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僧 > 第一章 这是根本

第一章 这是根本

        魂穿还是肉穿?

        韩弃并不知道怎么判断。

        如果是魂穿,那念珠是怎么跟着一起来的?

        可如果是肉穿,韩弃虽然说气感不强,可终归练习了武术。

        太师叔祖几乎在他从小手把手教的。

        他确定,这副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似乎更年轻,十五六岁最多十七岁而已。

        虽然,是他借着唯一透光的窗口,看到的。

        ——

        当韩弃坐在山石上不能动还很难受最后灵魂抽离似的。

        等再次有了知觉的时候,发现天亮了的同时,此时所处的状况以为被谁绑架了。

        因为这里是一个地洞……类似?

        只有一个窗口,旁边有股恶臭。显然是排便用的。

        不管大小。

        坐着的地方根本直不起腰,更别说站着。

        不等多分析状况,韩弃就很清楚判断这样下去不行。一直不站着,而且说不定自己这个年纪还要长身体。

        他想问问,想沟通一下,自己是得罪了谁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

        然而他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用力仰头才能看清来来往往走着的人,他有点没那么淡定了。哪怕他从小被佛法熏陶,哪怕他致力于去做个二十一世纪的全职和尚。他也没法让情绪平静。

        深吸一口气韩弃想着,或许这就是太师叔祖点破的,其实自己不信佛教,只是认同佛教的理念和世界观。

        某些。

        来来回回走着的,都是身高一米三四最多的人。但是很粗壮。大胡子,穿得比较邋遢。说的话都不是中文但莫名他能听懂。

        他没那么俗套又要缓一会又要心理活动多久才去判断。

        尽管他还不是很确定,但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现在他看到的情景不是拍戏,不是碰巧清梵寺的所在某个地方,有一个与世隔绝的部落碰巧被自己遇到还给自己绑过来,那么很可能,他也许,或者,可能,就是……

        “吃饭了!弃儿!”

        说的不是英语不是中文,甚至不是他能感受到的任何一个语种,但是韩弃能听懂。

        从唯一窗口丢进来什么东西。韩弃当那是饭吧。一团团,黑漆漆。又有点硬。一个水袋,还有点水。

        “等一下。”

        机会难得,韩弃第一时间叫住那个人。想问问这里是哪,为什么抓他还关起来。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商量。

        条理很清晰。

        结果,回答韩弃的只是脚步声。人家理都不理他,已经走远了。

        韩弃沉默片刻,轻叹口气。

        就着水,咬着黑漆漆硬邦邦的东西,默默吃掉。

        ——

        如果要跳跃一些去感受韩弃整理和接受这一切的心情,很简单。

        在随后的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韩弃每天过着的都是这样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不同。一天两次送饭。说的话也都一样。

        “吃饭了!弃儿!”

        “吃饭了!弃儿!”

        “吃饭了……”

        别说一个月的时间,半个月,一个星期,甚至三天两天,韩弃将自己目前的状况,所有疑问,能想过的都想了。

        然而他发现一个道理。

        有时候不管你有多少疑问,未必都是需要一一回答才会让你明白。什么都不回答你,无视你,只要持续时间久了。大部分问题你也都会有答案。

        被这样对待一个月的时间说明人家本来就没打算放你。而第二天他莫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也不是自己曾经的那副,他已经有了不太相信但不能不接受的事实。好像有种什么超自然的力量让自己和谁换了身体。

        然后他知道问了也没人回答就自己观察,只通过一个小小的透光的窗口。

        这里的人穿戴,外貌,还有语言,以及一直传来的打铁声。都好像自己曾经在俗世求学的时候偶然接触的那种网络小说中,看到过描述过的种族,矮人。

        他仍然不信,但最后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

        因为这里没人在意你想什么,你信不信什么。

        这里自然也不是拍戏没什么摄像灯光之类的。

        也不是好像楚门世界的真人秀。

        所以有时候当你所有能想的都想过,信和不信之间来回徘徊到最后自己都觉得无聊无所谓了。

        他将所有一切总结出最可能的一种情况。

        他好像很欠缺真实感的……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不是二十一世界大****的那个位面,而是一个……

        有着矮人的世界?!

