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十五章 宁静的夏天
    “脚有点肿啊。”

    韩弃一边给娜塔莉揉着腿和脚,一边皱眉嘀咕。

    而娜塔莉惬意地坐在躺椅上,还支着一个皮质的伞顶在头上遮挡阳光。微风吹过,旁边是放了冰块的火酒。

    冰块化了后,正好稀释火酒的烈度又可以让酒变凉更好喝。

    当然,旁边还放着水果,和肉干。

    娜塔莉眯着眼睛,让微风吹过她飘逸的紫发。没错,还是个紫发矮萝对了以前没提过吗?

    好了那现在提过了。

    转眼间已经一个月,如今也接近了盛夏的尾巴。

    不知道这一世,至少前世都能感觉到,盛夏的尾巴是最热的。

    这一个月时间,娜塔莉休养的很不错。脸色不但红润,脸蛋也圆润了很多。

    当然,离不开韩弃的功劳。

    此时娜塔莉的眼睛就一直看着韩弃,嘴角弯起,很是出神的模样还带着笑意。

    她是怎么都想不通这个弃儿除了身份是弃儿以外,一切都透着神秘和意外。

    娜塔莉曾经是族长女儿的尊贵身份几乎是族群的宠儿。别小看这个族群虽然只有几万人。但任何事肯定优先给予她照顾的。可她认为那些年那些人的照顾,都抵不上他一个人。

    她几乎不用做任何事哪怕大部分走路的份额,都是被韩弃给接过去。除了每天被他“逼迫”要自己走走对胎儿有好处这还是在她的搀扶之下。

    除此之外,包括洗衣叠被做饭甚至……

    “你知道吗韩弃?”

    娜塔莉轻声开口,看着那个还在给她揉着腿的人。

    韩弃疑惑抬头。

    娜塔莉凑上前,端着酒杯很是魅惑的脸,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你是唯一一个愿意给女人洗脚的男人却居然并不是因为爱她。”

    韩弃无奈笑着后退避开她的手:“所以你觉得给你揉脚是比较正常的?”

    娜塔莉呵呵笑着:“虽然你知道,弃儿如果是被某些贵族买回去那么就要什么事都听主人的。唯独洗脚是不行的因为那是极大的侮辱,即使弃儿被迫洗脚给主人,第二天也就会自尽。因为让一个弃儿洗脚等同于让他去死。”

    韩弃惊讶:“脾气这么爆裂?”

    娜塔莉惊讶:“你不认为这算侮辱吗?”

    韩弃摇头:“那我估计早就死几十次了。”

    “呵呵。”

    娜塔莉白他一眼,轻叹口气:“认识你时间越长,我反而越发现看不透你。更不知道你想什么。”

    韩弃沉默,不一会皱眉抬头:“我在想弃儿这么爆裂为什么还被奴役欺侮鄙视上万年都没有反抗过。”

    “反抗过。”

    娜塔莉喝了口酒,舒爽地呼出一口气,看向韩弃:“只是没成功。”

    韩弃换了一条腿,给娜塔莉揉着,沉思一会开口:“因为不会斗气魔法?”

    娜塔莉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不会斗气的普通人,和一个只会一级斗气的人,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最起码当他运起斗气的时候,普通人用刀剑都没法破防。而会斗气的比不会斗气的,最低一级,力量上也会增加五倍以上。魔法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远程攻击,低级魔法反而释放速度要快一些。排列元素比较简单,相对高级魔法。”

    停顿一下,娜塔莉放下酒杯:“不过幸好不是每个人都会魔法斗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学习的天赋。”

    韩弃轻笑:“你不会想说又幸好我会了斗气魔法之外的另一种能量运用形式吧?”

    娜塔莉不解:“你觉得不是?”

    韩弃摇头:“不确定。但是我知道内功……就是这种新能量运用形式,也不是谁都可以修炼的。”

    “额……”

    娜塔莉有点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韩弃失笑:“喂你凭什么认为斗气魔法不是谁都能练成,可是新的能量运用形式就可以谁都能练?”

    娜塔莉皱眉:“如果是这样……所谓的弃儿想要翻身希望好像就没那么大了。毕竟……”

    “毕竟弃儿再多也没整过大陆的所有种族加起来多凑巧每个种族又都鄙视欺侮奴役弃儿?”

