从此就扯平了。而你,以后不许再看不起我!”

    大雨中,我的宣言气宇轩昂、慷慨激荡,我舅舅的面色更诧异了,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地有骨气,无非想和他恩怨两清而已。过了一会儿,他才笑了,只不过他的笑容异常恐怖,就好像地狱恶魔的冷笑:“好啊,既然你做了决定,那就试试看吧。”

    我往前跨了一步,说:“怎么帮?”

    “先做你们学校的天再说。”我舅舅语气平淡。

    “我们学校?”

    “对。”我舅舅继续说道:“就你现在那个学校,你不是马上中考了吗,就考你那所学校的高中,取代陈峰成为新一代的天吧。等你做成了,再来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宋光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没点实力怎么帮我?”

    “好!”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要指望我会帮你,我就是一根小拇指头都懒得伸给你。”我舅舅又开始他擅长的轻蔑语气。

    “不用你帮我!”我咬着牙:“我就是死,也不会求助你的!”

    “好,有骨气,希望你一直都这么有骨气,或许有天我真的会高看你一眼。”说完,我舅舅转身而去,和李爱国一起继续往前走去。

    这茫茫大雨,又是山野之中,我还纳闷他俩怎么离开的时候,就见李爱国从某棵树下推出来一辆摩托车,正是他之前那辆破破烂烂的250型号摩托车。他跨上去,又载着我舅舅,在大雨中,在在一阵“亲爱的、你慢慢飞……”的音乐声中,渐渐远去。

    等我舅舅和李爱国骑着摩托离开,我才有点发懵,大家都走了,我怎么办?

    我往回奔了几步,想到原来的小屋子里避避雨,等雨停了再走,结果刚奔到矿场附近,就见两道明亮的车灯晃过来,还有声音远远传来:“巍子、巍子……”

    是我妈!

    我大叫:“这里,这里!”

    一辆黑色车子靠了过来,是孙静怡她爸的车。我妈坐在副驾驶里,我赶紧拉开后排车门坐了上去,这才发现孙静怡也在。

    我一坐进去,孙静怡就拿了条毛巾给我擦头、擦身子,我妈也转过头来关切地看着我,问我怎么样了。

    我赶紧说没事,还想问她们是怎么来的,后来想起,肯定是王大头和老歪说的。孙爸爸开着车子缓缓驶离,我妈也问起我刚才的事,我就把今天晚上的情况说了一下。当然,我没说我和我舅舅约好要杀宋光头的事,只说他救完我就走了,我还想跟着他,但是他让我滚。

    听完,我妈的眼神里又露出那种深入骨髓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这个王八蛋,还是和以前一样狼心狗肺……”

    孙爸爸说:“也不能这么说,不是还来救了巍子吗?要不是他,估计巍子要遭殃了,王大头和老歪还是准备得不够充分。”

    我妈哼了一声,说:“没有他,巍子一样没事,王大头和老歪虽然办事毛躁了点,但是摆平个陈老鬼还是没问题的。”

    孙爸爸点了点头,算是认可我妈的说法。

    看我妈和孙爸爸自信满满的模样,而我则实在是想不通,当时如果我舅舅不来,王大头和老歪会怎么救我?

    我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刚才在大雨里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坐在车里反而冷了起来,冻得我浑身发抖,孙爸爸开了暖风,但我还是冷。我妈让我把衣服脱了,但是孙静怡在旁边,我哪里好意思啊,结果孙静怡比我还大方:“小屁孩,在姐姐面前还害羞?”

