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一卷 缘起 第二十章 从何说起
    “第一次坐魔空船吗?”

    罗蒂雅扶着韩弃坐在船舱的一个房间内。

    和普通住宅没什么区别,甚至更豪华。

    除了升空的时候有些推动力加速度会感受到自己随着这个船在起飞以外,就只有看着窗口向下的时候发现房子地面慢慢变远变小,提醒你已经不是在陆地。

    “这是靠什么动力支撑飞行的?”

    韩弃好奇看着周围,又看看窗口,询问罗蒂雅。

    怀里的婴孩也似乎有些兴奋似的,啊啊叫着四处动,漂亮的眼睛也看着周围。

    “魔力晶石。”

    罗蒂雅随意坐在那里,轻笑看着韩弃:“感觉如何?”

    韩弃点头:“神奇。”

    停顿一下,韩弃开口:“对了回答你刚刚的问题……我的确是第一次坐魔空船,简直是问都不用问。”

    “呵呵。”

    罗蒂雅笑着:“是,抱歉。”

    韩弃呼出一口气,靠坐在一边:“我不知道帝都距离这里多远,以前一直生活在帝国的边缘。能不能给我讲讲神赐大陆还有帝国的这些事,让我对一些基本常识有个大概的了解。”

    罗蒂雅一愣,点头开口:“这是应该的。只是不知道你……”

    “几乎都要讲。”

    韩弃无奈:“我只知道这块大陆很大,叫神赐大陆。至于其他的……”

    罗蒂雅想了一会,拉着椅子坐近一些,看着韩弃,开口讲述起来。

    神赐大陆,最远的历史只追溯到万年前的神魔大战。

    神魔大战之前的记载几乎已经没有了,哪怕是流传。

    而大战之后距今万年是如今神赐大陆历史的主流。

    结束战争,又将魔兽赶进魔兽山脉后的一千年,从精灵矮人兽人为主的种族还有其分支种族主宰大陆,因为各种各样的局限性,渐渐退出大陆舞台。而人类这个种族看似没有任何特别出众的特长,比如精灵的弓箭和魔法,矮人的锻造和斗气,兽人的巫术与血脉天赋等等。

    人类身体,寿命,天赋,相对来说都很弱小。甚至算是个特长的繁殖能力也都没引起其他种族的重视。

    可几乎也就是这个没被重视的能力,让他们先立于不败之地。

    随后这一千年的发展,让其他种族见识到了,人类这个种族的可怕。他们寿命短,也没有天赋能力。然而他们聪明,好学,创造力极强。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渐渐被其他种族视为隐形天赋的同时,也已经晚了。

    斗气和魔法虽然不能算是最出色的,可耐不住他们人多。韧性强,悟性强。配合他们自己的发展研究,而且架不住人多力量大,最主要的,是智慧和野心。

    发展壮大。

    军事,经济,民事,等等各方面。

    欣欣向荣,稳定前行。

    最主要的是,种族性格。

    精灵,矮人,兽人。都有他们各自的性格缺陷。

    然而人类却几乎没有,或者说,并没有固定的性格劣势优势。

    但这本身,就是优势。

    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和环境,都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总之,渐渐的,将占据历史舞台的其他种族慢慢逼退回去,也简直是一定的。

    除了北方的魔兽山脉以外的神赐大陆,东方边缘的森林成为了精灵的栖息地。南方的山丘则大量居住着矮人。西方的草原少荒漠多的蛮荒,归兽人居住。虽然不都是全部,但几乎那就是主要种族栖息地。唯独最中间的,也是神赐大陆最肥沃,最大,位置最好的土地,被人类占据。

    但之后,人类的种族性格的另一面,也暴露出来。

    繁殖能力强,就意味着人类越来越多。

    而没有了共同的敌人和目标,比如人类赶超精灵矮人兽人甚至给他们的生存空间从中间挤压到边缘。他们开始为了领土,资源,权利,地位,理想,甚至信仰,开始内斗。

    这简直是一定的。

    对抗精灵矮人和兽人并赶超他们挤走他们,用了也就一千年而已。结果自己内斗,就从来没停止过。

    到今天都算上。

    百年没有开战,已经算是非常来之不易的和平。

    而且就是没有大规模战争而已,彼此的战斗根本没间断过。

    尤其百年前开始,三大帝国才出现。

    再远一点的五百年前,是皇城帝国结束了近百个大小国家的混战统一了人类。结果没到四百年,又开始分裂。

    到最后分出三个大帝国至今稳定下来。

    罗曼帝国是靠近北方魔兽山脉接壤的。

    相比之下是三大帝国位置和地理环境以及面积最差最小的。

    而另外两个帝国,狂战帝国。和兽人蛮荒接壤。

    花冠帝国,和东面的精灵森林接壤。

    至于南方的矮人山丘,则分别和两国接壤。

    狂战帝国,国如齐名。帝国名字就是王朝的名字。

    霍卡夫.狂战。

    也就是霍卡夫一世。

    祖父,父亲,都是马上帝皇。到他这里,更是借着旁边挨着善战的兽人而穷兵黩武,每天叫嚣着要统一三大帝国。让狂战铁骑踏平神赐大陆。

    按理说这样的帝皇很难让国家稳定的。奈何几乎常年和兽人大小战役,加上这个国家风气就是如此。

    霍卡夫一世的声望极高。不管在民间和军队。

    而狂战帝国也是民风最彪悍的帝国。

    理所当然的,三大帝国的皇帝,霍卡夫一世是最不安分的一个。

    花冠帝国,也能顾名思义。

    花冠帝国是苏格蕾王朝。女皇伊芙婕琳娜.苏格蕾的家族,在花冠帝国建立之前,就已经雄霸东南的苏格蕾公国。在她出生之后,自然就是郡主。并且备受当时还是皇帝的祖父宠爱。

    等到她父亲继位后,她的宠爱依旧不断。可惜经过一次震惊大陆的阴谋和叛乱,当时的皇太子和二三顺位继承人被一锅端全部死掉。那时候花冠帝国的苏格蕾王朝岌岌可危,但最终她的出现力挽狂澜,靠着家族的余力和一些贵族的联合,最终成功稳定局面,并登基成为女皇。

