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六章 而是第一
    “为什么?”

    毫无意外的,沉默肯定会被打破。

    放谁都是如此,当自己的想法遭到无情的否定之后,本能的都是会辩解。

    如果要我说,也许人和人很难和平相处,因为沟通是最难的。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方,经过最终很艰难的争辩然后有可能说服他但是。

    这是最好的情况。

    然后,有可能谁都说服不了谁。有可能谁都说服不了谁就开始对峙对抗。

    最差的,就是沟通都不会试着去做,直接对峙对抗。

    最终演变成人身攻击,演变成毫无理由的本能的攻歼战。

    韩弃上哲学课的时候,学过。也深入研究过。这种课题好做因为你周围无时无刻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现实的,网络的。

    可韩弃明知道,他还是直白的对娜塔莉讲述出来。

    他甚至没必要在她即将嫁人或出逃的时候说这些。他还是一个即将被处理的弃儿。

    可他还是想直白对娜塔莉讲述出来。

    因为,韩弃发现,自己渐渐的,没有觉得莫名被穿越这里是不幸的,倒霉的,无聊的,悲惨的。

    甚至,是意外的。

    你的缘不在这里……

    韩弃此时此刻听了娜塔莉这个我矮萝第四美女讲述她的内心想法,坦白说他有点震撼。

    如果他还是个局外人他会觉得有趣。

    可如果他身在此时就是这片神赐大陆还是一个最具真实感的弃儿。他想说,他也许是真的在仰视着一个四次元有点刁蛮任性的矮萝小镁铝。

    可他没想到,也许这还不是结束。

    “你知道吗?人类和人类之间有战争,矮人和侏儒之间有争斗。森林精灵和黑暗精灵是宿敌。甚至狼和狼,狗和狗,猫和猫都会打架。”

    韩弃平静看着娜塔莉,娜塔莉是没发现,韩弃的神情不太一样了。

    “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

    娜塔莉真的有点狐疑了,打量韩弃,看看周围:“你偷偷和谁接触过了?谁和你讲过大陆的事?”

    “这不重要。”

    韩弃摇头,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她:“你也没去过人类国度,难道你认为他们不会发生战争吗?”

    娜塔莉沉默,半响看着韩弃:“那不一样。战争是不幸的,是要避免的。可是存在就有意义。优胜略汰,长远来说,一次战争也不发生这不符合发展的规律和需要。”

    韩弃扯起嘴角:“你还真该被推上火刑架。”

    “呵呵。”

    娜塔莉捂嘴笑,抬手拍了窗口一下。

    沉默一会,娜塔莉看着月亮:“我不喜欢矮人的粗鲁,大胡子,大嗓门,还有体味。但是我也爱他们。或者说我爱着每一个有生命的事物。”

    转头对着韩弃,娜塔莉轻笑:“战争也好,和平也好,都是种族融合必要的过程。这条路是对的,我坚信。不该有高低贵贱之分,不再有压迫和被压迫,我这么说不是虚伪的善良和怜悯,而是每个人的一生长短都会有终点。有限的时间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就算以后我们看不到那一天会有个质变的时刻,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在这条历史长河中留下属于我们的片段。”

    “不会褪色。”

    韩弃看着娜塔莉:“因为死亡是最伟大的公平。”

    娜塔莉惊讶,随即拍手:“你说的对。死亡是最伟大的公平。”

    韩弃低头,不一会笑着:“可惜不是我说的……这句话。”

    娜塔莉皱眉:“我刚听你说过……”

    脸色撂下指着韩弃:“喂你果然和谁偷偷见面聊天了吧?”

    韩弃摇头:“说出这句话的人会来偷偷见一个弃儿吗?”

    娜塔莉茫然挠头,很是不解,随后也就不想了。

    “其实人还是要自救。”

    韩弃看着娜塔莉:“获取别人的同情本身就很可悲。”

    娜塔莉不赞同开口:“可是人终归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韩弃点头,张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呼。”

    娜塔莉呼出一口气,抻着懒腰站起,弯起嘴角笑着看着韩弃:“你说的对。你果然是一个特别好的倾听者,而且回应的也很好。我所有的想法不但都释放出来,你也让我更坚定。”

    韩弃看着娜塔莉,就这么看着。

    娜塔莉嘟嘴踢了一下窗口:“干吗这么看我!”