        算了其实这些信不信都不重要了。

        最先的,他要出去。

        不管为了生存考虑还是为了尊严。

        一个人被这样关在这里,太不人道了。

        如果出去,一切都有了解答。到时候真相也都可以随之而来。

        一直等在这里,是什么都等不到的。

        只是这样的机会太难找了。

        周围都是实心的。不知道多厚,知道的是,用蛮力是打不通的。

        他又不数穿山甲。

        活动空间腰都直不起来,可想而知。

        唯独一个窗口,但是那个材质依然是更坚固。黑漆漆的,手臂粗的栏杆。

        韩弃死心了。

        貌似靠自己是没用的。

        他唯一做的是没放弃,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扭转这样的现状。

        在他千奇百怪对现状的猜想中,有一个也算是主流就是。

        会不会这是太师叔祖的一次试炼?

        自己记得失去意识的时候是抽离自己身体的,好像传说中的灵魂出窍一样。

        所以这里只是太师叔祖凭借高超的禅力创造出的一个虚拟空间让他进行试炼?

        当然,就算立志要去清梵寺出家,他毕竟成长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尤其求学八年时间如果只是伪装而融入社会那是没法真的融入的。他得真的接受,适应,才能生活下去。

        这只是一个想法,但他并没真的这么认为。

        可是长久的不闻不问和恶劣的生存环境,他觉得反正也没什么办法。那不如每种可能都试试。

        如果都试过还是不行,那就是超过了自己的认知。

        被外星人抓走了?!

        ——

        理解一下吧。

        放任谁遇到这样的境况,都不免跳脱胡思乱想最后崩溃的。

        韩弃觉得自己以前被清梵寺上下夸奖,还耍小聪明让谁打电话给住持施压,都太低俗了。

        说什么佛性好禅理深悟性高的。

        真的遇到类似的状况,和普通人不也一样吗?

        有什么区别?

        或许也是对他不是真的信佛教的惩罚?

        这时候自己认同的某些佛的理念和世界观,又能帮自己什么呢?

        唯一能有些作用的,就是自己真的喜爱和推崇的心经了。

        每日就只能靠着念心经打坐,让自己平静下来。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他将一切寄托为当这些都是试炼。

        同时有限的活动空间,他要保持自己的身体健康。

        没有补品卫生也没法清理,除了念心经让自己心态放松平和。

        他只能靠自己曾经被太师叔祖教授的最普通的气感,武侠小说所说的内功,俗世现代称为的气功,增强自己的抵抗力……

        呵呵,可能这都不沾边,但至少能让自己身体好一点没坏处的。

        那么此时,已经是被关的第三个月了。

        他的那个所谓的发现而带来什么希望,在此时,出现了。

        ——

        “咦?!”

        韩弃瞬间睁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和小腹。

        首先当前这种状况任何一丁点的小事都可以无限放大因为太无聊了。几乎崩溃的程度问你怕不怕。

        而另一方面,就是真的惊讶了。

        现实世界是有气功,但远没有那么神奇如同小说一样了。

        好不容易有了气感的时候,韩弃曾经问过太师叔祖德空和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都是武侠小说渲染的,其实武术功夫武功这些东西都没那么神?但他明明真的看过清梵寺收藏的所谓武术秘籍残本和受到少林寺邀请,他有幸参阅并学习的很多七十二绝技。

        他以为如今收藏和观赏意义更多,哪怕网上也有很多不知真假的流传。

        他是不太信的因为经过德空老和尚亲自指点他从小练习,外家功夫练得不错,但到了长大很久也只是懂得运行有气感而已。并没有太过出神入化的成效,甚至练习和没练习也差不多少。

        只是精神气更足一些。

        记得当时太师叔祖德空和尚说过。

        小说肯定有很大夸张的成分。但是在以前没失传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差。更主要的是因为随着年代的发展,世界上不被相信的元气越来越匮乏甚至处于几乎消亡的程度。

        当然这也不算多大的影响。

        所谓虚无缥缈的元气远没有石油煤炭来得有用。

        也没人在意。

        可此时此地,韩弃更加确定这里不是自己曾经的世界那个猜想,更接近。

        因为这里元气极为充沛,他曾经苦练气功但微弱的气感,此时居然澎湃的被吸收并洗刷他的经脉。

        他知道经脉,在清梵寺长大对中医多少了解一些。

        他感觉自己有点不一样,也第一次,开始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状况。

        或者说,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

        但从此以后,他要学会,慢慢接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