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三卷 图腾 第十二章 拜不拜
    “一句道歉而已,很开心?”

    声音响起在耳边。

    韩弃回头,迎上那双漂亮的眼睛。

    “是,很开心。”

    韩弃点头承认,嘴角依然含笑。

    白纱女孩面对他,轻声开口:“他去告密,差点害你失去孩子,甚至失去生命……只是一句对不起,就让你这么开心?”

    韩弃摇头,将水袋递过去。

    白纱女孩接过却没喝,只是看着他,等待答案。

    韩弃沉默一会,看着她开口:“他应该道歉,甚至应该死。所以这没什么。我开心的是他可以向一个弃儿道歉。”

    白纱女孩一顿,点头开口:“明白了。弃儿很难得到尊重。”

    “不是这个意思。”

    韩弃开口:“不是因为我是弃儿,他道歉我开心。而是我发现,人心终究还是可以沟通的。还是可以唤醒部分良知的。”

    白纱女孩一愣,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韩弃手指随意划动着地面,自顾自说着:“其实有时候,一个人做一件事未必是出于本心。有的是习惯,有的是大势,有的是盲从。”

    看着白纱女孩,韩弃开口:“但如果真的了解了本质之后,可以唤醒他去克服外在的一切,随着本心行事。也许这个世界会因为你的改变而美好许多。”

    白纱女孩沉默一会,看着韩弃的眼睛:“可你好像不是靠沟通,而是靠你的公主朋友。”

    韩弃摇头:“是她的出现让我免于追捕,并将那个男人送过来。他会害怕,会恐惧,但不会道歉。”

    白纱女孩不置可否:“你吓吓他他会道歉的。”

    韩弃皱眉:“那样的道歉不是真心的,如同很多感谢一样。”

    白纱女孩打量他,眼神闪烁:“有点看不透你。是一个烂好人,不过该出手的时候一点都不犹豫。该愤怒的事,又很平和。”

    韩弃笑着:“所以你说弃儿应不应该被压制?明明都是这个大陆的生灵,都有自己的经历和认知。好好研究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呵。”

    白纱女孩轻笑一声,看着韩弃打量:“也许你的秘密能写一本书也不一定……将我吸过去的不是魔法也不是斗气。到底是什么?”

    韩弃一顿,转头和白纱女孩对视。许久之后,呵呵笑着:“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主人。”

    白纱女孩愣住,不一会笑出来:“呵呵。”

    笑了好一阵,韩弃都好像觉得她从来不是一个太喜欢笑的人。此时笑成这样,好像有点不自然。

    “你是在警告我。”

    白纱女孩收住笑,看着韩弃:“我和你是一起抵抗集市管理,又是一起被赦免的。所以让我打消掌握秘密公布出去的念头?”

    韩弃随意笑着:“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白纱女孩停顿片刻,点头开口:“不过你说的没错。”

    打量韩弃,白纱女孩开口:“居然失掉一只手,也能战力这么强。”

    仔细看着韩弃,白纱女孩皱眉:“你真的是弃儿?”

    韩弃沉默,不一会收起笑容看着她:“那你呢?”

    白纱女孩平静开口:“我怎么?”

    韩弃起身:“你真的只是魔法师……”

    白纱女孩没说话。

    韩弃轻笑:“其实圣庭接的人……就是你吧。”

    白纱女孩沉默一会,没回答而是继续开口询问:“你的手是被冰神咬掉的吗?为了救帝国公主?”

    韩弃也没回答,而是看着白纱女孩:“你们圣庭内部有矛盾吧?有人针对你,想低调坐马车进城,走漏风声偏偏高调迎接你。如今连你自己的侍女都陷进去了,就是逼你出面。”

    白纱女孩抬头直视韩弃,韩弃也和她对视。

    许久之后,两人一齐笑了。

    慢慢坐下,白纱女孩随手拿起那个水袋,打开喝了一口,韩弃也放松一些。打开落日花,出神看着。

    “可以给你接手的机会,你却拒绝成全别人的性命。”

    白纱女孩开口说了一句。

    韩弃合上盖子,笑着看她:“你都说了我是烂好人嘛?”

    说完疑惑举起盒子示意她:“看来你也认识这个,真的缺了一片就没法接手?”

