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十六章 从心开始
    “呼……呼……”

    韩弃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和罗蒂雅的泪水相映成趣。

    还有对应的,是韩弃被扯断的光秃秃的手腕,没了手掌的伤口断处,还在流淌着鲜血。

    “噗。”

    头狼随口将韩弃的断掌吐在地上。

    “嗷呜!!”

    “嗷呜嗷呜!!”

    巨狼狼群齐齐仰天长啸,跪伏在头狼面前。

    头狼却始终盯着韩弃,看都不看巨狼们。

    “呼……呼……”

    韩弃喘息,脸色发白,慢慢抬头凝视头狼的眼睛。

    “不……不要……”

    罗蒂雅哭泣着抱着同样哭叫的婴孩,眼神有如死灰一般无力看着韩弃。

    他身上的光芒已经消退,此时此刻的他,伴着风吹破碎血染的长袍,好像随时都要倒下。

    “吼!”

    突然头狼再次狰狞呲着染血的獠牙,死死盯着韩弃。

    因为一只无力的手臂,颤抖着,再次抬起,对着巨狼。

    是韩弃。

    是左手。

    扯起嘴角露出笑容,在苍白的脸上都显得无力,但却依旧平和。

    头狼慢慢抵近韩弃,嗷的一声再次将韩弃的左手咬住。

    “额!”

    韩弃抿起嘴角闷哼一声,看着巨狼的眼睛。

    鲜血从头狼的口中流出,那是韩弃手腕的血。

    头狼凶狠的,死死盯着韩弃。

    韩弃看着头狼,深呼吸几次,再次轻笑,黑色的眼睛纯净地凝视着头狼血红的眼睛。

    “不要……不要!!”

    罗蒂雅站起大声嘶吼。

    但显然此时的中心和关注点,并不是她。

    此时此刻就连凶狠的巨狼狼群,看向韩弃,都不再呲着獠牙。而是轻声呜咽嚎叫,然后,慢慢后退,蹲立,凝视着他……和头狼。

    包围圈的空白,扩大到二十米。

    只剩下韩弃,和头狼。

    头狼凶狠撕咬韩弃左手的獠牙,仿佛时间凝固一般,持续了很久,很久……

    直到鲜血然后了它獠牙的缝隙,直到一滴一滴低落在地面的声音都好像砸进心跳。

    韩弃还是看着头狼的眼睛。温和地笑着,配上他惨白的脸色和满头的汗,显得那么虚弱和滑稽。

    但是……

    终于,终于……

    头狼凝视着这样虚弱和滑稽的韩弃,反而獠牙慢慢松动,然后,一点一点张开。

    韩弃满是鲜血但没断的左手随着手臂,从头狼的口中落下。

    头狼的眼睛也从血红色,重新消退成黑色。

    “呵。”

    韩弃笑出来。

    虚弱无力的左手耷拉在一旁,缓了许久,再次费力抬起,伸向头狼的狼头。

    头狼没动,黑色的眼睛看着韩弃。

    一下……

    两下……

    三下……

    摩挲了许久,鲜血将白色的毛发都染红了,头狼也只是站在那里,没动。

    “啪嗒。”

    一直到韩弃自己没了力气,左手落在地上。

    韩弃费力喘息,血从两个手腕伤口处,流淌得更缓慢了。

    头狼慢慢后退,仰天嚎叫。

    “嗷呜!!!嗷呜嗷呜!!!”

    巨狼狼群站起,一起跟着狼嚎。

    “嗷呜!!”

    周围回荡着千只巨狼齐声狼嚎的声浪。

    罗蒂雅忍不住抱紧婴儿背身承受。

    当许久后狼嚎终于陆续停歇时,罗蒂雅下意识转身。只见那只头狼慢慢低头,看着韩弃的眼睛,轻轻后退几步,转身,带着巨狼狼群,迈步而去。

    罗蒂雅颤抖嘴唇死死盯着韩弃。

    韩弃始终坐在那里,目送着头狼和狼群退去。

    当头狼路过安妮瑟的冰雕的时候,随口吐出一个光球喷在冰雕上。

    “哗啦!”

