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9章墙壁
    牛头,w为什么没成功?

    是轮子妈开了e技能法术护盾吗?不可能啊,就算朵朵她反应快开了e,牛头也会撞到他身边,只是不会出现伤害和撞飞的效果而已。

    但是,这个牛头怎么直接在半空中停下来了?

    唐捷突然想起,刚才王跃的锤石,扯了一下e技能?

    这一点容易被忽略,毕竟从表面看上去,锤石只是在把滑板鞋扯回来而已,很少会有人把这个e联想到牛头身上。

    唐捷她不傻,没多久就看明白了——锤石用e打断了牛头w?!

    “这也行?”唐捷感觉世界观都不好了,他在一些英雄联盟精彩集锦视频上,看到过不少次牛头用e打断技能的,最常见的就是盲僧的二段q。

    唐捷依稀记得,有一个视频当中,adc女警一丝血,眼见皇子来势汹汹杀来,千钧一发之际,技能差不多全交的锤石,硬生生使用一个e技能,将皇子的eq二连给将其打断,力挽狂澜救了女警一条性命!

    那已经足够让唐捷大开眼界的了,而现在……

    这尼玛,牛头的w还能打断?唐捷差点爆出了粗口,不过很快便释然了,感叹道:“王跃,你这运气真是没谁了,今天踩狗屎了?”

    “……”王跃无言以对。

    朵朵却是‘咦’了一声,眨巴着大眼睛好奇问道:“什么啊?王跃他怎么了?”

    “你没看见吗?他用e技能扯滑板鞋的时候,居然人品爆发,把牛头的w给打断了,我也是醉了……”唐捷一只手扶着额头。

    朵朵下意识说道:“他每次都是这样啊!”

    “嗯。”

    唐捷点了点头,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打断牛头w?”

    “打断?我不知道诶,我只知道,牛头每次撞到一半就停下来了。”朵朵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唐捷猛然别过头看向王跃,此时,他正半眯着眼睛,无精打采的,似乎他永远没睡不饱一样。

    是运气?还是巧合?还是……

    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劲的实力?唐捷虽然段位不高,但她可是非常了解英雄联盟的,平时视频什么的一有空就看。

    对于锤石e打断牛头w,而且成功率还如此之高,次次都是这样,这……

    这已经不是用手速来判断的了,更多的则是需要恐怖的意识来提前预判!

    “王跃!”唐捷喊了一声。

    在后面朵朵的轮子妈疯狂输出下,王跃最后卡了一下普攻,收掉了滑板鞋的人头,转头看向自家表妹,“嗯?有什么事?”

    “你是怎么做到的?”唐捷眼睛死死盯着王跃,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有些陌生的表哥了。

    “什么?”

    “我是问,你怎么打断牛头的?”

    “哦,手快点就行了。”王跃平静说着。

    唐捷有些微怒,“别以为我不知道,牛头的w速度可是非常快的,要想打断他,你肯定得提前预判!”

    “没那么麻烦,只要你在牛头w施法起手的瞬间,跟他同一时间按出e键就行了。”王跃的回答很是轻描淡写,似乎这本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唐捷直翻白眼,这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做到了的吧?

    想到这,唐捷忽然觉得,自己这个表哥有些不一样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去中路抓一波吧。”王跃说道。

    “哦,好。”唐捷下意识点头,但很快又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开始听他的话了?

    想了半天,唐捷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当前没过多犹豫,直接往中路赶去。

    此时的亚索,眉头紧皱着,额头上都存在少许冷汗,男刀已经六级了,他甚至都不敢上前去补兵!

    “我来了。”唐捷提醒道。

    与之相伴的,还有另一道声音,是王跃!

    “盲僧,上!”

    一时间,唐捷直接从草丛里杀去,男刀看到这一幕冷笑道:“有什么卵用?实力送双杀?”

    话音刚落,在他的另一边,又出现了一个身影,是锤石!

    “草!他不是应该回家吗?怎么跑到中路来了?!”男刀大惊失色,连忙后撤。

    男刀真的慌了,要知道,几分钟前他和末日杀亚索,是交出了闪现的,现在他唯一的逃生技能,只有一个r!

    当然,e技能也行,不过那是用来换命,比如换个没闪现的亚索什么的,不划算。

    一瞬间,男刀很快就做出了抉择——逃命!

    刹那间,无数刀片飞舞,刀锋之影这名刺客,进入了隐身潜行状态!

    “盲僧,拍e!”王跃喊道。

    唐捷立马按下e键,武僧充满肌肉力量的手臂往地上狠狠一拍!

    “没有拍到!”唐捷急眼了,这个唯一的侦查技能没能命中,男刀估计就跑了!

    蓦时,王跃做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操作,他往自己身后偏草丛的方向猛然出钩!

    咔!

    魂锁典狱长,钩中了黑暗中的灵魂。

    “这……狗屎运有点过头了吧。”亚索低声喃喃着。

    “漂亮!!!”

    唐捷大喜,连忙金钟罩窜到了王跃身边,一发天音击呼啸而出,无意外击中了男刀!

