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0)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29章成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_你们的皇帝回来了_网游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29章成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章节目录 第29章成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热门推荐:
    刘鼠楞住了,他开始寻找那道另自己气得浑身发抖的声音来源,乍一看,赫然是王跃一脸耿直笑容正在看着他。

    什么叫做请你吃顿饭,这事就这么算了?整得好像跟个我刘鼠要跟你道歉似的?!

    还有……

    喵?

    喵你妈了个臭嗨啊!

    不单单是刘鼠,以及他的小弟们楞在原地,就连唐捷和朵朵也傻眼了,她们万万没想到,王跃竟然这么作死!

    别过头一看,见王跃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唐捷差点背过气去!

    你王跃要找死,也被拉着我们两个女生垫背啊!

    “你他妈是不是骨头紧了,要不我给你放松放松?”刘鼠脸色铁青,怒吼道。

    王跃笑容不复存在,他正儿八经的说道,“我也不想跟你啰嗦绕弯子,还是那句话,这两个女生你不能动,其他的好商量。”

    朵朵鼻子一酸,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突然好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上一会。

    已经忘记有多久了,这种被保护的温暖,自从她懂事以来,就再也没感受过了。

    朵朵很早就学会独立了,院子里的孩子一般都懂事的比较早,朵朵就像个大姐姐一般,平时都是她呵护,关心那些弟弟妹妹,但现如今……

    王跃那种发自内心的保护,让朵朵一时间难以释然。

    “王跃……”朵朵声音有些梗咽。

    “没事,回头咱俩去旧时光电玩城,我跟你说,我老厉害了,一抓一个准!”王跃就像个小孩子一般,炫耀着自己的独特本事。

    朵朵重重点了点头,“嗯!那你能教我吗?”

    “那我得好好考虑考虑,这可是独门绝技,要是被你学会了,我以后可丢了饭碗了。”王跃故作一副纠结的样子,让朵朵乐开了花。

    不知不觉中,朵朵自己都没发现,先前的心酸感,悄无声息已经消散。

    “你们俩说够了没?说够了的话……老子该动手了!”刘鼠面露狰狞,一步一步提着明晃晃的砍刀,朝着王跃走来。

    “王跃,你快跑!”朵朵急眼了,连忙推了一把王跃。

    就连唐捷也是如此,她骂道,“别瞎逞英雄了,赶紧滚吧你,记得报警来救我!”

    对于朵朵以及唐捷的劝告,王跃没有任何反应,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小寻怎么还没来?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回头得扣他一百次上场机会才行。”

    刘鼠的脚步,越来越近,可王跃似乎根本就没看到似的,仍然不动。

    “老子让你他妈学猫叫,去死吧杂种!”刘鼠高举砍刀,快步冲向王跃!

    可就在此时,突然一辆奔驰越野车踩了个急刹,停在了众人身边。

    在这太阳底下,奔驰越野车里,露出一个明亮亮的光头,他大喊了一声,“刘鼠!!”

    听到这道声音,刘鼠原本已经挥向王跃肩膀,手握砍刀的手,猛然停止。

    “几年过去了,小寻这家伙,办事变得不利索了啊……”王跃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虽然这么自嘲,但王跃心里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自始至终,哪怕刀都快砍到自己身上来了,王跃都未曾挪动半步。

    因为,他信任小寻。

    信任那个,曾经为解决一些麻烦,办事最为靠谱,没有之一的小寻。

    刘鼠别过头看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很快又掩埋下来,他谄媚道,“哎呀虎哥,您今儿个怎么有时间来这小地方了?”

    被刘鼠称之为虎哥的人,年级大约三十来岁,名字没几个人知道,大多数人都叫他光头虎,是这一带混得最好的。

    另刘鼠困惑的原因,只有一个。

    为什么光头虎会突然来找自己?刘鼠一时半会没想清楚。

    刘鼠突然想起,前阵子就传言光头虎手底下要换人,分下一批地盘,交给新的混子来看场子,难道……

    这个被光头虎看重的人,就是自己?!

