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僧 > 第十七章 散伙

第十七章 散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来了。”

        在起降机的地方,夜魔女和圣女都没走。似乎在等待。

        而果然,韩弃不负众望地略带狼狈朝这边跑过来。没受什么伤,略带狼狈是身上的衣服已经都破了。尤其左手臂袖子都已经光秃秃,好像被什么炸过一样。

        “你没事吧?”

        圣女上前看着韩弃,开口询问。

        韩弃摇摇头,皱眉回身看着脚步声追过来的来路:“魔法师在远处还真不好对付。”

        圣女一顿,看着韩弃:“你不是有能吸人过来的魔法吗?”

        夜魔女惊讶,好奇看着韩弃打量。

        韩弃看着圣女:“那要看距离的。而且对方如果有防备很难奏效。”

        “你还真会啊?!”

        夜魔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刚刚听这个女人说他会什么能把人吸过来的魔法她本能不信。这可是实打实的弃儿哪怕没头发,黑眼睛骗不了人。对了还有黑眉毛。

        只是如同自己会隐身的特技,或许这个弃儿身手那么好,自然也很可能有什么技巧可以做到也说不定比如。用绳子钩住对方拉过来之类的。虽然难度很大,可理论上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人家就坦然承认了并且好像真是魔法的功效。

        韩弃和圣女听她这么问下意识都看着她,夜魔女疑惑后退:“怎么?不能问吗?”

        圣女看着韩弃:“她是谁?”

        韩弃疑惑:“你们俩呆在这这么久,没自我介绍?”

        圣女自然是不会回他这个话的。夜魔女随意偏头嘀咕什么,比如咱是弃儿,人家一看就是大人物布拉布拉。

        韩弃摇头指着夜魔女对着圣女:“她是……帮忙来救你的。不过她是个佣兵,所以你懂的。”

        圣女看着夜魔女,夜魔女挥手嘿嘿笑。

        指着圣女,韩弃对着夜魔女:“她是魔法师……对了也叫神术师,就是我……”

        “等一下!”

        夜魔女突然打断韩弃,脸色难看:“你说她是谁?!”

        韩弃不解:“魔法师啊。之前我没说过吗?”

        夜魔女起身看着圣女:“神术师?!你是圣庭的人?!”

        “额……”

        韩弃还故意隐瞒圣女的身份只说魔法师,神术师是随口补充的,可夜魔女居然还是瞬间猜到了。这什么情况?

        圣女不管身上衣服头发多凌乱,白纱依旧不落。

        不过眼神看着韩弃,有些怪异的样子,很平静一句话,解开了韩弃的疑问。

        “只有圣庭……有神术师。”

        韩弃豁然开朗,曾经她就说过魔法师和神术师的区别。如今看来,区别还真挺明显的。

        “我走了!!”

        夜魔女突然转身就上起降机,面无表情。

        “你去哪还没把人救出去呢!”

        韩弃追上前询问:“再说你不要报酬了?”

        夜魔女扫了两人一眼,冷哼一声往上走:“早知道救圣庭的人……我都不会跟你来。”

        韩弃一愣,皱眉仰头:“那你也别自己做起降机走啊。我们怎么办……”

        “就在下面!!”

        “快点他们还没走掉!!”

        “圣女就在那!”

        上面突然传来哗啦啦的铠甲声和脚步声,还有吵嚷的声音。

        夜魔女惊愕低头,愣愣看着圣女:“你……你居然还是……圣女?!”

        圣女看她一眼没说话,韩弃开口要说什么,突然夜魔女直接跳在一个石壁的凹陷处,一闪就失去身形。圣女皱眉四处看,韩弃却还是看着那个凹陷的地方:“喂你至于吗?”

        果然,那个地方传来声音:“后会无期!起降机给你们……自求多福吧。”

        韩弃开口想说什么,一声闷哼,一直昏迷的侍女此时皱眉有点痛苦的模样。

        韩弃和圣女没再多想,直接跳上起降机,但不是往上,而是往下。

        因为迎头就有大批的人跟来。【愛↑去△小↓說△網w    qu  】等于撞枪口上。

        一路向下,向下,韩弃看看头顶,沉思片刻,突然在某一层停住起降机。

        “你干什么?”

        圣女也一直想着对策,只是此时被韩弃的举动疑惑到了。

        韩弃没说话,突然跳下去,圣女皱眉看过来,她当然不认为韩弃是要自残或自尽。

        果然,韩弃居然跳到起降机停留的层数的下一层。

        “把昏倒那个推到起降机边上。”

        韩弃站在下一层的边缘,示意圣女。

        圣女似乎明白什么,将侍女推到边缘。

        韩弃伸手运功,捉影式直接将侍女拽到身边抱住。

        放到一边,圣女已经在那等待。

        韩弃再次运功,又将圣女也拽过来。看着上面似乎已经追过来了。

        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没有起降机也不等于下不来。

        韩弃抱起侍女,和圣女小心朝里面走。

        这样一来,没人想到韩弃的捉影式。自然也就以为他们是在起降机停下的那一层躲起来,暂时是不会想到也不会搜到下面韩弃真正所在的一层。

        争取了不少时间。

        可以继续想对策。

        这一层不知道有什么。一片漆黑。

        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韩弃侧耳倾听追兵的动静。似乎已经进入头顶的那一层搜捕。

        转头看着圣女抱着侍女,韩弃一顿,看着她开口:“你不是神术师吗?不给她救治一下?”

