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正文 264 针锋相对
    从桃花园出来,我立刻就开了车子往城里的方向驶去。

    路上,我就给李爱国打电话,把刚才桃花园里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李爱国当然表现得十分不可思议,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找遍各路人马,都拿吴建业毫无办法;而我才来罗城几天,轻轻松松就把吴建业搞定了,还拿下了他旗下所有场子的管辖权,说起来简直不敢想像,如同神话般的存在!

    李爱国把我好一顿夸,说我果然是天生当大哥的料,多么棘手的问题在我这里也变得轻而易举了。当然,我也不会被这种赞扬冲昏头脑,因为这样的结果是我也没有想到的,对我来说也是完全的意料之外,而且我知道这背后是我妈起了作用,否则凭我和火爷的交情,绝做不到这一步的。

    我和李爱国说,接下来要接收吴建业的场子,让他和乐乐他们都讲一下,让大家都准备好。因为这些场子本来是元朗的,现在要移交给我们,很可能会发生冲突。

    李爱国说好,马上就要大家准备。

    挂了电话以后,我立刻就给吴建业打电话。其实按照正常流程,我就是明天再打这个电话也不迟,可我实在是太急了,生怕夜长梦多,事情又起了什么变化,所以想赶紧着手去办。

    吴建业没有我的号码,接到我电话的时候还有点奇怪,问我是谁,我说:“吴总,是我啊!”

    听到我的声音,吴建业沉默下来,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浓重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找我有什么事?”

    我说吴总,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不是已经和火爷商量好了,要把旗下的场子都交给我吗?

    我的声音很平淡,没有任何的挑衅意图,结果吴建业还是一下就爆发了,在电话里冲我吼道:“你那么着急干嘛,我现在还在医院,难道你让我打着吊瓶出去做事?”

    吴建业和我说话的态度,依旧充满了满满的鄙视和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和之前在电话里对火爷的小心翼翼截然不同。

    他还是看不起我,即便要把场子交给我了,在我面前也还是扮演着盛气凌人的角色。

    我强忍着心中的憋屈,默默地说道:“吴总,如果你有为难的地方,要不我再让火爷和您说说?”

    提到火爷,吴建业的火气果然下去不少,说话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了,嘟囔着说:“那倒不用了……不过你也太急了点,你也知道我受了多重的伤,就不能等我出院以后吗?”

    我说不好意思,我这人不喜欢等,而且你旗下场子挺多,接收起来也挺麻烦,还是越早越好。你要是不方便的话,可以派个管事的助手过来,帮你完成交接事宜。

    我这么一讲,吴建业就无话可说了,憋了半天才说:“好吧,你想先从哪里开始?”

    我想了想,说:“就从‘金玉满堂’开始吧。”

    金玉满堂是一家夜总会,是吴建业旗下最大的场子,还是罗城的地标性建筑。每到晚上,就名流云集、跑车遍地,钞票哗哗地滚,堪称罗城最有名气的销金窟之一。

    我跟着卷毛男也去过几次,本来以我的身份,谁也不敢阻拦我,但是吴建业偏偏和我过不去,让那些工作人员礼貌地请我出去。我当然气得半死,可惜也不能拿那些工作人员出气,更何况在他们面前耍威风也没有任何意义。的这口气我憋在心里很久,所以吴建业问我想从哪里开始,我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金玉满堂,除了象征我和吴建业合作的开始,也是想好好地出一口气。

    吴建业也明白我的意思,只好叹了口气说:“好吧,那就从金玉满堂开始。”

    我问吴建业会派谁过来,他说他会自己过去。听到这里,我语带关心地说:“那吴总,你一定要小心身体啊!”

    挂了电话以后,我已经兴奋地无法形容了。我立刻给李爱国打了电话,让他带着兄弟们到金玉满堂去,虽然吴建业会到现场,但我还是担心会有意外发生,所以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

    打完电话以后,我也开车到了城里,没有回深情酒吧,而是一脚油门朝着金玉满堂而去。金玉满堂位于罗城的中心地带,确实是上好的地段,绝对寸土寸金,是吴建业旗下最赚钱的场子。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金玉满堂的门口依旧门庭若市,一个个富家公子、小姐进进出出。我想起之前几次和卷毛男过来时的憋屈经历,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过来金玉满堂。

    卷毛男正在其他场子和他的朋友喝酒,问我好端端去金玉满堂干嘛,难道要砸场子?

