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66 迎接,最后一战
    这一刹那,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说害怕吧,其实也没有,我还不至于会怕陈峰,我就担心他知道我的真实目的之后会对我下手,以他现在的能力碾压我一个所谓的高一老大还是很容易的,那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和心血就白费了。

    说实在的,当看到陈峰站在我身后时,我很想直接拎起他的领子大吼,说妈的,老子就是想干掉你,你要怎么?

    可我内心还存着一丝幻想,假如陈峰是刚刚过来,并没有听到我刚才的冲动之言呢?可这又是不可能的,刚才我声音很大,就算他是刚走过来,也该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那怎么办,要堂而皇之地和他开战么?

    凭我现在的能力,行吗?

    就在我无限纠结的时候,唐心的声音突然结结巴巴地响了起来:“巍,巍子,我们班那个陈峰虽然老骚扰我,但也没有太明目张胆,你只要吓唬下他就行,不用太过分了……”

    听了唐心的话,开始我还一头雾水,不过我很快就明白过来,她这是在帮我解围,假装我们在说另外一个陈峰,那我所说的“干掉陈峰”也就是干掉另外一个人了——毕竟现在同名的这么多,也不一定说的就是我身后这个陈峰,是不是?

    但,唐心不是陈峰那边的人吗,她又为什么帮我,有没有其他目的,是不是为了获取我的信任?退一万步,姑且相信她是真的想要帮我,可这谎言未免有点拙劣,陈峰能相信吗?

    但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就坡下驴,硬着头皮说道:“那不行,你是我妹妹,谁欺负你都必须死,我一定要把陈峰给弄死……”

    不等我话说完,唐心突然又叫起来:“哎,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假装现在才回过头去,说哟,陈峰,你怎么来了?

    陈峰的脸刚才还阴晴不定,现在突然变得春风满面,笑着说道:“我刚过来,唐心不是说校长找你麻烦吗,所以我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他就是警告了我几句——嘿,他能奈何得了我?

    我这最后一句话是在装逼,目的是暗示陈峰我很有背景,你千万别对我动什么心思。陈峰果然笑呵呵地说:“那是,他长了几个脑袋,敢动小阎王的侄子?我说不过来吧,唐心还火急火燎地叫我……嘿嘿,刚才你们在说什么,怎么听着要干掉我?”

    陈峰这话说得慢条斯理,还夹杂着开玩笑的轻松语气,好像只是随口一说,可是却让我瞬间汗毛直竖,琢磨不透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不等我细细揣摩他话里的含义,唐心已经抢先一步解释起来,说她们班里有个叫陈峰的,特别讨厌、猥琐,没事就和她开下流玩笑。她不堪其扰,所以刚才就和我说了一下,我自然火冒三丈,说要干掉那个陈峰。

    “其实也不至于啦,大家毕竟都是同学嘛。”唐心笑嘻嘻的,演技倒还不错,好像他们班里真有个猥琐男陈峰。

    陈峰听了也笑起来,说他既然把唐心交给我照顾,那唐心有事肯定得来找我,让我千万别嫌麻烦,给他把妹妹照顾好了。

    我说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那就好,还是老哥们最靠谱。”陈峰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膀,就好像我俩真是老哥们,老了好几年的哥们。

    “巍子,恭喜你坐稳高一老大的位置,我准备再开一桌帮你庆祝庆祝,把高二、高三的朋友给你介绍一下,你怎么看?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以后少不了互相帮忙。”

    我笑了起来:“当然好啊,不过还得错几天,我和瓜爷的事还没处理完。”

    “瓜爷啊——”

    陈峰的音调突然拉高,语气中充满不屑:“你不用和那家伙客气,那王八蛋的老爹曾经还想涉足咱们镇,但是被我爸给干回去了,现在竟然还敢跑到我的地盘上学。嘿嘿,就是你不收拾他,我也要收拾他,靠你了哈哥们。”

    我点头,表示明白,说没问题。

    既然我这没什么事,陈峰就先走了,剩下我和唐心在后面慢慢走。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我俩有些尴尬,谁也没有说话。

    不管陈峰到底有没有相信所谓“猥琐男陈峰”的拙劣谎言,但唐心毕竟是帮我解了围,按理来说我该谢谢她的,可我怎么都张不了嘴,因为我还拿捏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是陈峰那边的人么,怎么会好端端地帮我,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送你回宿舍吧。”下了楼后,我说。

    “好。”唐心也沉默着。

    一路无言,一直走到女生宿舍楼下,我正准备让唐心上楼,唐心突然站住脚步,和我面对面站了,抬头看着我说:“巍子,你真要干掉我哥么?”

