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 > 435 暴怒的李皇帝

435 暴怒的李皇帝

        李皇帝,请我到密境一叙?!

        我和冯千月、王公子三人正在房间里商量如何对付李皇帝,这种关键时刻,李皇帝突然请我上去,让人心中不得不怦怦乱跳。一时间里,我们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听到房间里沉默下来,赵铁手在外面又叫:“王先生?”

        老不说话肯定不是回事,我立刻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有点不方便。”

        门外,赵铁手也沉默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好,我在电梯口处等你。”

        说完以后,脚步声响起,赵铁手离开了。通往密境的电梯需要刷卡,没有赵铁手领路是上不去的,所以他去电梯口等我了。赵铁手一走,王公子就着急地说:“李皇帝什么意思,是不是知道咱们在商量什么了?”

        我入住这房间的第一天起,就里里外外地都检查过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监控、监听设备,李皇帝不可能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舅舅教过我的那些生活技巧,如今正一点一点派上用场。所以我摇了摇头,说不会的,李皇帝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那么神通广大。

        王公子说:“那他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说话,冯千月就试探着说:“我猜,李皇帝是不是还想拉拢你?”

        我一听,立刻开心不已,忍不住摸了下冯千月的头,说千月,你可以啊,这都猜得出来!

        冯千月面含羞涩,不好意思地说:“每天和你在一起,总得学会点东西吧。”

        没错,冯千月所讲,也是我想说的。李皇帝想要完成他的计划,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是必要的,而且相比不好控制的八大家族来说,出身草根阶级的人肯定更加忠心。但是现在,张健垮了,飞刀陈败了,进入五强的草根只剩下我一个,李皇帝如果还想将他的计划进行下去,就不得不再次把目标瞄准了我,只是我之前已经拒绝过他一次,他凭什么觉得我第二次就会答应?

        王公子弄明白了以后,立刻兴致勃勃地说:“王峰,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何不假装答应他呢,进入他的核心圈子以后,不是更加容易掌握他的动向和计划了吗?咱们也好见招拆招啊!”

        这次也是一样,我还没有说话,冯千月立刻叫了起来:“不行,这太危险了,如果王峰露出马脚,李皇帝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也点头,说:“李皇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而且我也没有把握能骗过他,所以还是按照咱们的老计划吧。”

        我本来准备给老酱打电话,安排飞刀陈和洪龙象见面的事宜,现在也来不及了,只能先去会见李皇帝,回来再说飞刀陈的事。我并不担心李皇帝在密境就杀掉我,毕竟保护选手的安全,是皇家夜总会的第一责任,他还是挺在乎自己名声的。从房间出来,准备到房间口去,却发现岳家的闪电,和葛家的葛平都在各自房间门口站着,而且还朝我看,面露不善。

        怎么回事?

        三天休息期间,选手大多留在房里闭关练功,很少有人会出来的。而且,如果只一个人站在门口,还能说是巧合,现在两人都站在这,肯定就不是巧合的事了。

        只是比武大会进行到现在,我和他们几乎是零交流,一点交情都没有。所以,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开口去问他们,而是在他们不怀好意的目光之中,沉默不语地继续往前走去。

        赵铁手果然在电梯门口等我,和之前初次请我到密境的时候一样尊敬,冲我做了个手势,说:“王先生,请。”

        我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便和他一起走进电梯。刷卡来到顶楼,照旧还是“六力士”把守。进门之前,赵铁手再次让我转身,我用眼角余光看到他输入的密码,和上一次并无分别,心里还松了口气。

        进入密境之后,想到这次又能见到我舅舅了,我的心里又有点激动起来。密境没有什么改变,仍是一间大的套房,有七八个房间,住着不同的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弥漫着强者的气息。

        我看到了身披金色披风的流星,也看到了仍旧坐在地板上打游戏的我舅舅,一切都和之前一模一样。密境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神秘感了,说白了就是李皇帝的根据地,以及会见重要客人的场所,哪有外面的人传得那么邪乎?

        现在的密境对我来说,神秘性还不如传说中的皇家夜总会头牌,“皇后”贾桃桃。

        不过这次,密境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我舅舅的房间里竟然还有个人。

        龙王!

