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61 巍子,请做决定
    我一抬头,发现是蔡正刚。

    据杨帆说,蔡正刚这小子虽然在高一没什么兄弟,也一向独来独往,但是为人特别傲,谁都不放在眼里,还在背地里说过我的坏话,说我就是靠着人捧才当老大的。因为这小子虽然是个练散打的,但是并不足为虑,我们的主要目标又在瓜爷身上,所以暂时没去管他,没想到他现在主动找上了我,还说要和我一起报仇。

    这本来挺让人疑惑不解的,不过当我看到他身上也是脏兮兮的,脸上更是一道青一道紫的时候,就明白了过来。

    “你也被他们揍了?”我问。

    蔡正刚点头,然后给我讲了起来,说军训第一天的时候,他就和他们班的教官发生了一点冲突,接下来的几天简直被他们教官给玩死了,别人绕操场跑两圈,他就得跑二十圈;别人蛙跳五十步,他就得蛙跳五百步,虐得他死去活来。终于在今天,他扛不住了,骂了他们教官一句,然后就遭到了好几个教官的轮番毒打。

    他本来想等放学以后偷袭他们教官,结果一路跟踪以后,却发现他们教官和我们教官一起把我给揍了一顿,所以现在就找上了我,希望和我合作,一起去找那帮教官报仇。

    虽然我刚才还满肚子火,恨不得回去立刻叫人去干翻那帮狗日的,但是在听了蔡正刚的叙述以后,我反倒有点冷静下来,说:“你报你的,我报我的,咱俩互不相干。”

    说完,我就绕过他,朝着宿舍里面走去。

    蔡正刚一下就急了,又跑上来拦住我,说王巍,那帮教官不是好惹的,咱俩得联合起来知不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啊!

    我站住脚步,认真地看着他,说:“蔡正刚,你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我手头有人,我能报仇而你不能。所以别说得那么好听,什么和我合作、一起报仇,我还缺你这一个人吗?说白了,你就是求我帮你报仇,但你自己看看,你这是来求人的态度吗?前几天你不是还说我这老大是靠人捧才起来的,你那么能耐你自己报仇去啊。”

    这小子在背后说我坏话,不是一句两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说合作就合作,就跟啥都没发生过似的,以为自己是谁啊,世界都围着他转?说完,我就推开蔡正刚,继续朝着宿舍里面走去,蔡正刚没有再追上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进了宿舍楼,我没急着回寝室,而是先到水房拾掇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我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身上、脸上都是脚印,身体四处也疼痛不已,下体也还在隐隐作痛。我用凉水冲着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凉水顺着头发流淌下来,滑过我的脸颊又淌进我的脖子,凉冰冰地贴在我的身上,但是怎么都浇不灭我心中仇恨的火焰。

    收拾得差不多了,我才进了寝室,几个舍友看我脸上有伤,都挺惊讶地问我怎么回事。我坐在床上先叼了支烟,让他们帮我去叫XXX、XXX过来(住校的一些兄弟),又找人借了个手机,给杨帆家里打了电话,让他现在过来学校一趟。

    不一会儿,人就渐渐地来了,慢慢挤满了我们寝室。大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看得出来我被人打了,于是又悄悄地都把家伙准备好了,门里门外聚了大概三四十人。

    因为杨帆还没有到,所以我也一直没有说话,就坐在床上不断地抽着烟。宿舍里的气氛也压抑到了极点,谁都不敢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出,大家都静悄悄的。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走进来,一直走到我的身前,叫了一下我的名字。

    我一抬头,是蔡正刚,顿时有些烦躁,说干嘛?

    蔡正刚站在我身前,没有了之前的傲气,小心翼翼地说:“王巍,之前是我不对,我给你道个歉,但是去报仇的话,加我一个吧,我实在太恨我们教官了。”

    这一回,蔡正刚的态度诚恳多了,不像之前那样牛逼哄哄地说要和我合作,看来终于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他就和韩江、瓜爷这些人一样,因为初中的时候牛逼过,所以上了高中还觉得自己牛逼,还以为自己生活在过去的美好之中,不遭遇回挫折都不知道这天已经变了。

    我说行吧,既然你求我了,那我就帮你一回,不过这忙也不是白帮的,我想干什么你估计心里也明白。行了,上外头等着去吧,一会儿人齐了就出发。

    蔡正刚还想在说什么,但是看我已经把脸扭开了,他只好悻悻地走到外面,和那些比较外围的兄弟站在一起。

    其实按他的实力,如果要加入我们的话,地位肯定和别人不一样些。就像韩江,如果现在加入了我,那我肯定会好好待他。但是现在,我就是故意打压蔡正刚,磨一磨他的傲气,让他知道光靠自己是不行的。

