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僧 > 第二十章 黑袍人

第二十章 黑袍人

        “坚果和水果怎么卖?”

        身后响起问价声,大婶回过神,转头过去。

        “你买多少?买多可以便宜。”

        对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有点腼腆。背着大袋类似什么药材的东西,大婶看了一眼倒还真认识。

        “这些……”

        大婶一顿,突然看着韩弃:“喂,算你们走运。”

        韩弃不解,却见大婶示意那个青年:“你那些给我,这些都给你。”

        青年惊讶,随即欣喜搓手,第一时间将袋子递过去。

        他显然是没想到可以换这么多。至于所谓的药材估计在他们那里不算值钱。

        “这就能走了吗?”

        韩弃此时也反应过来,笑着上前询问。

        大婶点点头没多说,示意韩弃帮忙收拾东西。

        毕竟这里离小镇距离不近,今天卖完就卖完了,没时间也没必要再回去取货过来。

        反而还能早回去休息。

        那么此时就等于货卖完,可以先撤了。

        韩弃也很高兴,上前帮着将一些椅子桌子之类的装到马车上。然后绑好别散架。那么空余的地方自然就是给娜塔莉的。韩弃坐在赶车位置就好。虽然还是大婶赶车。

        调头离开市集,就没那么乱了。反正周围很空旷。

        都整理好,也安置了娜塔莉给她抱上车,铺好稻草褥子避免颠簸,卢琳大婶也坐在马车上,挥着鞭子赶车。慢慢朝着小镇方向而去。没多久,身后市集就渐渐消失在视野,喧嚣声也越来越远。

        ——

        “大婶,大概多久能到?”

        路上,韩弃一边照顾身后的娜塔莉,一边询问卢琳大婶。

        大婶看看头上的太阳正挂在天空,想了想,随意开口:“太阳快落山的时候。”

        韩弃点头,今天比以前早。估计以前都是快天黑或已经天黑才能到。毕竟不可能每次都如同今天这么快卖完货物。

        “要不我来赶车吧。”

        韩弃笑着:“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结果男人是坐着的,很不习惯啊。”

        大婶看看韩弃:“你会吗?”

        韩弃语气一滞,轻咳一声:“不会。”

        “呵呵。”

        身后传来笑声,娜塔莉的。

        大婶没再多说,韩弃却开口:“那大婶还是坐在我身边指点我吧。我也不知道小镇的方向。”

        大婶想了想,将马车慢慢停下,和韩弃换了位置。

        韩弃前世也没和马匹接触过,但是轻轻摩挲马匹的头和毛发,大婶惊讶看着他居然很轻易和马亲近。

        或者是他身上的某些气质和笑容……

        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婶没多想,倒是放下心了。

        韩弃刚开始还比较紧张地赶车,不过和前世练习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汽车一样,空旷的地方是比较容易上手学会的。

        反正不会撞到人撞到树撞到隔离带,没多久就学会了。

        韩弃坐着赶车,大婶坐在另一边轻松不少。

        路还长,韩弃也当做闲聊询问大婶:“您看她快生了吧?估计是不是这两天?”

        大婶下意识开口:“我怎么知道?”

        “额……”

        韩弃疑惑要问什么,只是看着大婶的表情不太好,想了想,没多问。

        “喂小心!”

        大婶突然指着前面,韩弃赶忙转头却还是空旷没什么东西。

        没等好奇小心什么,突然哐当一声,马车颠簸一下。将人都颠起。

        “啊。”

        娜塔莉一声轻叫,韩弃将车慢慢停下,转身过去查看。

        “没事吧?”

        娜塔莉揉着肚子皱眉瞪他:“有事就讹上你一辈子。”

        韩弃一边查看一边嘀咕;“好像没事就不讹了似的。”

        “喂你还说!”

        娜塔莉小手指着他鼻子叫着。

        “算了还是我来吧。”

        大婶看着两人的样子,不耐摆手示意。

        韩弃干脆也不坐在前面,而是扶着娜塔莉,让她靠着自己。

        只是渐渐的,韩弃发现娜塔莉好像有点不对劲。额头冒汗,脸色发白,握着自己的手很用力。

        ——

        “……”

        集市不会因为谁来或者谁走而改变,甚至都不会意识到有谁来或有谁走。

        因为本来就是互相换取各自所需,没谁认识谁。除了偶尔互相熟悉的,也不会想那么多。

        此时的集市依然很热闹,刚刚才中午过一点而已。尤其吃午饭的时候,在这里的摊位很多都是现做现卖的。就是为了让经常呆在乡村的换换口味,同时当然提供午餐的意思。

        这时候休息,吃着东西闲聊闲看,不管互相认不认识,反而还能做成生意也说不定。

        却没人发现,在集市上空,漂浮着两个身影漂浮。

        其实不是没人抬头,只是隐形有些波动在两个身影周围以至于根本看不到。

        既然看不到,自然就什么都意识不到。

        包括两个黑影。

        长袍,连帽,没带面具但是帽子遮挡下,都是一片漆黑。

        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圆盘似的东西,中间的水晶悬起灰白色的能量,持续一会,慢慢再次回归水晶。

        将圆盘收好,左边的黑袍人对身旁的黑袍人点点头,又摇头。两人转身离开集市。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因为他们离去的方向,是朝着卢琳大婶的马车方向,而去。

        ——

        “啊!好难受!”

