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52 我,要变强

52 我,要变强

        看李爱国这么严肃,我也有点紧张起来,连忙问他怎么了?

        难道,是我舅舅出事了?

        李爱国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拍拍摩托车的后座,有种“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的意思,我也没有废话,赶紧坐了上去。

        李爱国一拧油门,摩托车便绝尘而去,同时伴随着的当然还有一阵“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的DJ版爆炸音乐声。李爱国把车子开得飞快,凉风拂过我的面颊和刘海,在迷醉的音乐声中,我再一次感觉自己成了非主流……

        不知道我舅舅坐在这车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摩托车迅速驶离小镇,飞驰在乡间的小道上,最终来到某个村庄的路口。路口有棵十几米高的大槐树,大槐树下支着个蓝色的棚子,棚子下面是一堆成山的绿色西瓜,西瓜摊的边上坐着三个染着黄毛的青年,赤裸的脊背上都描龙画虎。三人正围坐在一起打牌,时不时地爆几句粗口,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普通人见到他们肯定退避三舍。

        我正纳闷李爱国带我来这干嘛,就见他从摩托车后面抽出来一根钢管递给我,说巍子,干掉他们。

        我操!

        李爱国把我拉到这来,就是为了让我干掉这三个一看就很不好惹的青年?我一头雾水,当然也没接他手里的钢管,说为什么?

        李爱国说:“他们仨是这村上的地痞,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的事情没少干,他们运了一车西瓜在这卖,就不允许别人再卖了,你说这样的恶霸,该不该干掉?”

        我说这样的恶霸,要干也是派出所的去干,为啥是我?

        李爱国斜眼瞅着我,说:“你不敢?”

        我说:“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

        “那你到底敢不敢?”

        “……不敢。”

        “为什么?”

        我都无语了,说你这不废话吗,我今年才十六岁,那几个都二十多岁了,我干其中一个都够呛,还干三个?

        李爱国问我:“你现在身高多少?”

        我说一米七,怎么了?

        李爱国继续说:“一米七,算得上是成年人的身高了,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你这根本就是懦弱,别给自己找借口了……”

        我打断他,说你说得这么牛逼,你咋不去?

        李爱国突然笑了,微风拂过他漂染的的劣质黄头发:“你有没有想过,你舅舅一开始不愿意收我,后来怎么又愿意了?”

        我确实挺奇怪这个事的,当初我和李爱国一起去找我舅舅,那会儿在饭店包间门口,李爱国刚介绍完自己,就被我舅舅狠揍一顿,还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根本就瞧不上他。结果没隔几天,李爱国就成我舅舅的跟班小弟了,还和我舅舅一起以身犯险去找陈老鬼,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确实想不明白。

        我试探着说:“因为你死皮赖脸?”

        李爱国一脸吃了大便的无语模样,摆摆手把钢管往裤裆里一插,又拿衣服盖好,说:“你马上就知道原因了。”说完,便一个人朝着那西瓜摊子走了过去。

        当时还是夏天,上午的阳光也很毒辣,将李爱国的影子拉得挺长。他一个人走过去,背影显得萧索,看上去有点孤胆英雄的苍凉味道。可他长得那个模样,还真不像个厉害的,所以我忍不住给他捏了把汗,都做好准备随时落跑,找个小卖铺帮他打120了。

        很快,李爱国就走到了西瓜摊前,和那几个小青年说起话来。因为离得有些远,我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无非就是问价格、问甜不甜等等。其中一个小青年切了一小块西瓜给李爱国,李爱国吃了一口,摇了摇头,意思是不好吃,不买了。

        这一下,那小青年就火了,直接开口骂了起来,骂得声音很大,我倒是能听见:“X你妈的,不买你尝什么尝,尝了就必须买,不然老子弄死你!”

        旁边那两个小青年也站起来,一脸凶相地瞪着李爱国,我也更紧张了,觉得他真是作死。结果李爱国二话不说,撩开衣襟掏出钢管就朝骂他的小青年砸了过去。就一下,那小青年就倒飞出去,撞塌了身后的一片西瓜,同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与此同时,旁边那两个小青年也各自抄起西瓜刀朝着李爱国冲了过去,而李爱国先用钢管挡住其中一柄西瓜刀,又伸脚踹飞了另外一个青年。接着,李爱国又手起管落,砰砰砰地砸着身前的小青年,砸了几下那青年就扛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

        另外两个还想再爬起来,但是李爱国冲上去,又是咔嚓咔嚓来回几下暴击,三个人顿时都爬不起来了,各自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哀嚎,现场的西瓜也被砸烂了好几十个。

        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一分多钟,李爱国打完以后,把钢管一收,转身朝我走来,一直走到我的身前,才问:“现在明白了吗?”

