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65 混世魔王
    昨天晚上,我和几个兄弟在小巷子里偷袭我们教官,那下手真是要多狠有多狠,按理来说打的他一个礼拜下不了床都是正常的,天知道他这第二天就一瘸一拐地来干嘛了,难道就为了那点军训津贴?可真够拼的啊!

    此时此刻,我们教官吃惊地望着操场上的一幕,看到他的同事几乎被整个操场的学生愤怒殴打,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等他看到我满目狰狞、张牙舞爪地冲他冲过去的时候,我们两人之间距离只有十几米了。

    教官了解我的实力,又看到我手上还拎着钢管,当场“嗷”的一声转身就跑,可惜他本身还受着伤,一条腿上打着石膏,还没跑两步就摔倒了。而我冲上前去,一脚踩住他的脊背,然后用钢管轻轻戳着他的脑袋,说你跑啊,倒是再跑啊?

    教官回过头来,惊恐地看着我:“你……你……”他一边说。一边看向硝烟弥漫、尘土飞扬的操场,显然在询问我这一幕是谁造成的,究竟是谁有着如此惊人恐怖的号召力。

    我哼了一声,嘴角勾起一丝阴沉的笑:“对,就是我。陈峰算得了什么,老子可以比他玩得更大!”陈峰上高一的时候,曾经带了一百多人端了教官宿舍。嚣张程度堪称前无古人;就在昨天,我们教官还拿这事刺我,说陈峰只有一个。

    但是现在,我就让他亲眼看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张狂。

    说完,我狠狠一脚踹向了他的裆部,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在整间大操场的上空。这声音无比的凄惨恐怖,透露着深深的绝望和无助,几乎压过了操场上所有的沸腾喧嚣之声……

    我这一脚踹得极狠,我们教官目眦欲裂,两只眼球几乎都快跳出来了,上面也爆出了不少的红血丝。他捂着裆,痛苦地在地上扭来扭去。姿态和昨天中午的我一模一样,像只厕所里被人踩了一脚的蛆,翻滚、挣扎、扭动、哀嚎、痛哭流涕……

    昨天晚上偷袭他的时候,因为怕暴露自己,我没有踹出这一脚;现在,我终于报了这曾经带给我极度痛苦的一脚,憋了一天一夜的气终于在这一刻得到彻底释放。我的身心都感到了无限的畅快和愉悦,就连呼吸都觉得无比顺畅了。

    这一幕比我想像中来得要快,在我的原计划中,要先干掉瓜爷、彻底统治高一,才有本钱去挑战这帮教官。但是就在刚才,瓜爷率先对教官发动了进攻,两方发生了激烈冲突,于是我紧跟而上,完成了一系列的报复,可谓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接着,我又狠狠地收拾了一顿我们教官,只是鉴于他已经伤痕累累,所以再下手的时候也留了点情,毕竟我也担心真的打出点什么事来。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管理这群教官的中队长和学校方面的人才姗姗来迟,还出动了整个学校的保卫科,才把这一场混乱到极致的架给遏制了。那干教官已经被打得伤痕累累,拖出来的时候个个都像死狗,迅速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而其他学生因为参与人数众多,学校也暂时无法处理,只能让我们先回教室待命。

    教学楼里,没教官也没老师管的高一新生们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模样,在走廊上回味着刚才的景象。大部分学生本就对这干平时对众人非打即骂的教官充满怨忿,所以现在的大家毫无愧疚之心,反而一个比一个兴奋。

    而我,因为在刚才的混战中起到了决定性的力量,是鼓舞大家勇敢反抗的始作俑者。声望在高一年级也再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每一个人都在探讨着我、吹捧着我,说我不愧是一开学就上任的高一老大,果然很有几把刷子。

    总之,经过这一战之后,服气我的人就更多了,也成了众人心中公认的老大,再没有什么二号人物、三号人物,我就是大家心中绝对的一号。

    杨帆、花少、韩江他们也纷纷对我表示祝贺,报了大仇的蔡正刚也围在我的左右,不断地恭维着我。而我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和他们说:“闹这么大,学校肯定要调查这事,大家下去和各自的兄弟讲下。就说没人组织、号召这场战斗,完全是大家看这帮教官太过分了,才自发而起的行动。”

    众人表示明白,于是立刻下去就做。

    法不责众,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所以虽然我的声望达到顶峰,可我还是要尽量淡化自己在这场混战中的决定性作用。不让学校抓到我的任何把柄。

    毕竟陈峰搞事过后有他爹出来擦屁股,而我什么都没有,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提前做好防范准备。

    好在现在跟着我的这些人,杨帆、花少、韩江等等,都在我们年级挺有话语权的,他们分别把命令扩散下去之后,高一新生众人纷纷表示愿意配合——拥有绝对的权力和声望之后,想办到这一点并不是太难。

    果不其然,到下午的时候,学校就开始调查此事了,想要查清闹事源头究竟是谁,虽然那帮教官一口咬定是我,可我们大家早已统一口径,说平时就看这帮教官不顺眼,今天上午他们又暴打瓜爷那一帮人,大家实在看不过了才一哄而上的,没人组织也没人呼吁。

