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十九章 交换
    “之后……有什么打算?”

    当马匹和马车终于驶出魔兽山脉范围的时候,除了冰神狼王去而复返还和韩弃上演一出互赠礼物的“温情”戏码。算是有惊无险。一路顺畅,抵达了,终于抵达了,一开始韩弃就想要来这的罗纳德小镇。

    一路上罗蒂雅看着手中的落日花出神。直到下车的时候,安排住宿之类的。

    韩弃毕竟重伤在身。曾经的世界断了一只手都要治疗很久,那还是接不上的前提下。如今这个世界的医疗条件显然没那么现代,至少此时的条件也不太好。韩弃抱着婴孩,在一个旅馆找了个侍从帮忙洗了澡,换了衣服吃了东西,再次睡了过去。

    这几天的经历真是,身心疲惫不说。明晃晃的是断了一只手的重伤,还经历那么苛刻的生存条件。如今终于成为过去,怎么可能不好好休息?

    一直到第三天的时候,罗蒂雅来送落日花,因为增援的魔空船已经来了。可惜增援的人用不上,就都先回去了。只留下一艘魔空船接人而已。韩弃此时才想起之后貌似就要分开了。至少韩弃已经没理由再跟着他们一起。因为从遇到的时候他表明了自己的目的地,就是这个小镇。

    至于罗蒂雅,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要问一句。

    比如他已经来了,以后要在这里生活还是怎样。

    又或者……

    “你好像有点要替我做出什么的打算。”

    韩弃抱着婴孩好奇看着罗蒂雅,而此时发现在这个包下来的旅馆院子里,威尔逊,安妮瑟,包括那些骑士,都已经走进来,看着他。

    罗蒂雅低头摆弄着落日花,许久之后,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杂地将落日花,慢慢塞到韩弃怀里。

    因为他唯一的一只手抱着婴孩,另一只手,已经没了。

    “你是不是想要落日花?”

    韩弃笑了笑,直接挑明看着罗蒂雅。

    罗蒂雅咬着嘴唇犹豫,一旁早就急不可耐的安妮瑟上前拨开罗蒂雅:“让我说吧!”

    韩弃疑惑看着安妮瑟:“很为难吗?”

    安妮瑟开口:“你的手我能想办法帮你接上。不过落日花希望你能让给我们。”

    韩弃惊讶:“还有办法接上手?”

    安妮瑟抱肩示意罗蒂雅。

    韩弃看向罗蒂雅,罗蒂雅点头:“可以。但是……”

    “自己拿,我手不方便。”

    韩弃示意罗蒂雅,胸口探过去让她自己拿。

    罗蒂雅惊讶,愣愣抬头看着韩弃。

    安妮瑟已经第一时间拿过来,却被罗蒂雅皱眉抢过:“你走开!”

    安妮瑟瞪眼:“别忘了查理斯是你哥哥!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罗蒂雅点头:“那你也别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命,这落日花是谁送给谁的。”

    “喂喂!”

    韩弃哭笑不得:“我不是已经给你们了吗?还有什么动机要吵架呢?”

    罗蒂雅不满推开安妮瑟,拽着不解的韩弃到一边。犹豫一下,摆弄落日花:“你自己的手断掉了,却要把这朵花送给别人?”

    韩弃想了想,不确定看着罗蒂雅:“她说有别的办法给我接手,难道是骗人的?”

    罗蒂雅赶忙点头:“是真的。没骗你。”

    安妮瑟撇嘴看着这边抱肩看,嘀咕什么不说话。威尔逊平静却也是看着韩弃,目光一直没挪开。

    “那不就行了?”

    韩弃开口:“所以我也是真的给你。”

    罗蒂雅看着韩过,咬着嘴唇:“你就这么相信我?甚至都没听听是什么办法?”

    晃晃自己的手,韩弃温和笑着:“我当然希望可以将我的手接好。但是如果可以用这朵花可以救下一条命,是不是骗我都无所谓。”

    罗蒂雅抿起嘴角,仔细看着韩弃的眼睛。

    没有任何变化,如同自己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如果是真的骗你呢?”

