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第三卷 图腾 第十四章 夜魔女
    圣庭外面呼呼哈哈的吵闹。

    门内拐弯很近的一个房间,倒是相对安静但只是相对。

    “哇~哇哇~~~”

    十多个婴儿加上刚刚送进来的两个,都是弃儿婴孩。此时躺在襁褓里,一个麻袍女信徒正在挨个喂奶。最廉价的羊奶。终于都乱七八糟的喂完了,也不理他们的哭叫。麻袍女信徒随手将奶瓶丢掉转身离开。

    室内除了婴孩的哭叫声,再没别的声音。

    大概一分钟之后。角落的一个柜子门,轻轻被推开。

    先是两双眼睛露出,扫视屋内。然后是整张脸伸出来。

    一男一女,一个光头一个披肩发。

    相同的是,都是弃儿。

    “你是弃儿?!”

    “你也是?!”

    韩弃开口询问,对方如是回答。

    直起身子出来,韩弃倒是示意她先。

    对方也没理他,撇嘴探身走出柜子,一边查看着弃儿婴孩,一边嘀咕:“我说怎么那么容易被发现,原来是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引来追兵连累本小姐。”

    韩弃失笑看着她:“你怎么肯定不是你自己引来的连累我?我才刚刚跳进来好吧?”

    “你说什么?!”

    披肩发转头瞪着他,指着自己鼻子:“我连累你?!就凭我的身手会连累你?!”

    韩弃茫然打量她:“你不是弃儿吗?不会魔法不会斗气是什么样的好身手请问?”

    披肩发嗤笑抱肩看着他:“我可不是普通被欺压没用的废物弃儿。没有魔法斗气我一样有我的本事。”

    “是啊是啊。”

    韩弃惯用的“随意态度”(敷衍?)呈现,点头上前查看婴孩:“那么有本事被追到这里干什么?”

    “你!”

    披肩发眯着眼睛看着他,眼神很是危险。

    只是突然看到韩弃的动作,表情有些奇怪。

    “真是不负责啊。”

    韩弃喃喃开口。皱眉拿起一块手帕似的布给婴孩擦嘴。

    是真的很不负责,那个麻袍女信徒。都不管羊奶是不是喂进去,总之就是一通狂灌了事。结果很多都喂到嘴唇上或者人中附近。轻了算是脏兮兮,重的很容易被吸进鼻子里呛到。婴孩的身体本来就没发育全而且还是躺着的。

    不注意这种细节会很危险。

    韩弃照顾小短身,与生俱来的细腻和细心耐心,加上后天培养,对这方面都是很注意的。

    “那你呢?”

    莫名的平复情绪,披肩发走上前,看着韩弃询问。

    “你来这里干什么?”

    韩弃一愣,恍然拍头差点忘了正事。转头看向她刚要张口,此时借着微弱的灯光才算是看清披肩发的容貌。漂亮是肯定的。基本上弃儿想长得难看都不容易。

    或许也是娜塔莉曾经说过的,种族融合是大趋势。

    披肩发,个子一米六五大概,按照这个大陆的生态状况来说不算高。如果只是这些不至于让韩弃下意识没说出话。然而让韩弃发楞的是,她外貌以外的装束。

    夜行衣,紧身。斜挎着一个小包。腰间两柄短匕首。仔细看好像脚腕还有一个条形鼓鼓的什么。不细心看不出来。应该是隐藏的武器。

    “额……”

    韩弃单手行礼后退:“这位女侠贵姓,到此有和贵干?如果能同行还是分开走好了。”

    披肩发皱眉嘀咕:“什么乱七八糟的?!”

    左右看看,从一旁拿起一个大被罩:“过来帮忙。”

    韩弃不解看着她:“你这是……”

    披肩发看他一眼,嗤笑开口:“我不管是不是有别人也雇你过来做同样的任务。但是我先来的,任务归我。这是行规。”

    韩弃挠着光头:“敢问女侠……您吃哪行饭的?”

    披肩发打量他,掐腰站起扬头:“你看我像哪一行?”

    韩弃摇头:“这个大陆弃儿不会魔法斗气,基本就和战斗行业无关了。你不会想说你是个例外吧?”

    “答对了。”

    披肩发轻笑:“我就是那个例外。”

    看着韩弃,披肩发蹲下继续铺开大被罩:“看你也是新入行的,以后出去打听一下。佣兵界唯一的弃儿夜魔女……”

    指着自己胸口,披肩发嗤笑:“就是我。”

    韩弃嘴角抽动,看着窗外:“还真是夜了啊……”

    “你说什么?!”