    学校当然不信,但是苦于没有人证,也没有办法治理我,只能召集大家开了个会,说会重新换批教官过来,并且严禁以后再发生此类事件。

    散会之后,我还以为没事了,结果有个老师找到我,让我去校长办公室一下。我就知道,看来这事还没过去,我身后可没有陈老鬼那样的牛逼人物撑腰。只能惴惴不安地去了,还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自己所做的事。

    到了校长办公室后,我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进,我才推开门走了进去。校长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校长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后,不过他并没有抬头看我。而是伏身写着什么。

    这是我第二次来校长办公室了,第一次是和我爸一起来的,也就是在这里,我爸持刀捅了赵疯子,也让我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校长是个满头银发的老头,看上去挺严肃的,气场也很强大,平时总把我们学生训得狗血喷头,不过我永远都忘不了他在赵疯子面前唯唯诺诺的模样,让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我在办公室里站了一会儿,校长还没有和我说话的意思,我只好轻轻咳了一声,校长则才慢悠悠地说道:“怎么,这就不耐烦了?”

    我赶紧说没有,不知道校长找我有什么事?

    校长这才放下笔,抬起头看着我,不过仍旧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我的眼睛,又从头到脚将我看了一遍,似乎想要把我看透。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这样一直看我,让我心里有点发毛。

    “你和你的父亲很像!”就在这时,校长突然开口。

    我迷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校长却比划着双手,说:“我不是说模样,是说你们身上的气势,都有一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魄。还记得吗,你父亲就在这里捅了赵疯子一刀——别怪我这个当校长的当时太懦弱,咱们镇里有几个不害怕赵疯子这个真疯子?一般人见了他都会让着点,因为没人会和疯子一般见识,就包括陈老鬼都不大愿意和他打交道。但是你父亲……他直接就给了赵疯子一刀。当时我就坐在这个位置,眼睁睁地看着一向无法无天的赵疯子慢慢倒下去。”

    说到这里,校长顿了顿。面色竟然出奇的平静,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而当时站在一边的你,虽然一样被吓傻了,面色白的像纸,浑身也像筛糠一样发抖……可我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你的目光里却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里面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复活了一样……”

    校长叹了口气:“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一个混世魔王又要诞生了。”

    我没说话,我根本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模样了,只记得我怕的要死,看到赵疯子肚子里涌出血的时候,我的双腿甚至软到站不起来的地步。至于我的眼睛里有没有透着兴奋,那我就完全不知道了……就算是有,校长现在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疑惑地看着校长。只见他将双手交叉在一起,认认真真地看着我,说道:“王巍,我知道你和你父亲都不是普通人。但,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能不能让我安安稳稳地度过去这一年,好享受退休之后的天伦之乐,不要再到处找事了?”

    我突然明白了校长找我过来的用意。

    我们学校虽然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乱校,每天都有打架的事情发生,但我这几天所搞出来的事已经远远超出这个学校所能承受的压力。而关键是,我还都能做得不露马脚,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让学校没法抓住我的把柄。

    校长很清楚,我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搞出更大的事来,到时候不一定是他这个校长能压得住的,甚至会连累到他最后一年任期的平安,临退休了还要给他的职业生涯抹黑,甚至有可能掉乌纱帽,这是他所不能承受的,所以他将我找过来。希望我能安稳一年,让他顺顺利利地干到退休。

    但是,怎么可能?

    我还和我舅舅有着赌约,为了能证明我自己,为了让他不再看不起我,我必须马不停蹄地继续干下去,直到取代陈峰做了这个学校的天!

    但。当着校长的面,我又不可能直接说出我的想法,只能随口说道:“我尽量吧!”

    说完我便转身,准备离去。

    校长从我的话语中听出了敷衍之意,一直淡定的他终于怒吼出来:“你不要太天真了,这是一个讲究背景的年代,你就是再狠、再聪明有什么用,陈峰的父亲随随便便动根指头就能把你给捏死!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一句劝,安安稳稳地过上一年,等陈峰毕业以后,你想干什么都没人能管得住你……”

    我没有理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将他的声音关在门内。

    我出来之后,刚走到楼梯拐角,就有人和我迎面撞上,竟然是唐心。唐心一脸焦急,拉着我的胳膊说:“怎么样了巍子,是不是校长要处理你?我通知我哥了,或许他能帮你!”

    刚才校长说陈峰他爹一根指头就能捏死我,那种轻蔑的眼神和不屑的语气,让我的心里正充斥着巨大的不甘和怒火,现在唐心又在我面前说要陈峰帮我,我的火气一下就不可抑止地窜上来了,吼道:“不要和我说陈峰,老子迟早要干掉他!”

    刚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了,唐心可是陈峰派来监视我的卧底,如果她把我这话原模原样地传达给陈峰。那我接下来的路可就不好走了。

    唐心果然一脸错愕,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的脑子里也一团乱麻,正想着说点什么来弥补的时候,就见唐心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突然一移,看向了我的身后。

    这一瞬间,我的后背浸出无数冷汗,头皮也一阵阵地发麻。我眼角的余光一瞟,果然看到陈峰,正站在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