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十一章 你不走我走
    “就这么简单?”

    火堆重新燃起,安妮瑟罗蒂雅和韩弃抱着婴孩围坐在那。

    罗蒂雅惊讶看着喂着婴孩吃着魔力补元的韩弃,开口询问。原来韩弃就是躲在了之前没发现的地窖里逃过一劫直到她们带着骑士重回这里。听到她们的声音韩弃带着婴儿才敢出来。

    就这么简单。

    而一旁的安妮瑟,则好奇打量着这个光头弃儿,闻名不如见面。

    爱屋及乌的安妮瑟,其实不可能对一个一次面都没见过的弃儿有太多关注。甚至其实弃儿这个身份本身都不重要。不管她心中那位王子是弃儿是精灵甚至是兽人都好,只要是他……就好。

    可以肆无忌惮任性带着骑士就冲过来魔兽山脉范围回到石屋和冰霜巨狼群对峙。更多也是对自己实力和自己手下二十个骑士实力的自信。全歼狼群就开玩笑了,但如果想走,没那么难。

    几千年上万年的规则就是。

    魔兽山脉这边被赶进范围内就再也没出来过那条线。

    人类和其他种族也没过去过,可是如果真的过来,自己承担后果。但只要回归魔兽山脉范围以外,魔兽是铁定不能追过来的。

    成王败寇。

    胜利者总有些特权的。

    但是这个弃儿……

    光头,还抱着一个婴儿……

    听说婴儿也是弃儿……

    还不是他的孩子……

    在这个巨狼环绕的石屋内……

    刚逃生出来……

    就喂东西……

    脸上挂着笑……

    “呵呵。”

    不自觉就笑出来。安妮瑟从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笑什么安妮。”

    罗蒂雅正询问韩弃逃生经过,骤然听到旁边安妮瑟一声笑。

    安妮瑟回过神,惊讶指着自己:“我笑了?”

    罗蒂雅点头,表情怪异:“也觉得很神奇吗?他居然躲在地窖里逃过一劫?”

    说完没等安妮瑟说话,罗蒂雅皱眉失笑看着韩弃:“你居然知道地窖也不告诉我们?!我们先进来的都没发现。”

    韩弃一边喂着婴儿吃东西,一边回头:“那我告诉你们,你们会躲进来吗?”

    停顿一下,韩弃摇头:“而且我都不知道躲进来能不能真的躲掉巨狼。他们能攻破石门,一个地窖难不倒它们。就算没发现我,不被他们咬死可能也会饿死。或早或晚而已。”

    一边说着,韩弃一边将魔力补元拿开不再喂了。

    而婴孩很没意外的再次哭叫手腿并用要抓着吃的。

    “喂你干吗又不给了?!”

    罗蒂雅皱眉抱怨抢过魔力补元去喂婴孩:“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不够吃可以节省,够吃了还是不给吃饱。”

    韩弃一愣,失笑皱眉:“不是不够吃,是没时间了好吧?既然这么多骑士在这还不赶快走?!”

    停顿一下,韩弃表情怪异打量安妮瑟和罗蒂雅:“话说……你们不是还想给我留在这喂狼吧?如果是这样我现在就先走了。能活着谁想去死呢?”

    罗蒂雅抬头疑惑看着韩弃:“谁说要走了?要走我们回来干吗?”

    安妮瑟笑着:“他可能是以为我们特地回来救他的。”

    这么一说很奇怪,因为韩弃叹息笑着,无所谓摇头,反而罗蒂雅瞬间有点尴尬和内疚。回避韩弃的视线。

    “我倒是没这么想过。”

    看着安妮瑟,韩弃开口:“这位骑士大人是公主殿下的援兵吧?公主殿下当初最先离开就是要找援兵的,找到的话,肯定会回来看看的。”

    停顿一下,韩弃疑惑转头:“不过话说,你们一个都没碰到那些逃离的骑士吗?还有那位……叫什么逊的骑士队长的。”

    “遇到了几个。”

    罗蒂雅一边喂着婴儿,一边抬头:“不过都受伤了,没让他们跟着,而是送他们出魔兽山脉范围去小镇养伤。”

    看看韩弃,罗蒂雅咬着嘴唇:“你……你不怪威尔逊留下你自己逃掉吗?”

    韩弃一顿,平静笑着:“无所谓怪不怪吧。非亲非故的。”

    罗蒂雅开口:“可他……”

    “他只是没带我一起走而已,又没打我骂我杀我甚至推我喂狼。”

    韩弃平静打断罗蒂雅的话,将婴儿接过站起,整理衣服看看周围,对着罗蒂雅开口:“所以你们又回来是为了什么?回来看看就好,要营救那些骑士在这里守着恐怕没什么用吧?况且前面就是狼群,越来越多。你们战力再强也没胜算。等它们形成包围圈,能走掉也会有死伤,何必呢?”

    “我们是来找落日花的。”

    安妮瑟开口,对着韩弃。

    韩弃看着安妮瑟:“我倒是听公主殿下说过。”

    突然惊讶,韩弃看着两人:“难道那个什么花是在这附近吗?”

    没等两人说话,突然门被推开。

    安妮瑟皱眉看过去,惊讶站起。

    一名骑士进来,身上有血,虽然不是他的。

    “不是让你们不要杀伤刺激狼群吗?”

