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二卷 她 第二十五章 施主请留步
    收起长剑的骑士们,在慢慢凌空悬浮的黑袍人示意下,沿着坍塌的暗道行走。

    显然他们是在检验是不是还有活口。

    因为黑袍人手中的圆盘,一直没有放下。

    正当骑士们走到尽头的时候,长剑搭在一起要再来一次合击时,被黑袍人拦住。

    互相看看,拿着圆盘的黑袍人摇摇头,另一个黑袍人没多说,对着十名骑士做了个手势。

    骑士再次将长剑收起,转身慢慢往回走,这一次的任务虽然有些小波折,但总算无惊无险的完成了。

    然而……

    就在回头刚走几步的时候……

    “若未来世有诸人等,衣食不足,求者乖愿,或多病疾,或多凶衰,家宅不安,眷属分散,或诸横事,多来忤身,睡梦之间,多有惊怖。如是人等,闻地藏名,见地藏形,至心恭敬,念满万遍,是诸不如意事,渐渐消灭,即得安乐,衣食丰溢。乃至睡梦中悉皆安乐。”

    几人下意识回头呈攻击状态但是。

    他们想要继续的动作没有做下去因为,被眼前的状态惊住了。

    暗道废墟被坍塌的泥土碎石掩盖。

    可是在尽头的地方,莫名的碎石和泥土在颤动。

    随着这似乎有气机有声波但是无形的难懂音节和咒语。

    “是人更能三七日中,一心瞻礼地藏形象,念其名字,满于万遍,当得菩萨现无边身,具告是人眷属生界;或于梦中,菩萨现大神力,亲领是人,于诸世界,见诸眷属。更能每日念菩萨名千遍,至于千日,是人当得菩萨遣所在土地鬼神,终身卫护,现世衣食丰益,无诸疾苦,乃至横事不入其门,何况及身。是人毕竟得菩萨摩顶授记。”

    他们不能确定这音节的含义是什么。只能感受到分段。

    还是隐约感受。

    下意识后退。

    甚至黑袍人只是凌空俯视。

    音节产生的声浪,似乎慢慢将碎石和泥土都震开成一个真空圆形的区域。

    “复次普广,若未来世中,阎浮提内,刹利、婆罗门、长者、居士、一切人等,及异姓种族,有新产者,或男或女。七日之中,早与读诵此不思议经典,更为念菩萨名,可满万遍。是新生子,或男或女,宿有殃报,便得解脱,安乐易养,寿命增长。若是承福生者,转增安乐,及与寿命。”

    当第三段的时候。

    骑士们下意识环绕四周,包括两个黑袍人也是。

    因为那声浪和音节咒语已经开始包围他们的四周。不是从耳膜传入,而是从空气,从皮肤,从任何地方包裹浸入他们的身体,心灵。

    “若未来世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姊妹,夫妻眷属,在于恶趣,未得出离,无处希望福力救拔,当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愿离恶道。汝以神力,遣是眷属,令对诸佛菩萨像前,专心自读此经,或请人读,其数三遍或七遍,如是恶道眷属,经声毕是遍数,当得解脱。乃至梦寐之中,永不复见。”

    当第四段念出来的时候。

    砰地一声,一个三米左右高的虚像骤然撑开碎石和泥土。

    那个虚像似乎是个人影。

    穿着长袍,带着奇怪的帽子旁边有两个布条垂下。

    手里拿着一个棍子,但棍子顶端有环状金属制品的东西。

    面容圆润祥和,一手拿着奇怪棍子一手成掌竖起在胸前低头闭眼。

    唯一和这圆润祥和气息不符的是。

    整个虚影三米高的相。

    是全黑色的。

    黑色中,透着金光。

    看着很厚重,阴暗,压抑,但更多的是,无力感。

    突然手拿圆盘的黑袍人低头看着圆盘,中心的水晶升起的能量感知光团莫名不确定亮起熄灭。

    而且速度频率越来越快。

    就在他惊愕的同时……

    “咔嚓。”

    圆盘碎了。

    而那个三米高的虚像也慢慢消失。

    从里面,呈现出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韩弃。

    背对着他们,韩弃轻轻将怀里已经没了气息的娜塔莉平放在地上。

    张嘴啊啊踢着小腿小手的婴孩,被韩弃用长袍绑在身上,用力系好。

    骑士拿出长剑下意识后退,莫名的刚刚漠视一切的攻势,反而转成守势而两个黑袍人也不自觉慢慢升高。

    明明是俯视着那个人,但是此时觉得升高多少都没他高大。

    但是,他们也许想错了?

    因为当韩弃转身的时候,和刚刚那个虚影一样。

    单手行礼,面容平和带着微笑,显得十分谦逊有礼。

    “施主请留步。”

    韩弃弯腰行礼,抬头看着两个黑袍人:“我有个问题。”

    没人动,哪怕近在眼前。

    哪怕应该拉开距离。

    韩弃弯起嘴角抬头看着两个空中的黑袍人,语气柔和。

    “我是个弃儿……你们知道什么是弃儿吧?”

