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正文 262 霸气的火爷

正文 262 霸气的火爷

        以吴建业在罗城商界的超然地位,出现在桃花园并不意外,所以我看到他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惊讶,只是觉得有点太巧了。以及,看他和火爷相谈甚欢的模样,也让我心中不免产生一点忧虑,不知道找火爷有没有用。

        吴建业看到我时,倒是露出一点惊讶的表情,不过也没太表现出来,而是跟火爷道了声别之后,便匆匆离开了桃花园,自始至终也没和我说一句话。送走吴建业,火爷才满怀笑意地走到我的身前,还把手伸了出来,笑呵呵说:“王巍,恭喜啊!”

        我知道他是在恭喜我击败爆狮、在罗城道上重新崛起的事,也握住他的手,笑呵呵说:“谢谢!”当初如果不是他收留我,恐怕我早就被爆狮和元朗大卸八块了,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敢忘怀。

        这是我第二次到桃花园,受到的待遇也如天上地下,上次火爷连正眼都不肯看我一下,说话时也夹枪带棒,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这一次,我不光能大摇大摆地进来,火爷还主动拉我的手让我坐下,并且让人上了极品的普洱茶。

        茶香袅袅,火爷和我寒暄了几句,便开门见山,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我也不来虚的,直接把我和吴建业之间的恩怨讲了一下,包括上次卷毛男想帮我俩讲和,却被吴建业误会的事也一并给他讲了。

        火爷听后沉默一番,然后才说:“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是帮你们讲和,还是直接将他整垮?”

        火爷的语气云淡风轻,好像这两件事于他来说都很容易,但我终究还是不敢太麻烦他,只说都不用,就希望火爷能出面说一下话,让他以后别给我找麻烦就行。

        火爷点点头,说这事他记在心里面了,这两天会帮我办办。

        我立刻千恩万谢,然后起身告辞。

        火爷不会胡乱承诺别人,既然答应我了肯定就能办到,所以出了桃花园后,我的心里也放松了很多。只要摆平吴建业这个麻烦,我就有把握和元朗死干到底,并且取得最终的胜利。

        回去的路上,我接到卷毛男的电话,他问我最近忙什么,怎么连个信儿都没有。我说我回家过暑假了,顺便把家里的地犁了犁,卷毛男也知道我是开玩笑,笑了一阵之后便问我有没有时间,想约我喝酒。

        我和卷毛男确实很久没见面了,便欣然应允,并且约在了深情酒吧。因为刚和火爷见过面,我的心情还蛮不错,所以和卷毛男喝酒的时候状态也好,陪他喝了个痛快。

        喝完酒后,我俩又去泡了个澡,卷毛男知道我还是个雏儿,就给我安排了个技师,说要帮我成为真正的男人。这我当然不肯,连忙摆手拒绝,说我还是个学生,而且也想把第一次给我心爱的女生,还是算了。卷毛男嘲笑了我一番,便自个搂着技师进房间了,我则独自搂着枕头睡了一晚上。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都和卷毛男混在一起,他也带我走遍各大场子,除了黄和毒没沾以外,其他项目基本上都玩了个遍,确实让我大开眼界,也体验到了花钱如流水的感觉。

        这期间里,火爷那边始终没有消息,吴建业也和往常一样没事就找找我们场子的麻烦。不过我不着急,因为我相信火爷的人品,认为他答应我的事情一定可以办到。

        果不其然,在第五天的时候,我接到了火爷的电话,他让我到桃花园去一趟。

        接到火爷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某个夜场和卷毛男喝酒。挂了电话以后,我便和卷毛男说了一声,急匆匆赶往桃花园里。到了大厅,我一眼就看到吴建业和火爷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吴建业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是我,面上露出一丝诧异,显然并不知道我会过来。

        而火爷则冲我摆着手,笑眯眯地说:“王巍,过来吧!”