    我也不跟他说,只是让他过来。

    卷毛男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带着一帮纨绔子弟杀到了。与此同时,李爱国、乐乐、花少、豺狼他们也到了,李爱国带的人比较多,有好几十个,而且个个拿着家伙。

    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卷毛男顿时瞪大了眼睛:“巍子,你还真准备砸场子啊?先不说元朗会怎么样,就老吴那小心眼,指不定怎么和你过不去呐。”

    我说没有,我是来消费的,谁说是来砸场子的?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卷毛男还是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也没有解释,只让李爱国他们在外面守着,然后便和卷毛男他们一起进了金玉满堂。这一群视金钱如粪土的公子哥、大小姐驾到,对店里来说本来是件挺值得高兴的事,就连大堂经理都满面春风地亲自来迎接了。

    但是,当经理看到我也在其中的时候,一张脸顿时又绿了,连忙点头哈腰、满怀歉意地说:“王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不能接待您……”

    每次过来,都有工作人员和我这么说,我也已经习惯了。为此,卷毛男砸过他们店里不少东西,但最后的结果是卷毛男他爸打来电话将他臭骂一顿。不过卷毛男挨的骂再多,也依旧熄灭不了他想为我出头的心;当初我还是个服务生的时候,他就特别喜欢为我出头,现在我已经做了大哥,他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改。

    更何况他也知道,我在外面还埋伏着人手,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怵,直接就抓了那个经理的领子,吼道:“今天我们就要在这里玩,你要是再敢说一个不字,我就把这里给砸了!”

    在罗城的任何一家场子,都没有工作人员敢和卷毛男起冲突的,这位经理当然也吓坏了,立刻哆嗦着说:“那,那您等等,我去请示一下上级!”

    “去吧!”

    卷毛男放开了经理,经理立刻转身落荒而逃,而我们一帮人则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大堂的沙发上面。到了现在,卷毛男已经认定我是来砸场子的,他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还让我一会儿记得给他发根钢管,他要把那个盛着十几条红龙的鱼缸给砸破。

    而我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不一会儿,经理的上级没有赶来,倒是过来一群看场子的,身上都穿着运动服,脚上蹬着运动鞋。这帮人过来以后,我没什么反应,卷毛男倒是立刻跳了起来,挑眉瞪眼地说:“怎么着,还想打架?”

    这群看场子的人里,有个叫老金的,是这帮人的老大,也是元朗手下的一名重要人物。老金今年已经四十多了,据说已经跟了元朗二十多年,早就没了年轻时的热血和凶悍,反而逢人先笑三分,看着跟个弥勒佛似的,一点都不像个出来混的。不过元朗能把金玉满堂这么重要的场子交给他管,说明还是非常器重他的。

    现在,老金面对卷毛男的跋扈,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愤怒,仍旧是笑眯眯的,说周少,您误会了,您来场子里玩,是我们这的荣幸,欢迎您还来不及,怎么会打架呢?

    卷毛男撇着嘴,说:“那你还废话什么,赶紧给我们安排项目啊!”

    老金仍旧笑眯眯的,说:“周少,您等一等,我有几句话要和王巍大哥说。”

    说完之后,老金便径直走到我的面前,稍稍弯腰,恭恭敬敬地说:“王巍大哥,按理来说,您来我们场子玩,我们是肯定是双手欢迎的……但您也知道这是吴总的场子,他也特地交代过不欢迎您,您看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小辈了吧?”

    老金确实是个老油条,他只是把吴建业搬出来,而不是把元朗搬出来,意思是让我有气也去找吴建业撒去。作为一个手下,老金确实很会做事,知道什么时候搬出什么样的人。

    老金的态度很好,实际上我对他的印象也一直不错,所以并不想太为难他,而是幽幽地说:“老金,今天这事你做不了主,还是把元朗叫过来吧。”

    我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淡然,而老金听后却是面色一变,好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慌张。在道上摸爬滚打已经二十多年的他,立刻从我淡然的话里听出几分不一样的味道来,虽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今天这事肯定不会小了。

    不过,他很快就稳了下来,面色如常地低声说道:“好的,那请王巍大哥再坐一会儿。”

    说完,老金便往后退了几步,拿出手机来开始打电话。

    而卷毛男却不明白我的意思,悄悄跟我说道:“巍子,你要砸就砸,干嘛还把元朗叫过来啊?”

    我说没事,我自有安排。

    和我认识了这么久,卷毛男也知道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便安静地在一边坐着了。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大堂里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是元朗带着十多个人走过来了。

    那十多个人,和元朗一样浓眉大眼、脸上透着异域风情,显然都是少数民族的,而且一看就都是好手,个个露着凶悍之气,元朗能在短时间内将这批人召集起来,确实很不容易。

    不过,我和元朗正处在和平期,平时没事还打几个电话问问好什么的,所以元朗现在的态度也挺好,人还没走过来,爽朗的笑声就先起来了:“巍子老弟,什么风把你吹到这来了?”

