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58 和韩江的单挑

58 和韩江的单挑

        来源:少年王 更新时间:2016-07-22  21:11 

        因为之前经历过很多事情,所以使我性格变得多疑、敏感,或许在别人看来,现在的韩江只是虚张声势,做最后的侥幸和挣扎,但是在我看来,这家伙一定还有别的底牌,否则他不可能这么淡定和豪气,

        那么,底牌是什么呢,

        我看看左右,望向花少、瓜爷那些人,难道韩江和他们串通好了一起对付我,不可能啊,就算这些人心里都对我隐隐不服,可这才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并不觉得韩江有能力将他们都召集起来,

        那是怎么回事,

        因为韩江的率先挑衅,我们这边都有些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他们干翻,但是因为我还没有发话,所以大家都没有动,但是眼神都已经变得很渴望了,

        我们这边有三四十人,而对方只有四五个人,怎么看都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架,我们今天刚收的那些兄弟也都无比兴奋,各自摩拳擦掌地准备要上,毕竟便宜架谁都爱打,而我始终站在原地不动,

        杨帆问我:“巍子,怎么回事,”

        我轻声说道:“感觉有点怪,你们先不要动,我去试试这个韩江,”

        与此同时,韩江已经叫了起来:“到底还打不打了,你们人这么多,不会是害怕了吧,”

        而我往前跨了一步,大声说道:“韩江,我们人多,就算是赢了你,估计你也不服气,不如咱俩单挑怎样,条件不变,你输了就跟我,赢了你来当老大,”

        在不确定韩江的底牌之前,我觉得还是和他单挑最稳妥,只是围观众人都觉得我们人多,肯定是赢定了,结果我突然冒出来个要求单挑,大家都猜不透我是什么意思,有急脾气的甚至已经叫了起来:“靠,这个王巍怎么回事,大度也不是这么个大度法吧,”

        我们的人也面面相觑,内部起了一点小小的骚动,毕竟大家都做好准备一起上了,突然我要求单挑,那还让他们来干嘛,

        但还是杨帆最懂我,低声喝道:“都闭嘴,巍子自有安排,大家看着就行,”

        最惊讶的还是对面的韩江了,在我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放弃自身优势,反而选择和他单挑,实在让他摸不着头脑,不过不管怎样,这条件肯定是对他有利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大声说道:“行啊,那就来吧,”

        说着,他便大步朝我走来,带着一身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不愧曾经是做过天的男人,而我摸出钢管,说道:“既然是单挑,而且也没到玩命的地步,那咱就都别用家伙了,以拳脚定胜负,”说完,我就把钢管丢到了一边,滚在地上发出当啷啷的声音,

        我明显看到韩江的脚步滞了一下,眼神也露出一丝犹豫,不过他掩饰的很快,说可以,

        就这么一瞬间的动作,我就知道他的底牌是什么了,

        而四周众人的眼神也兴奋起来,就算没看上一场混乱的群架,能看一场精彩的单挑也很不错,所以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

        噔噔噔——

        韩江率先朝我跑了过来,并且主动发动攻击,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脸颊,似乎急不可耐,这一拳确实又快又狠,不过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练过,只是单纯的打架经验丰富而已,我闪身避开他这一拳,又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接着用手肘狠狠撞向他的胸口,

        砰,

        这么一下重击过后,韩江直接往后退了好几步,接着又猛虎下山一般朝我扑来,这家伙的爆发力和耐力都很不错,确实深得我心,更让我坚定了将他收入麾下的想法,

        不过这种烈马要想驯服,就必须拿出足够的实力,所以韩江轰出一拳之后,我不躲不避,和他狠狠对撞了一拳,

        轰,

        韩江“嘶”的一声,又连连倒退数步,眼神中也闪过一丝诧异,似乎没想到看上去瘦巴巴的我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而我趁热打铁,继续朝他冲了上去,狠狠一拳朝他脸颊砸去,韩江赶紧伸出胳膊来挡,而我又猛地出腿,狠狠踢在他的胸口,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这一次他终于没有扛住,连着倒退几步以后,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而我立刻扑上去将他压在身下,双拳如狂风骤雨般砸向他的脸颊,韩江数次想站起来,但是都被我死死压着不能动弹,打过架的都知道,最惨的就是被人骑在身上,下半身完全出不上力气,除非有绝对的力量压制,否则根本就站不起来,

        我疯狂地砸了数拳,一边砸一边喊:“服不服,服不服,”

        几拳下去以后,韩江就变得?青脸肿了,而他嘴里却还嘶吼着:“不服,不服,”

        “不服就再打,”

        我继续疯狂地砸下去,韩江被我压制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除了慌乱地用胳膊抵挡以外根本毫无办法,杨帆他们兴奋地大叫起来,不停地为我加油?劲儿,还有人拍起手来,说巍哥太牛逼了,

