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正文 265 强强联合在罗城这个地界上,能把吴建业吓成这样的着实不多。

正文 265 强强联合在罗城这个地界上,能把吴建业吓成这样的着实不多。

        在罗城这个地界上,能把吴建业吓成这样的着实不多。

        说“不多”或许也不太准确,因为火爷有可能是唯一一个,哪怕是市里的哪个领导过来,也不至于把吴建业给吓成这样。而现场,除了我和卷毛男知道这是火爷,其他人则都只听过他的名字,没见过他的真人,突然看到吴建业这副模样,还互相小声询问着什么情况。

        得知这人就是传说中的火爷,众人均露出无比惊诧、又恍然大悟的表情。

        吴建业确实是吓坏了,不断地往后退着,加上他刚挨过一顿暴打,腿脚有些不灵便,竟然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火爷见状,迅速往前迈了几步,弯腰伸手搀住吴建业的胳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吴总,你这是怎么啦?”火爷一脸莫名其妙,“我又不是老虎?”

        我心想,你不是老虎,却比老虎更可怕啊。吴建业也一脸惊恐又无奈地看着火爷,说道:“我已经在逐步把场子交给王巍了,你还想怎么样,总不能逼我和他把酒言欢吧?”

        火爷摇着头,说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过来和你聊聊天而已。

        火爷把吴建业扶起,又搀着他来到沙发上坐下。整个过程中,吴建业始终一脸迷茫,不知道火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也是一样,不知道火爷到底想干什么,打了吴建业一顿又过来卖好,这种街头小混子才有的恶趣味,火爷难道也玩得不亦乐乎?

        火爷搂着吴建业的肩膀,做出一副十分亲昵的模样,笑呵呵说:“老吴,我今天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

        吴建业一脸迷茫,我也满腹疑惑,还是搞不懂吴建业到底想干什么。而火爷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把手从吴建业肩膀上取下来,然后轻轻拍了拍双手。接着,门口又进来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他们手里还抬着一个麻袋,那麻袋蠕动不已,显然里面装着个人。

        几个汉子走到近前,当着众人的面把麻袋丢在地上,接着其中一人用刀子将麻袋口上的绳子割开,一个人头便从里面钻了出来。那是个小年轻,大概二十来岁,眉眼间自有一股凶狠的气息。他的口中塞着一团抹布,却在看到吴建业后发出野兽一般呜呜的叫声,看他那张狰狞的脸,似乎恨不得要把吴建业生吞活剥。

        而在看到这人之后,吴建业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东西。

        火爷继续笑呵呵地说:“吴总,还记得他吗?”

        不知道吴建业记不记得,而我却是记得的。

        当初卷毛男给我和吴建业当说客,但是没有成功,反而谈崩了。我们一起往外走的时候,有人突然持刀偷袭吴建业,关键时刻还是我给他解了围,否则他就命丧黄泉了。

        可惜的是,当初的吴建业以为那刺客是我安排的,在我救了他后,反而还冲我冷嘲热讽,以至于让我俩的关系更加恶劣。

        而现在麻袋里的这个人,就是当初偷袭吴建业的那个杀手!

        火爷竟然把他给抓来了!

        与此同时,卷毛男也叫了起来:“哎,老吴,这不是当初假扮成服务员刺杀你的那个吗?”

        吴建业没有说话,显然也想起来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眼前的人。火爷摆了摆手,一个汉子便把那小年轻口中的抹布拽了下来,那小年轻立刻冲着吴建业破口大骂起来,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仿佛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而从他一系列的骂语之中,我们也听明白了来龙去脉。

        事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吴建业不是也干房地产吗?大概在三年前,吴建业承包了一个城中村改造的项目,大家都知道这种项目最难办的就是初期的拆迁,有些钉子户想多要点拆迁款,宁死就是不搬家。

        不过这并难不到吴建业,他本来就和某些势力有所勾结,随便叫了群小混混处理这事,一夜之间就把这群钉子户连根拔起。这小年轻的家里,就是钉子户的其中一员,据他所讲,在那场强拆的运动中,他的父母惨死在挖掘机的滚滚车轮之下。

        从那时起,小年轻就把吴建业视为生命中最大的仇人,时时刻刻都在筹划着将其杀死。其实那次被我阻止的刺杀,并不是他的第一次了,只是吴建业身边始终保镖环绕,每一次都失败了而已。

        “吴建业你个丧良心的狗东西,只要老子还活着一天,就一定要把你给杀了!”小年轻咬牙切齿地咒骂着,眼睛里也泛着充满杀气的凶光。

        火爷摆摆手,那汉子又用抹布将小年轻的嘴给堵住了,而小年轻依旧在呜呜呜地叫着,要不是手脚都被绑着,恐怕已经冲上来和吴建业拼命了。整个过程之中,吴建业始终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火爷依旧笑呵呵的,说:“吴总,人就在这了,要杀要剐你说了算。”

        旁边的汉子,立刻抽出一柄尖刀,显然只要吴建业随便说句话,这小年轻立刻就会命丧当场。说实话,我觉得这小年轻很可怜,他无非是想给惨死的父母报仇而已,何错之有?