        我搞不懂火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给我和吴建业做和事佬?在罗城这个地界上,能和吴建业建立友好关系的话,对我们来说当然有利无弊,可我知道这太难了,卷毛男曾经试着办过,最后也以失败告终。

        所以之前我找火爷的时候,只是希望他能出面说一下话,让吴建业别找我们麻烦就行,其他的也不敢有所奢望。但是火爷既然这么干了,想必他也是有把握的,所以我也就面色平静地走了过去,坐在了火爷的旁边。

        一张茶几,火爷坐在居中的位子,我和吴建业分坐两边。我一坐下,吴建业的面色就有些不悦,说:“火爷,您叫他过来干什么,您应该知道我和他不对付吧。”

        说实在的,我和火爷认识虽然不算太久,但上次也在桃花园里住了好多天,真心没见过哪个敢和火爷这么说话的,这也侧面说明吴建业的背景确实够深了。

        因此,我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生怕火爷镇不住吴建业,反倒弄得没面子了。面对吴建业的埋怨,火爷倒是没表现出来什么,仍旧笑呵呵地说:“就是因为知道你和王巍不对付,所以我才想给你俩做个和事佬啊。”

        果然,火爷打的是这个主意,比我所期望的还要更高一层,不管火爷最后能不能办到,我都感激他的这份情义。不过,看吴建业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买账,他有些厌恶地看了我一眼,又对火爷说道:“火爷,我真不知道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能说服你来做这个和事佬。还是说,他给了你一笔钱?”

        火爷仍旧笑眯眯的:“你觉得钱能打动我吗?”

        “那就怪了。”吴建业坐直了身子,说道:“火爷,能让你大费周章地布置这个局,说明你还挺看得起这小子的,我实在想不通是为什么。因为他年纪轻轻就做了罗城大佬吗?我跟你说不是这样的,他完全就是靠他舅舅,没有他舅舅的话,根本就没有他的今天!”

        时至今日,即便罗城大半个地下世界都归我管辖,吴建业在谈起我时仍旧是满满的不屑,这无疑让我心中充满了怒火,要不是在桃花园里,要不是火爷在我身边,我真想狠狠一拳砸过去了。

        好在火爷还是帮我说话的,他摇摇头说:“单靠他舅舅?我看也未必吧,他舅舅在被李皇帝抓走以后,爆狮才被他干掉的,这你又怎么说?”

        火爷说得没错,我舅舅在的时候,我上位还有好多人不服气,觉得我就是靠我舅舅而已。后来我舅舅被抓走了,爆狮和元朗立刻联起手来打击我,一度逼得我差点命丧街头,但最后我是靠着自己一步步走出泥潭,方才干掉爆狮获得了今天的地位。

        这段故事,在罗城的地下世界也已成为神话,久久被人传播和颂扬,现在放眼整个罗城,哪个人说起我来,不竖上一下大拇指的,还有谁再说我是靠我舅舅才有今天的?

        所以,吴建业现在还拿我舅舅说事,实在有点站不住脚,有点强词夺理。火爷把爆狮搬出来,吴建业无话可说了,沉默了半天,才嘟囔着说:“那是爆狮自己蠢……”

        “嘿,我来罗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人说爆狮蠢的。罗城地下世界这么多能人,竟然让一个蠢货来当大哥,也太看不起其他人了吧。”火爷轻轻笑着,端起杯来品茶。

        从我坐下开始,火爷就一直帮我说话,连我都不知道原来他这么看得起我,心中的感激之情也越来越重。同时也想,火爷就是会办事情,他这么为我说话,就算最后事没办成,我也欠他一个人情。

        火爷步步紧逼,弄得吴建业一点辙都没有,只能说道:“火爷,你到底想怎么样?”

        火爷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也没想怎么样。只是老吴,你知道吧,在整个罗城,能让我称一声朋友的,不超过一只手掌。”说到这里,他指了下我,又说:“而他,就是其中一个。”

        吴建业的面色瞬间变了,整张脸上充满不可思议。火爷来到罗城有十几年了,多少达官贵人连他的门槛都进不来,更别说和他交朋友了。而我从来到罗城,到声名鹊起,其实也不过半年多时间,竟然就能让火爷称一声朋友,也难怪吴建业会是如此的震惊了。

        火爷看着吴建业,依旧笑眯眯的。

        吴建业一语不发,陷入沉思。

        许久,许久。

        吴建业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火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从今天起,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再和王巍过不去了,不过和他做朋友就算了,我和他实在是处不来,希望你能谅解。”

        够了,足够了!