    韩弃接口询问。

    娜塔莉看着韩弃:“你好像没有太失落,难道有别的办法?”

    韩弃轻轻将娜塔莉的腿放下,拿着扇子给她扇风:“我从来没想过用武力解决问题尤其是弃儿的问题。”

    娜塔莉嗤笑:“你比我还天真。”

    韩弃点头:“我知道。没有武力肯定也是不行的。但这也只是根本。”

    深吸一口气,韩弃皱眉出神:“如果要想为弃儿做点什么,还要很多事很长的路要走。”

    娜塔莉喝了口酒,笑着躺回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说看。我最喜欢听你说一些很奇怪很神奇的理论,感觉明明是我亲自给你放出来的却又好像两个世界的人。”

    韩弃一顿,看着娜塔莉:“那么事实上其实亲自放我出来的是你的侍女……”

    “快讲别废话!”

    娜塔莉瞪眼呵斥。

    韩弃呵呵笑着,沉默片刻,开口讲述。

    “最起码要先有个落脚的地方。”

    一边给娜塔莉扇着风,韩弃收起笑容:“如果弃儿不能团结在一起而是散落在各地,散落在王室,贵族,城镇,乡村,被奴役,鄙视。那么再有一万年,也没法翻身。更别提可以地位平等于其他种族。”

    指着娜塔莉,韩弃开口:“你自己说过你的想法是种族融合,才是大势所趋。弃儿并没做错什么却莫名得到这样的地位和境况,我不想阴谋论地去追溯什么,也不会天真期望每个人都去做到人人平等。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去灌输别人的思想,只能自己努力。”

    娜塔莉不确定看着韩弃,许久之后,问出了自己都不相信是出自自己口中的话。

    “你想……建国?”

    韩弃摇头:“是什么不重要。部落也好,国也好,甚至种族也好。但是一定要从此生活在一起。因为弃儿和弃儿在一块就不存在相互鄙视和奴役的状况,又助于提高整体的自信心。”

    娜塔莉还是不太置信看着有这样想法的韩弃。

    韩弃换了只手扇风:“你知道。决定一切的有时候是武力,但有时候也是虚无缥缈的精神力。自信,自尊,自强,这都是看不到摸不着的。”

    停顿一下,韩弃补充:“对了还有凝聚力。”

    “你倒真敢想。”

    娜塔莉似笑非笑看着韩弃。韩弃上前扶着她:“起来走走。总是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怕你连弃儿都生不出,直接生头小猪。”

    “去死!”

    娜塔莉拍他一下呲牙瞪他:“还不都是你!把我当猪养不生猪生什么?!”

    韩弃呵呵笑着不在意,娜塔莉白他一眼,还是被他扶着站起,挺着大肚子慢慢朝前走。

    “扶着你我更累真的。”

    韩弃微微弯腰搀扶娜塔莉肩膀,另一只手护着她的小身子。

    一米三几和一米八的对比,真的很难直视。

    还好是男的一米八女的一米三几。

    “哇你真是……”

    娜塔莉深吸一口气,无力看着他:“或许将你关了这么多年是个错误。你没有办法接触到弃儿真正的生活环境是什么,不但学不到一丁点怯懦自卑恐惧甚至嘴巴比谁都坏。”

    “呵呵,理解一下吧。”

    韩弃随意笑着:“佛曰众生平等,要学会忍耐包容。”

    娜塔莉点头:“前提是先忍耐包容你是吗?”

    韩弃摇头:“我这是为你好。佛门讲究因果。你救了我我照顾你,这是因果。可因果要了结的。如果太平等了反而不美。所以……”

    “你们教派可以嘴巴这么坏吗?”

    娜塔莉嗤笑看着韩弃:“怪不得没要你呢。”

    韩弃一顿,笑了笑没多说。

    没错,韩弃也给她讲述了其实他不止会内功,还会佛法禅学。

    至于怎么得来的一切,那是一场梦,梦中很吵很闹很乱,他加入了一个教派叫佛教……

    被娜塔莉再次一通爆捶差点动了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