    刀锋之影,就这样死在了三人的围殴之下,人头没让给亚索,是王跃自己收下了。

    “你一个辅助抢什么人头?!”亚索勃然大怒。

    “抢?”王跃挑了挑眉,看向耳钉男。

    耳钉男瞪着眼睛,“看什么看?你拿人头和我拿人头之间的差别你知道有多大吗?”

    “我是ad,核心输出。”刚回城的王跃,直接购买了一把小破败。

    “输出你麻痹啊!锤石有个卵输出?!”耳钉男摔下耳机,气急败坏。

    王跃语气也冷了下来,“别拿你的无知当笑话,锤石怎么了?我当adc打有问题?”

    “草尼玛,想跟老子干架是吧?”耳钉男怒火中烧,猛地拍了一下键盘。

    王跃打了个哈欠,“这就是钻石高手么?实在够无聊的,唐捷,你这眼光不行,得改改。”

    “老子草泥马!!”耳钉男暴起,朝着王跃冲去。

    游戏没法打了,旁人纷纷劝架,就连对面的九班也摘下了耳机,幸灾乐祸的看好戏。

    滑板鞋和牛头更是松了一口气,对于锤石的实力究竟有多深,他们俩心里都有个数,这把很有可能会输!

    不过幸运的是,对面有个猪队友亚索,想到这,滑板鞋和牛头开始笑看好戏。

    “呵呵,有意思,居然吵起来了。”

    鸭舌帽男子轻笑,“也对,这才附和常理,要是他和队友没什么冲突,那才叫奇怪,当年我们也有不少人被他这样对待过。”

    “是啊,在他眼里,我们只是托后腿的垃圾而已。”提起当年那些事,墨镜男也有些不好受。

    说到这,墨镜男看向王跃四名队友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和幸灾乐祸,似乎即便他们只是和王跃做一次队友,那也是不幸的……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敢肯定,他在英雄联盟圈子里翻不起什么大浪的原因!”鸭舌帽男冷笑不已。

    “呵呵,我明白了。”

    星际争霸,是1v1游戏,即便dota是5v5,但依靠个人的强劲实力,依旧可以力挽狂澜以一敌五,干翻全场。

    可是英雄联盟……始终是五个人的游戏!

    “别吵了别吵了,算了!!”唐捷一帮子人费力的将耳钉男拉开。

    王跃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咽,“唐捷,我先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朵朵突然冷不丁开口。

    王跃看了她一眼,先是沉默,然后才缓缓点头,“走吧。”

    “草泥马别让老子逮到你!”耳钉男依旧在破口大骂。

    王跃跟个没事人似的,全当没听到,但是当他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王跃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墨镜男和鸭舌帽男。

    仅仅是很寻常的瞥了这么一眼,但两人心中,却是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

    “他发现我们了?”墨镜男语气有些小哆嗦。

    鸭舌帽男子没吭声,他待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他的后背,早已布满了冷汗。

    ……

    网吧大门外,王跃奇怪的看着身旁的朵朵,问道:“有什么事?”

    “没事啊,就是跟你走走,要不,你送我回家吧。”朵朵撩动着肩上的青丝,甜笑道。

    王跃无所谓耸肩,“可以,我时间多,走吧。”

    两人没有坐车,只是步行走着,一路上,朵朵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

    “王跃,你的名字是月亮的月,还是愉悦的悦?”

    “跳跃。”

    “哦哦,你多大了啊?跟唐捷她是什么关系?”

    “你家住哪?在上海吗?你爸爸妈妈呢?”

    “你在哪所学校上学?我看你这样子,应该已经在读大学了吧?大一?还是大二?”

    一路走来,王跃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最后王跃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询问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啦,我看你玩英雄联盟挺不错的,要不留给联系方式,以后带我玩吧。”朵朵眨巴着大眼睛,期盼的看着王跃。

    “你这……”王跃措不及防。

    不过,为解燃眉之急,到头来,王跃还是将自己电话号码给了这个可爱天真的女生。

    “耶!!”朵朵拿着,欢呼雀跃,走在路上一蹦一跳的。

    过了一会,朵朵停下脚步,“好了,你就送到这吧,今天和你打下路很开心,下次我们还一起玩!”

    “嗯,好。”王跃微笑平和道。

    “拜拜!”朵朵走进了小区。

    待到朵朵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王跃长舒了一口气,擦着冷汗,连忙找了个公交车站,等车去了。

    ……

    “我回来了!”

    朵朵习惯性往家里喊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家人回应,朵朵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像是早已习惯家中无人了。

    朵朵没有打开电脑,她背朝床铺,往后一躺,甜笑着的伸了个懒腰。

    她的视线,正在看着墙壁,似乎她每天回到家之后,都会看那里一眼。

    “最喜欢你了!”朵朵冲着墙壁展颜道。

    墙壁上,贴着一个复古相框,相框中的人是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他捧着奖杯,面无表情,似鹰一般的眸子盯着镜头。

    这个少年,他穿着短袖,裸露在外的脖子下围锁骨处,纹着一只不起眼的蚂蚁。

    别人叫他。

    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