        圣女看着他,摇头开口:“神术师的治愈术不是真正的治愈术。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规则的变化。比如将你的手恢复到断掉之前的程度。”

        看着昏迷的侍女,圣女微微皱眉:“她是被吃了某种圣庭的迷药,手臂也因为逞强运起斗气而反噬。治愈术没法恢复。”

        韩弃沉默,突然摸着胸口,一个小盒子丢过去:“这个可以吧?”

        圣女接住,想起什么打开,果然是落日花。

        张张口要说什么,韩弃已经转过头继续防备着追兵的举动。

        圣女停顿片刻,撕掉几瓣落日花,丢进侍女的嘴里。

        果然,一个闪烁的光线肉眼可见地顺着侍女的喉咙进入体内,在全身游走。先是在胸口,然后小腹。最后在受伤的手臂盘旋好一阵,然后隐没不见。

        没多久,侍女突然恩的一声晃动。随即慢慢睁开眼醒过来。看着抱着自己的圣女,下意识坐起:“殿下……啊。”

        还是有点虚弱,圣女拿出一个什么小药丸塞进她嘴里。侍女几个呼吸后,似乎气息平稳很多。

        “殿下!你不该来的!!”

        侍女焦急开口,突然看到那个有点熟悉又陌生的背影。陌生是因为真的陌生,熟悉是因为……光头?

        “他怎么在这?!”

        侍女皱眉指着韩弃,圣女揽着侍女:“他是过来和我一起救你的……你的伤也是他帮忙治好。”

        侍女一愣,下意识运气斗气感受一下,发现真的伤没了不说。连之前被圣庭下的迷药药效也解除了。

        张张口要说什么,不过侍女看了韩弃一眼,韩弃都没回头,她也没多说。只是看着圣女焦急:“殿下你不该进来!现在不是自投罗网吗?!对了我们现在在哪?”

        侍女打量周围,迈步跑了几下过去看。

        韩弃惊愕,下意识要阻止。

        结果……

        “咦下面有动静?!”

        “在下一层!!”

        “快去搜!!”

        “都下去!!”

        侍女愣在那,吐吐舌头跑回圣女身边有些怯懦的模样。

        韩弃咧嘴皱眉:“你是卧底吧?早知道就让你昏迷算了!”

        圣女倒是没把此时的情景太当回事,眼神带着笑意看了韩弃一眼。别过瞪着韩弃的侍女脸颊。

        “怎么办?”

        韩弃起身看着圣女:“这地方我不熟。你们呢?来过吗以前?”

        “对不起殿下……”

        侍女可以瞪韩弃,对圣女自然是自责的。

        圣女摇摇头沉思,不一会抬头看着韩弃,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似的。

        “到最底层。”

        韩弃点头:“那就赶快吧!!”

        他也不问圣女为什么,因为没时间了。

        此时侍女也恢复过来,三人一起快速跑下去。但是起降机已经在上一层,而且被圣庭的人占领。

        韩弃看着幽黑的脚下,转头询问圣女:“下面还有几层?不会摔死吧?”

        圣女想了一下,示意韩弃:“我带着贝蒂先跳。你跟着我一起。等我叫你的时候你吸住我用你那个……魔法。”

        韩弃没更正什么魔法内功的,点头开口。知道她一定也有某些秘技之类的。

        没再停留,起降机已经往下来了。

        圣女抱紧叫贝蒂的侍女,纵深跳下。韩弃大概等了两秒钟,因为再晚就脱离视线不好寻找目标了。

        跟着直接跳下,韩弃瞬间就感到危险逼近因为。

        显然这个高度不是生命可以承受之重。

        真的自由落体肯定摔死无疑。

        两边的宽度用捉影式根本也够不着。只能将希望寄托在……

        “韩弃!”

        信号来了。韩弃模糊看到圣女的身影似乎以一种可控的速度降落,并且声音也传来。

        二话不说,韩弃直接朝着圣女方向伸手运功。

        这次要恰到好处。

        如果吸她过来两人都危险。

        圣女的意思也只是让韩弃拽她一下让韩弃自己有个缓冲。

        幸好完成的都不错,韩弃的一拽之力而得到的缓冲也足够解除危险,再落地的时候只是趔趄一下。

        然后韩弃赶忙再将因为被他拽而失去平衡快速落地的圣女和侍女接住,第一时间退到边缘,回头看去这一层,洞口漆黑。

        但隐约让韩弃,有些失神。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