        可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他想杀死吴建业难如上青天,而吴建业弄死他就像弄死一只蝼蚁。

        吴建业仍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面前不断呜呜叫着的小年轻。

        火爷又摆摆手,那汉子便抓住小年轻的头发,刀尖也对准了他的脖子,眼看就要白刀子、红刀子出。

        然而就在这时,吴建业却轻轻说了一声:“等等。”

        火爷伸出手,止住那汉子的动作,又狐疑地看向吴建业,说吴总,怎么?

        吴建业又盯着那小年轻看了一会儿,才长叹了口气,说:“算了,放他走吧。”

        吴建业这么一说,火爷反倒笑了起来:“吴总,心软了?”

        “不是心软。”吴建业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干我这行,早就没有心了,只是不屑杀他而已。让他走吧,反正他也伤不了我,左右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留着还能让我开心开心。”

        吴建业这话虽然说得不好听,但他肯放这小年轻走却是事实,说明他还良心未泯,也让我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而火爷就更无所谓了,反正他和这小年轻也没仇,又摆了摆手,那几个汉子便把小年轻重新塞回麻袋,抬出去了。

        随着那几个汉子抬着麻袋离开,这场小风波也到此为止,吴建业低着头,半晌才说了句:“火爷,谢了。”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火爷说完,冲我和卷毛男点了点头,也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吴建业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们也没人理他,而是聚在一起说话。今天晚上的行动很顺利,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几天里,要逐步接手吴建业的其他场子。在这期间或许会和元朗发生冲突,我和他们说着一些注意事项,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等等。同时,我也给他们划分任务,比如乐乐负责那块区域,豺狼负责哪块区域,等等。

        我们说话的时候,卷毛男也站在一边听着,虽然卷毛男和我们不是一伙的,但我也没把他当外人,所以由着他听。卷毛男听着听着,也来了兴趣,问我能不能也给他几个场子看看。

        我哭笑不得,说去你的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纨绔子弟。

        卷毛男不高兴了:“怎么着,你觉得我没这个能力?”

        花少则说:“哪有一开始就当老大的,虽然你身份尊贵,但也得从基层做起。这样吧,你先给我当小弟,在我这锻炼锻炼,看你适不适合吃这碗饭。”

        正开着玩笑,脚步声突然响起,竟然是吴建业朝我们走了过来。我们一帮人立刻安静下来,都警惕地看着他,吴建业径直走到我的身前,一脸惭愧不安的模样,抬头看着我说:“王巍,对不起,上次是我误会你了。”

        说实话,吴建业能主动向我道歉,而且态度还这么诚恳,是挺让我吃惊的。因为他一直都看不起我,觉得我能有今天是靠我舅舅,即便我舅舅后来被抓走了,也是抱了火爷的大腿才到现在。他会屈服于火爷的淫威,不得已将旗下的场子都交给我,但让他真正将我当作合作伙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可是现在,吴建业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我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来,确实让我相当意外。而我,也瞬间明白了火爷的用意,他就是想通过这样一个手段,来缓和我和吴建业之间的关系,毕竟要合作的话,总这么僵着也不是回事;而且和吴建业做朋友,对我们来说也大有裨益。

        之前我和火爷说起我和吴建业的恩怨时,曾经说起过这件事情,当时我也没有在意,没想到火爷就放在了心上,并且加以利用。这手段,这城府,实在让我佩服不已。

        怪不得人家敢叫“爷”呐!

        面对吴建业的诚恳道歉,我也没有说太多废话,既没有沾沾自喜居功自傲,也没有冷嘲热讽不屑一顾,而是和火爷一样淡淡地说:“没关系的,不过是举手之劳,吴总不用放在心上。”

        吴建业惊讶地看着我,目光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有惊喜、有欣赏、有惭愧、有感动……甚至,他的眼眶都微微有点红了。

        接着,他慢慢伸出了手,见状,我也伸出了手。

        我们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也标志着我们的合作从此正式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