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僧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时间宝贵

第二百五十八章 时间宝贵

        “是你教得好。”

        夜魔女接口对着韩弃,因为她,或许目前只有她懂韩弃惆怅的样子。就是刚刚和龙五切磋之前,她进去韩弃对她说的事。

        “你在身边教授和不在身边自学,显然不是一回事。”

        夜魔女看着笑着的韩弃,沉默片刻,轻声开口:“看起来高大,可才十岁。另外几个最大的十六七……”

        看着韩弃,夜魔女试探开口:“确定……真的要跟我走?”

        韩弃一顿,笑着抱着小短身,仰天长叹。

        “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苦一生……”

        “喂!”

        夜魔女曾经听他总说这些怪怪的话听多了,反正即便听不懂也可以感觉到他在乱掰搞怪。

        “呵呵。”

        韩弃站起,看着夜魔女:“所以,开始准备吧。关于我的身份问题对了!”

        韩弃叉着小短身腋下举到面前皱眉对视。

        小短身漂亮眼睛看着他,啊啊叫着。

        “她怎么办?”

        韩弃看着夜魔女:“我的话好说,蓄发或者乔装一下,在你的弃儿佣兵团内不显眼。可是她呢?”

        夜魔女摇头开口:“她更没什么吧?死的时候不是才一两岁吗?即便复活也不可能四五岁大。”

        韩弃摇头:“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夜魔女无奈:“喂。是你自己说的。如果圣庭真的追杀,那你真就是浪迹天涯了。可如果圣庭因为你的努力还有其他势力的帮忙,只是做做样子。那也不用那么夸张。说不定明知道你在哪,除非做好万全措施,不然轻易不是法神剑圣敢来找你?不怕被虐杀啊?”

        韩弃一顿,点点头开口:“那就这样吧……暂时,谁都别告诉。”

        夜魔女好奇看着他,开口询问:“你确定非走不可?哪怕圣庭没真的要置你于死地?”

        韩弃失笑:“置我于死地简直是一定的。所以看我努力还有其他势力帮忙了。而最好的结果也是他们暂时不那么强力一定要弄死我。毕竟针对其他势力的压力,也针对我在雷心部族的……一点点小冲动。”

        “呵。”

        夜魔女嗤笑一声,抱肩斜眼看着他。

        韩弃也笑着:“我如今走已经不是自己被圣庭针对追杀了。而是要给弃儿的发展留下空间。如果我还是硬留在学士城也许不会让他们就和学士城开战。但学士城压力太大,校长给我的支持太多了。并且也容易引起所有神赐大陆权贵阶层对弃儿的打压和警惕。”

        夜魔女似懂非懂,韩弃一顿,起身开口:“总之吧,这就叫以退为进。”

        说完韩弃离开了,留下了夜魔女思考着韩弃的话。

        其实还有一点,是韩弃真正谁都没说的。

        至少短期内韩弃要低调了,因为圣女终归是知道了原来她一直被神赐予的任务找的就是韩弃……

        怀里的臭东西。

        韩弃不知道她会怎么选择,即便她还是倾向于自己,韩弃也不能再让她为难了。

        包括奥古斯特校长大人也是。

        谁都知道韩弃一直够低调了,惹事的从来不是他。

        但没办法,如今的局面已然如此。

        以退为进是真的,由明转暗也是真的。

        是目前来说不管圣庭怎么决定都算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这就是他之前回来的时候,预感的那样。

        学士城,他呆不长了。

        至于以后有没有回来的那天,他相信会有的。

        只是不确定,多久而已。

        孩子们都好样的。

        刚刚韩弃看着小短身三轮车后感慨的话。

        三轮车不只是根据小短身长大的身材而更改了尺码。

        韩弃仔细观察了一下,轮胎还是之前用的那种类似橡胶的材质。

        居然里面好像是空的充了气。

        当然了,表面瑕疵还有气泡,小短身骑的时候或者骑的过程就漏气瘪下去了。

        韩弃并不清楚。

        但这样的进步很快了已经,并且还不是韩弃随时盯着的情况下。

        偶然间发现韩弃真的是个定大方向的。

        而具体的事谁做都也许都比他多。

        这样他多少可以放心一些。

        不过这当然远远不够。

        词典和字典为什么这么突然被提上日程?

        按理说要都普及了汉语汉字才行的。

        因为时间宝贵,等不及了。

        也因为……韩弃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做个整理。

        保存留给几个徒弟。

        “拼音都弄好了……你在写什么?”

