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二十四章 过去,未来。
    “第四美女……”

    娜塔莉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韩弃。

    背对着密林树木遮挡透过的阳光,照射在韩弃身上,温和的笑容依旧。似乎还有些刺眼。

    “靠你自己了。我去引开他们……如果能回来,再找你。”

    没等娜塔莉说话,韩弃将暗道的石门掀开,抱着那位大婶的半个身子转身已经一跃冲过去。迎着冲进来的那个骑士一脚踹过去。

    胸口的斗气踹散。

    而娜塔莉挣扎着,看着韩弃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随后对抗喧闹的声音也渐渐远去,喘息着,痛苦和无力感,翻身跌落在地道里。

    ——

    “呵。”

    娜塔莉一阵剧痛在小腹传来,又压到肚子了。

    她想笑。

    反而想笑。

    她不知道从小也算娇生惯养的她为什么莫名经历这样的痛苦。

    好,如果是她真的如同那个臭家伙说的,出去游历就是为了勾引矮人以外的种族帅哥生弃儿,那她活该承受这一切。

    但他终于信了吧?

    信自己根本没破身也没和谁有过感情经历就莫名的怀了孩子。

    然后……还要被追杀。

    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为什么还要塞进来?

    如果想要,为什么要追过来除掉?

    她不愿意再去想了。

    她知道其实韩弃承受的比自己还多。

    一直都是。

    当自己回来找到他之后,或许这样几个月的经历,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母亲去世早。

    父亲是族长也爱自己但是,自己说过不喜欢矮人的。

    粗鲁暴躁爱喝酒。

    父亲因为是族长或许好一点,可终究还是大老粗。

    “呼……呼……”

    娜塔莉慢慢蹭着阴暗的暗道地面往里面蹭着。只是远离洞口就停住不动因为没力气了。

    还有的一点,她要把孩子生下来。

    不管是谁的……

    却一定是自己的。

    因为娜塔莉能感受到她在自己的身体里,很有活力的动着。

    孩子要出来,要看看这个世界。

    他都没放弃,自己怎么可以?

    对得起那个一直保护自己受伤甚至可能失去性命都不顾的他吗?

    对得起他一直以来无微不至的照顾吗?

    没有韩弃陪着,也没有那个虽然给她中途丢掉但此时已经死去还要帮助自己引开追兵的大婶。

    娜塔莉用力吸了口气,听他的话。

    因为他每次说的都对。

    这次要靠自己了。

    我是第四美女!

    Hen~

    “恩~啊!!”

    娜塔莉用力,声音都沙哑,第一次不行。喘息几下,再次用力。

    “恩!!!”

    再次冲击,她看不见但是感受到,下体有微微撕裂的痛感,她是女孩,成年有人教授她知道。

    女孩蜕变成女人之前有个象征贞洁的膜。

    破掉了。

    说明自己的努力在起作用。

    这给了她信心。

    “恩!!!啊!!”

    娜塔莉再次攒足力气,大声叫着。

    有什么出来了。

    虽然只是一点,但她感受得到。

    ——

    “……”

    十名骑士站在空旷的地面,左右看着。

    此时哪里还有韩弃的身影,而此时地上,只有一半尸体。却当然绝对不是什么孕妇。

    追击到一半的时候,那个缓慢受伤踉跄的身影,突然变向加速。这一次看得真切他的步伐和速度提升极快。用一种甚至出现虚影的步伐没多久居然直接消失在他们视线中。

    当然因为空旷的周围没有太多掩体,他要不停变向才做得到。

    但也真的做到了。

    此时看到一半尸体发现上当,两个黑袍人也掏出了圆盘,再次寻找。随后帽子下方的看不见面孔再次相对。

    这次是实实在在的发现追错了。

    目标一致都在之前的树林根本没离开过。

    他是故意装作跑不动的样子,并且抱着遮掩的尸体,让他们不用动用圆盘。

    细腻的心思揣度,真假难辨的伪装,甚至发现细节的运用。

    推理圆盘的作用。

    在这一场追击中运用的纯熟,并在此成功摆脱他们。

    收回圆盘,黑袍人脚下突然出现波动,急速转身凌空飞回树林的方向。

    十名骑士也迅速跟上。

    黑袍人手里拿着圆盘,再没放回去。

    ——

    “第四美女!”

    韩弃喘息着掀开石头后的暗道石门。

    就是刚刚的入口处。

    重新甩脱他们当然不能干跑,他的内力消耗殆尽,总要慢慢恢复。

    此时走进来,也有些脱力。

    但第一时间韩弃慢慢站起,弯腰朝前跑过去。

    她不知道娜塔莉是不是已经进来,还是依然在洞口外。

    当时没有时间,他已经来不及给她放进去。

    “第四美女……你在吧?”

    韩弃一边跑着,一边召唤。

    然后,他突然听到回应他的声音。那个声音,很动听。

    “哇~哇~啊啊~哇~”

    韩弃惊愕,随即惊喜。

    急忙朝前跑过去。

    因为,这是婴儿的啼哭声。

    这说明……

    孩子,终于生下来了。

    “第四美女!!”