    冰雕碎裂,安妮瑟定格时举起长剑的动作,因为冰雕碎裂惯性向前冲去。

    只是头狼定定看着安妮瑟,其他巨狼也停在那,扭头看着安妮瑟。

    “额……”

    安妮瑟下意识停住,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头狼再次转头,看向坐在那里微笑看着它的韩弃。

    “嗷呜!”

    轻叫一声,头狼转身迈着巨大却健美的四肢,轻轻奔跑起来。渐渐的,速度加快,而身后的巨狼狼群也跟着一起。

    地面颤抖,大概持续了一刻钟,头狼和狼群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只是奔跑声还不时传来。

    持续了许久,周围才彻底没有了任何声音。

    只有,风声。

    “砰。”

    一直坐在那里笔直的身影,突然背身倒地。

    “韩弃!!”

    罗蒂雅大叫着他拗口的名字奔过去,用力扶起已经虚弱到呼吸都缓慢微弱的韩弃。

    “罗……罗蒂雅……”

    安妮瑟下意识看看周围已经碎裂没有全尸的手下,难过蹲下去,自责和难过占据了此时刚脱险的心里。

    可显然此时并不是自责难过的时候,在罗蒂雅惊叫声中回过神,安妮瑟看了地面上那些已经分不出谁是谁的骑士碎块一眼,深吸一口气,朝着韩弃走过去。

    “他……”

    安妮瑟神色复杂地看着躺在哭泣的罗蒂雅怀里的韩弃:“他居然……”

    “别说了!!”

    罗蒂雅仰头大叫:“快帮忙带他走!!”

    安妮瑟一顿,没再多说,此时刚刚头狼出现就站在远处的两匹马,不用叫就已经跑过来。

    罗蒂雅和安妮瑟合力将已经昏迷的韩弃扶到马背上。正要翻身上马离开的罗蒂雅,突然想起什么,转头走过去,将地上的那只左手捡起。死死攥着那只左手,罗蒂雅眼泪再次落下。

    “罗蒂雅!”

    安妮瑟叫了她一声。

    罗蒂雅用力抹了下眼睛,转头过去将婴儿交给安妮瑟。而自己骑上马,扶着韩弃,快速朝着来时的路上,飞奔而去。

    安妮瑟回头再次看了一眼,突然抽出长剑用力插在地面。转身离去。

    ——

    “快停下!他不行了!”

    即将重新回到山坡对面的石屋中,没谁打算停留。可是突然从马上跌落在地的韩弃,让罗蒂雅和安妮瑟不由驻足。

    罗蒂雅急忙下马抱着韩弃,转头焦急对着安妮瑟大叫。

    安妮瑟也赶紧下马,看着此时呼吸越来越微弱的韩弃,和罗蒂雅费力的,将韩弃抬进石屋。

    “先止血!”

    此时的安妮瑟似乎比罗蒂雅稍微冷静一些。

    撕下韩弃长袍的碎布,从莱克背上一个小皮囊里拿出小瓶,洒在韩弃断掉的左手腕。药效看来很不错,周围闪着一些光点,慢慢让伤口挡住流着的鲜血。

    安妮瑟果断将碎布紧紧缠在韩弃的手腕上,又拿出一个小瓶,掰开韩弃的嘴,塞进几粒黑色的圆球。

    罗蒂雅抱着哭叫的婴孩哄着,一边看着安妮瑟做完这一切。

    “怎么样?!好了吗?”

    安妮瑟将韩弃放平在草堆上,呼出一口气站起看着罗蒂雅,摇头开口:“失血过多。能不能挺过来……看运气了。”

    罗蒂雅愣愣看着昏迷不醒的韩弃,慢慢走过去,跪坐在他身边抱着婴孩,许久之后,再次哭泣。

    安妮瑟看着罗蒂雅的背影,走上前揽着她肩膀:“别打扰他休息。我带来的药不错,如果他会斗气的话,应该能挺过来的。”

    罗蒂雅转头抱怨:“他怎么会斗气?!他是弃儿!!”

