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十八章 得
    “保持战斗姿势!”

    安妮瑟第一时间冲在最前面,沉声对着威尔逊。威尔逊二话不说,也是和几个骑士都严阵以待,也和安妮瑟并肩站立,抽出长剑却没敢指出去,而是横在胸前。

    怕刺激冰神大人。

    没错。

    冰神,狼王。

    追了上来。

    ——

    那你看,事实上的确是这样。

    正常的反应肯定就是,刚刚他们回去收敛尸体被冰神察觉了。然后上来再次追上他们要说法。

    但是……

    注意这个但是。

    冰神大人又不是正常人,连人都不是。人家怎么想你是揣测不到的。你最多能估量一下人家有多少胃酸。前提还是生吞而不是撕烂。

    此时的冰神狼王眼睛还是幽黑的深邃和冰冷,不带任何情感就算了。冰神嘛。可是连看都不看眼前几个人就显得很不给面子了。可对这几个人来说,他们巴不得冰神谁都别看然后根本就是路过才好。

    毕竟它这次只是自己来的,没有狼群。

    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就这么目视冰神不快不慢朝着他们跑着。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威尔逊下意识要提升斗气被安妮瑟死死瞪住才打消念头。

    至于身后的几个骑士都不用吩咐了。此时想催发斗气都催发不出来。倒也不怪他们。

    换算起来,七级魔兽相当于六级斗气。

    虽然只比安妮瑟高一级,但已经算是碾压。毕竟魔兽不止是近战强横,天赋技可以远攻而且威力巨大。

    之前的教训已经够深刻了。

    还用说别的吗?

    然而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足够刺激安妮瑟的神经了。

    此时当冰神已经来到他们面前五米的时候就连安妮瑟都下意识闭上眼睛不敢看,其他几个骑士已经干脆躲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马身后,更不用说威尔逊额头冒汗,喉头滚动。想体现男性骑士的勇敢都觉得实在太难太难……

    “额……”

    “恩?!”

    “这……”

    时间好像凝固,然后等待审判一般结果。

    没什么动静。

    安妮瑟本来就狭长的眼睛微微露出缝隙想要看看情况结果,瞬间睁到有史以来最大的程度。

    嘴也是。

    冰神来到他们面前……

    然后看都没看一眼,就跑过去。

    救命啊这还真是路过的吗?!

    真的是吗?!

    已经也都睁眼张大嘴看着冰神健美高大的背影朝前跑去,好像跑在他们心里似的。

    一下一下抓着。

    “它好像不是追我们。”

    还是安妮瑟目睹之前的情景,大致猜到什么。

    既然冰神不是因为他们刚刚收殓骑士的遗体而被触动,那么现在追过去的方向,貌似可能就如同刚刚差不多。

    只不过目标换了而已。

    那就是,冰神反悔了,或者不忿之前就那么被一个弱小的弃儿给逼退。所以想了想怕晚上睡不着还是过来干脆都弄死省心。

    此时就是追过去,找韩弃……一了百了的?

    “追过去。”

    安妮瑟第一时间安抚已经站起的莱克,骑马示意。

    威尔逊看看几个骑士,呼出一口气也翻身上马擦擦额头的汗:“不会攻击吧?我们这几个不够它塞牙的。”

    几个骑士不多说,反正站在两位队长的后面。

    “慢慢跟着。保持一定距离。”

    安妮瑟想了一会,沉声开口。

    没多说,再次启程跟在冰神身后。这个方向的确就是罗蒂雅和韩弃行走的方向。

    偶尔冰神停顿转头看着远远吊着的安妮瑟和威尔逊。几人赶紧站定一动不敢动。

    果然冰神也再次转头继续走自己的也不理他们。

    就这么走走停停的,终于看到前面行驶的也不快的马车。

    毕竟韩弃有伤,太颠簸也对他身体不利。

    只是此时走这么慢却被冰神重新追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

    “嗷呜。”

    冰神站定在前面不看这几个人一眼,却对着马车车厢,轻声嚎叫一声。

    没长啸,只是轻轻叫了一下。

    赶着马车的罗蒂雅正和韩弃说着什么,突然就听到这声嚎叫虽然声音不大。而马车也敢不动了。

    套着缰绳的马匹瞬间慢慢跪在地上发抖。

    罗蒂雅脸色一变,第一时间转头看向身后。

    “看到什么了?”