    夜魔女瞪他。

    韩弃轻咳一声,摇头笑着:“没说什么……对了你这是……救这些婴孩打算?”

    夜魔女扫他一眼,将一个个襁褓都放在大被罩里。

    韩弃眉角跳动,暗自叹息千万别让自己猜中千万别让自己猜中……

    哎。

    “夜魔女侠。”

    “是夜魔女!!”

    披肩发皱眉失笑:“你故意的?”

    韩弃指着她:“你故意的?!当这是拎行李呢?!这么多孩子装一个大包抗走就能回去领佣金了?!”

    夜魔女不解看他:“弃儿婴孩而已。况且他们只让我带回他们的孩子,又没说死的活的。”

    韩弃眉头皱眉,看着夜魔女。就这么看着。

    夜魔女也是和他对视,毫不相让。

    韩弃沉默一会,摇头开口:“本来就没斗气没魔法,能走到今天你肯定不容易。我以为一个弃儿肯定靠技术含量才屹立所谓佣兵界。但你这活干得太糙了。简单粗暴还未必有效。这样不行啊。”

    夜魔女看看被罩,又看看依旧哭泣的孩子。

    突然外面响起脚步声和说话声。

    韩弃当先小声示意她孩子都放回去。然后重新躲回柜子里。

    听着外面的动静。

    “估计是冲着孩子来的!”

    “是那个夜魔女吗?”

    外面的说话声柜子里也能听见。韩弃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夜魔女,夜魔女没看他,不过嘴角弯起的样子显然表达了一切比如。

    怎么样我很出名吧之类布拉布拉的。

    韩弃不动声色继续观察外面的动静。

    一个灰袍祭祀在麻袍女信徒带领下走进来。

    “你这有什么情况吗?”

    “没有祭祀大人。您看孩子不都在这吗?一个没少。”

    “恩……可能是见事不成又逃走了。你在这看着,不许离开知道吗?”

    “额……是。祭祀大人。”

    灰袍祭祀推门离开了。麻袍女信徒皱眉坐下,有些不情愿地嘀咕着什么。手探身掐着孩子:“一群弃儿。害得我没法休息!早点把你们献祭就好了!”

    “哇~哇哇~~”

    孩子被掐得疼,哇哇哭叫。

    “哭什么?!还哭!!再叫你哭!!”

    麻袍女信徒掐得更狠了。

    韩弃眉头紧皱,突然伸手推柜子门就要出去。

    结果被旁边拽了一下。

    韩弃转头看过去,夜魔女拿出一个小管,小心伸出柜子缝隙。嘴对着小管一头,突然用力一吹。

    “恩?”

    麻袍女信徒突然皱眉揉揉脖子,却没发现什么。

    结果大概十个呼吸之间,麻袍女信徒眼皮打架,慢慢的,伏在一个襁褓边,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夜魔女推开柜子,韩弃也跟着出来查探。

    睡得很香,没什么伤。

    韩弃笑着看着她:“别说。夜魔女果然名不虚传。”

    夜魔女此时没理会她,反而皱眉。

    “这样就没法运出去了。”

    韩弃一顿,摇头笑着:“你本来就没法运出去。”

    夜魔女转头看他:“什么意思?”

    韩弃转头看着门口,沉吟叹息:“你送回去,明天还会被抓回来。”

    夜魔女沉默,不一会无所谓掐腰:“那就是另外一个任务了。”

    韩弃直视着她:“再被抓回来……就该献祭了。”

    夜魔女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弃弯起嘴角,看着夜魔女:“我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夜魔女后退,打量韩弃:“话说,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弃儿这么奇怪?光头不留发,一身吟游诗人长袍还紧身。说话怪里怪气的。”

    突然拍手,夜魔女看他:“对了!话说你到底凭什么进来的?而且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以为你是为了孩子,但显然你不是吧?”

    韩弃想了想,点头:“我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孩子。但如果我的目的达成的话,会顺带将弃儿婴孩献祭的问题一起解决。”

    “怎么解决?”

    夜魔女很是怀疑的目光看着韩弃,一脸不信任。

    韩弃笑了笑:“在这里找一个人。或者说两个……或者说救。”

    “哈!”

    夜魔女继续蹲下拿着大被罩铺开:“祝你成功……”

    “她是魔法师,而且地位尊崇,最起码应该有很多钱……或者稀有物品。”

    夜魔女起身朝着门口:“一切行动听我的!具体给我讲讲。”

    韩弃愣在那,随即笑着走过去:“这就对了嘛。富贵险中求。”

    夜魔女转头白他一眼:“少废话!”

    韩弃笑笑没多说,两人小心翼翼,探身出去,趁着没人注意,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