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僧 > 第十三章 必须的

第十三章 必须的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进入帝都圣庭分部了。”

        韩弃没等回味过来自己失而复得的手,就看到一旁的一封信。

        似乎是用个小本子上撕下的纸写的。

        第一句就是这个,韩弃眉头皱起,继续看下去。

        “正式认识一下。先从名字开始。”

        “圣.安娜.罗德里格斯。”

        “是我的做了圣女之后的名字。没错,我就是圣庭分部这次要迎接的人,圣庭第九代圣女。”

        “我的职责是负责和神沟通的仆人,一生不能结婚。不能生子,不能拥有恋人,不能破身。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神最虔诚的信徒,神旨的传达者,和执行者。所以你对神的不屑口吻,让我瞬间想要将你抹除。因为你在践踏我最崇敬的事物,我的职业,和我的生命。”

        “这一次出来,是查询一件事。”

        “本来并不用告诉你这些的。但是当我查询的时候,渐渐发现,很多细节和线索,居然和你有着莫名的联系。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一切。”

        “你是个特别的人。特别到不能用弃儿来称呼你。你的战力我初步估计,很高。但具体如何没法评估,因为你使用的并不是魔法和斗气。但这些都不是称之为特别的全部原因。”

        “你的话,你的想法,你的言谈举止,甚至讲述的小故事。都有着很特别的意思。或者说……深意。”

        “落日花留着吧。治疗外伤太浪费了。我不是一名魔法师,而是神术师。这两点没有本质区别,但还是要区分的。具体怎么区分,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或许大陆上,有点见识的人只有你不知道而已。”

        “你的手我接上了。在你冥想的时候。应该称为冥想吧,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不过比冥想更深入。因为正常治疗外伤,用神术是非常痛苦的。我不知道是你能忍耐还是无意识度过。但你很幸运,没有承受那份痛苦。”

        读到这,韩弃看看自己接上的手。活动手腕,完好无损。

        但这么一提他倒是有印象,不是说疼痛,而是运行周天的时候有一个瞬间很滞涩,但随后就过去了,他也没在意。

        想来,是接手的过程吧?

        沉思一会,低头继续看。

        “你所有的秘密都有可能……不。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被圣庭当做异端处理。但我还是莫名的给你接上手,找不到原因。如果一定有的话,或许是我想看看全手全脚的你,会达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点……算了。说出来也许不合适,至少现在并不。”

        “最后。其实此时给你留下这封信。我还是有些私人的请求。但我从来没求过任何人任何事。所以先给你接手,然后我先走。此时你看到请求,同意还是不同意,都将是你自己做决定。而不是我强加于你。”

        “就如同我猜测你的秘密一样。你对我的推测也都基本正确。”

        “不说原因,但我和圣庭内部的确有些对峙的关系。这一次就是。我本来是不是高调被迎接进去也并不特别重要。但此时他们摆明这样的态度和仪仗,并捉住我的侍女。已经让我不能选择就这么出现在他们面前。”

        “所以我打算独自进入圣庭。救下我的侍女,同时也要拿一件我需要的东西。”

        “我是一名神术师,不是骑士。圣庭尽管是分部,但防卫严密,高手如云。我需要你的帮助。”

        “还有我不打算隐瞒你。给你接上手,算我一时兴起,也算是请你帮忙的条件。但是事后不管成不成功,也许我都不会放过你。未必是给你关起来或者杀掉,总之不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会一直盯着你。你可以理解为盯着你,是最好的结果。不排除比较强硬的处理方式。”

        “听那位公主叫你韩弃?很奇怪的名字。言尽于此……”

        “主人留言。”

        韩弃一愣,咧嘴惊讶:“额……哈?!”

        韩弃再次看着信,拿远,贴近。

        接好的手挠挠头,一脸大写的懵逼。

        前面信写的都还很真诚……

        最后突然这么一个落款主人留言算什么?!

        打交情牌?

        冷幽默?

        警告?

        卖萌?

        又或者……

        撒娇?!

        韩弃再次拿着信又仔细看一遍。

        秘密,查到和自己有关。

        她发现什么?自己手被冰神咬掉的。她自己之前说的。

        这的确是她自己查到,不然不可能有人告诉她。

        那么除此之外呢?

        沉思一会,韩弃摇头笑着,将信揣好。开门离开,想办法朝着帝都而去。

        没错,没有任何考虑。

        小短身不在身边,在罗蒂雅那里可以放心。

        此时的韩弃手又接好了,坦白说不是自大,但也有些自信。

        更何况这不是自不自信的问题。

        她还是不了解韩弃。

        可以失去一只手而救人,又怎么会因为害怕而退却?