    没意外的,没人回答。

    韩弃也不在意,轻笑开口:“我没什么见识,也没游历过大陆。”

    韩弃慢慢抬起另一只手,和单手行礼的手合起成双手行礼微微低头:“我不问你们是谁,不问你们为什么如此。”

    骑士和黑袍人都看着韩弃。

    韩弃停顿许久,抬起头的时候,笑容慢慢消失,眼神突然亮得刺眼。

    “我只想问一下。”

    “这个大陆,有没有一种习俗……”

    “叫陪葬。”

    骤然十名骑士动起来,但是却不够快因为。

    双手合十的韩弃,突然两手伸出对着两个黑袍人变掌成爪,在骑士和黑袍人齐齐震惊之下。

    凌空将身在高处悬浮的两个黑袍人直接抓到他面前。

    因为速度太快,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面容的帽子被空气阻力吹落到脑后,露出了两人的真面孔。

    也不算。

    因为两人带着透明却依然看不见脸的面具。

    不过,有脖子就够了。

    “咔嚓。”

    一手一个,握住脖子,声音清脆,过后,全都瘫软在地,没了气息。

    秒杀。

    “哈!!”

    十名骑士齐齐冲过来,发出了出现到现在第一个声音。

    哪怕不是词汇,只是音节。

    韩弃仿佛未见,低头出神看着两个黑袍人的尸体。

    “站那么高……看得很过瘾吗?”

    两名骑士的长剑已经刺向韩弃的面容就只有几公分的时候。

    另外八名骑士已经后退长剑搭在一起,合击技生成。

    光团再次凝聚。

    “砰砰!”

    韩弃弯腰躲开刺来的长剑。

    手后仰撑地,两条腿将两个骑士踹飞。

    站起面对即将砸来的光团。

    韩弃眯着眼睛,手臂朝旁边一伸。

    不远处一个断裂的木枝抓到手中,用力向八名骑士掷去。

    也就在此时,光团朝着韩弃轰过来。

    韩弃大步跳跃高高弹起踩在木枝上借力凌空躲开光团,却砸向刚刚站起的两个被韩弃踢倒的骑士。

    直接将两人抹除。

    而韩弃却反而已经来到几人头顶,顺势落下来。

    “嘿!!”

    已经落入他们包围,自然开启近战。

    一柄长剑直接斩向韩弃。

    韩弃弯腰躲开捡起落在地上的木枝刺向剑尖。

    被长剑将木枝上的木岔砍掉。

    一根齐眉长棍横在胸前。

    扫视着八名骑士,韩弃抖起长棍冲向八人。

    一样一样的。

    八柄长剑泛起的剑花和一根长棍运转的棍圈一样。

    长剑砍中人的效果,和长棍打中人的效果也一样。

    “噗!”

    “啊!”

    “额!”

    “……”

    普通的木棍,舞在手中空中却好像有嗡嗡声。

    扫到手臂直接将手打折,断臂连着长剑一起掉落。

    断腕处喷出的鲜血挥洒周围,而下一刻却已经从另一名骑士的膝盖穿过。

    忽高忽矮,忽起忽落。

    棍影似乎肉眼很难捕捉。

    更别提抵挡。

    侧身双手握棍砸向一名骑士的胸口。绿色斗气随着塌陷的胸口被砸散。

    躲开一柄扫向头顶的长剑,长棍半圆扫向几人的腿,咔咔骨头断裂声和哀嚎声不绝于耳。

    旋转身体惯性力道轻跳跃起,双手握棍落下砸在骑士的头盔上。

    “噗。”

    头盔凹陷一个明显的棍印同时血肉模糊到在地上没了气息。

    木棍,也折断了一半。

    却没有停下,看都没看直接朝地面划了半圈。

    棍子折断的尖锐沾满血迹。

    还在捂着手和腿哀嚎的骑士,齐齐没了声响。

    相同的是,脖颈出都有一个血线,鲜血喷出。

    不再有动作。

    “恩……哗啦……”

    只剩一个,慢慢用手臂匍匐着朝树林外爬行。

    韩弃目视着他头都不回要逃走,轻轻拍着经历刚刚的杀戮都并没哭泣只是好奇漂亮眼睛看着韩弃的怀里婴孩,袖子抹去脸上的血迹,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还匍匐的骑士而去。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问的问题了。”

    韩弃走到骑士面前,骑士已经不再逃。

    回身仰视韩弃,在阳光照射下,温和的面容和弯起的嘴角,看着平和善良。

    慢慢蹲下,韩弃轻笑开口,看着骑士:“如果回答不了,就把我刚刚的问题带回去。”

    骑士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韩弃,至少这话的意思,是放自己回去传话的?

    见韩弃弯起嘴角笑着看他没说话。

    骑士没再多想,转身继续要爬。还有九匹马被拴在那,只要爬到马匹那里骑上马,即使腿断了也没什么。

    “噗!”

    骑士没等爬出几步,突然口中穿出一根木棍,顶端是脑浆和血混和的粘稠物。

    是他自己的。

    但他此时已经意识不到。

    “砰。”

    骑士扑倒在地,没了声息。只是后脑插着半截棍子,看着很突兀。

    韩弃站在那里,出神看着他。

    双手行礼。

    “出家人不打诳语……不过抱歉,我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