    安妮瑟表情怪异:“是吗?你确定?”

    罗蒂雅愣在那,看看昏迷的韩弃,张张口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轻轻拽着罗蒂雅来到一旁坐着。安妮瑟递过魔力补元给罗蒂雅,示意她喂婴儿。

    罗蒂雅看了韩弃喂了好几次,很顺手的将魔力补元碾碎,轻轻抹进婴孩的嘴里。

    一直都好吃的婴孩此时却哭闹偏头躲开,就是哭叫。

    罗蒂雅出神看着婴孩,也不再喂了,神色黯然憔悴。

    安妮瑟沉默,随手将婴孩抱过来,哄着喂着反正她也不会,只是想分担一些罗蒂雅的精神。

    “抱歉,是我逞强,连累你……和他。”

    罗蒂雅回过神,看看一旁的韩弃好像呼吸稍微平稳一些。抱着膝盖靠坐在墙边,摇头抹掉泪水:“不用抱歉,你的骑士也都战死了。”

    安妮瑟手一颤,沉默许久,有些难过的偏头:“我留下记号了,之后会过去将他们的尸体收敛带回帝都。”

    罗蒂雅看看她空空的剑鞘,此时才发现从始至终自己只关心韩弃,都忘了这个好姐妹也是刚刚脱险,并失去二十个手下,难过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没想到碰到冰神。”

    安妮瑟不知道罗蒂雅的想法,只是沉默一会,叹息开口。

    罗蒂雅回过神,皱眉询问:“什么冰神?”

    安妮瑟语气低沉:“就是头狼。但它不是头狼,而是狼王。”

    罗蒂雅惊讶:“它不是头狼?!怎么可能?”

    安妮瑟看着罗蒂雅:“如果是头狼,就算有狼群,我们也可以逃走的。可是狼王冰神,却是七级魔兽。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二十名骑士战死,我也差点变成冰块碎裂。”

    罗蒂雅不解:“这有区别吗?狼王和头狼。”

    安妮瑟摇头:“我也是从帝都听说的。冰霜巨狼的头狼,是狼群中最强的冰霜巨狼。但没脱离这个范围。可是七级的狼王是独居的,而且并不是每个狼群都有。却可以号令整个狼群。”

    停顿一下,安妮瑟低头:“它独居在魔兽山脉深处,不会出现在边缘的。这次莫名就出现了,也导致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个。”

    罗蒂雅看着情绪再次低沉的安妮瑟,轻轻握着她的手,给出一个虽然难看但也还是笑容的安慰。

    “幸亏他。”

    安妮瑟突然转头看着躺在那不动的韩弃:“七级魔兽虽然不是最高等级的圣兽,但能叫冰神,是因为它的冰系天赋技最强。”

    罗蒂雅张张口要说什么。

    安妮瑟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韩弃:“一个弃儿不但会斗气,而且还是用这种自残的方式退走七级冰神狼王……”

    罗蒂雅低头,眼泪再次落下:“他的手……”

    “不对。”

    安妮瑟眉头紧皱:“是什么我不知道,但那绝对不是斗气,更类似魔法,可是又没有元素波动。”

    “喂!”

    罗蒂雅抱怨抹掉眼泪:“你是借用分析这个转移你对手下牺牲的难过吗?”

    安妮瑟下意识张口要说什么,但是随后眼神闪过变幻,起身开口:“我去小镇求援。至少找辆马车过来接他。然后去把那些牺牲的骑士带回来。”

    看看外面,安妮瑟转头:“估计巨狼不会再来了,你留在这照顾他吧。”

    罗蒂雅没说话,只是看着昏倒的韩弃。小心抱着婴儿。

    安妮瑟没多说,起身走出石屋外翻身上马,离开此地。

    没有巨狼拦截的话,尤其骑着踏云骢,来回都很快的。大概快天黑的时候,安妮瑟骑马赶回来了。同时跟着一起的有之前找回来的骑士骑着马,还有赶着马车的威尔逊。

    而此时此刻的韩弃,休息了这段时间。

    也已经,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