    这些东西没人教过我,全是我无师自通的。以前和豺狼在一起,我眼看、心学,然后举一反三,慢慢揣摩人性,学着驾驭人心。我有时候会觉得熊子说得没错,或许我这体内真有某种和我舅舅一样的基因。

    宿舍里依旧沉闷闷的,只有烟雾在不断缭绕。大家虽然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刚才蔡正刚和我的对话中,知道一会儿要去收拾的是那些教官。教官是一群成年人,而且个个武力非凡,我们这边虽然人多,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有一股紧张的气氛开始在寝室里蔓延。

    如果是平时,我会说一些鼓励的话来给他们打气,但我现在心烦意乱、怒火中烧,根本没这个心思,只是不断地抽着烟。

    过了一会儿,有站在窗边盯梢的兄弟说:“巍子,杨帆来了。”

    我这才站起来,说走。

    我走出门外,一大帮人也跟着我哗啦啦地走,蔡正刚快走了两步,跟到我的身后,说王巍,那帮教官这会儿肯定都在宿舍……

    不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他:“用得着你在这逼逼,我还不知道?给我上后面跟着去。”

    蔡正刚缩了脖子,只好后退几步,在人群的后面跟着。我一边走一边说:“咱们这会儿去教工楼的宿舍堵那帮教官,教官一共有十个,所以咱们平均三四个人对付一个。而且咱们手里都有家伙,一会儿都别慌,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赢面肯定会很大的。”

    众人都附和着,说行,知道了。

    我这么一说之后,明显感觉到大家的士气涨了不少,对这一战也开始斗志昂扬起来。而我越往下走,体内的怒火也就越盛,回忆着之前被那帮教官围殴毒打的一幕,还有最后我们教官狠狠踹在我裤裆的一脚,直到现在下体还有点隐隐作痛,我就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滔天的怒火在体内无限膨胀,整个人仿佛随时都能爆掉。

    下了楼,果然看到杨帆正满头大汗地一路小跑过来。我领着人继续往前走,在篮球架下面和他汇合了,正准备让他跟着一起走,杨帆却火烧火燎地将我拉到一边,问我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的情况和他说了一下,我以为杨帆会马上就跟我走,结果他却变得更加焦急了,轻声说道:“巍子,瓜爷现在收了七八十人了,随时都有可能向咱们下手……”

    听了杨帆的话,我的心里犹如激起无数惊涛骇浪。

    这么快?!

    从开学到现在,也就四五天的时间而已,我头上还顶着陈峰亲自任命的高一老大的光环,这才收了三四十个人而已;这瓜爷不过是个家里势力尚可的黑二代,收的人竟然比我还多出了一倍?!

    看来我确实是低估他了,也小看了大家对“背景”的看重,虽然佛语老说众生平等,可人和人真的太不一样了,有的人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起跑线也超出同龄人一大截,平民出身的我再怎么努力似乎都无法企及那些背景深厚的二代们。

    我还想着等军训结束以后再收拾这个内患,没想到瓜爷的成长比我想象中迅速多了,直接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还站在篮球架下的我一动不动,浑身上下就跟被泼了一盆凉水似的,从头皮到脚趾都拔凉拔凉的,仿佛掉在一个冰窟里面。只是,我的呼吸越来越重,胸腔也在不断地起伏着,体内的血液不断沸腾翻滚,牙齿也咬得咯咯直响。

    “巍子,你说句话,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想去干教官的话现在就走!但是,你可一定要考虑清楚……”杨帆轻轻在我耳边说着。

    我明白杨帆的意思。

    今天中午,凭借我们手里的家伙和突然袭击,或许真能把那帮教官干翻,可那帮教官也不是吃素的,势必会对我们也造成不小的伤害。那么事后,一直对我虎视眈眈的瓜爷,是不是就会趁机将我干掉,然后取代我成为新的高一老大?

    我就这么点人,本来就人心不稳、力量不足,说乌合之众也不过分。如果瓜爷真的趁虚而入的话,那我这帮人直接就被打散了,事后想再重聚起来、再去挑战已经登上顶峰的瓜爷,简直难如登天,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陈峰?别指望他会帮我,他巴不得我掉到谷底,永世不能翻身。

    为了眼前那一帮垃圾教官,为了出这眼前的一口恶气,从而亲手葬送掉我辛辛苦苦、筹谋已久的计划,真的值得吗?

    “巍子……”杨帆轻轻叫了我一声。中午的休息时间快过了,一会儿就要开始军训,教官们往操场一站,再想偷袭就不容易了,所以他在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