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57 难道还有底牌

57 难道还有底牌

        这时我才发现,门外不光有杨帆他们,还有好多看热闹的学生,估计都是听到动静以后过来的。

        看到地上躺着五六个人,惨叫声也充斥着这片狭小的空间,而我还安然无恙地站着,外面一众学生都是赞叹不已的模样,杂七杂八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

        “不愧是开学就能当上高一老大的家伙啊,果然有两把刷子!”

        “一口气干掉五六个人,这战斗力真是逆天了,怪不得陈峰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那学生我认识,叫韩江,以前是他们初中的天,身手也挺不错,在王巍面前竟然只有被宰的份儿,太可怕了!”

        “听说好多人还不服气他,现在没人再说什么了吧?”

        门外众人虽然一片赞叹,可杨帆他们都是一脸吃惊,各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别的学生不了解我,可他们认识我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的实力如何,他们一清二楚。虽然我是他们的大哥,可在他们眼里,我就是聪明一些、胆子大些,要说身手,只能呵呵一下。

        可是现在,先是上午在宿舍干翻了那两个收保护费的学长,又是下午在厕所放倒了这五六个找我麻烦的刺头,怎能让他们不吃惊?

        “巍……巍子……”杨帆都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韩江的身子动了一下,似乎还想再站起来。我蹲下身去拍拍他的头,说韩江,我知道你还不服气我,不过没关系,今天晚上下自习后,学校外面的小树林,我再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你要是赢了,这高一老大的位子给你坐;你要是输了,以后就跟着我。

        说完,我才大步往外走去。

        韩江不服气,那是肯定的,毕竟刚才我算是偷袭,还拿了家伙,虽然是他们围堵在先,可还是有点胜之不武。

        而我最后的一番话,无疑展现了我的气度。愿意再给韩江一次机会的基础上,也让他无法拒绝我的条件,输了就必须跟着我。韩江这人脑子怎样暂时不说,但是敢第一天就挑战我,起码还是有几分胆量和魄力的,属于第一个闯进我视线的人才,现在的我正需要用人,所以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从厕所出来,杨帆他们立刻将我簇拥起来,在一众新生的围观下风风光光地往回走,我的声望无疑又提了一个台阶。虽然我内心雀跃,不过面上装着若无其事,就好像这本来就是我应得的东西。

        杨帆他们则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一个个喜笑颜开,不断夸我实在太厉害了。我问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被堵在厕所里的?

        杨帆伸手一指,说是她来叫我们的。

        我回头一看,发现他指的是唐心,看来刚才我把她丢在教室以后,她又跟了上来,正好看到韩江堵我那幕,所以才赶紧去通知了杨帆他们。

        先不说她是不是陈峰派来监视我的卧底,起码这事干得挺漂亮,也挺机灵。一码事归一码事,所以我走到唐心面前,认真地说了声谢谢。

        唐心眨眨眼睛,说:“你这么厉害,其实我叫不叫人都无所谓啦。”

        因为晚上还约了韩江打架,所以我让杨帆准备一下。今天中午他们在宿舍转了一圈,收了三四十个人,杨帆问我要不要都叫上?

        我说叫,都叫。

        下午还有两节课,一到下课的时候,唐心就来找我玩了。这姑娘挺勤快,嘴巴也甜,会给我买吃的、帮我打水,热了还会拿扇子帮我扇风,跑前跑后地像个小女仆。我让她不用这么辛苦,她说我是她哥,为我服务也是应该的,继续跑前跑后,恨不得上厕所都跟着我。

        这殷勤劲儿,得亏这是学校,如果在家,估计还会帮我暖床。除去她是陈峰派来监视我的卧底之外,其他事儿还真干得不错,是个合格的女仆,我还是挺满意的,不知道陈峰从哪找过来的,是个人才啊。

        一直到下午放学,唐心又来找我,说要陪我一起到食堂吃饭。我那帮兄弟都是本地生,吃饭一般都是回家,只有杨帆还陪着我。杨帆忙活了一下午,似乎有事要和我说,一见我就准备张嘴,但我用眼神制止了他。

        杨帆看了唐心一眼,没再说话。

        到了食堂,唐心主动去帮我俩打饭,等她揣着三个饭缸冲进茫茫人群之后,杨帆才有些感慨地说:“巍子你真狠心,让这么个可爱的小美女给你跑腿……”

        我说那是她自己愿意,又问:“你那有什么消息了?”

