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62 小子,服了没有

62 小子,服了没有

        正午的阳光很烈、很毒,洒在我的头顶,也洒在大家的身上。每一个人都站着不动,热汗渐渐从他们的头上滴落下来,每一个人都在看着我,等我做出决定。

        我浑身闷热、又内心冰凉;怒火滔天、又无可奈何,让我就这样放弃报仇,心中实在不甘也不愿;可是理智又告诉我,一定要忍耐、忍耐、忍耐,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铛!

        我突然狠狠踢了一脚篮球架,钢材所铸的篮球架竟然嗡嗡地颤动起来。我的双目通红、目眦欲裂、呼吸粗重、浑身发抖,艰难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回去!”

        说完,我便转身朝着宿舍走去,众人也哗啦啦地跟了上来。蔡正刚急跑了两步,叫王巍、王巍,怎么又回去了……

        我回头冲他大骂:“给我滚一边去!”

        他现在只想着自己报仇,哪里考虑我的立场和将来,看我放弃行动顿时就着急了;而我正愁满肚子气没地儿发泄,他还往我的枪口上撞,所以只能被我当作出气筒了。

        我带着人继续往宿舍楼走去,而蔡正刚则站在原地呆呆地发愣,估计高傲的他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挤兑过。

        回到宿舍,杨帆让大部分人都散了,一个人陪我在床上坐着。我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着,烟头在我的脚下聚了一堆,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各种思绪不断冲撞、重组、打消……直到集合哨吹起来的时候,杨帆才问我:“巍子,想好了么?”

        “想好了。”

        我站起来,说:“让兄弟们准备一下,咱们先干瓜爷。”

        本来不想在军训期间惹事,想等军训结束之后再收拾内患瓜爷,但是现在看来,等不到那时候了;在干掉瓜爷之前,绝对不能再和教官发生冲突。

        军训、集合、站队。

        果不其然,我们教官一来,就开始嘲讽我:“哟,王巍,你脸上的伤是咋回事啊,一中午没见就被人打成狗了?”

        刚才站队的时候,我们班同学就注意到我脸上的伤了,但是谁也没有敢问。教官这么一嘲讽我,大家便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互相问着我是怎么回事。

        在教官的嘲讽声中,怒火再次烧遍我的整个身心,中午遭受过的凌辱在我脑中浮现,我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教官撕烂,但理智告诉我不行、千万不能这样子做,为了我筹谋已久的计划,为了我能顺利统治整个高一,为了我将来能够取代陈峰的地位……

        我艰难地,将我倔强的头颅低下,本来桀骜的面庞也变得没有表情。

        教官以为我终于怕了,又当众大声嘲讽了我两句,还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小声说道:“这就对啦,不要和我们教官做对,不然你会死得非常难看。只要你像条狗一样乖,我保证你会平安度过军训期,否则今天中午的事还会重演!”

        说到最后一句话,教官的眼神变得毒辣,语气也露出丝丝狠厉。

        我的内心怒火冲天,却还是假装温顺地低下头去,说教官,我知道了。

        “知道就行。”

        教官推了我一下:“去,先跑二十圈热热身!”

        跑步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暑假的那一个半月里,我每天早晨都要跑十公里到水库边上接受李爱国的魔鬼训练,到了以后还要进行各种短跑、长跑、负重跑……

        二十圈,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只是主动训练,和被动惩罚,真的是两回事。操场上每天都有被教官罚跑的学生,他们大多都有些笨拙,不是转体没转对,就是齐步走顺拐,或是口令没听清。所以每次有人开始呼呼跑圈的时候,并没人同情他们,反而会引来很多嘲讽和讪笑,成为大家取乐的对象。

        而我,一个刚上高中就不给这个学校的天面子,打了他的人还反而被任命为高一老大,在厕所以一敌五干翻了韩江那一帮人,还在后来的小树林单挑中大获全胜,出前出后都有一大群人跟随,可谓风光无限、一时无两,绝对是全年级学生心目中唯一焦点……的这么一个超级风云学生,竟然也被教官罚跑,可以想像操场上有多少道讶异的目光朝我投射过来,又有多少惊奇的声音纷纷响起!

        “那不是咱们高一的老大王巍吗,怎么也被教官罚跑?”

        “我的天,他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战无不胜的呐。”

        “唉,正常,再牛逼也是学生,能干得过人家教官?”