        是的,龙王和我舅舅并排坐在一起,每人拿着一只手柄,在玩一款叫做“三国志”的古老游戏,龙王扮演吕布,我舅舅扮演黄盖,两人携手闯关。我舅舅还是那个样子,面目呆滞、沉默不语,仿佛行尸走肉,游戏里的小人却是无比灵活,斩杀boss轻轻松松、不在话下;龙王倒是大呼小叫,身子还跟着游戏里的人物剧烈摆动,却频频被人砍死,技术差得不忍直视。

        最终,我舅舅放下手柄,叹着气说:“你别打了,你总拖我后腿。”

        龙王不服地说:“谁说的,再来一盘!”

        我舅舅满脸嫌弃,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再次拿起手柄。

        两人打得认真,并没看到门外的我。而我看到他们这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实在是无比错愕,整个人都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赵铁手忍不住问我:“王先生,你怎么了?”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站在门口已经半天,赶紧就说:“龙王怎么会在这里?”

        龙王之前因为龙玉华的事追杀过我,我会对他好奇,并不意外。赵铁手笑呵呵道:“龙王是李皇帝的好朋友,也是密境的常客,常常会过来的。”

        龙王的身份和立场,实在让我匪夷所思,我始终搞不懂他到底是站哪一边的。看他这个模样,好像真和我舅舅关系不错,怪不得之前看到我的打神棍会那么激动。

        ——那,他把这件事告诉我舅舅了吗?我舅舅如果知道打神棍在一个叫做“王峰”的人手里,就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我是谁吧?

        可惜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我冲赵铁手点点头,假装恍然大悟的模样,继续往前走去。尽头,便是李皇帝的房间,和上次一样,赵铁手让我自行敲门,便退开了。

        我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便推门走了进去。现在已经半晌午了,李皇帝竟然还在床上趴着,床边跪着两个容貌绝美的女孩,分别捶着他的脊背和大腿。

        ……还真是皇帝一般的生活啊。

        “来啦?”李皇帝说:“坐。”

        我一声不响地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其中一个女孩起身帮我倒茶,我看向她的眼睛,她的目光里面一潭死水,仿佛已经失去灵魂。

        “伤怎么样了?”趴在床上的李皇帝突然问我。

        “还好。”我老老实实地答。

        “你受那么重的伤,还能赢了飞刀陈,实在让我惊讶。”李皇帝叹了口气。

        我想了想,说:“运气而已。”

        李皇帝摇摇头,说:“不,绝对不是运气,我能看出你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你为了达到目的,能忍常人不能忍、受常人不能受,这点尤其让我吃惊和钦佩。坦白说,张健和飞刀陈他们虽然都虚长你几岁,但是各方面比起你来都差远了,省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像你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

        面对李皇帝的吹捧,我依旧平淡如水、宠辱不惊,低声说道:“您过奖了,是真的运气而已。”

        李皇帝似乎很反感我说这些客套话,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突然狠狠一脚把旁边给他捶背的女孩踢开,骂道:“滚,一点力气都没有,你在这挠痒痒呢?”

        女孩吓得花容失色、面色惨白,赶紧往后面退,跪在地上不住磕头,身子也颤抖得像筛糠一样。

        这李皇帝的种种做派,真的像极了一个昏庸无道、暴虐成性的皇帝。我这个人算心黑了,很少会同情别人的遭遇,但是现在看他这么欺负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还是忍不住有点冒火,恨不得一脚将他踢飞。

        “王峰,还是你来给我捶吧!”李皇帝突然说道。

        叫我给他捶背?!

        干,我又不是他的下人,凭什么叫我来干这个?

        我恨不得一脚将他踢死,怎么可能帮他捶背?

        但我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床边帮他捶起了背,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里可是密境,我还不想和他直接翻脸。李皇帝刚才也说了,我能忍常人不能忍、受常人不能受,况且他年纪这么大了,也算是我的前辈,帮他捶两下又有什么关系?

        现在帮他捶背,将来要他狗命!