    唐心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一时间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我一直都看不透这个女生,要说她是陈峰派来监视我的卧底吧,可她确实真诚、热情,看不出丝毫作伪的痕迹——当然,她演技很好,堪称浑然天成,刚才还蒙骗陈峰说她们班上有个猥琐男陈峰老骚扰她呢。

    有时候,我能看出来她是真心真意地想和我玩,想要融进我们那个集体之中,可我一直对她有所防备,不让她参与任何机密要事,能看出她的隐隐不爽,但她从没表现出来过。我一直以为她在隐忍,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看着唐心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我的脑中愈发迷茫起来,同时我也明白,在她面前说谎似乎已经没有意义,毕竟她亲耳听到我的宣言,于是我重重点头,说对,我就是想干掉你哥!

    “为什么?”唐心脱口而出,语气和面色都变得哀伤起来,还有她那双本来纯真的眼睛,现在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阴影,里面似乎有些水雾腾腾的,看得出来她很难过、很伤心!

    看到唐心这样,不知怎么,我的心微微有些刺痛起来,感觉好像伤到了一个纯真的女孩,这可真是件罪该万死的事情。可是,她怎么会伤心呢,她不是陈峰派来监视我的吗,她应该早就把我当成敌人才对,为何会露出这种哀伤难过的表情?

    现在的唐心,在我面前就好像一团雾,我看不清、也摸不透,可让我本能觉得危险,总觉得应该远远地离开她。

    想到和我舅舅的赌约,想到老鼠曾经砸了我家的房子,想到陈老鬼那副张狂阴狠的模样,想到陈峰曾拿猎枪指着我的头,我的心肠无疑又硬起来,狠狠说道:“没有为什么,谁不想当学校的天?想当学校的天,就必须干掉你哥,没有第二条路!”

    唐心诧异地看着我,就好像在打量一个陌生人,那双哀伤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疑惑和不解,感觉她似乎有很多很多话想和我说,但是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不,你不是这样的人……”唐心突然颤颤巍巍地抬起胳膊,抓住我的手,说巍子,你是随便说说的吧,你人那么好,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将她的胳膊甩开,说你了解我吗,你才认识我几天就说我好,你知道在我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贸然地说一个人好,也太天真了吧!实话告诉你,我和你哥是生死仇敌,这辈子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我俩的好全是装出来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眼神变得冷酷,声音也变得无情,浑身上下也弥漫着阴冷的气息,使得现在的我看上去十分可怕。

    唐心微微发着抖、摇着头,面上充斥着满满的难过和绝望,似乎根本接受不了我现在所说的话:“不、不,不是这样的,你们一定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我往后退了一步,说就是这样的,没有其他回旋的余地,你可以去告诉你哥,我不介意和他现在就开战!

    说完这话,我也不再看唐心了,因为我的心里已经特别难过,我害怕自己会心软下来,所以毅然决然地转身而去,将这一切莫名其妙、有可能干扰我的情愫全部斩开……

    因为现在没有教官,也没有老师管我们,所以大部分学生都在教室闹腾,我没有去教室,而是回了宿舍。

    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回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诚然,对唐心说出那番话后痛快多了,但痛快过后不免就要面对接下来的麻烦,如果唐心真的对陈峰说出了实情,那接下来的恶战肯定是没跑的。

    陈峰就是再畏惧我舅舅,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一步步取代他的位置,这是肯定的。如果我们两个真的干起仗来,那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和他抗衡吗?

    答案是没有。

    虽然现在的我距离征服整个高一只有一步之遥,而且是妥妥地能拿下来——瓜爷已经完全不足为惧了。可毕竟刚刚上任,能为我所用的人能有多少,又有几个敢跟着我去对付这个学校的天?

    想到这里,我的头不免又大了起来。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没发生的事情想他干嘛,还是专心考虑今天晚上即将到来的最终决战吧。虽然人人都认为我肯定能干过瓜爷,但是谁敢保证没有其他意外发生?所以必要的计划和准备还是要做的,绝对不能够轻视任何敌人——当初的陈峰就是太过轻视我们,所以才在后来的初、高中决战中兵败小树林,我可不能重蹈他的覆辙。

    等到天快傍晚的时候,杨帆、花少、韩江、蔡正刚等一众人聚在了我的宿舍。我简单地做了一下部署和规划,然后便让大家各自散去,一会儿在小树林集合。

    我让杨帆留了下来,托他去查一件事,越快越好。

    杨帆离开之后,我继续在宿舍里坐着,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直到天色慢慢地暗下来,我才站起,走出门外,下了宿舍楼,朝着小树林而去,准备迎接这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