    虽然不能算唯一的一个。

    毕竟人类近万年历史分裂很多大小国家,不少都有女人做主的。

    但即便如此,以三大帝国之一的庞大,可以成为女皇,智慧,心智,手腕,各方面也足够说明她的一切。

    当然。或许是挨着精灵森林,也或许因为皇帝是一位女皇。所以整个帝国充满着文艺和浪漫气息。

    尤其在艺术方面和文化方面的造诣,是三大帝国中最高的。

    文学,建筑,绘画,诗歌,音乐,等等一切,都有着极为丰富全面的发展高度。

    但因此就小觑他们的战力就想简单了。

    简单的说,大陆流传着,或者是公认的一个说法。

    花冠帝国,是高贵的魔法师乐园。

    狂战帝国,是应有的斗气士沙场。

    “那罗曼帝国呢?”

    韩弃好奇看着罗蒂雅,至少入神认真的表情让讲述的罗蒂雅很有成就感。

    不过过于入神和认真的态度,问出的问题也很让人下不来台。

    “罗曼帝国的话……比较平均。”

    罗蒂雅有点心虚偏头嘀咕:“什么都不错。”

    “呵。”

    韩弃笑了。

    罗蒂雅转头怒视韩弃。

    韩弃平静点头:“可能因为靠近魔兽山脉,魔力晶石的使用和研究,是最突出的。”

    罗蒂雅忍着笑,咬着嘴唇点头:“没错。虽然没有太多的魔兽晶核可以猎取,但研究方面和应用方面的造诣确实很高。身为本国的国民,要为自己帝国的优势有清楚的认知和自豪感。”

    “本国国民?”

    韩弃眼神变幻一下,喃喃自语。

    “那还能是哪国?”

    罗蒂雅开口:“三大帝国已经将所有人类地域都分配得很清楚。基本没有空白空间。你在魔兽山脉附近,难道还能属于花冠帝国和狂战帝国?”

    韩弃笑了笑,没争辩什么。

    罗蒂雅奇怪看他一眼,没看出所以然。不过也没再多说:“大致情况就是这样。至于其他的,比如一些其他区域,圣庭,龙岛,还有学士之城这种比较特殊的地方,慢慢你在了解也不晚。”

    韩弃点点头道谢。

    只是瞬间的沉默,韩弃下意识抬头。却发现罗蒂雅不再多说也就算了,居然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韩弃打量上下,疑惑开口:“怎么?我哪里不对?”

    罗蒂雅出神一会,轻轻摇头:“哪里都不对。”

    “哈?”

    韩弃不解低头看着自己:“衣服穿错了?不应该啊?”

    “你是故意的吗?”

    罗蒂雅瞪他一眼:“我是说……你的来历。你的打扮,你的举止,你的言语。”

    停顿一下,罗蒂雅开口:“甚至你的一切。都好像和弃儿的身份格格不入。区别所有人。”

    韩弃摇头:“严格来说个体和个体之间永远不可能完全一样,人和人的区别性从来不以种族地位区分。”

    罗蒂雅笑了笑,看着韩弃:“一定有相似性的。可这些在你身上几乎没有。”

    韩弃吸了口气,无奈笑着:“你看我也得吃饭,我也得穿衣服。甚至我还得养孩子哪怕,这孩子不是我的。”

    罗蒂雅看了一眼啊啊叫着活泼在韩弃怀里跳动的婴孩,突然疑惑开口:“等一下。她有名字吗?”

    “额……”

    韩弃想了片刻,为难示意罗蒂雅。

    “这也保密?”

    罗蒂雅失笑皱眉:“一个孩子的名字……”

    突然没说下去,罗蒂雅神情异样看着韩弃,试探开口:“除非,她的真名说出来,就会知道她父母是谁?”

    “没那么复杂。”

    韩弃摇头:“我只是还没给她取名字。”

    “那就从这个孩子说起好了。不是你的,为什么让你养着?”

    罗蒂雅拉着椅子坐近,拿起果脯点心放在腿上,旁边倒了一杯葡萄酒。

    然后漂亮的眼睛眨啊眨地就这么看着他。

    韩弃轻轻拍着怀里的婴孩,半响抬头看着罗蒂雅。

    “那是一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故事。”

    罗蒂雅咬着果脯:“反正魔空船要明天晚上才到帝都,时间足够。”

    韩弃沉默,出神看着窗外。

    眼中,慢慢陷入回忆。

    他不是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

    他只是发现如今已经平和的可以去回忆什么的恬静氛围。

    失去的右手和这两天的经历。

    此刻就已经到了尘埃落定讲述前尘的进程了?

    既然如此,他总结着……

    之前这两天经历的一切。

    这波,能给多少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