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二十三章 不散
    “……”

    “对……对不起……”

    ——

    当韩弃抱着娜塔莉从暗道出来的时候。这一边联通的不是山洞和瀑布,而是那片小森林。

    韩弃说的没错。

    穿越至此就被关进那个那么小那么封闭的地牢,终于有机会出来他不想再经历类似的遭遇。

    说幻了幽闭恐惧症都不夸张。

    所以他当然也没那么极端以后住露天。但是不管住哪,到哪,先找好退路。如果要常住,就要干脆留后手。

    反正等待娜塔莉的时间,几乎平时就他自己。闲着也是闲着。

    这条暗道就是这一年多时间,每天弄一点每天弄一点。

    谁都不知道。

    他也不认识别人。

    并且这条暗道还并不是在山洞,太过细致有时候想的就多。

    万一在自己山洞遇险呢?

    直接从山洞走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

    但今天的事让他重新面对了很多东西。

    比如一言不合就群秒。

    比如中途可以放弃孕妇跑掉。

    比如此时那么隐秘的暗道娜塔莉都不知道。

    走出来的时候,居然重新碰到卢琳大婶。

    畏畏缩缩的坐在一个角落,浑身也都衣衫褴褛,有很多划破的痕迹。看到韩弃和娜塔莉出来估计没有韩弃那么惊讶,她以为韩弃捡到娜塔莉,然后就追着她过来的。

    毕竟韩弃从暗道出口走出来的瞬间那位大婶没看到。

    “对……对不起……”

    卢琳大婶道歉。因为不说她自己真的做出这种让人不齿的事,最关键的是,韩弃袖子是血,身上也有伤,可毕竟是活着而且将娜塔莉捡回来的同时。

    看向她的目光,面容平静,可是莫名的,让卢琳大婶恐惧。

    心虚加恐惧。

    “不是弃儿你也这么对待……看来就是人性的问题了。”

    韩弃慢慢朝着卢琳大婶走过去,卢琳大婶一边后退,一边发抖道歉:“对……对不起!我害怕……真的害怕……而且我带着她走也没法接生,她是处女,怀着的是魔鬼,她不可能……”

    “别说了!”

    韩弃打断卢琳大婶,卢琳大婶第一时间闭嘴,看向韩弃怀里的娜塔莉。眼神的确闪过愧疚,但更多的还是对韩弃的恐惧,和自己的心虚。

    她做了这样的事,中途为了自己逃走而丢掉娜塔莉。她不知道韩弃会怎么对她。

    亲眼看到一辈子都不曾遇到更不敢相信的屠杀,不,是抹杀。

    整个集市被抹除。

    她以为这个弃儿不会活着,可没想到不但活下来,居然这么快这么巧碰到自己。

    她无话可说。

    “好累……我要睡了……”

    娜塔莉此时半昏半醒靠在韩弃怀里,喃喃开口微微皱着眉。

    韩弃将目光从那个大婶身上挪开,找了个干净平整的空地,不远处找到一个背包。在大婶眼中看着,好像就是谁特地放在那的。

    当然她猜对了。

    韩弃就是准备好很多必需品,以备不时之需。到时候逃走可能用得上。

    但没想到今天不是逃亡,也用上了。

    拿出一块毛毯铺在地上。

    很薄很轻但很柔软很暖和。

    是卡罗赠送的一张完整的毛皮不知道什么野兽。

    轻轻将娜塔莉放在上面,韩弃扯起嘴角别过她额前汗水浸湿的头发:“生了孩子再睡。”

    “呵。”

    娜塔莉都没睁眼,却笑出来。

    韩弃沉默,转头看着不远处还畏惧坐在那的大婶,半响开口:“过来帮忙。”

    大婶一愣,讷讷站起,上前开口:“我……我真的不会……”

    “我知道。”

    韩弃转头轻轻掀开娜塔莉的下摆,袖子挽起,还在流血的伤口映入眼帘,看着很可怖。

    “你……手臂……”

    娜塔莉眼睛撑起一条线,指着韩弃的手臂。

    “没事。皮外伤。”

    韩弃轻笑开口,脱掉长袍盖在娜塔莉的下身,然后上折到膝盖。

    “你帮我。”

    韩弃背对大婶:“我来接生。”

    韩弃开口,大婶没有多说什么,走过来蹲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

    也只能说说话当做帮助。

    “我……我一直没结婚……也没孩子。所以我才……才能确认她也是处女。”

    大婶嘀咕开口。

    韩弃手一颤,抬头看向脸色发白不知何时又偏头闭上眼睛的娜塔莉,轻叹口气。

    “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大婶不解看着韩弃,韩弃却没有和她说什么的意思。

    只是沉默片刻,上前轻轻拍着娜塔莉手臂:“起床了,生孩子了。”

    “呵。”