        我认真地捶了下去,双拳在他脊背上来回游走。简直不敢相信,昨天李皇帝还想要我的命,现在我们两人又变得这么亲密了,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变幻莫测。

        “不错不错,舒服舒服!”李皇帝嘿嘿嘿地笑着,脸上也充满了享受的表情。

        他当然很舒服了,以前我爸就有腰疼的毛病,我这一手捶背绝活从小就练出来了,再加上现在也有股子力气,肯定不是那两个女孩能比的。只是想到我爸,就想到了我妈;想到我妈,又想到了我那一对从来没见过面,就惨死在李皇帝手上的姥姥和姥爷。

        虽然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家里灵堂上供奉的那对老人,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姥姥和姥爷;但就算不是,看我妈每次祭拜他们时虔诚和尊敬的模样,也知道那对老人对我妈来说肯定意义非凡。

        这个仇,当然也是不能不报的。

        我舅舅坐牢满二十年后,一直都想干翻李皇帝,很大原因也是因为那对惨死的老人。

        越想,心里就越窝火,恨意在体内肆意游走,几乎从每一个毛孔中渗出。我知道李皇帝很强,之前一掌就能把那个年迈医生拍死,这份功力就不是常人能拥有的,可现在的我已经被怒火冲昏头脑,理智在恨意的肆虐下也灰飞烟灭,双手忍不住慢慢朝着他的脖子挪去。

        凭我现在的实力,趁他不备一下就掐断他的脖子,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吧?他就是再强,也不会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吧?

        然而,就在我的双手慢慢挪到他的脖子根处,准备实施自己的恶毒计划时,李皇帝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杀了你。”

        什么?!

        我的心里一个咯噔,犹如被闪电劈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就缩回双手,呆呆地看着李皇帝。我的心里怦怦直跳,难道他背后长了眼睛,否则怎么知道我想干什么,反而还出言威胁于我?!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甚至“和我舅舅联手,在密境内大杀四方,最终逃出皇家夜总会”的计划都筹谋好一大半了。而李皇帝,却悠悠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说:“前几天我一直想杀了你,你知道吧?”

        李皇帝还没起床,头发散乱、神态萎靡,却把这句杀意十足的话说得慢条斯理,仿佛只是和我在聊些家常。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他既然把话给挑明了,我也只好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李皇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是真想杀你,我帮你干掉张健,还把他的地盘全部给你,就是想将你招到我的门下,可你却拒绝了我!换做你,你气不气?我知道你和月光有仇,所以专门将你们两人分到一组,结果月光却死在了你的手上。我又让飞刀陈和你一组,结果飞刀陈也被你给打败了……哈哈,王峰啊王峰,你可真是让我出乎意料。”

        他一边说,一边将我的手腕抓住,面色诚恳地说:“王峰,其实我想杀你易如反掌,灭你也如灭只蚂蚁一样,可我实在不忍你这样的人才英年早逝!你就跟了我吧,我保证让你扬名省城,终身享受荣华富贵!接下来的比武大赛,我也会一路为你护航,让你稳稳地进入前三!”

        原来李皇帝说的“杀了你”是这么个意思,害我还以为自己的行迹暴露,落了一身的冷汗。不过,我回头看看还跪在边上的两个女孩,料想自己要是真把李皇帝给杀了,恐怕很难走出这间密境,没准还会连累了我舅舅。

        还好没有得逞,否则吃后悔药都来不及了。

        和我猜的一样,李皇帝还是想收拢我,而且言辞之真切、态度之诚恳、条件之诱人,都足以说明他的诚心和诚意。保我进入前三,他当然能做得到,让我分组的时候轮空即可,这也是他身为比武大会的组织人,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

        如果我和他无冤无仇,没准我真会拜入他的门下,可惜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于是我冲着李皇帝,缓缓摇了摇头。

        “为什么?!”李皇帝似乎特别不能理解,两条眉毛也高高耸了起来。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看着李皇帝,面色坚定、语气铿锵地说道。这一句话,不光彰显了我的意志,更说明了我的决心,就是要彻底打消李皇帝的念头!

        听完我铿锵的话语,李皇帝先是愣住,接着又松开我的手,哈哈大笑起来。他先是开怀地笑、放浪地笑,仿佛我说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接着这笑慢慢冷了起来,最终在李皇帝的面上凝成一股杀气。

        “你知道在省城,忤逆我的下场是什么吗?”李皇帝语气冷冰冰的,像是从冰窖里甩出来似的,他那张嘴就好像一个大冰窟窿,每一个字都透着无边无际的杀意,足以让人通体生寒、浑身发抖。

        他变脸了,变得是这么地快,刚才还和我亲密无间,现在就翻脸成仇。不过我一点都不意外,因为这就是李皇帝,上一秒还能笑脸相迎,下一秒就能冷若冰霜。

        而我,也同样冷冷说道:“无非一个死字!”

        “好,好,你做好准备就好!”

        听到我完全不留后路的话语,李皇帝也彻底被我激怒,满头的白发竖起,脸上的青筋也爆了出来,犹如一头发狂的雄狮,冲我吼道:“接下来,看我怎么玩死你吧!现在,给我滚出去吧!”