    想到这,刘鼠一阵激动,他强行按耐住自己内心里的兴奋,看向光头虎的谄媚之意,更深了。

    刘鼠眼珠一转,指着朵朵和唐捷,连忙说道,“虎哥,我今儿个看到这两学生妹子,长的挺水灵的,一个泼辣,一个娇小可爱,就寻思着送给您享用……”

    “虎哥您先歇会,我先把事办好!”

    说着,刘鼠大手一挥,“见到虎哥能伺候他,算你们有福气,喜子,蜘蛛,把这俩娘们给我带走!”

    还不等刘鼠的小弟们有所动作,光头虎下了车,突然一大嘴巴子就朝刘鼠脸上扇过去了,把刘鼠都给打懵了。

    “虎哥,我……”

    “虎你妈啊!”光头虎狠狠地踹了一脚。

    “不是……虎哥,您是看不上这种级别的货色,还是……”

    听言,光头虎更气了,又是一耳光扇来,“看你妈了个比看,草尼玛的!”

    “你他妈能耐了啊?大街上逮着人家姑娘就想往车上拖是吧?”

    “有能耐了就去东老四那里抢地盘啊,在这边欺负人家姑娘干屌?”

    “是不是眼瞎?这俩姑娘这么有气质,你他娘的也下黑手?”

    每说一句话,光头虎就扇一巴掌,打得刘鼠整个人都傻眼了。

    光头虎兴许是打累了,没再继续扇耳光了,“老子这次没法忍你,赶紧道歉!”

    刘鼠有点懵,他下意识开口道,“虎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去你妈的,老子让你给那俩姑娘道歉!”

    “啊?”刘鼠难以置信。

    光头虎直瞪眼睛,“啊什么啊,赶紧去!”说着,光头虎又想扇耳光了。

    刘鼠吓得赶紧朝朵朵和唐捷那边走了过去,“对不起,对不起!”

    “两位美女,你们看,满意不?不满意的话,我回头把他手给剁了,让他娘的成天干这种败坏道德的事!”光头虎冲唐捷和朵朵说着。

    “不……不用了,不用了……”两女结结巴巴的,别说刘鼠了,就连她俩都还没缓过神来。

    光头虎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他硬着头皮看向王跃,语气充满歉意道,“虫哥,这事真对不住,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先放他两根手指头去去火,您看行不?”

    刘鼠和他小弟们傻眼了,朵朵与唐捷更为如此。

    敢情……这个‘虎哥’,认识王跃?而且看这架势,怎么感觉……好像……

    好像虎哥还挺怕王跃的?

    王跃脸色有点古怪,倒不是诧异光头虎的举动,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是觉得……

    虫哥这个称呼,怎么感觉怪怪的……

    “小寻这家伙……”王跃又好气又好笑。

    “虫哥?也对,两根手指头惩罚太轻了,要不您挑一只手,我看着剁?”光头虎又提议道。

    王跃摆了摆手,“哎呀算了算了,成天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说过很多次了,影响市容嘛!”

    听到这,刘鼠暗自松了一口气,内心想道,“麻痹的,没想到居然踢到铁板了,还好还好,这个愣头青,始终只是个心软的学生,下不了狠手。”

    “动不动就切手指头什么的,实在有点恐怖了,我见不了这种血腥画面。”王跃说道。

    一想到自己的手指头保住了,刘鼠就一阵庆幸。

    可是,王跃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他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这样吧,我和我朋友先走,然后你再切,这样我就看不到了,完美完美,这波完美。”对于自己的机智,王跃颇为满意。

    说着,王跃带着两个还在发愣的女生先行一步,走到一半,王跃停下了脚步。

    “妈的,我就知道他改变主意了,这小子,真他妈能装!”刘鼠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王跃回过头,看向刘鼠,咧嘴笑道,“鼠哥,后会有期。”

    刘鼠气得差点吐血,不带这样玩的啊!

    “哦对了,差点忘了。”王跃走了没两步,突然又停顿下来。

    刘鼠心底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完全就是喜欢瞎玩,到了最后,终究还是狠不下心的。

    在刘鼠的期待中,王跃喉咙动了动,他最后留下的话语,只有短短一个字。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