    白纱女孩摇头:“不缺也不太容易……你的断手都快愈合了。应该更早一些治疗的。”

    韩弃叹息:“好神奇啊。我都没想过手断了还能接上。”

    白纱女孩看他:“你是生活在哪里的?知道的很少,言谈举止装束都不像三大帝国的弃儿。也不像其他种族的。而且还会……不同于魔法和斗气的战技。”

    韩弃一顿,看着她开口:“如果被别人知道。你说会不会被解剖研究?”

    “呵。”

    白纱女孩笑了下:“你似乎没有刻意隐藏。感觉今天在集市你也不是第一次出手了吧?”

    韩弃低头,喃喃自语轻叹:“每次都是逼不得已……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呵呵。”

    白纱女孩又笑出来,看着韩弃,点头开口:“弃儿的话,其实的确是不容易。有时候也许连野兽都不如。”

    “何必呢。”

    韩弃皱眉:“不说众生平等……不都是人吗?因为不会斗气和魔法就要永世不得翻身被欺压侮辱人格自尊自由全都没有。”

    白纱女孩凝视他,平静开口:“这样的想法最好不要有,很危险。”

    韩弃打量她,点头笑着:“怎么?圣庭会把我当异端?会被神降下责罚?”

    “你最好也不要评价神。”

    白纱女孩指着他,眼神严肃:“不用圣庭,我就不会饶恕你。”

    “哈。”

    韩弃无奈笑了,叹息开口:“你让我评价我都无从谈起,根本都不认识,也不了解。”

    白纱女孩点头:“弃儿是没信仰的。当然,也不配。”

    韩弃抿起嘴角,看着白纱女孩:“主要是没用。信不信仰反正神也不会眷顾弃儿。这么多年都视而不见弃儿的遭遇,他们高高在上做过什么?”

    白纱女孩看着他:“怨念?”

    韩弃失笑:“我不评价这位神,但我熟悉另外一位……你要不要听听看?”

    白纱女孩轻笑:“自己臆度的神吗?”

    韩弃不置可否,轻声说着:“那位神叫观音。有一个信徒很崇拜她,信奉她。每天三拜,期待能见她真身。”

    白纱女孩静静听着。

    韩弃继续道:“终于有一天,观音感受到他的真诚,于是真的显出真身和他相见。他很激动,立刻下跪参拜。观音也高兴,特地给他一个愿望帮他达成。结果他不要房屋,不要财宝,不要延长寿命。他只想虔诚的,问您一个问题。”

    白纱女孩疑惑:“真有这样的人?”

    韩弃看看她,笑着没回应,继续说着:“他问观音:‘我每天拜你。那么身为神的你,每天参拜的是哪位神?’”

    白纱女孩探身听着。

    韩弃开口:“神说:‘我每天拜的是观音。’”

    白纱女孩不解:“他自己不就是观音吗?”

    韩弃点头:“那个人也问了,你自己就是观音,干吗还拜自己?”

    白纱女孩看着韩弃:“那位神怎么说?”

    韩弃看着白纱女孩,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笑着开口:“神说……求人不如求己。”

    白纱女孩有些惊讶,愣愣看着韩弃,许久没有说出话来。

    韩弃笑着没再理会她,只是盘膝坐在那里。打坐运功。

    已然被她发现,也不用藏着掖着。

    这个世上本来也没有绝对保密的事。

    该出手时就出手,该低调时要低调。

    不要四处生长,但也不用藏着掖着。

    而白纱女孩沉思许久韩弃也不在意,静静运起内功,这是他每天必备的修炼。

    失去一只手固然是残疾,但本来特也没想过靠他一个人可以改变什么。

    如果有一天他可以站在某个巅峰他相信也只是他自己获益。或者他身边的某些人。但绝对不可能是影响某些大势。

    当然,就此放弃也不可能。

    直到许久,大致一个周天。

    韩弃收工睁眼,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此时所在是个比较僻静的地方,韩弃索性也没去找什么落脚之处。

    感觉不方便,也不自在。

    不如就在这里呆着。

    双手支着地,一个鲤鱼打挺起身。

    韩弃活动身体,十指交叉用力上翻舒展筋骨。

    倒是感觉身体各部位协调了很多,侧侧身,晃晃腰,手臂晃着……

    “什么情况!!”

    韩弃突然吓了一跳后退看着自己的手……两只。

    也怪他注意力没集中。此时才发现双手支地鲤鱼打挺,又十指交叉用力上翻。

    都没意识到……

    自己的断手……

    已经……

    恢复如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