        李皇帝在这种极端暴怒的情况下还能忍住没有当场将我杀死,我也实在很佩服他的定力。我冲李皇帝拱了拱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耳听着身后的喘气声极为浓重。

        说句实话,我还真怕他会突然冲我发起袭击,好在直到我走出门外,李皇帝也没有任何行动。而我,后背也整个都湿掉了。

        我轻轻把门带上,松了口气,缓步往外走去。

        我知道,这次和李皇帝彻底闹翻以后,他肯定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也会更加疯狂地对我实施报复行为。这密境,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我的舅舅。

        再看他一眼吧。

        这么想着,我便往前走去,不过刚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脚步声响,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正是龙王。龙王一回头,就看到了我,之前他和我舅舅打游戏太入迷,所以并不知道我进来了,现在突然和我打个照面,顿时愣了一下。

        接着,他往我身后看了一眼,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嘿嘿笑着说道:“跟了李皇帝啦?不错嘛,草鸡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以后在省城可就没有人敢得罪你喽!”

        我很讨厌他说话时的语气和态度,要不是看在他陪我舅舅打游戏的份上,我肯定一句“关你屁事”就甩出去了,也算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回头看了一下屋里,我舅舅还在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好像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情况。

        看到他好好的,我心里就好受很多,总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隐忍、奋斗、拼搏都没有白费。我冷冷地对龙王说了一句没有,便继续往外走去。龙王嘟囔着说:“没跟?没跟还敢跟我这么大脾气?”

        他的脚步声朝相反方向而去,显然是去找李皇帝了,这家伙实在玩得很溜,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出了密境,穿过六力士,乘了电梯下楼,我的气还没有完全消掉。所以我并没有急着回房,而是走到走廊窗边抽了支烟。一支烟过去,想起件事来,李皇帝的事,我还没有告诉火爷,于是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前前后后把整件事情,包括我现在的局势如何,计划如何,通通跟他说了一遍。

        得知李皇帝的疯狂计划,火爷也是惊得不轻,说建议我立刻像蜘蛛汇报这事,看看他有什么安排。虽然火爷之前和我约法三章,让我在比武大会期间不要麻烦蜘蛛,但是这事实在太大,不得不说。

        火爷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犹豫,立刻拿出蜘蛛的名片,给他拨出去了电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和蜘蛛通话,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蜘蛛的声音温和有礼,和电视里面的领导如出一辙,不过字里行间却带着如同高山一般重重的威压。

        我自报身份以后,蜘蛛就疑惑地说:“不是让你比武大会期间不要联系我吗?”

        我认真地说:“当然是因为我有重要的事!”

        蜘蛛也不是个迂腐的人,听到我的语气这么严肃,就让我不要着急,慢慢说来。于是,我就从张健和旱烟老头说起,一直说到昨天晚上的比武大会,还有刚才和李皇帝会面的情况,以及现在我的准备和计划。

        一开始我还担心蜘蛛不相信我,后来才发现我多虑了,蜘蛛沉沉地说:“这种事情,李皇帝确实做得出来!看来,整个省城都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蜘蛛在省城的关系网错综复杂,如果真让李皇帝给兼并统一,那他以后就没什么好玩的了,所以他当即向我表态,说会和我们站在一起,不过当然也是暗中帮助,让我不要告诉别人。

        另外,蜘蛛还告诉我说,飞刀陈去见洪龙象这事,让我不要直接出面,他会去安排的。

        我明白蜘蛛的意思,这是在保护我,万一事情败露,也连累不到我的身上。

        我重重地说了一声谢谢。

        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情好了很多,这么多的家族、大佬统一战线,何愁对付不了一个李皇帝?我总觉得,这一天就快到了。回到房间,冯千月和王公子还在等着我,两人一见我进来,就立刻问我情况如何,我就把之前的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

        但冯千月和王公子都不是笨蛋,完全能想象到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也能预料到接下来李皇帝会对我如何进行疯狂报复。我则安慰他们说,现在事情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咱们的人越来越多,肯定能干掉李皇帝的。

        听完我说的话,冯千月和王公子都很疑惑,问我说不是阻止他的计划就行吗,干嘛还要干掉他呢?

        “不!”

        我斩钉截铁,带着不容让人质疑的口吻,重重说道:“一定要干掉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