    娜塔莉又笑了,在大婶眼中很神奇的事。她就算没经验也不是没眼睛,娜塔莉很虚弱,而且是生机慢慢消逝。别说她,孩子能不能保住都难说。陷入昏睡的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后,却都能被这个弃儿轻易逗笑唤醒。

    之前她偶尔流露出羡慕甚至嫉妒的神情就是这个。

    她一辈子没结婚,没恋爱,也是处女所以更能清楚娜塔莉的下身情况。她羡慕被一个男人的宠溺,在最虚弱的时候保护无微不至还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让她开心。

    或许她自己不承认她将娜塔莉丢掉也不只是害怕和放开负担自己逃跑。总会有那么一点点,是女人对女人幸福的嫉恨。

    “来……用力。”

    韩弃示意大婶:“你去推她肚子。顺着推。”

    大婶回过神,赶忙过去照做。

    娜塔莉吸了口气,看着韩弃:“你又不会接生。”

    韩弃点头:“你也是第一次,所以大家一起研究做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如果成功了你说大家多开心。”

    “呵呵。”

    娜塔莉无力笑着:“别……别逗我。没力气了。”

    韩弃敷衍点头,眼睛紧紧盯着娜塔莉的下身:“那就力气都用在生孩子上。用力。”

    韩弃第一次见女人的下身,至少是真正的那种。求学入世说起来,几乎什么都做过。

    喝酒吃肉,虽然不多。看小说,玩游戏,偶尔,只是尝试。

    唯独类似的言情动作片,他没接触过。

    偶尔室友看他无意中碰到扫一眼也就躲开。

    被室友嘲笑也不在意。

    此时看到娜塔莉的,他没有任何第一次看到的那种不适应,只有一个心思。

    孩子生出来。

    “恩~~!!”

    娜塔莉真的憋气,微微仰起身子看着自己的肚子。然后用力。

    大婶也配合推着娜塔莉的肚子,顺着推。

    韩弃能感受到变化,可是好像没看到有什么出现。

    “再用力,别急。”

    韩弃再次安抚她,轻声催促,手握着她的手。

    就在这时,韩弃突然感受到身后似乎被什么气机锁定。

    想都没想直接扑上前抱着娜塔莉翻滚。

    “啊……”

    旁边就听到啊的一声叫随后戛然而止。

    一个光团砸在刚刚娜塔莉的位置,韩弃抱着娜塔莉躲开还是有部分能量砸在韩弃身上。

    闷哼一声,喉头有些腥咸。

    他咽下一口血,用力不去压着娜塔莉的肚子。

    而旁边已经一个凹陷的坑。那个大婶一半身体消失,另一半已经没有生机,躺在那里,只剩下一只眼睛睁着。

    韩弃摇晃站起,眯着眼睛转头看向不远处。

    十名骑士没有马匹,十柄剑刚刚从交织在一起的情势慢慢收回。

    两个黑袍人依旧悬空。

    正安静地站在那。

    韩弃深吸一口气,突然背身抱起娜塔莉越过大婶的半个身子朝着深林密处而去。

    身后的两个黑袍人没动,十名骑士却缓慢朝这边逼近,其中一个运起斗气在脚上,几步飞奔上去。

    结果……

    “砰!”

    那名骑士倒飞出来。

    九名骑士停住,长剑再次要合起。只见韩弃抱着一个女人朝这边扑过来,踩着一名骑士的肩膀直扑半空中的两个黑袍人。

    一直神秘淡定……装酷的黑袍人也稍微乱一下。

    或许是没想到一个弃儿可以跳得这么高。

    不过只是没想到而已,两人慢慢升高一些。韩弃扑了个空转身伸手要虚抓一下。

    在黑袍人看来也许只是一种本能的力尽。并没什么特殊意义。可莫名有个错觉就是一股吸力一闪而逝。但因为太短暂而且也不明显,所以没多想。

    而且韩弃也的确因为他们提升高度以至于从他们脚下越过。

    落地后,就直接干脆朝树林外跑。

    九名骑士加上被踹飞的那个也跟着追过来。

    出了树林才发现,马匹在外面。可能因为树林太多障碍,就留在了那里。

    左边黑袍人从怀里要拿出那个探测用的罗盘,被旁边黑袍人突然拦住。

    左边黑袍人转头看他,右边黑袍人指着韩弃逃跑的方向。

    才发现韩弃的跑动速度明显比之前那次追击慢好多,而且还有些踉跄,几次差点摔倒。而那几名骑士骑马,迅速和他缩小差距。

    左边黑袍人沉默片刻,慢慢将探测用的圆盘收起。跟着另一个黑袍人慢慢凌空一起朝着那边不紧不慢飞过去。

    树林转眼间恢复安静。

    阳光依旧透过树木照射下柔和的光,四周偶尔还有虫叫鸟叫都不影响。

    只是那个被光团轰击留下的凹陷和周围显得很不和谐。

    还有低落在地上的血迹,一直延伸进密林不远处……

    那个暗道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