    左右看看周围,娜塔莉蹲下,手拢在嘴边凑到前面:“明天就是我的婚礼。后天就要迁徙。所以明天晚上做好准备……我会过来打开窗口。”

    韩弃眼神变幻,看着娜塔莉:“是临时决定的,还是来之前就想好了?”

    “呵呵。”

    娜塔莉撇嘴起身:“所以你觉得我不喜欢矮人的粗鲁不讲卫生大嗓门有体味矮墩墩……而突然对一个脏兮兮不剃头大小便吃饭都在一个小地牢里的弃儿感兴趣偷偷放掉是吗?”

    韩弃笑着没多说。

    娜塔莉白了韩弃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韩弃突然叫住娜塔莉。

    娜塔莉疑惑转身,不解看着他:“干吗?”

    韩弃直视着娜塔莉,轻笑开口:“你来。”

    “干什么这么讨厌。”

    娜塔莉不耐皱眉,但还是走过去。

    韩弃看着娜塔莉,许久之后,轻声开口:“你知道吗?如果这个大陆再没有一个人有你这样的想法,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呵。”

    娜塔莉自信笑着:“有机会你出去的话,你尽可以满大陆的去找有没有我这样想法的人……包括龙岛。”

    韩弃一顿,叹口气笑着:“是啊。我也这么想。而且即使有人也同情弃儿……不会说出你这种种族融合的话。”

    “是吧?”

    娜塔莉欣喜蹲下,眼神闪着光亮:“你也觉得我的想法对吧?!”

    停顿一下,娜塔莉皱眉:“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事?!”

    韩弃抬头,直视着娜塔莉,半响开口:“你不是第四美女。”

    “你说什么?!”

    娜塔莉或许对这个太有执念了,瞬间变脸抬腿就要踹过去。

    “你是第一。”

    韩弃平静的话语传来,让娜塔莉的小腿大脚丫停在半空。

    然后……

    还是踹过去!

    “算你识相!哼!”

    娜塔莉转身离开了,蹦蹦跳跳的。好像还哼着什么曲调。

    “妈妈爱着小宝宝……爸爸搂着小宝宝……爸爸妈妈都爱他……爸爸也爱着妈妈……”

    韩弃就这样目送她的背影,一直到她娇小的身影消失,哼着的曲调也听不见。

    慢慢坐回到暗处,韩弃再次看着月光照射进来。周围也恢复了安静,一如以往。

    他此时心境有点不一样,他说不上来。可明显的一点就是,他对明天即将发生的,有可能脱离这个两年来都被困着的地方,好像并不特别激动。

    甚至心中的三毒,贪嗔怒,渐渐的消散在身外,心外。

    想留都留不住。

    莫名的他觉得自己穿越至此就被关着两年而且是这样悲惨的境遇,不是倒霉,不是不走运。

    因为,他有收获。

    在他之前所处的世界和年代。

    有多少信佛?

    更多的是天天看到网上或者民间评论哪个寺庙贪钱了,哪个住持开豪车了。哪个方丈有私生女了。等等等等。

    更别说,当你和他讲述佛法的三观和理念的时候。

    有多少人是把这当做一个职业,更多的在家居士修行也只是渡己,没谁有心思或者能力渡人。

    其实人能保证自己行善积德不做坏事修行自身,已经很不错了。

    曾经韩弃的年代,渡人的使命你想做都轮不到你的。

    你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资格。

    韩弃此时真的很想笑着对那个小美侣说一声。

    你和佛有缘而且你的缘也的确就在这里。

    但韩弃更想听到的,是太师叔祖对自己说这句。

    他当然知道或许这个大陆这么多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对弃儿的遭遇同情。但那和小美铝的思想境界完全是两回事。

    穿越就被关进不见天日的地牢然后就碰到史上最具台型的先驱?

    但韩弃莫名的有些无力。

    这样的先驱,韩弃除了祝福她平平安安,多福多寿,却没有别的办法。

    历来的先驱都是以身试法,献身于突破思想境界。

    总之自己没法阻止她出去游历。

    能也阻止不了。

    如果她不出去就这么嫁人,那也不是能拥有这样想法的她了。

    而拥有这样想法,最终的结果。

    似乎……

    也都……

    算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