        虽然吴建业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可他在火爷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就足以说明他的诚意了。回忆之前的过往,我刚到罗城,在深情酒吧给豹哥做马仔的时候就得罪了吴建业,途中又经历过数次的交锋和摩擦,梁子也越结越深,似乎怎么都解不开了。在找吴建业之前,除了卷毛男试图帮我说过和之外,我们也找过很多的社会名流、商业大亨说过话,却通通遭遇了滑铁卢,吴建业真的是谁的面子也不给。

        可是现在,火爷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让吴建业打了退堂鼓,承诺以后不会再和我过不去。火爷的能量,真的是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实在是太感激他了,只要吴建业不再帮着元朗,那我拿下整个罗城就指日可待了!

        我的心中激动无比,好似有一万朵烟花同时绽放,美的我几乎都要找不到北了。而吴建业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便和火爷道了声别,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

        “老吴,再等一等。”火爷突然开口。

        “还有什么事吗?”吴建业的脸色有点难看,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连我都觉得奇怪,不知道火爷还想做些什么。火爷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才轻声说道:“交不了朋友没关系,处不来也没有关系,不过合作一下总是没问题的。老吴,你要是给我面子,就把旗下的场子拿出一半来交给王巍看管,也说明一下你的诚意,怎样?”

        火爷的这一番话,无异于一颗小型核弹,不光在吴建业的心中炸开,在我的心里也产生了无比震撼的效果。原以为,火爷做这个和事佬,只是想缓和我和吴建业的关系,让我们以后不要再斗下去了;就算做不了朋友,也能退而求其次,我俩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也已经是相当完美的结果。

        哪里想到,火爷的野心远远不止如此,他竟然还想让吴建业交出一半的场子给我!

        以前宋光头还在的时候,吴建业旗下的场子都是宋光头来看管的,这也给宋光头带来数之不尽的财富,助他成为罗城地下世界最有势力的大佬。后来宋光头倒台之后,我曾试着和吴建业谈过,希望他能继续把场子给我,但吴建业根本就不搭理我,直接就转向了元朗。

        众所周知,打架就是拼钱,打得越狠,钱就烧得越多。古语早就说了,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毕竟大家都有家有口的,凭什么就替你卖命?每打完一架,烧出去的钱就不计其数,有钱就能有人、有武器;谁更有钱,谁就能笑到最后。

        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钱的多少就决定了势力的强弱。在罗城原先的三大势力之中,元朗本来是最弱的一个,就因为有了吴建业的输血,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强大。

        所以,我也明白了火爷的用意,他不仅想解决我和吴建业的矛盾,更想助我登上罗城地下世界的巅峰。如果吴建业将旗下场子的一半交给我,那势必会大大削弱元朗的力量,对付起元朗来也就更加的轻松了。

        火爷这么尽心尽力地帮我,我感动得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我在感动之余,不免也产生一点疑惑,吴建业答应不再找我麻烦,看上去已经是他的底线了,已经让他十分的不愉快,火爷现在还让他交一半的场子给我,可想而知他肯定不会愿意的,会不会反而弄巧成拙,彻底激怒吴建业?

        果然,吴建业在听完火爷的要求之后,先是露出一副无比震惊的神色,接着震惊慢慢转化为愤怒,他的脸颊微微颤抖,气息浓重起来,眼睛也跟着有点红了,直接说道:“不可能!火爷,我已经答应你以后不找王巍的麻烦,这已经是我做事的底线了!火爷,我给你面子,希望你也给我面子,否则咱俩都不好看!”

        听到吴建业的强硬语气,我也忍不住捏了把汗,他能对吴建业说出这样的话来,足以说明他还是有些底牌的。我知道火爷想帮我,可我不愿看到他因为我,和吴建业闹得太难看了,如果最后收不了场,那可我就成千古罪人了。于是,我立刻给火爷使了个眼色,暗示他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了,不用再强迫吴建业把一半的场子交给我了。

        而火爷就好像没有看到我的眼神似的,继续冲着吴建业慢悠悠地说:“哦,怎么个不好看法,你倒是说来听听?”火爷的语气虽然很轻,但是其中的不悦却悄然散发出来,显然吴建业不太友好的语气,也有点激怒了火爷。

        而吴建业却无所顾忌地继续说道:“火爷,我知道你背景很深,也知道你在省城有人。但你还是想清楚了,这里毕竟是罗城,你要是为了这个小子和我拼个鱼死网破,值得吗?”