    骑士行礼:“数量增多,而且它们更暴躁了。开始形成包围之势。我感觉情况有些危急,建议队长先撤离这里,等到增援或者随时能撤出突破的相对安全区域。”

    安妮瑟几步走到门口看着前面,果然,一直站立没怎么上前的巨狼,此时已经开始由两翼走过来慢慢下坡,要将石屋侧面包围。而狼群慢慢向下逼近,所有骑士已经围成半圆对抗一直没停歇但是更凶狠不要命扑过来的巨狼,以及远处轰喷的天赋技冰咆哮。

    虽然抵挡没问题,但显然开始承受不小的压力。

    真的厮杀肯定没胜算,而如果要走可以,那只能是现在。

    “情况很严重吗安妮?”

    罗蒂雅也走上前,看着抿起嘴角皱眉的安妮瑟。

    安妮瑟开口要说话,突然余光看到屋内的动静,下意识转身呵斥:“你干什么?!”

    罗蒂雅回头看过去,表情怪异。

    只见韩弃正翻身要从窗口跳到石屋后面,如同曾经的威尔逊那样。

    “额……”

    韩弃胸前还紧紧系着襁褓,见两人看过来询问,没说跨过去翻到外面,但也没说翻回来,只是笑着开口:“我想把你们留下喂狼我自己偷偷跑。”

    说完嘀咕着皱眉翻身已经跳出窗口站在石屋外面:“也该轮到我一回了是吧?”

    “哈。”

    罗蒂雅实在没忍住,她都觉得好神奇,明明是非常危险的氛围,并且他还是一个此时此刻不会魔法斗气最没有战力的弃儿,甚至还背着一个婴孩。

    但他总能坦然随意的态度和语气,也让罗蒂雅总是想笑。

    而一旁愣在那的安妮瑟,此时也是皱眉哭笑不得指着他。

    “你这个弃儿真是……”

    她当然不会信什么他要留下这些骑士喂狼好让他先跑掉。

    因为战力决定一切的状况下,威尔逊遗弃他和他遗弃这么多骑士还都是会斗气的,根本就是两回事。

    调侃而已。

    “快回来,外面危险。”

    罗蒂雅嗔怪上前拽着一窗之隔的韩弃要将他拉回来。安妮瑟愣愣看着罗蒂雅的背影,似笑非笑皱眉。

    不自觉的流露出小女儿态,她是不相信罗蒂雅身为一个公主哪怕是私生女,但也不会对一个陌生奇怪的光头弃儿有什么其他情感。而且刚认识没多久。

    可是她以女人的直觉又认为好像没那么简单。

    毕竟……

    她自己不也将一个弃儿看得那么重要吗?

    如同她生命的太阳。

    “不要吧……不好吧。”

    韩弃微微挣扎,虽然也不走,但也没进去。

    罗蒂雅抿起嘴角,看着韩弃:“我们其实怀疑落日花就在对面不远处。冰霜巨狼的举动其实是在抵御我们靠近。所以我们还不能走,难得发现落日花的踪迹,不会轻易放弃的。”

    韩弃看着罗蒂雅认真的神情,摇头开口:“我不知道什么是落日花,有什么功效,对你有多重要。但我知道再重要的东西都比不过生命。这次得不到就下次,可生命只有一次。冒险不值得。”

    “我们已经求援了。放心吧。”

    罗蒂雅开口示意韩弃。

    “身为弃儿,居然比骑士和贵族更在乎生命。很有意思呢。”

    安妮瑟也回头开口,看着窗外的韩弃。

    罗蒂雅回头看看安妮瑟,又看看韩弃,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是啊。”

    韩弃很不在意她的嘲讽,平静看着安妮瑟:“本身已经是最低贱被所有种族都放弃的弃儿了,如果连自己都放弃自己,那弃儿活着就真没意思了。”

    安妮瑟脸色撂下想说什么,最后不耐摆摆手:“随便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就该清楚,这里没人会送你离开的。”

    “没用你送啊。”

    韩弃探身看看安妮瑟的背影,揉揉鼻子对着罗蒂雅轻声嘀咕:“不是你叫住我现在早就走了。”

    “哈哈。喂!”

    罗蒂雅再次笑出来,嗔怪瞪着他。

    韩弃也是笑着单手行礼,对着罗蒂雅点点头,转身就要再次离开。趁着冰霜巨狼还没完全包围的现在。

    罗蒂雅慢慢收起笑容,出神看着韩弃的背影,许久之后,突然开口:“等一下。”

    韩弃转身看着罗蒂雅:“不用了吧?”

    罗蒂雅刚要顺着窗口跳出去,听到他的话,跨坐在窗拦愣住:“什么不用了吧?”

    韩弃干笑后退,轻轻拍着怀里的婴儿:“这么多骑士,还都会斗气……不用还留我给你们争取时间了吧你们又没想走。”

    “你想多了。”

    罗蒂雅语气一滞,皱眉翻身下来,走到韩弃面前。看着他的面容,罗蒂雅吸了口气,转身吹了个口哨。

    “唏律律。”

    一匹马跑过来,是罗蒂雅的坐骑。

    轻轻拍着马匹的背,罗蒂雅轻声开口:“算是表达之前威尔逊将你遗弃在此的歉意,补偿给你。骑着我的马去小镇吧。”

    韩弃愣在那,看着罗蒂雅,就这么看着。

    许久之后,弯起嘴角,点头翻身上马。

    马匹有些躁动,被韩弃拽着缰绳安抚好,低头看着站在那里的罗蒂雅:“谢谢了……自己小心。如果逞强一定要得到什么而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想想那些会为你难过自责的人。”

    罗蒂雅微微张嘴说不出话,看着已经拨马回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中的韩弃。

    出神许久直到安妮瑟叫她,才回过神,低头沉默着,回到石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