    终于在尽头,也就是树林的暗道洞口,韩弃找到了躺在那的娜塔莉。

    而她的身下,躺着一个婴儿。正蹬着小腿小手张大嘴嚎哭。

    虽然浑身有血迹,脐带也还没剪短。

    但是至少从哭声中感受到,很有活力。

    “抱……抱过来……给我……看看……”

    娜塔莉此时似乎也是被孩子嚎哭惊醒。

    韩弃上前将孩子抱过去,笑着放在她怀里:“你做到了。孩子很健康……额。”

    韩弃表情凝固,愣愣看着娜塔莉。

    娜塔莉满脸红光,看起来很美很漂亮。苍白的脸色已经不复存在。

    而下体,血一直不停的流……

    一直不停……

    “呵呵……我……我做到了……”

    娜塔莉根本不在意自己下身的情况,只是抱着孩子,慈爱地蹭蹭她的脸蛋……

    没错是她。

    这是个女孩。

    “是弃儿。”

    韩弃沉默一会,拿起毛毯堵住她的下身。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

    在此刻。

    笑着坐过去扶着娜塔莉,娜塔莉也抱着女孩轻轻靠在韩弃怀里,就在这昏暗潮湿的暗道。

    “是啊……弃儿。”

    娜塔莉呵呵笑着仰头,看着韩弃:“你刚刚不是信了……我是处女的吗?”

    韩弃摇头,轻轻拥着娜塔莉:“大婶死了……死无对证。”

    娜塔莉轻轻拍着孩子,韩弃将她腿上的自己长袍拿起来,随手一记手刀将脐带割断,然后笨拙的绑好。结果还是动作有点大,惹得婴孩大哭,被娜塔莉瞪眼拍了他一下。

    韩弃抱歉笑着,擦擦手轻轻揉着婴孩的头哄着。

    娜塔莉轻哼一声,随即弯起嘴角笑着看着韩弃,头轻轻蹭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出神看着墙壁,眼神中的光亮,慢慢黯淡。

    “死……我想,我就快了吧。”

    韩弃放在婴孩头上的手一颤,没有说话。娜塔莉却感受得到,咯咯笑着将身子的重量全都交给他。

    “还说不爱我……你很怕我死掉吗?”

    韩弃扯起嘴角:“怕倒是不怕……只是不想。你死了,我还得帮你带孩子。好像欠你的一样,伺候完你伺候她。”

    “呵呵。”

    娜塔莉笑了,轻轻拍他一下:“你总这样。”

    看着前方,娜塔莉轻声开口:“我想……我在想我短暂的一生,其实挺满足的。”

    “我要不要说句‘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配合一下?”

    韩弃用长袍给婴孩包好,此时孩子反而不哭了。眼睛还闭着,小嘴微张啊啊轻叫。

    娜塔莉将婴孩接过抱着,笑着拍着她,转头有些费力看着韩弃。

    “虽然出生到成年都很乏味只呆在部族,可是从认识你救你,逃婚游历大陆再回来,这经历很充实,好像什么都感受到了。”

    有些愤懑嘟嘴,娜塔莉头撞他胸口一下:“唯独你,一点恋爱的滋味都没让我尝过。”

    韩弃沉默,半响开口:“施主,你找错人了。”

    “呵呵。”

    娜塔莉又笑,调皮眨眼,费力去看他的眼睛。

    韩弃微微偏头,不让她看。

    娜塔莉蛮横皱眉拽着他衣领,可是手却无力,拽了几次都自己垂落下来。

    韩弃慢慢的,转过来,最终,看着她的眼眸。

    嘴角抿起。

    抬手轻轻别过她散落却依旧美丽的紫发。

    “给孩子取名字吧。”

    韩弃轻声开口。

    娜塔莉看看婴孩,笑着仰头:“不……你取吧。”

    “不是说……”

    娜塔莉说话开始断断续续,声音气息也降低。

    “不是说……大爱小爱吗?”

    韩弃抱着娜塔莉和婴孩,语气发颤。

    “如果我懂什么大爱……也不会是一个弃僧了。”

    娜塔莉慢慢闭上眼睛,呵呵笑着。

    “我是……第四美女……”

    “我是……特别的短身……”

    “我是……我的过去……”

    “她是……我的未来……”

    喃喃自语,娜塔莉轻轻依偎在他胸口。

    “你……你替我……给她取名字……你替我……守着她长大……答应我……别离开她……”

    韩弃死死咬着嘴唇,用力抱着娜塔莉。

    神奇的是,娜塔莉在韩弃怀里,居然哼着歌,

    一边哼着歌,一边拍着婴孩。

    “妈妈爱着小宝宝……”

    “爸爸搂着小宝宝……”

    “爸爸妈妈都爱他……”

    “爸爸也爱着……妈妈……”

    娜塔莉的手慢慢摊落在一边。

    再没有任何响动。

    韩弃沉默许久,轻轻将婴孩接过。

    紧紧搂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娜塔莉,低头不动。

    轰隆一声,暗道突然被外面什么轰击塌陷。

    好像连锁似的从远处一直延续到这里。

    韩弃却好像没察觉似的。

    只是低头轻轻抱着娜塔莉和孩子。

    轰隆!!

    暗道彻底塌陷将韩弃娜塔莉和婴孩掩埋在里面。

    十名骑士九匹马站在那里长剑交叠,随着暗道的坍塌而慢慢收起。

    凌空站着两个黑袍人俯视坍塌后成为废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