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十五章 沟通
    “呼……”

    风继续席卷这个平原似的地方。

    俯视这个场景密密麻麻的群狼,战栗跪伏嚎叫都不敢。

    散乱在周围四处一个个小点唯独。

    中间一条空地,让最边缘的两个身影对峙战力。

    韩弃凝视着头狼,轻轻拍着襁褓。一步步,朝着罗蒂雅走去。

    然而头狼却并不给他时间。

    “嗷呜!!”

    仰天张口,巨大的白色光球对着阳光慢慢凝聚变大,直到有头狼两个头大小的时候,突然对着罗蒂雅的方向,轰喷而去。

    只用肉眼都能看到光球波动的恐怖力量,而此时巨狼群恨不得将头塞进地里。

    罗蒂雅刚刚升起的一点点希望,随着这个光球逼近,再次叹息闭上眼睛。

    “轰!!砰~!!”

    光球在罗蒂雅所在的地点骤然炸裂,方圆百米的范围形成巨大爆炸和气浪。

    “嗷嗷~”

    本来已经散乱的巨狼群被轰得更远更散,甚至围得最近的几只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息,鲜血慢慢流淌,没一会就被没散开的寒气冻住。

    头狼冰冷的目光直视着气浪散开的位置。

    可是当一切气浪散开视线清晰之后,除了看到那里有个巨坑以外,再看不到一丁点其他的身影。

    本能的再次将目光看向前方。

    一个背对他的光头身影,后背的衣服已经破开几个大洞,鲜血流淌。诡异的是伤口周围居然因为冰碴冻住而血被止住。

    他却还是站立在那里,不止于此。当他慢慢转身的时候,头狼弓起身子,獠牙呲起。

    因为转身才看到韩弃的怀里,是头狼刚刚轰过去要碎成渣的,罗蒂雅。

    “撑得住吧?”

    韩弃慢慢放下怀里的罗蒂雅,让她坐在那。

    罗蒂雅嘴角流血,韩弃撕下一块已经被轰开的衣服布料给她擦拭,并抵着她还流血的额头。

    罗蒂雅讷讷张口,不敢置信看着他,和他身后那个被头狼的天赋技轰开的巨坑。

    她以为这次真的要死的时候,因为不是群狼扑过来,而是头狼对着已经没法再动抵抗的她轰出天赋技而已那个弃儿,还在自己很远的距离。

    可是她没有迎来轰击。

    在头狼的天赋技那个光球即将轰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只感觉到一股大力撕扯她,然后下一个瞬间,她就被抱在怀里。而回头看去,自己距离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很远了。

    但是她自己没看到。

    可如果有别人旁观的话,就会很清楚的看见。

    韩弃在光球轰出的时候,张手对着罗蒂雅凌空一抓。

    罗蒂雅就已经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撕扯被拽到韩弃的怀里。

    “吼!!”

    可是没等罗蒂雅再去想什么,头狼瞬间呲着獠牙迈着沉重的步伐飞奔扑向这边。

    地面都在颤抖,韩弃骤然回头,在头狼扑向即将扑向他的时候,抬手用力一挥。

    “嗷!”

    巨狼巨大的身影突然反转后退,落地翻滚泥点飞溅,爪子用力抓地滑行很远才站住。

    头狼头颅慢慢低垂,健美的四肢紧紧抓地。

    獠牙露出凶狠颤抖的狼吻,黑色平静的眼睛不再平静的同时,已经变成血红。

    罗蒂雅没看清韩弃的动作,但是却看到韩弃垂下的手,手掌从长袍袖口中,慢慢滴血,落在她的脸上。

    那血鲜红,也温热。

    但罗蒂雅的心在发颤,甚至没有力气去抹掉他还在低落的血。

    “帮我抱着。”

    还是那个温和的声音将她惊醒。

    罗蒂雅仰头,韩弃已经转身蹲下,解开胸前的襁褓,将哭叫的婴孩放进她的怀里。

    “你也会死的……别管我了。”

    罗蒂雅挣扎要坐起,黯然开口。

    韩弃平静抹去她脸上的血,看着罗蒂雅,还是那副温和的笑容。

    “是啊……太多了。”

    韩弃转身面向头狼。有些为难:“打不过啊。”

    “呵。”

    哪怕罗蒂雅很虚弱,也忍不住笑了一声。

    只是脸颊苍白的她,笑了这一声付出的代价是嘴角流出血。

    “咳咳……”

    还咳嗽。

    不停的。

    “我是说真的。”

    韩弃无奈转身拍着她后背,一边出神看着狼群:“看来只能好好沟通了。”

    “哈……咳咳……”

    要不是没劲,罗蒂雅很想揍他。

    不过也好,最后离开这个世界也是笑着离开的。

    但韩弃已经起身,微微皱眉看着狼群。

    沉默许久,轻叹口气,慢慢朝前走去。

    一步……

    一步……

    一步……

    韩弃慢慢走过去。

    每一步都那么平静无声,可是每一步,却那么坚实地踩在地面,踩在心跳上。

    头狼更加凶狠狰狞地面孔却不由后退,或许感受到头狼的狂暴。

    哀嚎颤抖的巨狼狼群慢慢站起,来到头狼身后,呲着獠牙,周边的群狼已经开始将韩弃呈包围之势逼近。

    罗蒂雅心紧紧提起,甚至忘记自己还抱着婴儿被她憋得喘不过气。哪怕韩弃的出场很震撼强势但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侥幸的希望。

    虽然他逗自己笑但他说的对。

    巨狼……太多了。

    头狼……太强了。

    根本没有任何可能逃得出上千头巨狼,还是会三级天赋技的。

    更别说头狼六级。

    但是罗蒂雅也更加不知道,他不跑,反而还主动走过去。难道还真是去沟通的?