        我,目瞪口呆。

        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初见到李爱国时的情景,那时候我在城郊监狱门口等我舅舅出狱,李爱国从后面的玉米地里拱出来,染着一头傻了吧唧的黄头发,身上也邋里邋遢的,衣服不知道几年没洗过,看着像个二百五。还有他那辆破摩托车,至少有十几年历史了,还整天骑着美滋滋的,走到哪都放DJ版的劲爆音乐。

        这样的一个家伙,无论走到哪里,给人的感觉就是个矬爆了的乡村非主流,我舅舅一开始恶心他也是正常的,哪里想到他还有这样狠辣的一面?

        刚才那幕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帅字。在我所认识的人里,无论是豺狼、熊子,还是乐乐、陈峰,显然都没他这么能打。这一瞬间,我很想给非主流李爱国道歉,让他原谅我之前的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

        不过李爱国显然并不在意,只是又骑了他的摩托车,然后让我上车。一阵风驰电掣,在迷醉的音乐声中,李爱国说道:“你决定要做你们高中的天了?”

        我大声说:“对!”

        李爱国说:“那你现在的身手可不行。”

        我沉默下去。

        李爱国继续说:“你觉得陈峰现在对你什么感觉?”

        我想了想,说:“他肯定还是看不起我,但是因为我舅舅,他又不敢惹我。”

        李爱国说:“对。不过,他不敢惹你只是暂时的,等他知道其实你舅舅也看不起你,压根不愿意多管你事的时候,估计他就要对你下手了,那种小人啊,睚眦必报!”

        我又沉默下去。

        ……这还真他妈悲哀啊。

        吱——的一声,李爱国把车子停在我们这的一个水库边上,说巍子,现在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不敢保证把你培养成多厉害,但是让你去打两三个学生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惊讶地看着李爱国,他这意思是说……要训练我?

        我的一颗心怦怦跳了起来,我当然想要变强,每一个男生都想要变强,这是来自雄性血液里的本能。我激动地几乎无法自已,不住地说好、好,那就谢谢你了……

        李爱国指着面前的水库,说每天早上七点,我在这里等你,不要迟到。

        说完,他就骑了车子,突突突地走了,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原地。

        “操!”我大叫了一声:“这离我家有十公里啊……”

        然而李爱国并没搭理我,在劲爆的音乐声中越来越远。那天,我是跑回家的,用了大概一个半小时。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我要想通过李爱国的训练变强,就需要每天都跑着过去。约定的七点时间,就需要我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收拾洗涮过后一路跑到水库边去……

        不过对于想要变强的我来说,这并不是多大的困难,比这艰难十倍、百倍的苦我都能吃,尤其是想到能把陈峰狠狠踩到脚下,让他从此彻底对我服气,我就更有劲儿了。

        那一个半月,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充实、也最辛苦的一段时间,我白天跟着李爱国磨练身体,晚上回到家里预习高中功课,忙得不亦乐乎。而且后来发现我初中的知识不扎实,高中知识的根本看不懂,于是又翻回去开始温习初中的课程。

        你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力,大概是因为仇恨和爱情真的会让人迅速成长吧……想到能把陈峰踩在脚下,我就激动得浑身热血沸腾;又想到三年之后能把女神孙静怡拥在我的怀里,简直要美到上天去了。

        你说,我怎么能没有动力?

        时光如梭,一个半月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以来,我每天跑步十公里到水库边上,接受李爱国对我的近乎残忍的魔鬼式训练,压腿、打拳、俯卧撑、负重跑、搏斗技能……我都没想到李爱国会的东西有这么多,怪不得我舅舅那么高傲的人愿意收他当小弟。那段时间,因为训练强度太大,多少次我疼到哭泣、痛到流泪,但从未有一刻想要放弃!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终于慢慢强大起来,每天都觉得自己精神百倍,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孱弱的我了。

        还记得最后一天晚上,李爱国将他的钢管送给了我,说:“巍子,去闯下一片天吧,我和阎王大哥都等着你。”

        李爱国这话让我挺感动的,但我看到这钢管是从他裤裆里抽出来的,还带着点余温,又实在不太想接……

        当然,最后我还是收下了,毕竟是李爱国的一片心意,不过我有到水库边上好好洗洗。训练结束之后,李爱国就和我斩断了联系,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没有我舅舅的联系方式。

        就像我舅舅之前说的,他就是一根小拇指都懒得伸给我。

        当然,我也不会找他帮忙的。

        我要证明给他看看,我王巍也可以打下自己的一片天!

        明天就要开学了,晚上我在家里收拾书包,把该拿的书都拿上了,还悄悄把李爱国送我的钢管也塞了进去,当然没让我妈发现。

        不过我妈有点奇怪,一整个晚上都不时地站起来往院子里看,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告诉我:“李娇娇她爸的车在门外停一天了,但是一直都没进来,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我吃了一惊,赶紧伸头去看,果然发现我家院子外面不远处的小巷子里停着辆车,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我妈这眼睛真是绝了。

        于是我跑了出去,刚跑到车的跟前,李娇娇她爸就把车窗户放了下来。我正要打招呼,李娇娇她爸就冲我嘘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车的后排,我一看,李娇娇正趴在后面,头也埋在两条腿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正在哭呢。

        怎么回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