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十二章 归来
    事实上三天后,卡罗的部族迁徙韩弃还是去了。

    虽然没有露面,但韩弃知道卡罗看见他了。

    前世的韩弃当然不会没有朋友。虽然不会刻意去结交,但至少他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同宿舍的室友,关系都很好。

    其实,是非常好。

    韩弃因为从小在寺庙长大,性格脾气都很不错。学习好,人也有趣。所以这也是他的导师,一些亲近的人听说他居然要出家当和尚时,内心其实都是崩溃的。

    普遍公认不敢说韩弃在社会上有多高的成就,但一定不会差。

    结果去当和尚?!

    还什么社会哲学系毕业,还什么心理系这个那个的。

    这几个科目哪个不讲究逻辑性?

    偏偏他自己的选择,一丁点铺垫都没有,更没逻辑可言也。

    而到了这个世界的遭遇,肯定比前世更加反转更加艰难多了。

    但是就因为凭借这样的身份,可以结交朋友。才弥足珍贵。

    一直目送整个队伍走了很久,之前韩弃被关着的雷心部族迁徙没见过,这次见到卡罗的部族,算是看清楚了。

    队伍长长的。行走不会太快,但很整齐。估计是除了山洞以外的所有东西都带走了。

    这是习俗。

    卡罗肯定是走到最前面的,好像不经意对韩弃笑了笑挥挥手,笑没看清,但挥手肯定是的了。

    然后就带着部族启程。

    韩弃没说马上走,整整看了将近一上午,大长队伍才慢慢消失在视线。韩弃出神一会,这才回去。

    说起来也怪,心理作用。

    部族没迁徙的时候韩弃也除了卡罗一次没见过这个部族的人。

    如今回去之后,却反而显得空落落的。

    人啊,果然是群居动物吧。

    韩弃沉默许久,随意笑着起身。洗米做饭然后做点家务砍柴种种之类的,然后就是练功。

    从没想过武术可以在前世起到多大的作用。出门坐车坐飞机,出事有警,察。通常生活的普通百姓不管乡镇县市,一辈子都很难碰到什么危险。

    这个世界,保命生存反而武术却是唯一的根本。

    不过也好,随遇而安。

    幸好韩弃以前什么都学得很认真。不然也很难有气感。

    只是偶尔想起太师叔祖给这些交给自己的武功名字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以一点前世的珍藏和回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韩弃其实也不是很在意等多久。

    他的功夫和内功基本上一日千里,但这还不够。卡罗都说过哪怕顶级战力的剑圣法神都未必能改变什么。那么弃儿的身份天然劣势,就要用后天的努力尽力弥补,自保能力要提升到最高。

    他开始感知这个世界元气的同时,也在用心构建自己的战斗技能和套路。毕竟这和传统的格斗不同,他也算见过了斗气,虽然还没见过魔法。

    老实说在他眼里魔法斗气对他来说都差不多。都能透体而发。这点太为难人了。

    内功中,内力外放是很高的境界。

    能将内力逼发出体外那都足够强大了。

    但是魔法和斗气基本上就是一定要外放才起作用的。

    那么对战之后的套路就未必一样了。

    说回刚才,他开始试着感知这个世界的元气,而不是如同前世或者武侠小说那样去练习。本来元气密度就不同,这里这么高。肯定就不能还局限在那种固有思维模式。

    当然最先还是要纯熟。棍法,拳法,擒拿手,掌法,这些是他所会的最纯熟的,也是太师叔祖正经交过的。而还有一些自己偶然翻阅的秘籍功法,那些没练过只是看过,凭借他的记忆力都记下来了。他也开始在有空的时候研究。

    不过主要还是内力的深厚程度。

    他发现透体而出没斗气那么奔放,也没斗气的距离更远。

    他暂时归纳一下,根据自己还没亲眼看到的总结。

    如果魔法没什么太大差异,

    那么释放距离排名的话,魔法最远范围最大,其次斗气,目前来说,内力是最近的,范围也更小。

    如果按照攻击力排名的话,似乎魔法杀伤力更强,其次是内力,因为更凝实。最后是斗气,他亲眼见过卡罗使用,稍微有点松散。

    如果按照速度来说,斗气最快。几乎瞬间呈现在胸口,然后四散开来,并且调动最快。全身上下加上武器,想到就能到达。内力……算是并列?因为基本上都是气海调动,然后传导到四肢。脚或者手。魔法当然是最慢的,也许吧。不知道这个世界魔法能不能瞬发,毕竟前世也没真见过魔法,这一世也没见过。

    但总归要念咒语,而且这个世界是平衡的。魔法不是斗气和内力,靠的是精神力感知游荡在周围的魔法元素然后排列,最终放出去。这肯定要比自己体内修炼的要慢很多。

    当然如今还只能靠推测,他就这么天天练着过着单调却平静的生活。直到半年后又过去了,某一天,一个声音,出现在洞口前……

    ——

    “我……我能喝口水吗?”