        娜塔莉额头冒汗,死死咬着嘴唇还是忍不住叫出来。靠在韩弃怀里,手紧紧抓着韩弃的手。

        “别担心,放松点……吸气。”

        韩弃还算冷静,他也不能不冷静。此时马车已经停了,韩弃还有点自责就是自己颠的那一下,引起了娜塔莉的胎气震动然后没多久。

        羊水破了。

        “大婶距离罗纳德还有多远?”

        韩弃转头询问站在一边讷讷不知如何是好的大婶。

        大婶愣愣抬头,然后看着韩弃:“肯定来不及了。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很久。她受不了的。”

        韩弃叹息,早点送好了。不颠那一下好了。

        可是后悔自责都来不及,看来只能在这生了。

        幸好,韩弃背着的大包里,总是有应对一切突发状况的东西。这是娜塔莉回来后韩弃尽量将所有一切都想到所准备的。毕竟他什么都不太懂的情况下,勤能补拙。

        “大婶麻烦你了。”

        韩弃看着卢琳大婶:“以前你不答应就算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您还不帮忙吗?”

        卢琳大婶有些皱眉,韩弃语气提高:“就算我是弃儿!可她不是!见死不救也要讲个限度!这是关乎两条人命的问题!还是在露天这么差的条件!”

        卢琳大婶此时脸色有些难看,沉默片刻开口:“我……不会。”

        “可你总是女人吧?!您的年纪没孩子吗?!就算没孩子没结过婚吗?!您总是过来人!”

        韩弃看着羊水破了,娜塔莉很是痛苦的模样,显得有点点急躁。

        只是没等卢琳大婶说话,突然不远处似乎有什么飘过。

        韩弃惊讶,不解地看着两个黑点由远及近。

        之后慢慢浮在半空来到马上斜上方三四米的高度俯视。

        卢琳大婶惊讶张大嘴,韩弃下意识护住闭眼轻叫的娜塔莉。

        黑袍看不见脸,左边的一个拿出一个什么圆盘。正上方浮现灰白色的小团能量。随即越来越强,最终居然莫名的,射出一道光线,直指娜塔莉的肚子。

        “啊!!!!!!”

        在那一刹那,娜塔莉突然大声尖叫,脸痛苦的扭曲!

        “你们干什么!”

        韩弃此时也反应过来,不管这两个是谁,总之来者不善。

        第一时间挡住能量,韩弃将内功运足十成。

        但是好像这股能量并没有攻击力,而且也没什么穿透力。韩弃一挡就挡住。而娜塔莉的痛苦声也得到缓解。

        只是两个黑衣人没有理会韩弃,而是左边黑袍人对着另一个点点头,随即将圆盘收起。只是俯视着马车。

        是俯视的姿势,因为看不清脸,只是一团黑。

        而另一个黑袍人在得到左边黑袍人点头肯定后,手中拿起一个有着奇怪花纹的短棍。

        没见他有什么动作,短棍的花纹突然亮起来,随即对着天空炸开如同一个烟花一样。

        你偏偏看不见任何东西在空中呈现。

        韩弃却多少能感受到,那里有能量波动。

        “你们到底是谁?!”

        韩弃此时已经没法等待和他们磨烦了,默默运功,再不回话,他打算……

        走了?!

        韩弃惊讶看着做完一切动作的两个黑袍人,居然转身就离开。凌空而去。

        转眼不见身影。

        韩弃莫名看看大婶,大婶也是一脸茫然。

        “不管他们!”

        韩弃上前干脆拽着大婶:“帮帮忙!”

        停顿一下,韩弃将金币掏出来放在她手上:“都给你!需要什么和我说,我尽力去找。”

        大婶看着金币,许久之后叹口气,放回他手上。

        韩弃抿起嘴角看着她。

        大婶坐上马车:“回集市吧。幸好还没走远。那里人多,帮忙用的人手和物品也多。在这里真的接生女人也没用的。”

        韩弃一顿,觉得有理。

        直接上了马车,催促马匹调头往回跑。

        但是他们忽略了,也不可能不忽略,那两个黑袍人……

        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目的。

        想要,干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