    他要怎么沟通?

    和……

    魔兽?!

    而事实上,巨狼们,也的确没有因为他脚步放慢走得很稳就平静。反而呲牙躬身要进攻的态势。就在罗蒂雅预见他曾经如同自己一样要被群狼围攻的时候,让所有狼和人都惊愕的情形出现了。

    韩弃突然停住脚步站在了头狼面前,和群狼包围的中间。

    看着头狼血红的眼睛,凝视许久,转身看着已经将他包围并慢慢逼近的狼群。

    一直转了一圈,再次对上头狼的眼睛。

    韩弃弯起嘴角,掀起长袍坐在地上,盘膝合十。

    手里,出现了一串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圆球穿起的手链类似。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噗!”

    罗蒂雅瞬间喷出来,不是吐血,但她此时的心情很类似。

    他居然……坐在地上念听不懂的咒语?!

    这就是所谓的沟通?!

    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念着什么,甚至都听不懂他念出来的音节因为,那明显不是大陆通用语。

    罗蒂雅都不清楚,更别提狼群和头狼。

    然而妖异的是,随着他念起这暂时只能归为咒语的时候,他的身上好像被阳光照射又好像是本身就发散的微弱的光,伴随着能直透心神的音节,回荡在不管远近距离有和区别的所有巨狼和罗蒂雅耳边。

    一开始不知道有什么影响,罗蒂雅听到怀里婴孩咳嗽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太用力了差点憋坏她。

    赶紧将她放开轻轻拍着哄着,以为会哭泣的婴孩,只是呜嘤努了下小嘴,就不再有动作。只是睁着漂亮的眼睛,小手伸向坐在那里的韩弃。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那咒语还在念,声音不大不小却总能传到耳边。

    而且伴随念着时间的增长,罗蒂雅流血过多有些发晕的头,眼睛看向他的身影,似乎柔和的光晕更强。在他背后,隐隐有看不清的身影出现。

    “神……神迹吗……”

    罗蒂雅喃喃自语,说出的话自己都不敢相信。

    而巨狼,似乎就更不信了。

    尤其,头狼。

    “嗷呜!”

    弓起身子的巨狼,虽然没有急扑过去,可是一步一步的,再次逼近盘膝闭眼双手合十念着“咒语”的韩弃。

    韩弃仿佛没看到狰狞的狼群朝他逼近,只是平和掌中夹着念珠,继续念着“咒语”。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五十步……

    三十步……

    十步……

    五步……

    头狼已经距离韩弃近在咫尺。

    罗蒂雅费力站起,紧紧抱着婴儿,看着坐在那里念着什么咒语的韩弃。

    她都能听到头狼嘶吼呲着獠牙的声音。

    想来坐在那里的韩弃,不可能听不到。

    但就好像他身周围的微弱光芒挡住了什么似的。

    明明并不是实质的东西,但是在近前的巨狼再凶狠,也并没有真正的立刻攻击。反而渐渐平静下来,呜呜轻叫。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头狼死死盯着韩弃。

    随着他念完整篇“咒语”,初始围着韩弃的巨狼包围圈,不自觉已经空出十米的距离。

    上千只巨狼就这么看着韩弃。

    只有头狼还在凶狠地站在韩弃面前,血红的眼睛充满暴戾。

    罗蒂雅下意识紧绷着身子,眼睛瞪出血丝死死盯着韩弃。

    已经念完,那么接下来……会如何?

    韩弃慢慢睁开双眼,无视周围已经退开的巨狼狼群。而是凝视着高高站立在不远处的凶狠狰狞的巨狼。

    “嗷呜!!”

    巨狼也盯着韩弃,血红的眼睛愈发鲜红,獠牙也更加锐利。

    只是始终和韩弃对视的视线,不曾断开,也不曾眨眼。

    “吼!”

    终于,头狼獠牙已经就要碰到韩弃的脸。

    巨大的狼吻反而并没什么常年食肉的异味,有的只是寒气将他的脸上冻出一层寒霜。

    韩弃毫不在意,在所有巨狼和罗蒂雅的注视下……

    慢慢抬起右手。

    “吼!!”

    头狼弓着身子大声嘶吼就要扑过去将韩弃咬碎撕碎的时候。

    突然一只手,一只右手,碰触到它的头。然后,轻轻摩挲着它白色的毛发。

    韩弃还是平和的笑着不变,看着头狼的眼睛。

    头狼一时愣住没动,看着韩弃,任由韩弃摩挲。

    罗蒂雅身子绷紧,心提到胸口。看着韩弃摩挲头狼的狼头。

    一下……

    两下……

    三下……

    “嗷!!”

    “不要!”

    罗蒂雅震惊看着前面,尖锐大叫。

    只见头狼突然张口咬住韩弃抚摸狼头的右手,除了手腕,整只手已经在狼嘴里,看不见。

    “咔嚓!!”

    头狼獠牙用力一咬,后退撕扯……

    咝~的细小声持续。

    只见韩弃的右手手腕已经被撕扯咬断。伤口喷出鲜血,洒在头狼白色的毛发上。

    “不!!”

    罗蒂雅尖叫站起踉跄跑去却摔倒,不知何时流出莫名的泪水,顺着脸颊,躺落。

    “噗。”

    不远处的头狼看着手腕喷血的韩弃,随口将一个整只的手掌,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