    这天傍晚韩弃正在正常饭后打坐,屋内的床上韩过盘膝坐着。

    突然不远处似乎有脚步声,打坐的韩弃感知力是最敏锐的。微微皱眉,但能听出是一个人的感觉。韩弃不动声色,毕竟自己弃儿的身份,虽然这里偏僻,但如果有人来了,还是低调的好。

    别惹麻烦。

    所以他一直等待,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要离开,还是奔着这里。

    终于感觉慢慢接近的时候,韩弃叹口气睁开眼睛。

    也不出去,只是在那等待。

    直到这个声音传来韩弃已经想好某些说辞,毕竟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对弃儿的分别是多么直观。

    结果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让韩弃下意识揉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随即韩弃快步走到门口,想要笑着说什么,却骤然表情凝固。

    身高没什么变化,一米三几。

    只是憔悴的小脸和蓬乱的头发,脏兮兮的衣服还有破洞。

    嘴唇很干,还有些血口裂开。

    别说第四美人,就是这副样子连第四十七亿八千六百三十六万二都排不上。

    可这些还不是最反转的。

    本来一米八几的韩弃就要俯视的一米三几,视线却再次下移。

    她已经隆起的小腹,代表着什么哪怕韩弃曾经是个准和尚,也很明了。

    娜塔莉.雷心。

    回来了。

    大着肚子……

    ——

    “我就不用说你慢点吃了吧?那太俗套了你说呢?”

    点燃烛光,韩弃弄了菜和饭端上来,还有点卡罗留在这的酒。他走那么久,唯一那个叫火酒的东西是消耗最慢的。韩弃自己从来不喝,而酒这种东西也不会放坏。

    此时已经去瀑布边上梳洗干净的娜塔莉,狼吞虎咽的大口横扫桌上的饭菜,偶尔就着酒杯喝一口呛得咳嗽也不停。韩弃平静开口示意,娜塔莉都不带抬头的,风卷残云依旧。

    洗干净后除了小脸还很苍白以外,其他的倒是恢复了一些第四美人的身材。

    哪怕肚子鼓起也没影响什么。

    “呼。”

    终于咽下最后一口,娜塔莉喘息着,大口将酒杯里的酒喝干。擦擦嘴喘息着靠在一旁坐着。

    韩弃看看她,起身收拾碗筷。没一会就都收拾干净,端上水果上来,第四美女居然还吃得下。捧着水果吃得汁水横流。

    “不是……”

    韩弃失笑看着她:“你还真有效率啊。总共出去一年半,回来就显怀了。”

    韩弃打量她的肚子,娜塔莉手一颤,慢慢放下果盘,低头沉默。

    “额。”

    韩弃自己觉得这话虽然吐槽成分很大,但也是实话。只是看她的情绪,貌似肯定没那么简单。

    “抱歉。”

    韩弃当先开口:“别想别的。不管有什么打算,在这里好好静养,孩子先生下来。”

    韩弃起身去给她找取暖的被子草垫子之类的,之前她刚回来的时候,韩弃已经给她隔断一个卧室,毕竟这里两百平米足够大。

    娜塔莉低头没说话。

    韩弃一边忙着,一边开口:“你精神不太好,先休息。明天我去给你弄一些女士用的日用品……”

    韩弃突然停下来,因为顺口想问问她的侍女怎么没跟着。但是考虑到她此时的状况,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显然很多不用问也有预感了。

    韩弃看着娜塔莉憔悴的样子,对这个大陆有了更深刻现实的认知。在娜塔莉走之前韩弃曾经劝过她要小心谨慎,但是他自己也刚刚来这个大陆。虽然已经四五年过去了,韩弃的活动范围也没超过这附近百里。

    反正就是从雷心部族的地牢出来,安置在雷须部族附近。基本上也没太接触什么人。

    然而他只是如同出门叮嘱亲友的口吻,却发现真实经历也许是比那还要危险苦难。

    他很希望自己说的状况都没出现。

    但如今看来,娜塔莉经历个遍。

    “想笑就笑吧。”

    韩弃正要起身去拿水杯的时候,突然背后传来娜塔莉的声音。

    韩弃一顿,转头看着抬头扯起嘴角的娜塔莉,已经不复之前的天真刁蛮可爱。反而有一种成熟的韵味。

    “笑什么?”

    韩弃开口:“笑你说话算话,真的怀个弃儿回来?”

    “那是你说的好吗?!”

    娜塔莉咬着嘴唇瞪他,好像和韩弃斗嘴恢复了一些生气。

    停顿一下,娜塔莉神情异样揉着自己的小腹:“况且……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弃儿。”

    韩弃轻笑坐在一边看着娜塔莉:“我不太相信你逃婚离开自己和自己丈夫的部族去游历最后还能怀着矮人的孩子回来。”

    “呵呵。”

    娜塔莉久违的笑容呈现,漂亮的眼睛瞪着他:“喂!在地牢的时候你的嘴巴就够坏了。快两年不见好像比以前还讨厌。”

    韩弃笑了笑,看着娜塔莉。不一会起身收起笑容上前:“去休息吧。别想那么多……”

    “你一定是想着我这一路经历了很多苦难,肉体的和精神的,所以不去提起让我难过,只是好心照顾我让我慢慢恢复是吗?”

    娜塔莉再次询问。

    韩弃沉默,不一会扯起嘴角:“已经发生了。提不提也没什么意义,关键是以后。”

    娜塔莉再次揉着小腹,许久之后,噗嗤一笑,看着韩弃。然后笑声越来越大,躺在那打滚的程度。

    “哈哈哈哈。”

    韩弃皱眉上前,拦着她别滚到地上。虽然说这时候的肚子很大了已经,倒不至于那么脆弱。

    “我就说你精神不太好……还是早点休息吧。”

    韩弃这么说也有道理,至少娜塔莉的情绪是起伏很大的。憔悴低沉,又暴饮暴食大笑。

    只是韩弃没想到,娜塔莉在终于不笑了之后,说了一句,让韩弃觉得不是精神不好,简直是精神病的话。

    “这个孩子……没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