        在全年级学生异样的目光下跑圈,真的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每一个被罚跑圈的学生都红着张脸,恨不得把脑袋钻到地缝里去,有心态不好的甚至会边跑边哭。

        而我没有,我始终高昂着头颅,迎着呼呼而来的风声不断前行,脸上也展现着自信而豁达的风采,耳边所有的质疑和诧异都仿佛没听到一样。我不断地向前奔跑,汗水从额头滴下,胸腔不断起伏,闭上眼睛,就好像回到了那每天早晨起来奔向水库的日子……

        二十圈跑下来之后,我只是脸红一些、气喘一些,并没有太大问题。等我回到我们班队伍前的时候,教官也无话可说,只能让我归队。

        当然,一番折磨肯定还是少不了的。

        中途休息的时候,教官把我单独叫到一边,问我:“小子,服了没有?”

        我低下头,假装低眉顺眼,说服了。

        教官满意地点头,拍拍我的脑袋说道:“服了就行,你这样的学生我见多了,个顶个的都以为自己牛逼,最后还不是被我们给干趴下了?呵呵,你们记住,陈峰只有一个!”

        陈峰的事我知道,之前我听杨帆说过。陈峰刚上高一的时候,也有教官看他不顺眼,故意找他麻烦。说起来那教官也是眼瞎,也没打听打听陈峰的背景,就是看这个学生这么嚣张,走哪都有一帮人跟着,就想欺负他几下。结果陈峰可不是好惹的,当天晚上就带了一百多高一新生,直接到教工楼干翻了那几个教官。

        听说那事闹得挺大,那帮教官所属的保安公司都找上来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陈老鬼一出马,那帮家伙全歇逼了,最后还反而要给陈峰赔礼道歉,还出了一大笔钱。

        然而就像我们教官说的,陈峰这样的人毕竟只有一个,所以那帮保安公司的众多员工虽然也心有余悸,但是并未改变后来处事的作风,再来我们学校军训还是那个逼样。

        我继续低眉顺眼,说教官,我知道了。

        教官很满意我的逆来顺受,又拍拍我的脑袋,说这就对啦,知道你有两下子,但是做人要低调一点,否则迟早还得挨削。行了,去给我们教官每人买瓶啤酒,然后滚吧。

        我憋着一肚子气,到小卖铺买了啤酒给各个教官送了过去,当然又少不了一番冷嘲热讽。看着他们靠在墙上得意洋洋喝啤酒的样子,我在心里暗暗地说:“王八蛋们,让你们再得瑟一段时间,看老子随后怎么收拾你们。”

        正是集体休息的时间,大操场上挺热闹的,我叫了杨帆等人,朝着花少的班走了过去。

        树荫底下,我和花少坐了下来,其他人都站在一边。

        “花少,学校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什么事啊?”

        “嘿,你别装蒜,瓜爷现在的人比我还多,随时要向我下手,你怎么看?”

        “咳,这事啊,高一的老大只有一个,我认为是你。”

        “好。”

        我拍拍花少的肩膀,说兄弟,等我彻底征服了高一,肯定忘不了你。

        “要钱还是要人,就你一句话的事。”花少还是一如既往地豪气。

        我对他很满意,这人能拎得清、识大体。

        我谢过花少,又带着杨帆他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是瓜爷所在的班级。

        瓜爷人如其名,长得像个冬瓜,胖、且矮,一身的肥肉,走路都哆嗦。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家里有背景,在学校一般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之前别人叫我巍爷,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让他们再叫了,而瓜爷却泰然处之,十分喜欢这个称号。

        同人不同命啊,就因为家里有个还算牛逼的老爹,在学校竟然就有一大批人跟随,在小圈子里过着呼风唤雨的生活。

        瓜爷的老爹虽然和陈老鬼不能比,但据说在他们家那边还挺有势力,据说开着好几个矿场——在国家严打小矿的年代,还能把矿场开得红红火火,说明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现在的瓜爷,正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背着教官和几个兄弟抽烟。我走过去后,立刻有人通报了他,于是他带人走了出来,直视着我,目光里夹杂着挑衅和不屑。

        我一直走,走到他的身前,他们班的同学也都站了起来。

        有人就是有底气,瓜爷抱着双臂,冷笑着说:“哟,这不是高一老大王巍吗,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直接抬起手来,呼过去一个大耳刮子。

        “我找你有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