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63 巷子,偷袭
    啪!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就这样甩了瓜爷一耳光。可想而知,身为黑二代、又有众多小弟的瓜爷得有多么愤怒,一双眼睛当时就瞪起来了,两条浓黑眉毛也高高吊起,一张胖脸则变得扭曲而狰狞。在他四周的那些学生,也都纷纷露出怒不可遏的神情,磅礴的怒气在这片地方迅速爆炸开来,几乎要把我们这几个人全部淹没。

    就在一场恶战即将展开的时候,瓜爷却伸手拦住众人,咬牙切齿地说:“都别动!”

    在瓜爷的命令之下,众人纷纷安静下来,但还是恶狠狠地盯着我们,每一道目光都喷射出无尽的火焰,仿佛随时都能将我们燃烧殆尽。瓜爷红着脸、咬着牙,显然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怒气:“王巍,你到底想干什么?”

    瓜爷的反应,我并不意外。

    经过杨帆的一番调查,得知瓜爷虽然是个黑二代,从小也生活在锦衣玉食和众人的唯唯诺诺之中,但他对现状并不满意,总想脱离自己的父亲去干一番事业。

    似乎每个二代都有这样的渴望,他们最烦别人说自己是靠爹才这么张狂,想方设法地想要证明自己离了父亲一样可以。陈峰是这样,瓜爷也是这样,只是瓜爷比陈峰要更彻底。

    瓜爷拒绝了父亲为自己选好的高中,毅然决然地来到我们镇上的高中来读,就因为听说这里是十里八乡最乱的高中,能人、猛人、狂人、疯人辈出,他想在这里靠自己的拳头打下一片天下给大家看看,他瓜爷离了他爹一样是条过江大龙!

    不过,他爹并不赞同他的想法,只是拗不过他儿子才无奈同意的,但是临行之前有和儿子约法三章:第一,绝对不会提供任何帮助。

    第二:如果被学校开除,就立刻滚回家。

    第三:可以玩女人,不要搞对象。

    排除去荒诞的第三条,单看前两条的话,就说明瓜爷绝不敢在这样众目睽睽的公众场合和我打架,因为他害怕被学校处分、被学校开除,否则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和心血都白费了!

    正因如此,所以我才大胆地甩了他一耳光,并赌他绝对不敢当众和我翻脸、恶战!

    此时此刻,瓜爷气得几乎都快要杀人了,却还是只能压着性子问我到底想要干嘛?

    而我,则悠悠地说:“瓜爷,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也知道你觊觎我这个高一老大之位,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明天晚上八点,学校外面的小树林,你懂。”

    说完,我便回头,带着杨帆等人离开现场。

    之所以是明天晚上,是因为我还要花些时间来准备。我们现在有三四十人,再加上花少的十来个人,满共也不过五十多人,距离瓜爷的人还有点距离。在这种以少对多的情况下,需要一个尽量完美的计划才能扭转劣势。

    而我的优势,就是我是本地生,对我们学校很熟悉,在小树林也打了不止一次的仗,又有高一老大的光环,威望也比瓜爷高些,算是占了天时地利,唯一没有人和。

    下午军训,因为我的表现足够乖顺,所以我们教官虽然仍旧时不时地对我冷嘲热讽,但总的来说没有太找我麻烦。

    到了晚上,我就把杨帆、花少、蔡正刚等人集中起来,讨论明天晚上的作战计划。我不是第一次跟别人约群架了,所以总的来说还算挺有经验。我给他们说了我的计划之后,大家都表示同意,并声称会尽力而为。

    蔡正刚是被我拉下水的,他要还想找教官报仇,现在只能跟着我一起干。蔡正刚虽然只有一个人,但他的单挑实力确实不错,好歹是练过散打的,一个打两三个不成问题,也算是个彪悍战将。

    定好计划之后,我正准备宣布散会,又有个人找上了我。

    这个人,就是韩江。

    我和杨帆他们开会是在我的宿舍,会开完后有人敲门,韩江领着他的人走了进来。韩江走到我的身前,说道:“明天晚上和瓜爷的一战,我帮你。”

    我坐在床上没动,抬头看他:“什么意思?”

    韩江说:“我帮过你后,咱俩两不相欠。”

    我明白了韩江的意思,上次他和我打架打输了,却出尔反尔,仍不愿意跟着我。但他毕竟是个讲究的人,也知道自己这个事情做得不占理,所以才趁这个机会出来帮我,以弥补之前的言而无信,重新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和我互不相干,也不欠我什么。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拒绝他的要求,哪有这么容易就把之前的事情抹净?但我现在确实处于劣势,在和瓜爷的战斗中并无十足的把握,正是急切需要用人的时候,韩江也正是把握到了我的心理,所以现在才站出来。

    我答应了。

    毕竟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对付瓜爷,这家伙给我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稍不注意连高一老大的位子都快不保了,而韩江、蔡正刚之流还不足以威胁我。

    就这样,韩江也加入了我们,我们的人数也达到了六十人之多。虽然距离瓜爷的人数还有差距,但我这边有花少、有韩江、还有蔡正刚,几乎囊括了高一所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所以明天晚上一战,我必胜。

    我又制定了一下明天晚上的作战计划,然后才让大家散了。众人都离开之后,唯独花少没有走,我问他还有什么事?