    韩弃失笑:“我都说了无所谓的。”

    停顿一下,韩弃收起笑容看着罗蒂雅:“但前提是,真的是用来救一条命。而且这个人别是什么明显的坏人。”

    罗蒂雅看着韩弃,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弯起嘴角,露出美丽的笑容。

    韩弃也是不变的笑容依旧回应给她。

    然而美丽笑容的罗蒂雅公主殿下,回身的时候对着安妮瑟,就不是这样了。

    啪的一声,罗蒂雅直接将落日花丢到安妮瑟脚下。

    安妮瑟脸色一变,眯着眼睛看着罗蒂雅。

    罗蒂雅摇头:“拿去吧……别忘了兑现承诺。”

    威尔逊轻咳一声,背身示意几个骑士都走出院子。

    安妮瑟低头沉默,许久之后,将落日花捡起,对着罗蒂雅躬身行了骑士礼,转身离开了。

    肉眼可见的生疏和排斥,韩弃无奈笑着:“不用这样的。”

    罗蒂雅转头瞪着他:“你本来就是个弃儿,太过天真善良正直,以后在压抑复杂的帝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

    “她也不算做错什么。”

    韩弃平静开口:“虽然那位威尔逊大人好像一言不合就要抢似的。可终归是相对公平的交换。”

    “呵。”

    罗蒂雅偏头笑,只是不一会,有些抱歉看着他:“你……你看出来了?”

    韩弃呵呵笑着:“很意外吧。我这么天真善良正直,也能看出他的计划。”

    “喂!”

    罗蒂雅嗔怪瞪他。不一会坐在一边,给他怀里的襁褓整理一下:“有我在,不会的。”

    韩弃叹息看着罗蒂雅,摇头开口:“你才是天真善良正直呢。真的到了要做事的时候,貌似谁都没听过你的。”

    罗蒂雅语气一滞,平静直视韩弃的目光:“是不是到了要做事的时候……我都只听自己的。”

    韩弃一愣,半响随意笑着:“好吧。”

    停顿一下,韩弃皱眉:“不过什么叫我在帝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以后要在帝都吗?这就是你给我做的打算?”

    罗蒂雅点头:“你答应了把落日花给出来救查理斯。加上你和他一样是弃儿的身份,他不会放过你的。”

    韩弃咧嘴后退:“改抢了是吧?”

    “哈哈!”

    罗蒂雅捂嘴大笑,嗔怪瞪他:“喂!”

    韩弃抱着婴儿也是笑着。

    没一会,罗蒂雅收起笑容看着他:“他会很感激你。而且会用尽一切报答你。照顾你的生活。”

    韩弃点头:“是强迫的吗?”

    罗蒂雅摇头支着下巴:“他从来不会强迫别人。”

    韩弃好奇:“之前都忘了问,你身为一个公主。却对弃儿没嫌弃鄙夷不说,居然对自己的弃儿异母哥哥也那么亲近。”

    罗蒂雅轻笑,好像眼前浮起一个人的身影。

    “我是因为和他亲近,才对弃儿没太多嫌弃的。”

    沉默一会,罗蒂雅看着韩弃:“总之他哪怕是弃儿都很难让人不亲近。”

    起身抻了下腰,罗蒂雅放松很多:“反正你也要去帝都接上手,到时候你就会见到了。”

    韩弃笑了笑,罗蒂雅示意韩弃:“准备一下吧,下午我们就要回去了。做魔空船很快的。”

    韩弃恩了一声,在罗蒂雅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别和你的好姐妹真生气。”

    罗蒂雅一顿,转头收起笑容:“我知道她同样是为了我哥哥。但是可以毫不顾忌救过她性命的人,我不会生气,但我会重新对她的为人做出评价。”

    “你是该重新评价。”

    韩弃站起笑着:“我很欣赏她。不顾自己的安慰,不在意救过自己命的谁,一心一意只想着她最在意的那个人。却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可以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甚至还会有损失。不顾一切的真心为他。”

    韩弃转身朝着屋内走去:“你该替你哥哥高兴,至少你为了你自己的原则,身为他的亲妹妹,都不如她做的多。”

    韩弃说完已经走进房间。只留下愣在门口的罗蒂雅。

    出神许久,罗蒂雅转头出门,轻轻关上。

    只是扫了旁边一眼,就看到抱肩靠在门外墙壁的安妮瑟,站在那里,低头沉默。

    罗蒂雅一顿,平静开口:“救过你的命,被你那样对待还为你说话,站在这里是因为多少有那么点愧疚吗?”

    安妮瑟抬头,看着罗蒂雅轻笑:“愧疚这种事只是独属于你的罗蒂雅,从小就是。”

    罗蒂雅越过她直接就要离开。

    “但是他说错了。”

    罗蒂雅站住,转头看着她:“怎么?你不是全心全意为了查理斯,不是心里只有他?不是不在意他的身份而是别有目的?”

    安妮瑟不在意,反而笑得很美。

    “我是全心全意心里只有他。”

    安妮瑟看着罗蒂雅:“不过你为他抱不平……好像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原则吧?”

    罗蒂雅皱眉张口要说话,安妮瑟已经呵呵笑着越过她离开。

    罗蒂雅咬着嘴唇看着安妮瑟的背影,不一会抬腿踢了一下,嘀咕着什么,转身,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