        吴建业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已经非常明显,而火爷在听过这样的话后,眼睛迅速眯了起来,两条眼缝里却射出令人胆寒的光来,说道:“和我拼个鱼死网破……”

        顿了一下,才慢悠悠地说:“你配么?”

        你配么?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彰显出火爷无与伦比的霸气,和对吴建业十足的不屑来。在罗城,吴建业的地位无疑是超然的,他非黑非白,却黑白通吃,从江湖大佬,到官场要员,哪个不给他几分面子?

        吴建业跺一脚,整个罗城都是要抖三抖的,可是火爷现在却对他说出“你配吗”这三个字来,不得不让人怀疑火爷的能量究竟有多可怕!

        而吴建业,在听到这三个字后,一张脸迅速变得煞白,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刚才,他只是气得脸抖,现在整个身子都有点抖了起来,他这一辈子估计还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所以才会气成这副模样。

        “好,那咱们就走着瞧,我吴建业就豁出这条命去,跟你拼上一次!”吴建业突然仰头喊出一句话来,接着转身就往外走。

        “呵,想走,有那么容易?”

        火爷这句话一出口,站在他身后的那几个身板挺直的保镖,立刻齐刷刷冲了出去,拦住了吴建业的去路。别说吴建业了,连我都吓了一跳,火爷这是想做什么,难道还想打吴建业不成?

        吴建业也是一样的想法,他回过头来,瞪着一双眼睛,愤怒地说:“你想干什么?!”

        “来了我这桃花园,敢对我这么不尊敬的,你还是第一个。你说,我要是不给你一点教训,以后还怎么在罗城继续呆下去?”

        火爷的话音落下,那些围着吴建业的保镖里面,其中一个一马当先,狠狠一拳砸在吴建业的肚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那个声音,我听着都有点胆颤,更别说身为当事人的吴建业了,他的身子迅速弯成了虾米状,脸上也充满了痛苦之色。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叫出来,我还以为是他骨头挺硬,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他之所以没叫,是因为已经痛苦到了极致,连叫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身子一弯,另外一个保镖,立刻举起手肘,重重地击在吴建业的背上。又是一声闷响,吴建业直接趴倒在了地上,然后几个保镖同时出手,对着吴建业就是一番拳打脚踢。

        这些保镖出手的动作极其凌厉,而且很有章法,每一下都落到实处,打的吴建业叫都叫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不断发出凄惨的含糊之声。说句实话,我看不出来这些保镖的实力,就感觉他们一个个都是绝顶高手,这样的高手殴打手无缚鸡之力的吴建业实在有点屈才,但是他们仍旧打的十分认真,火爷一刻不开口,他们也一刻不停手。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火爷才轻轻咳了一声,那些保镖就好像听到军令,一下子就收了手,站着一动不动了。

        再看吴建业,已经鼻青脸肿,像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是脚印,看着真是凄惨极了。真的,我认识吴建业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的模样,还记得半年多前刚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深情酒吧大显威风,连宋光头都对他礼让三分,可谓风光无限。就包括刚才,他数次对火爷不敬,也是底气十足。

        但是现在,刚刚被暴打过一顿的他,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哪里还有往日半点的风光?

        这一幕,虽然让我觉得十分痛快,可也让我心中不免有点担忧,就算火爷的背景强到逆天,可吴建业显然也不是好惹的。现在火爷把吴建业打成这样,吴建业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以他的脾气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啊,到时候火爷又怎么来应对这份狂风骤雨?就算应付得了,想必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吧。

        为了我,不惜彻底得罪吴建业,真的值得吗?

        就因为我当初帮他收拾了王宝林?

        可那件事,于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顺水推舟而已。火爷可以因此念着我的好,帮我解决点麻烦也能理解,可是他为了我,把吴建业打成这样,就实在让我想不通了——因为我心里很明白,就我做的那点事,完全不足以让火爷担这样的风险!

        看着躺在地上还没缓过劲儿来的吴建业,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转头看向了火爷。

        而火爷,仿佛明白我的意思,轻轻敲着桌子,冲我说道:“你母亲,姓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