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60 小路,被堵
    我们教官突然要和我练练,我一点都不意外,这几天他一直找我的茬未遂,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正好,我也对他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于是立刻站了起来,笑呵呵道:“行啊教官,不过您可要手下留情啊,”

    教官的头一昂,用鄙夷的口吻说道:“难道在战场上,你也会要求你的敌人手下留情吗,你的表现像个懦夫,在战争时期一定是个叛徒,我以有你这样的教员为耻,”

    好嘛,我就随便说了一句,这家伙倒挺会给我扣大帽子,于是我不再说话,默默地走到了教官身前,

    教官摆开了军体拳的架势,还特别装逼地把一条胳膊背在身后,问我准备好了没有,

    我点点头,说准备好了,

    班上同学都知道我挺能打,也很好奇我能不能干过教官,所以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现在的我虽然算强,对付两三个同龄人没有问题,可眼前这个教官却是成年人,而且也常年做着各方面的身体训练,实力不容小觑,所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好在他有点托大,说用一条胳膊就能干掉我,这样我的赢面就大了很多,教官指着我,冲我们班同学说:“看好了,我在十秒钟之内就能放倒他,”

    说完,便噔噔噔跑过来,一只手狠狠劈向我的胸口,同时脚也朝着我的膝盖踹了过来,

    教官的动作确实迅猛又凌厉,就算比不上真正的军人,对保安来说也相当厉害了,如果是两个月前的我,妥妥地会被他放倒,可惜现在的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

    这教官十分托大,不仅把一条胳膊背在身后,还上来就是全面攻击的姿态,一点防守的余地都没给自己留,显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刚才我看他练了一遍军体拳,对他的套路还算有些了解,于是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同时伸脚去挡住了他踢过来的腿,然后另外一条胳膊的手肘狠狠磕在他的胸口,他现在只有一条腿站着,重心非常不稳,所以被我这么狠狠一撞,他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了,

    “轰”的一声,我们班同学都炸了,少年人哪能掩盖得住自己的情绪,也没想过顾及教官面子什么的,纷纷噼里啪啦地?起掌来,还有欢呼起来的,引得其他班都纷纷看过来,

    教官说要十秒把我放倒,结果却被我一招给撂倒了,登时弄了个大红脸,同时一双眼睛也喷出火来,再次跳起朝我扑了过来,这次也不说让我一条胳膊了,两只手齐齐朝我抓过来,

    我也不敢轻敌,赶紧有攻有守地应对他,可惜他实在是太急于求胜了,可能是觉得刚才丢了面子,所以招式比刚才的更急、更乱,而我始终不疾不徐,在攻守兼备的状态下,和他对了十几招后,再次抓住机会伸腿一绊,将他给撂倒在地上了,

    轰,

    我们班再次乱了起来,有几个男生兴奋地又蹦又跳,大叫巍子牛逼、巍子太帅了,

    其实这教官要是好好和我打,我俩还真说不上来谁输谁赢,但他一上来就托大,先让我一条胳膊,被我一下撞翻在地以后,又呈现出疯狗咬人的狂乱姿态,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冷静和章法,所以才被我再次抓住机会撂翻在地,

    一片欢呼声中,教官的脸简直没地方搁了,变得又焦急又狂怒,再次跳起来要和我打,然而就在这时,他们的中队长又听到动静过来了,训斥我们教官怎么回事,教个军体拳乱成这样干嘛,

    我们教官的一张脸又红又臊,也不好意思说刚才被我撂翻两回,只能站在一边挨训,等中队长走了,他虽然还想报仇,但也不敢再折腾了,只好让我们大家安静,老老实实地教起我们军体拳来,但过程中还是狠狠瞪我,一副想要把我撕碎了的模样,

    我无所谓,反正都是他自找的,

    中午解散以后,杨帆回家吃饭了,所以只有唐心陪着我到食堂去吃,我俩打了饭,面对面坐在一起吃,她问我上午我们班在那边乱什么,我就老老实实地说了,她就夸我实在是太厉害了,不知道我和她哥到底谁厉害些,

    一提陈峰,我就有点不高兴,我俩之间的仇实在是太大了,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家里人把我家砸了,还把我绑到废弃矿场去,要不是我舅舅出来,还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可能都已经残废了,

    吃过饭后,我就把唐心送回宿舍,然后朝着男生宿舍走去,经过一条小路的时候,就听见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王巍,吃完饭啦,”

