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51 我男朋友,王巍
    看到李娇娇的刹那,我不禁哑然失笑,她是来看我笑话的吗?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地讥讽我吧?

    果然,李娇娇朝我走了过来,一直走到我的身前,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我。我苦笑着:“你都看到啦,想笑就笑吧,没什么的。”

    李娇娇没有说话,反而牵起我的手转身就走。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肯定狠狠甩开她,然后再说一句别占我便宜!但是现在,我就像一个快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不会也不可能轻易放开她的手。

    就这样,李娇娇一步步将我拖离了泥潭,远离了门外那一对天作之合的王子和公主。我们从饭庄的后门出来,又顺着旋梯上到房顶,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天台,可以看到漫天的繁星,还能远眺我们镇的灯火。

    清爽的风扑面而来,我重重地呼吸了一大口气,觉得情绪平稳些了,才说:“谢谢。”傻子也知道,李娇娇是特意带我上来安慰我的,这个女孩子嘴巴是毒了些,但心地还是不错的。

    “其实你们不是恋人关系,对吗?”看我好一点了,李娇娇突然眨着眼睛问道。

    麦俊都过来了,我再狡辩也没意思,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李娇娇呼了口气,像是恍然大悟:“我就说嘛,孙静怡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男生……所以你们两家本来就认识,她只是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所以才假装你男朋友,对吗。”

    李娇娇分析得鞭辟入里,说话也一如既往地难听,如果是以前,我早就和她吵起来了,但是这次没有,因为她说的是实话,大实话。

    是啊,我长得不算帅,家境也不好,学习成绩更是一塌糊涂,和麦俊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是城堡里走出来的王子,我是泥潭里打滚的蛤蟆,我拿什么去和他竞争,又怎么去吸引全校公认的女神?

    孙静怡要看得上我,简直就是世界第九大奇迹了。

    虽然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心里还是特别特别地难过,要不是李娇娇在这,估计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看我一句话都不说,李娇娇小心翼翼地问我:“你很喜欢孙静怡?”

    喜欢?当然喜欢,会有男生不喜欢她吗?

    我轻轻点了点头。

    谁知李娇娇竟然一下就来气了,猛地推了我一下说:“你以前不是喜欢我吗,怎么移情别恋这么地快?人家长得帅的花心点就算了,你长这么难看还朝三暮四?”

    我诧异地看着她,说:“我什么时候喜欢你了?”

    李娇娇简直要气爆了,小胸脯一起一伏:“你不喜欢我?那你上课老偷偷瞄我,没事还偷闻我书本、文具干嘛?”

    李娇娇又提这事,我的脸一下红到脖子根了,但也只能厚着脸皮和她解释:“我们男生到青春期以后,会本能地对异性产生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尤其是你这种长得好看的……当然这是不对的,我向你道歉……”

    结果李娇娇再次狠狠推了我一下,大声说道:“去你的,少给自己的猥琐找借口,你这样的男生永远别想找到女朋友,就更别幻想能吃到天鹅肉了!”

    说完,李娇娇转身就跑,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天台上。

    李娇娇的脾气反复无常,我也早就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当回事。我站在天台上吹了好长时间的风,感觉心情好一些了,才下了楼。

    包间里,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但是没有看见李娇娇,估计已经回家了。孙静怡也没见到,大概还和麦俊在一起吧,公主本来就该和王子在一起。

    我的心情很不愉快,于是又去找豺狼喝酒。我能顺利中考、毕业,说起来也脱离不了豺狼的照拂,我拉着他的手,说了好多谢谢的话,最后还说:“回头,你帮我谢谢宋叔。”

    虽然我舅舅说要杀了他,但我还是觉得那是我舅舅随口胡诌,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吓唬我而已,我可不能真当一回事了。结果豺狼挺意外,问我为什么要谢谢宋叔?

    我说之前托你照顾我的,不就是宋叔吗?

    豺狼更意外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是他?”

    “不是他,是谁?”

    “你不知道?”

    我更迷茫:“不知道啊。”

    豺狼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给自己倒了杯酒,才说:“不知道就算了,我以为你能猜得出来……”

    我还想再问下去,就听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众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去,只见一对俊男美女款步而来,正是麦俊和孙静怡。孙静怡也喝了点酒,或许是酒精作用,她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嘴角也浮着淡淡的笑;而麦俊就笑得更开心了,弯弯的眉毛翘起的嘴角,一看就是个开朗阳光的大男孩,别说女生喜欢他,男生也会对他充满好感。

    他俩一起走进来,看上去真是太登对了,怎么看怎么顺眼,真是天作之合,说不是情侣都没人信。

    可是偏偏,在场的人都知道孙静怡是我的女朋友,于是大家又齐刷刷朝我看过来,用眼神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尴尬地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孙静怡和麦俊正朝我的方向走过来,或许,今天晚上就是孙静怡揭露真相的日子吧。一想到我会因此颜面扫地,成为大家口中的笑柄,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孙静怡,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她,希望她能给我留点面子,不要当众说出这件事来。

    但,孙静怡好像并不懂我的意思,站在麦俊身边的她一脸幸福,哪里还有余暇来顾及我的感受?她还是一步步走过来,最终和麦俊一起站在我的身前。

    我闭上了眼睛,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的耳朵也堵上,最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去。

    孙静怡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麦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王巍。”???