        更何况今天如果不是她,自己在集市的时候就很难躲开包围。她的那个防护罩不但让韩弃可以逃脱,甚至让她自己陷入危机。

        最后的最后,更别说,她先将自己手接好离开,而不是以此为条件做交易。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但是人家已经先进去了,自己不去别说是佛,别说是僧。

        连个男人都算不上了。

        于是在没有犹豫就离开之际,一切顺利。

        指望谁包括罗蒂雅给他送进去都没用了。不然早就送进去。

        不过至少领头的骑士也不会看着他拦着他。

        属于罗曼帝国的臣民,罗蒂雅只是贵族中皇室中的私生女,但绝对是公主。普通这些骑士,不敢不给面子。

        韩弃当然也没指望他们帮什么。

        随便找了匹马,骑着就朝帝都赶。

        没多久到达下马绕路,来到一个偏僻没人看守的城墙死角。

        估计不是今天圣庭城禁,这里也不会这么疏忽。

        难得清闲有圣庭城禁的名义,他们也去放松一下喝喝酒。有事也有圣庭分部顶着。

        仰头望去。

        的确很高。

        不过总高不过白鬼的wall吧?

        囧雪带着野人都能爬上去,韩弃假假的打一百个囧雪没问题。还会内功和轻功,爬个城墙so,easy。

        而且要尽快。

        都不知道那位圣女进去多久了。

        魔法师要真的去战斗,终归还是要有些配合才行。

        有T的话,她治疗还是DPS都能游刃有余可是。

        直接顶上去,对方配置完全,副本也属于对方。

        除非你碾压的装备和实力,副本还是低等级的。

        不然没戏。

        下了城帽子戴上,韩弃悄悄朝着圣庭分部所在接近。

        第一次进帝都,没想到是夜里。没想到还不能仔细欣赏周围的环境,只能按照依然矗立在那的地标建筑慢慢接近。

        终于七绕八绕到达,反正只是城门禁止进出,里面的居民都还自由活动。自然没人会在意他。

        抵达圣庭分部的时候,韩弃站在那里,皱眉暗叹。

        果然啊。

        不管什么组织机构只要形成一定规模,明争暗斗是免不了的。

        一个圣女,假假的也算是超然的地位。

        如今居然要暗夜只身一人悄悄潜入到名义上属于她自己的地盘。

        得是逼到什么份上才做出的决定。

        如果清梵寺也是这样估计他早就入世不回来了。

        或者回来就直接抢班夺权清洗?

        不知道。

        应该不会吧。

        来到这片大陆经历这么多,都变得有点三毒频发了。

        罪过,罪过。

        “哇~哇哇~”

        没等想好怎么进去的时候,突然一辆马车驶过来。

        韩弃一边躲好一边疑惑听着里面婴孩的哭声。

        只是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什么,那是所谓圣庭收集孩子做圣女献祭的。

        知道白纱女孩的身份韩弃当然明白,那只是圣庭逼迫她高调出来的手段并且,也带着抹黑。

        不过不管怎样,小短身逃过一劫有罗蒂雅看着没事。

        可这些弃儿婴孩,就不走运了。

        韩弃是不太相信就算最后那位圣女不用这些弃儿婴孩献祭,他们圣庭就会乖乖挨家还回去。

        眯着眼睛,韩弃看看周围。

        找了一个角落翻墙进去。

        落地没人发现,韩弃还算满意,毕竟轻功还是有作用的在这个大陆。

        恩……

        “咦?!有人进来!!”

        “在哪?!”

        “居然该私闯圣庭?!”

        “来人快抓住他!!”

        即视感满满,韩弃愣在那。瞬间闪现他第一次从地牢出现的场景。

        这也太打脸了?!

        一定要这样吗?!

        韩弃深呼吸,最后无力笑着。迈步就用最快的速度朝门口跑去。

        后面一群人追,韩弃没命朝门口跑。

        进了建筑虽然就等于被关进去了,但里面的地形显然不会那么简单,反而有腾转的余地。

        结果一个很惊奇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圣庭的人追着韩弃一波,结果在对面好像对称一样还有一波。

        追着一个呈120度角,和韩弃一样速度一样的目的地的身影。

        两人身后领着各自两拨圣庭的人齐齐朝着门口跑去,相同时间最后在门口同步到达碰头,然后互相同步惊讶的目光看向对方的脸。

        更想看穿对方的心肝脾肺肾!

        “你是谁?!”

        “你哪位?!”

        最后,又是异口同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