    我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我们教官,而和我们教官在一起的,还有其他班的三个教官,当时我就觉得背后发凉,感觉要糟糕了,但面上还是装着若无其事,假装和他打招呼,笑着说教官,是你啊,我吃过了,你呢,

    教官继续阴沉沉地笑着,同时朝我走过来,说:“我也吃过啦,上午咱俩没打好,现在再练练怎么样,”

    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说教官,这都休息时间了,要不咱们下午训操的时候再打吧,

    教官说那不行,下午人太多了,我们中队长也在,肯定又打不好,咱还是在这练练,

    我心想我跟你练个毛,你都带人过来了,明显是想群殴我,我要是老老实实站着让你们打,那我是不是傻,

    没有丝毫犹豫,我立刻调头就跑,结果一转身就傻了,对面竟然也站着三个教官,前后的路都堵死了,

    就在这时,一只手放到了我肩膀上,我们教官的声音响起:“王巍,别跑嘛,”

    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

    这些保安公司的人,说白了就是一群地痞流氓,和正规军队真不能比——虽然军队里也有不少兵痞子,但起码人家做事有原则,我被这群不怀好意的流氓教官包围起来,小路上都显得有些阴风阵阵,我硬着头皮说道:“教官,咱俩练练可以,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嘛,”

    教官搂着我的肩膀,将我带到更偏僻的地方,说王巍啊,咱俩得好好谈谈,我承认之前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挺有两下子的,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厉害,

    这语气、这姿态,和外面那些流氓真的别无二致,我还想再说句话,教官突然狠狠往我肚子上揍了一拳,同时骂道:“我X你妈的,当那么多人的面丢老子人,老子今天不把你整死就不算完,”

    这一拳砸得我冷汗都流出来了,而我偏偏是个不服输的主儿,本能地就伸脚一踹,我们教官显然没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还手,所以完全没有防范,被我一脚就踹中了裆部,我这一脚挺狠,几乎充斥着我所有的力道和愤怒,教官当场“嗷”的一声就跪倒在地,两只手捂着裆嘶嚎起来,额头上大颗大颗的冷汗滴下,同时哆嗦着大叫:“给我弄死他,”

    其他教官也都暴怒,瞬间便有无数拳脚一起落了下来,我对付其中一个还不轻松,更别说同时应对五六个教官了,我只反抗了两三下,连衣服里的钢管都没来得及抽出来,便被一干人给撂翻在地了,无数只脚落在我的身上、头上,踢得我死去活来,

    被人打的时候,时间总是特别漫长,短短几分钟也像过去了数年那么久,躺在冰凉的地上的时候,我在想我已经有多久没被人这么打过了,上一次被人这么打是什么时候,时间过得太久,我好像都有点想不起来了,只能抱着头、捂着肚子,将身子缩成一团,

    被人殴了足足有五六分钟的样子,直到我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这些身强力壮的教官才停下手来,还各自叼了支烟点上,围成一个圈子盯着我看,

    我们那个教官也从最初的蛋痛中恢复过来,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我的身前,然后抬起脚朝着我的裆部狠狠踹了过来,

    “我X你妈,”

    在他愤怒的咆哮声中,我凄惨的叫声也响彻在整座校园的上空,本来已经被打到浑身无力的我,又因为下体的剧痛而痛苦得扭曲起来,我就像条厕所里被人无意中踩了一脚的蛆,在地上无助地、痛苦地扭动着,眼泪甚至都不受控制地挤了出来,

    “小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和我们教官做对的学生,这次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这么狂了,”我们教官弯下身拍了拍我的脸,

    在一片笑声之中,一群教官互相勾肩搭背地离开了现场,

    而我继续躺在地上无助地扭曲着,浑身上下的疼痛都抵不过下体疼痛的万分之一,我的双手插在泥土里,使劲地抓着、揉着、捏着,喉咙里也发出一阵阵的惨嚎之声,又慢慢将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用仅存的一点意志力抵抗着无边无际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无法形容的剧烈疼痛终于渐渐散去,我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朝着我们宿舍走去,

    我的浑身都在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前所未有的怒火在我的胸中和心间横冲直撞,我的体内就好像藏着万斤炸药,似乎随时都能把整座校园爆掉……

    我不会放过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的眼中满怀怒火,身上也弥漫着暴戾之气,就在我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拦住了我的去路,

    “要报仇吗,加我一个,”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