    显然,孙静怡对我并没有男女之情,我心里隐隐有些失望,但也觉得正常,人家看得上我才怪。于是我也不再扭捏,把湿透了的衣服都脱下来,只留了一条内裤穿在身上,孙静怡找了条小毛毯递给我,让我披上。

    裹上毛毯,还是冷,不停地打哆嗦,感觉雨水的寒气已经侵入我的体内。孙静怡见状,便靠过来,伸手抱住了我。

    瞬间,便有一阵少女的体香侵入我的鼻尖,让我顿时有些神魂颠倒。孙静怡的身体有种特别的温暖,让我颤抖的身体慢慢平稳下来。

    虽然孙静怡在我面前总是以姐姐自称,可她毕竟也只比我大了一岁,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现在又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怎能让我不想入非非、心猿意马?

    但,孙静怡的动作很坦然,眼神也很纯净,反而让我觉得自己特别龌龊。而前面的孙爸爸和我妈也没觉得有何不妥,他们一样只将我们两个看作姐弟。

    其实我对孙静怡幻想过很多次很多次,可每一次都败退在无情的现实之下,感性让我特别希望有这样一个女朋友,理性却告诉我别妄想了,这不可能。

    孙静怡并不知道我脑子里在杂七杂八地想什么,只是看我的身子不发抖了,才问:“好点了吗?”

    我不愿意脱离她温暖的怀抱,便违心地说:“没有!”

    孙静怡笑了笑,将我抱得更紧,而我也变本加厉地靠在她肩膀上,就算我们两个不可能有什么发展,我也不愿意错过任何跟她亲近的机会。

    车子开回了孙静怡的家里,她家也是住楼房的,虽然没有李娇娇的家大,但是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回到家里,我先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孙爸爸给我准备的衣服,他们怕我有什么心理阴影,还开导了我半天,但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没有太大感觉,好像经历过这件事后,我又长大了不少。

    不知怎么,我突突然想起熊子的话来,他说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疯狂了,因为体内有着和我舅舅一样的疯狂基因……我哆嗦了一下,真的有吗?

    说了会儿话,就准备睡了。

    孙静怡家里有三间卧室,孙爸爸和孙妈妈一间,我妈一间,还剩一间,孙爸爸让我和孙静怡一起睡。

    听到这个安排,我几乎都惊呆了,这些大人难道以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真的就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后来进了卧室,看到里面有两张床时,我才哑然失笑,原来是我想多了。这间卧室是孙静怡家的客房,本来就是招待客人用的,孙静怡一张床、我一张床,根本没有那啥的可能。

    但,再怎么没有可能,也还是在一间房里,还是让我有点害羞。孙静怡比我大方多了,在卫生间换好睡衣以后,回来就说睡啦,钻进被窝、关掉壁灯,一气呵成。

    人家这么坦然,我要是还想入非非,就真的太猥琐了,于是也躺下睡了。不知是不是被大雨淋到的原因,半夜,我竟发起烧来,一阵热一阵冷,且浑身哆嗦,像过筛子似的。

    孙静怡很快发现我的异状,起床喂我吃下了药,还给我多拿了两床被子。看我还是冷,就直接钻进被窝,用力抱紧了我。

    孙静怡的身体太温暖、太柔软了,她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迷迷糊糊中,我也用力抱紧了孙静怡,呢喃地说:“姐,我喜欢你……”

    孙静怡轻轻拍了我脑袋一下,说别瞎说,快睡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已经恢复如初,孙静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她的床上,看着她安睡的侧脸,我几乎怀疑昨晚是不是一场梦境。

    虽然昨晚大闹一场,但今天该上学还是得上学。孙爸爸开车送我和孙静怡到学校去,我俩在教学楼下各自分开。进了教室,班上的同学都在看我,昨天他们只知道我被带走,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了,所以现在好奇也很正常。

    当然我也不会说,直接走到了自己位子坐下,旁边坐的还是李娇娇——之前和我换位子那小子说受不了她,又和我换回来了。

    我刚坐下,本来以为李娇娇会关心我两句,结果她就跟突然犯了神经病似的,猛地推了我肩膀一下。我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倒在地,顿时恼怒地说:“你干什么?!”

    结果李娇娇比我更怒:“你身上怎么那么大孙静怡的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