    我也笑了起来,说元朗大哥,早听说你这地方不错,来好几次都被拒在门外,实在是不甘心啊,所以今天又过来了。

    我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握住了元朗伸过来的手。

    元朗勾着我的肩膀,说哎呦,哪个不开眼的敢拦你啊,走走走,我带你到楼上玩去。我跟你说,老吴最近刚从毛子那里搞来十多匹大洋马,个个细腰翘臀身段妖娆,包你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元朗要拉着我走,不过我的脚却没动,而是说道:“元朗大哥,我今天过来,是有其他的事和你商量。”

    元朗也站住脚步,疑惑地说:“怎么?”

    我抬头看向门外,然后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接着李爱国、乐乐他们便呼啦啦冲了进来,足足有好几十号人,并且个个手里拿着家伙,瞬间就把我们这一干人团团围住了。

    老金等人面色骤变,一脸凝重地盯着四周的人,而元朗带来的那十多个人却是早有准备,纷纷掏出了怀里的藏刀,和我们的人对峙起来。而卷毛男他们满脸兴奋,显然已经期待这个场面已久了。

    元朗的手也慢慢从我肩膀上滑落下来,眯着眼睛说道:“巍子老弟,什么意思,来找麻烦的?”

    我摇头,说不是。

    元朗指着周围的那些人,说:“你叫来这么多人,还都拿着家伙,不是来找麻烦的,难道是来吃饭的?”

    我还是摇头,说元朗大哥,我今天确实不是来打架的……当然,能不能打起来,还要看你是不是配合了。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似乎厌烦了我的兜圈子,元朗的语气也有点不客气起来。

    我看着元朗,认认真真地说:“实不相瞒,我是来接收这间场子的。”

    我这句话一出口,犹如平稳的湖里突然投进一块巨石,除了李爱国他们面无表情之外,元朗这边的人各个露出无比震惊的神色,就连卷毛男都特别意外地看着我。

    元朗更是激动得脸颊都颤抖起来:“王巍,你哪来的底气敢说这种话?想抢地盘是吧,好啊,来吧!”

    说着,元朗也抽出了一柄明晃晃的藏刀,那刀上透着一股阴寒之气,不知沾过多少人的鲜血。而我故作惊讶,说道:“抢地盘?不不不,我是来和平接收的……怎么,吴总还没和你讲吗,他说要把他旗下的场子都交给我的,今晚就从金玉满堂开始。元朗大哥,希望你配合一点,可别因为这事伤了咱哥俩的和气啊!”

    “什么,吴总说的?!”元朗瞪大了眼睛,显得十分不可思议,老金等人更是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卷毛男却是喜笑颜开,和旁边的人絮叨起来:“我草,我说巍子今晚非得把我拉来干嘛,原来是想在我面前装一回逼啊。不过,我喜欢!”

    “吴建业要把场子都给王巍?怎么回事,他俩不是一直不对付吗?”有人问道。

    “那我怎么知道……”卷毛男翻了个白眼。

    而我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对元朗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早知道这事了,要不你给吴总打个电话问问?”

    元朗皱着眉头,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但他看我一脸的诚恳,还是拿出手机,给吴建业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拨通,就听元朗说道:“吴总,这会儿王巍和我都在金玉满堂,他说……哦,你马上就来了是吧,好,好,我等着你。”

    挂了电话以后,元朗满脸疑惑地看着我,而我只是冲他笑笑,然后又坐在了沙发上,耐心地等着吴建业的到来。因为一帮社会人儿站在大堂,哪里还有客人再敢登门,所以大堂里十分安静,众人沉默不语,却各怀心思。

    过了一会儿,大堂的旋转门转动,几个西装革履的汉子搀着吴建业走了进来。吴建业还是鼻青脸肿,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也吊在胸前,一步一步地往这边挪着。

    吴建业这副模样,明显是被人打的,以他在罗城的地位,竟然还能被人打成这样,实在是太不可思议。除了知道真相的我和李爱国等人之外,其他人均是一脸极度震惊的表情,卷毛男更是呆呆说道:“我草,怎么回事?”

    卷毛男一边说,还一边看向我,用眼神询问是不是我干的。而我冲他摇了摇头,意思是我可没那么牛叉,敢在罗城把吴建业打成这样。

    “吴总,怎么回事?!”