    花少笑嘻嘻说:“巍子,想找你们教官报仇吗?”

    今天中午,我领着一大帮人下楼准备去干教官,这件事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花少知道也不稀奇。

    只是因为要对付瓜爷,所以只能先放弃教官,并且在教官面前忍辱负重、低眉顺眼。实际上我心里的怒火从未熄灭,恨不得立刻就把那群教官全部干翻,但是迫于目前时局所迫,才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花少突然这么问我,我知道他一定话里有话,便让他不要卖关子,有话就赶紧说。

    花少问我:“巍子,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教官从来不找我麻烦,还在训练的时候特别把我叫到一边休息,你们在大太阳底下吭哧吭哧训练的时候,我还能悠哉悠哉地坐在一边喝着饮料、泡着妹子?”

    这我倒是知道,杨帆告诉过我,花少和那群教官关系不错,平时训操结束之后,还会请他们吃饭、喝酒、洗澡、打台球等等,将他们伺候的比大爷还舒服。教官们在私底下舒服了,自然会让花少在训练上舒服,也算是一种交易。

    看我挺清楚的,花少便搂着我的肩膀,悄声说道:“巍子,我在台球厅给他们包了一间VIP房,他们每天晚上都会过去玩上几把,现在肯定也在那里。当然,把他们所有人打了肯定不现实,毕竟你现在主要对付的是瓜爷,也不能太分心了。但是,提前悄悄收拾一下你们那个教官,让你先出一口恶气,还是可以的……”

    这就是花少,有钱、有脑子,还情商高。

    在他那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小孩,从小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之下,为人处事、交际手段都比一般人圆滑、成熟。不过我也知道,他之所以对我这么好,还是因为将宝压在了我身上,觉得跟着我比跟着瓜爷有前途。

    之前就说过了,花少是个很拎得清的人,比大多数人都看得透彻、看得远——本镇第一张狂黑二代,陈老鬼的儿子陈峰都对我礼让三分,我的背景就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可惜大多数人都看不明白,只会从表面现象来分析现在的局势。

    花少是一把好刀,不过只给真正有本事的人用;我要想一直用他,就必须持续有本事,才能镇得住他,让他始终为我所用。

    一旦他发现我能耐不够,或是能力不足,就会毫不犹豫地弃我而去。

    而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二十分钟之后,我带着杨帆等四五个绝对忠心的哥们,悄然埋伏在了校外某个台球厅后面的小巷子里。

    漆黑的小巷子里弥漫着一股臊臭味,地上还有些稀稀拉拉的污水,不时有几只流浪猫狗悄然走过。头顶的月光洒不到这里,只能借助二楼的一点昏暗灯光照明。我们几人或藏于电线杆后,或伏在平板车下,或躲进垃圾箱中……各自屏息以待,齐齐盯着通往台球厅的后门。

    过了一会儿,一阵有些浪荡的嬉笑声传来,接着后门被人闯了开来,一对年轻男女互相拥抱着、亲吻着来到小巷子里。

    女的穿着暴露、行为放荡,口中淫声浪语不断,似乎是个性工作者;而男的人高马大,身上还穿着没有肩章的劣质迷彩服,正是我们班的教官。

    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他中午带人毒打我的场面,还有最后那惊天动地的疯狂一脚。我的浑身都燥热起来,体内的热血也在隐隐翻滚,一双眼睛更是喷出无穷无尽的怒火……

    小巷子里,这对男女正靠在墙上,搂抱在一起互相吻着;而那女的似乎并不满意现在所站的位置,抱着我们教官看似无意实则有目的的往电线杆前移动,已经昏头的教官显然并没发现这个异状,还在火急火燎地不断动作。

    就在他快要得逞的时候,女人突然按住了他的手,娇滴滴说:“你等我下,我去趟卫生间。”

    我们教官却不让她走,说去什么卫生间啊,先把事情办完再说。

    “你急什么,我去一下就来,咱们再好好玩。”女人轻轻摸了摸教官的胸膛,娇笑了一声之后快步离去,又从后门返回台球厅去了。

    教官靠在墙上,有些等得不耐烦,便摸出一支烟来准备抽。就在他准备打火的瞬间,电线杆后突然窜出一个黑影,然后伸手在教官的眼前一扬,一把不知什么东西的粉末洒了出去。

    “啊……”教官发出一声惨叫,连忙去揉自己的眼睛,嘴巴里的烟卷也掉在地上。

    与此同时,又有人从垃圾箱里跳了出来,伸手便把一个麻袋套在教官头上。小巷子里的不同方位又飕飕飕地窜出四五个人影,手里的棍棒裹挟着无数的怒气,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尽数倾泄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