    这一刹那,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孙静怡说我是她的男朋友?!我睁开眼睛,诧异地看向孙静怡,见她还是一副脸颊微红的模样,注视着我的眼睛里充满真诚和幸福。

    这,这……

    再看麦俊,本来笑得开朗的他,表情显然有些凝固,看着我的眼睛里则充满了诧异。别说他了,就连我都吃惊不已。我弄不明白孙静怡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我俩的虚假关系到考试完后就结束吗,难道说她根本就不喜欢麦俊,所以才拿我当挡箭牌的?

    我还处在迷茫之中,而麦俊已经先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恢复先前开朗的笑,还友好地朝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麦俊!”

    我也赶紧伸出手,说你好你好,我叫王巍。

    麦俊笑着说道:“能拿下我们的孙女神可不容易,想必王巍同学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不知道这次考了什么学校,和小静是一所学校吗?”

    说到这个,我的脸又红了,说没有,我考得是咱们本校的高中。

    麦俊终于不笑了,脸上再次充满诧异:“这……”

    而孙静怡则自然地挽住我的手臂,说:“王巍的特长不是学习。”

    “那是什么?”麦俊继续诧异,显然在他看来,只有家境优越、学习优秀的人才配得上孙静怡,比如他自己。

    不等孙静怡说话,旁边的豺狼就叫了起来:“王巍的特长是打架,以前咱学校那个黑二代陈峰你知道吧,王巍前几天把他给干翻了。”

    麦俊直接傻了,一张嘴半张半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然他傻,肯定不是因为我干翻了陈峰,而是想不通孙静怡为什么会看上一个喜欢打架的小混混,以至于他本来就准备违心地恭维我两句了,结果都不知道从何夸起了。

    孙静怡骂了豺狼一句,说去你的,别瞎说,又说:“麦俊,王巍的优点还有好多,你以后和他认识久了会知道的。”

    麦俊这才就坡下驴,握着我的手说好,咱们有机会多交流交流。

    寒暄到此结束,麦俊和我们喝了几杯酒,便借故离开了。我们的摊子也很快散了,大家相约以后多多来往,便各回各家了。

    我送孙静怡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我沉默不语,因为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俩最后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相处了。

    孙静怡主动牵起我的手,问我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我有点不高兴?

    我说没啊,和姐在一起特别开心,又说:“姐,之前谢谢你帮我充面子了,就像咱俩说好的那样,考试结束以后,这段关系就结束吧。”

    这种话,孙静怡来说,不如我主动说,还显得我潇洒一点。谁知孙静怡听完以后,反而站着不动了,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你想结束?”孙静怡问我。

    我的一颗心顿时没来由得慌乱起来,我不明白孙静怡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这种情况下我也来不及仔细去揣摩了,立刻硬着头皮、大着胆子说道:“可以不结束吗?”

    如果是平时,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但今天晚上,我本来就打算向孙静怡告白的,本来就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我的一颗心怦怦直跳,直视着孙静怡的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感觉每一秒钟都好像有一万年那么长。

    孙静怡轻轻地笑了笑,没有说不,也没有说可以,而是说道:“那你可要努力喽,希望三年以后,你能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

    说完,孙静怡转身而去,朝着她家的方向走去,将我一个人丢在原地。

    我愣了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快炸开了,无数的热血在皮层之下翻滚,巨大的兴奋冲撞着我的脑子,我颤抖着声音,用尽浑身的力气冲她大喊:“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孙静怡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只是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先回去吧。直到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我才像只欢快的小鸟般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虽然我也明白,孙静怡并没明确地告诉我说,只要我和她考上一所大学,就一定会和我在一起,但她显然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尝试。

    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会付出自己最大努力!

    我兴奋地喊,兴奋地叫,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从未有一刻,能让我觉得自己像现在这样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无尽力量!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放暑假了,好多学生会趁这个机会好好的玩,而我没有。我现在有两件事需要准备:一件是要取代陈峰,成为我们高中的天;一件是要努力学习,三年以后和孙静怡考上同一所大学。

    我一方面暗中查询本届初三有多少男生和我一样上了本校高中,然后再从中筛选出来可以为我所用的,我希望自己进了学校以后不是从零开始。

    另一方面,我借来高中的课本积极预习,希望能给自己打下基础。

    前一件事,我可以交给杨帆去做,而后一件事,就非得我自己亲力亲为不可。整整半个月我都没有出门,不断地在家学习、学习、学习,我的勤奋把我妈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我是那天被雨淋过以后烧糊涂了。

    她哪里知道,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爱情的力量有多伟大。

    一直到半个月后的某天早晨,我正在家里看书,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歌声:“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我惊讶地出门去看,发现果然是非主流李爱国来了,还是骑着他那辆装着低音炮的破烂250型号摩托车。

    当然,没有载着我舅舅。

    李爱国一看我,便面色严肃地说:“王巍,我有事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