    在一片震惊之中,元朗第一个反应过来,并且冲了上去,替换其中一个汉子搀住了吴建业的胳膊。吴建业一脸苦相,摆着手说:“别提啦,别提啦,元朗兄弟,我对不住你,今天晚上你带着你的人走吧,金玉满堂以后就交给王巍来看管。还有其他场子,你的人也都慢慢退出去吧……”

    如果说之前大家还对我所说的话有些怀疑,那么现在吴建业亲口说出,自然没有了质疑的声音。只是,大家无疑更惊讶了,因为谁都知道我和吴建业之间的恩怨,吴建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必然事出有因。再看吴建业身上的伤,很难让人不去联想什么,所以元朗愤怒地说:“吴总,你是不是被王巍给威胁了?如果是的话,你尽管告诉我,我就和他拼了!”

    吴建业却摇摇头,无奈地说:“王巍?他还威胁不了我,是其他人……唉,元朗,你别问了,我都拿这个人没办法,你就更惹不起这个人了。走吧,和你的人走吧!”

    吴建业的苦口婆心,却换来元朗更大的不甘,他着急地说:“吴总,到底是谁,你倒是给我说个名字啊,让我走也走得心甘情愿一点!”

    看元朗不死心,吴建业只好说道:“是火爷!”

    “火爷”这两个字好像带着天然的霸道气势,从吴建业的口中一出,大堂里整个气氛都变了,所有人都面露诧异。元朗的脸色也煞白起来,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下,嘴里嘟囔着说:“火,火爷……怎么可能……”

    吴建业却摇着头:“我也觉得不可能……唉,你还是走吧!”

    旁边的卷毛男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接着又朝我投来疑惑的神色,显然想不通我是怎么说服火爷来帮我的。只是现场人这么多,我肯定不方便和卷毛男说些什么,就用眼神暗示他说随后再讲。

    接着,我又朝元朗走过去,拱手说道:“元朗老兄,承让了。”

    元朗猛地抬头,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狠狠瞪向了我,毫不遮掩的杀气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我的心里一凛,知道这一战终究还是无法避免,所以手也迅速伸向了口袋,随时准备摸出甩棍抗击即将暴走的元朗。

    大堂里的众人也是如此,不管是我们这边还是元朗那边,大家纷纷把家伙举了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场面,迅速变得剑拔弩张;恶战,也将一触即发。

    “别打,别打……”吴建业摆着手:“你俩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但是别坏了我的场子。元朗,给我一点面子,你还是走吧。”

    元朗咬牙切齿地盯着我,而我也和他针锋相对。

    但是最终,元朗的目光挪了开来,整个人也像是老了十岁,冲着老金等人沙哑着声音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之后,元朗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他的人也都唉声叹气地跟了上去,一众人的背影看上去极其落魄。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谁也没什么好说的。

    元朗等人离开了,金玉满堂的场子从此之后归我们管辖,而且未来的几天内我们还将接手更多的场子,李爱国他们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卷毛男也一屁股坐下,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喃喃地说:“哎呀,这个美呀……”

    我走到吴建业身前,伸出手说:“吴总,从今天开始,就是咱们两个合作了。你放心,我的兄弟在这,一定不会让你的场子出事。”

    吴建业没握我的手,反而厌弃地看了我一眼,咬着牙说:“王巍,别以为火爷给你出头,我就会高看你一眼。还有,你也别得意地太早,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像你这种什么都靠别人的人,迟早会栽跟头的,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说完,吴建业便在别人的搀扶下,一步步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再度充满怒火,好像不管我做成什么样,都无法让吴建业真正看得起我。脚步声响起,是卷毛男走了过来,他搂着我的肩膀,哼了声说:“巍子,别听那老王八羔子瞎说,出门在外本来就是靠朋友的,朋友多、面子大也是一种本事。就是他吴建业,要是没朋友帮衬着,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反正你拿下了他的场子,钱也不少赚,管他那么多干嘛,他爱干嘛就干嘛去!”

    我没说话,眼睛仍旧盯着吴建业的背影,心中当然充满复杂的情绪。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和自己的合作伙伴闹成这样?

    吴建业走到门口,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竟然又惊慌地往后退来,好像门外有什么让他感到恐惧的猛兽。

    吴建业突然的奇怪表现,让我们的人也吃了一惊,不晓得他在搞什么鬼,纷纷伸头探脑地看着门口。只见玻璃门转动,外面走进来几个人,原来是满头白发的火爷,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他的保镖。

    将吴建业吓得往后退的,自然就是火爷。

    其实火爷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笑意,但吴建业就是害怕到了极点,两人就好像同性相斥的磁铁,火爷每往前走一步,吴建业就往后退一步,默契十足。

    现在的吴建业,又没有了面对我时的张狂,反而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羊羔,眼神里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