    马车里的韩弃没太明白怎么回事,听到地面震动要从车窗往外探头看看。

    然后……就愣住了。

    ——

    “喂!你们……”

    罗蒂雅第一时间下车防备地看着冰神,但随后居然看到不远处去收殓骑士的威尔逊和安妮瑟居然也跟着站在后面不动。

    这什么情况?!

    但此时没等她说什么,韩弃看到冰神居然追上来出现在那里,抱着婴孩费力下车。

    身上有伤而且虚弱,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好像瞬移一样冰神已经来到马车门前,用头扶住差点摔倒的韩弃。

    “你怎么来了?”

    韩弃站稳,喘息靠着马车,呵呵笑着摸他的头。结果本来右手是顺手,可光秃秃还缠着布,才想起右手已经没了。韩弃看着冰神笑了笑,改为包着纱布的左手,轻轻摸着它的头。

    ——

    “……”

    安妮瑟看着认识威尔逊以来嘴张到最大的程度,轻笑开口:“威尔逊骑士大人,现在你还把我给你说的当成故事吗?”

    威尔逊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张大嘴愣愣点头,又摇头。

    “韩弃!”

    罗蒂雅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罗蒂雅!!”

    安妮瑟吓了一跳,赶忙骑马跑上前要拦住她。

    人家放过他不等于也会放过你。别不把自己当外人。

    但同时,冰神随意扫了骑马靠近的安妮瑟一眼。

    “唏律律。”

    身下的莱克叫着停下不上前。也只能是安妮瑟自己下马,绕了好大一圈小心跑过去罗蒂雅身边,拽住她后退。

    “没事的。”

    韩弃第一时间摆手,示意两人。

    “它没恶意。”

    威尔逊和骑士是肯定不打算过来的。不是不讲义气,主要是刺激太大,而且来也没用。

    ——

    “你怎么追过来了?”

    韩弃看着巨狼,两米高,不低头韩弃也摸不到。都安抚好之后,看着它转回头,韩弃再次询问。而怀里的婴孩也好奇看着冰神,伸出小手啊啊地摸了两下,冰神看她一眼,没什么反应。

    冰神后退一步,突然张口。

    罗蒂雅再次要冲过去,这次安妮瑟倒是没拦着。她也能感觉到冰神没恶意,但并不知道它为什么追过来。

    “咔!咳!”

    冰神没管拦过来的罗蒂雅,仰头咳嗽几下,突然噗的一声吐出一个冰块在韩弃面前。

    韩弃不解看着,没多久,冰块慢慢融化,浮现出一个好像什么植物的东西。

    上面好像还有一朵……

    “落日花?!!!!”

    罗蒂雅靠得近也看得清,突然叫着扑上前:“是落日花!!!!查理斯有救……”

    “嗷!!!”

    话都没说完,冰神瞬间眼睛变红呲着獠牙咆哮着扑向罗蒂雅。

    “啊!”

    罗蒂雅被吓得直接跌坐在地。然后,晕过去了。

    没办法,这几天经历的一切,反而对罗蒂雅刺激最大。是她最先私自跑出来要找落日花的,也是她眼睁睁看着因为她而一个个陷入危险失去生命的。

    尤其她眼睁睁看着安妮瑟被冻住成冰雕,看着韩弃为了救自己失去了右手。

    就当她已经差不多忘了或者不再去想这次来这里付出这么多的目的。结果莫名看到苦寻已久得不到的落日花,那份惊喜可想而知。也和恐惧一起大起大落让这份激荡的情绪变幻刺激得有点承受不住。

    “罗蒂雅!”

    安妮瑟叫了一声,上前扶住罗蒂雅,慢慢退到一边。

    听到她这么一喊,安妮瑟看了地上一眼,也已经认出了。这就是她希望了那么多骑士突进遭遇狼群七级魔兽,付出这么多都还没找到的,落日花。

    眼神变幻复杂,安妮瑟一边抱着罗蒂雅,一边出神看着落日花。

    而冰神莫名从山脉深处出现在边缘的原因,也果然就是因为它。

    韩弃在一边愣在那,冰神见罗蒂雅昏倒被安妮瑟拖走,倒也没去追击。红色的眼睛慢慢消退成黑色。回头看着韩弃,头杵地将落日花推到韩弃的脚边,抬头伸出舌头,轻轻****韩弃右手断掉的伤处。

    “给我用的?”