        杨帆这才讲了起来,说他调查了一下韩江,这人确实是个猛人,以前在他们初中是天,手底下也有好几百个兄弟,所以性格相当飞扬跋扈。不过上高中后,身边只有四五个人了,但是张狂的性格依旧不改,对谁都不服气,所以才第一个找上了我。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看来这个韩江是头烈马,想驯服他还真不容易,不过一旦收了,那绝对是个得力助手,也就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一定要将他拿下。

        除去韩江之外,杨帆还调查了几个有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刺头。

        一个外号花少,人如其名,是个花花大少。长得挺帅,家里也挺有钱,身边女朋友老换,擅长用钱摆平一切,身边自然也聚了一批唯利是图的兄弟。

        一个人称瓜爷,和陈峰一样是个黑二代,虽然没有陈峰家里那么大势力,却也是个从小飞扬跋扈的主儿,身边也有一些擅长拍马屁的家伙。

        一个大名叫蔡正刚,据说练过散打,以前在初中也是一霸,上来高中以后没兄弟了,但是也蠢蠢欲动。

        这就是杨帆,你让他去办一件事,他能给你办十件事回来,让人特别的省心。我觉得我在初中最大的收获不是和豺狼他们称兄道弟,不是差点泡到女神孙静怡,也不是和李娇娇的关系变得有所缓和,而是杨帆这个称职的兄弟,真的是人不可貌相,让人越来越刮目相看。

        杨帆告诉我,不出意外的话,这几个人晚上都会去小树林看我和韩江打架,顺便探查一下我的实力。

        而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当时我在厕所里面,故意当着大群新生的面向韩江下了战书,一来让一向张狂的韩江无法拒绝,二来也让大家都去看看我们打架,顺便杀鸡儆猴,让那些不老实的家伙都小心一些,别有事没事就想着在太岁头上动土。

        正说着呢,端着三个饭缸的唐心回来了,不过嘴巴一撇一撇的,眼睛里竟然还浸着泪花,显然是受了什么委屈。

        唐心虽然是卧底,可她现在是和我们在一起的,起码表面上是我们的人,还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我和杨帆立刻站了起来,问她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唐心摇头,说没人欺负她,然后把三个饭缸一放,又伸出手来,只见手上红肿了一片。原来她拿三个空缸还行,端着三个盛满饭菜的缸就有点承受不住;而且刚出来的饭都滚烫,连带着饭缸也烫,而且在走过来的过程中越来越烫,她又不能半途把饭缸给扔了,就把手给烫伤了。

        我那个无语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抓了她的胳膊,将她领到冷水池子下面,先让她用凉水冲着,再让杨帆去医务室买管烫伤药回来。

        等杨帆回来了,我就把烫伤药小心翼翼地抹到唐心手上,然后说她:“拿不了就别拿嘛,非得逞强。”

        唐心的嘴巴还是一抽一抽的:“我也没想到三个饭缸这么不好拿啊。”

        等再回去吃饭,我们的饭菜早就凉了,不过这是夏天,也无所谓了。唐心的两只手上都抹了药,没法自己吃饭,我只好先吃完了,再去喂她。

        唐心倒笑起来了,说我真好。

        我说你少给我们添点麻烦就更好了,唐心低下头,一脸的愧疚,说知道了。

        吃完饭后,唐心又问我,说晚上要和韩江打架,用不用叫她哥也来帮忙?

        她说的她哥自然就是陈峰,我心里真是对陈峰厌恶到了极点,但是当着唐心的面也不能表现出来,说不用了,区区一个韩江,我还能搞得定。

        等到晚上下了自习,杨帆就领着我们的兄弟过来了,浩浩荡荡的,有三四十人。唐心也来了,说要跟着我们一起去。

        大家第一次跟着我去打架,都挺兴奋的,我随便讲了两句,便让大家和我一起走。我们一群人下了教学楼,朝着校外的小树林走了过去。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高一就发生了小规模的定点群战,其中一方还是高一刚上任的老大,这事还是挺轰动的,所以好多人也过来看了。

        当然,仅限于高一,高二、高三的学生对这还不感兴趣。

        等我领着我的人到了小树林后,发现韩江和他的人已经到了,而四周也围了不少的人。杨帆小声地给我介绍,说谁是花少,谁是瓜爷,谁是蔡正刚,我一个个地扫过他们,将他们的模样都记住了。

        月光下,小树林里,韩江和他的兄弟站得很稳,仿佛已经期待多时。他们只有五六个人,而我们却有三四十人,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群架,现场几乎没人认为韩江会赢,他们之所以会来观看,还是因为这是开学的第一场架,意义重大。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韩江很有底气,那份底气似乎不是刻意装出来的。

        “我们开始吧!”小树林里,韩江豪迈的声音扩散开来,显然并不把我放在眼里。

        怎么回事,难道他还有底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