        杨帆回头踹了他一脚,说别叫巍哥,叫巍子就行,

        至于韩江那边的人,则个个都是一脸垂头丧气,毕竟在他们心里,韩江也算是战斗力逆天了,结果在我面前却被打成这样,先前的气势也跟着烟消云散,

        而对四周众人来说,这一场精彩的单挑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也是个个都兴奋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的我俩,还有人在讨论说韩江到底能不能翻盘的,

        小树林里到处都是土,我和韩江这么一番乱滚,个个都是脏兮兮的,跟叫花子一样,所以说打架真是个出力不讨好的活儿,

        我又砸出去十几拳,韩江一开始还想挣扎,后来看到实在动弹不了,一只胳膊便摸向了自己口袋,因为我早就对他有所提防,所以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只见他的口袋一动,一个亮闪闪的东西便出现在他手里,我看得清楚,是一柄匕首,

        这,就是他的底牌,

        看来韩江确实穷途末路了,否则学生打架一般不会动这东西的,就像以前我对付熊子他们一样,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冒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也要动刀,现在的韩江也是一样,曾经在初中当过天的他,现在来到高中却被人压成这样,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承受不了,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但是,因为我早有提防,所以肯定不会让他得逞,甚至不等他把匕首彻底拿出来,我就狠狠按住了他的手腕,

        这一刹那,韩江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显然没有想到这也能被我发现,

        我死死压着他的手,不让他把匕首拿出来,同时恶狠狠说:“韩江,就是普通单挑而已,你至于动这东西吗,有没有想过后果,到时候咱俩一个完蛋,一个坐牢,你心里就舒坦了,更何况咱俩单挑之前就说了不动家伙,你这不是出尔反尔吗,我一开始还觉得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连最基本的承诺都做不到,”

        本来韩江行为隐秘,根本没人发现他的动作,但是被我突然这么一喊,大家纷纷朝着他的手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他手里捏着一柄匕首,顿时个个都叫了起来,

        “我靠,动这东西,也太胆大了吧,”

        “这不是胆大不胆大的问题,关键是他俩说好了不动家伙,韩江还拿这东西出来,有点太不讲规矩了,就这还当过初中天呢,”

        “是啊,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上来就动这东西,以后谁还敢上学啊,”

        在我的训斥和众人的嘲讽中,韩江的脸显然有点挂不住了,说:“王巍,你起来吧,我不动了,”

        我没起来,还按着他的手,说你认输了吧,

        韩江没有说话,把脸扭到了一边,要是认输的话,就代表以后得跟着我了,也难怪他是这副表情,

        我看出来了,他这是想抵赖,就是被我打死也不愿意松口,毕竟已经当过天的,结果开学第一天就给人当了小弟,那算什么,多丢人啊,

        不过我也没有逼他,而是站起来说道:“你认不认输都没关系,反正大家都看到咱俩到底谁赢了,你肯不肯跟我,那是你的自由,反正损失的也不是我的名声,”

        说完,我就站起来朝着杨帆他们走了过去,杨帆他们都是一片欢欣?舞,还有跳起来为我?掌的,说我实在是太牛逼了,以后要把我当成唯一的偶像,

        不过我并没有陶醉在胜利的飘飘然中,一来这结果是我早就预想到的,好歹跟着李爱国磨练了一个半月,要是连个韩江都搞不定,估计李爱国得抽我嘴巴子;二来我也用眼角余光观察着还坐在地上的韩江,担心他还想跟我拼个鱼死网破,再拿他那把破匕首冲上来,

        好在他还知道要脸,坐在地上一动没动,他那帮兄弟都围过去了,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我被杨帆等人包围起来,唐心也从人群中挤出来递给我一瓶矿泉水,说巍子,你太厉害了,我以你为荣,

        终于不叫我巍哥了,我满意地接过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一片欢呼声中,杨帆小声说道:“巍子,这就不管他了,”

        我冷冷地说:“再等几天看看情况,这小子要是还不识抬举,就把他打出学校,”

        一场战斗结束,现场的人却没有散去,还站在原地窃窃私语着,讨论着刚才的事情,不过我瞟了一眼,发现瓜爷和蔡正刚都走了,只有花少和他的人还站在原地,

        花少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在月光底下显得特别扎眼,不过他确实长得挺帅,所以效果还行,透着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

        见我正在看他,花少便领着他那帮人笑呵呵地朝我走了过来,一直走到我的身前,从口袋里摸出盒中华烟来,挨个给我们几个散上了,说:“巍子,久仰大名哈,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咱去外面吃个夜宵,”

        我瞥了杨帆一眼,意思是说:看看,“钱”来了吧,

        高一新生这群刺头里面,花少是第一个向我示好的,这也正常,他这种擅长花钱搞定一切的人,轻易不会和别人动手,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一来我现在身边确实缺人,二来最重要的还是缺钱,他可以当我们的钱袋子,

        于是我说:“行啊,”

        我们两群人合并起来,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往小树林外面走,其他人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也都纷纷散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韩江的咆哮:“王巍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打赢了我,我也不会给你交保护费的,有能耐你就把我给打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