        第二天飞弦苏格蕾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开口却看到韩弃少有的这么认真写东西的模样。

        两人自从上学以来,学士城不是传统的学校。还要听课做笔记写作业。

        并且对韩弃来说,除了武技课和权术课,艺术课他乐器绘画也都独自创造一种风格。

        甚至还发明了一种语言文字。

        这是个异类学生。

        基本很少看到他自己写什么的时候,尤其龙城建设开展起来。

        “你来了。”

        韩弃不抬头,听声音知道是她,随口打着招唿,还是写着。

        飞弦苏格蕾别过头发,亮晶晶走过来好奇看着。

        有文字,而且都是汉字。

        神奇的发现大部分她居然不认识。

        就算有的字认识,组合在一起几乎都不懂。

        这对飞弦苏格蕾来说很难得了。

        因为一起学汉语汉字以来,她只是比亚力克导师查一些,除此之外她认识的汉语汉字最多,说的最标准。

        此时看来,似乎居然只是很初级的程度?

        “你写了也没人看懂吧。”

        飞弦苏格蕾看韩弃居然不理自己,微微嘟嘴坐下放在一边,将拼音的组合排列整理好的放在韩弃面前。

        “嗯……”

        韩弃答应一声,就不回应了。

        飞弦苏格蕾性格自然是不会太缠人。

        看韩弃不说话了,也不打扰,亮晶晶支着下巴看着韩弃。

        这性格这点最好,从来不会知道无聊是什么。

        对飞弦苏格蕾来说时间从来不会被浪费。

        即使坐着无聊也是享受安静,或者也可以想事。

        居然就这样的,韩弃居然写了一整天。

        吃饭都是在屋里吃的,两个人。

        四民端进来就离开。

        一直到晚上,居然一整天没出现的尤莉回来,依旧吃饭,然后带着龙五离开了。

        飞弦苏格蕾离开的时候有种感觉,这次带着艾格妮丝和雪莉维兰瑟去精灵森林和罗曼帝国以及圣庭分部走了一遭后回来,韩弃好像有点怪怪的。

        什么事都很怪。

        但是她当然很明显也感觉到韩弃不但是没事做,反而似乎很急切的做着什么。

        虽然抽空还是和飞弦苏格蕾讨论了一下字典要怎么做,词典要怎么做。

        先不说词典。

        字典制作后,怎么根据这个不认识的字,通过字典用某种特定的方法查出来。

        然后再解释。

        并且每个字的含义是什么,有几个意思。每个意思对应的词组和生活用语。

        这是个庞大的工程。

        但其实没有技术含量,就是一种词汇文字的积累。

        繁琐,却不难。

        不过目前来说,韩弃才能这么做。

        而韩弃给飞弦苏格蕾的意思是,不如找找通用语字典。因为神赐大陆通用语,顾名思义就是每个种族每个阶层只要是智慧生命都会说。至于自己种族或者帝国或者区域的非通用语语言,基本相当于方言,和自己种族或者听得懂说得了的人说。

        也有字典词典,肯定的。

        韩弃的意思不如试试将通用语字典对照汉语汉字翻译过来。

        省时省力。

        总之,两头进行的同时,韩弃继续书写着什么。

        甚至时而伴有图画做参考。

        飞弦苏格蕾以为可能几天写好了,但没想到居然持续了那么久。久到她没反应过来。

        不过倒是没有耽误字典词典的制作和翻译。

        这也是需要时间的。

        反正她来找韩弃的时候韩弃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跟她一起。

        等完成今天的量她回去继续,临走时每次看韩弃都是继续之前写的什么东西。

        莫名的飞弦苏格蕾当然会好奇问她也以为,她自己会好奇询问。

        但是,她居然真的没有问过一次。

        下意识的就是没问。

        那种感觉,好像总觉得是面对一个颜色美丽的气泡。

        一戳就破。

        然后什么都不存在。

        她都觉得好笑。

        然而渐渐的,她不但发现那个不是很让人注意的黑皮肤弃儿美女进进出出神色匆匆。

        就连原本似乎没什么特别状况的徒弟,似乎变得低落,憔悴起来。

        但是却又不懂为什么。

        或许唯一没变的就是小短身,骑着车四处跑着玩。

        吃了饭韩弃消化食带着小短身坐秋千坐滑梯。

        飞弦苏格蕾找到他的时候还叫她一起玩,然后问她生日。

        记得应承过送她礼物的事一直没忘。

        生日是6月28日。

        飞弦苏格蕾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变化,或者说又被他随意的话带过。

        以至于那种怪怪的感觉又压了回去。

        就这样大概持续了接近期中考试的时候,似乎一切也来不及多想了。

        原来不知不觉寒假结束后开学又到了期中,已经将近半年过去。

        回想起上次期中考试可没有如同昨日那么狗血。

        仿佛过去了很久,或许也是因为从她入学至今,发生了也经了太多的事。

        太多,太多的事。(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