    韩弃惊讶指着自己,下意识开口。

    “嗷呜。”

    冰神轻叫一声,黑色的眼眸看着韩弃同样黑色的眼睛。算是回答。

    韩弃再次笑出来,轻轻摸着冰神的头,弯腰费力捡起落日花。对着一旁痴痴看着落日花的安妮瑟:“这个能把手接上?断了这么久也可以吗?”

    安妮瑟慢慢回过神,咬着嘴唇点点头,看向韩弃:“可以……落日花可以治疗很多奇异的症状。相比之下接上断掉的手臂,时间没过两天都可以恢复原状。”

    韩弃恍然,笑着再次看着冰神,揉着它的头:“谢谢了。这么客气……呵呵。”

    “哈。”

    安妮瑟失笑看着韩弃:“是它咬掉的!”

    韩弃斜眼:“不是你们先去攻击它们?”

    安妮瑟撇嘴嘀咕:“我们只是冲着落日花。”

    韩弃点头:“那是长在人家的领地内。”

    “喂你是哪边的?!”

    安妮瑟转头瞪他:“送你东西就替它说话,一点原则都没有。”

    “嗷呜!!”

    冰神咆哮对着安妮瑟。

    安妮瑟吓了一跳赶紧抱着罗蒂雅后退。

    韩弃转头叹息对着安妮瑟:“你看,人家不用我替它说话。”

    安妮瑟不敢再多说,只是目光始终投在落日花上,似乎想着什么。

    冰神收起獠牙,看着韩弃。

    然后慢慢转身,迈步就要走了。

    韩弃看着冰神的背影,其他马匹也都慢慢站起。远处的威尔逊,近处的安妮瑟,和醒过来的罗蒂雅都目送冰神远去。

    韩弃突然想起什么,将落日花和婴孩放在罗蒂雅手里:“帮我拿着。”

    罗蒂雅一愣,还没回过神:“你去哪?”

    然而韩弃没回话,只是走了几步对着冰神:“等一下。”

    冰神停住,头转过来看着韩弃。

    韩弃跑了两步,但失血过多的身体还是很虚,摇摇晃晃的。

    冰神转身慢慢跑回来。

    韩弃喘息着,费力地从怀里,拿出一串念珠。

    “你的脾气有点暴躁。”

    出神看着念珠,韩弃笑了笑,轻叹口气追忆般。

    许久之后,韩弃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冰神,轻轻揉着它的头:“戴着这个,能帮你安神。”

    冰神看着念珠,轻叫一声算是回应。

    韩弃笑了笑,估计不是拒绝吧?

    示意它抬起前爪,韩过蹲下,想两只手给它套上,奈何现在只剩下一只。

    但还是很认真,慢慢的,给它戴在前爪上。

    念珠有大有小,手链那种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平时韩弃要戴在手腕上,需要缠好几圈,二十八颗珠子,都刻上了箴言。

    看着韩弃额头冒汗的样子,冰神舌头还给他舔了舔,韩弃也不在意。一直到戴好,才松了口气。

    “好了。”

    韩弃笑着拍拍它的头。

    冰神低头看着右爪上的念珠,抬起摇晃两下,转身走了几步。最后看着韩弃,嗷呜轻叫一声。转身离开,这次再没回头。一直到,消失在视野内,不见。

    韩弃看到最后,笑了笑转身往回走。结果就看到罗蒂雅,安妮瑟,威尔逊,甚至那几个骑士,都表情怪异看着他。

    韩弃愣了一下,呵呵笑着没多说,重新走上马车。

    安妮瑟和威尔逊互相看了一眼,没再多说什么骑马吩咐继续前行。

    或许他们现在都需要安静一下,平复复杂波动的心情。

    而罗蒂雅拿着落日花,扶着韩弃上车。

    停顿许久,看着手中的落日花,最终咬咬牙,也跟着一起上去。

    然后,继续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