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30章咱俩处对象呗?
    喵你妈啊!

    刘鼠都快气炸了,要不是给予他压力极大的光头虎在其一旁虎视眈眈,他估计直接就冲上去和王跃互相伤害,来个玉石俱焚了!

    方才一幕幕,刘鼠就好像体验了一次坐过山车般的感觉。

    高潮迭起,从不间断,一上一下,弄得刘鼠几次燃气希望,又悄无声息被破灭,郁闷的几乎要吐血三升。

    相比于断两根手指头,王跃的那种讽刺才是最让刘鼠痛不欲生的。

    “虎哥,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但是我……”刘鼠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二字,“不服!”

    “刘鼠啊刘鼠,我原本以为你很机灵,眼见很出色,可你太让我失望了。”光头虎叹了口气,旁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别看光头虎外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其实能混到他这个位置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愚笨?说是人精都不为过。

    “虎哥,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刘鼠隐约猜到了一点,但却不肯定。

    光头虎走去车边,似乎是在里头找些什么东西,仅是片刻便拿出来了一把小刀,他语重心长道,“不该问的就别多问。”

    其实,光头虎也说不准王跃的来历。

    只是那个找到他的青年,却是大有来头!

    这样一个地位的人,竟然在暗中为别人办事……

    王跃的来历……光头虎不敢去想了!

    “刘鼠,这次你就认栽吧,道上的规矩你知道的,我就不废话了。”光头虎面色平静,很难想象他即将会剁掉人的手指头。

    刘鼠硬着头皮道,“来吧虎哥,出来混的,这很正常。”

    午时过后,在这艳阳之下,压抑的惨叫声传达开来,惊吓到了几个小巷中的路人。

    ……

    “王跃,那个坏蛋是不是真的要被剁手了啊?”问起这个的时候,朵朵即是觉得恐怖,又很好奇。

    “不会。”王跃语气肯定。

    朵朵指着王跃,说道,“你可别骗我,我听到了的!”

    “手倒是不会剁,只是少两根手指头而已。”王跃轻声嘀咕着。

    讲道理,这种事情还是王跃第一次经历。

    如果只是别的小事,王跃或许不会这么下手狠,以牙还牙,但这事不一样,因为刘鼠……真的让王跃反感到极点了!

    王跃,不是圣母。

    换做任何一个常人,倘若是有黑社会的人想把你打残,然后上你妹妹,玩你喜欢的女人,扪心自问,估计没几个男人能忍得了这股气。

    再言,切手指头这种事,听过起来怪吓人的,可别忘了,刘鼠是专门混这口饭吃的,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大事。

    俗话说的好,出来混的,迟早是要的还的!

    “那就好,那就好……”朵朵暗自松了一口气,看她这个样子,王跃摇头感叹,如此淳朴、善良的女生,已经不多见了。

    反倒是唐捷,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他别有深意的看了看王跃,问道,“你说,那个什么鼠哥,还会来报复吗?”

    “有些人,无论你怎么打都没用,他还是会跟条疯狗一样来跟你咬个遍体鳞伤,但还有一部分人,只要你打疼他了,自然就留下了阴影。”按照王跃所说,刘鼠赫然是后者。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这就是你认识那个光头的理由?!”

    唐捷微怒道,她是越来越看不透王跃了,自己这个混蛋表哥,在外头究竟认识多少人啊?

    王跃装傻充愣,“啊?你说那个光头?我不认识他啊!”

    “还装,他叫你什么来着?”对于光头虎口中对王跃所称呼的‘虫哥’,唐捷一头雾水。

    虫,是哪个虫?

    有很多多音字,比如重阳的重,崇拜的崇之类的,比比皆是,唐捷唯独没有想到虫这个字。

    想来也对,按照常来说,像虎哥、龙哥之类的名字,多霸气啊不是,谁又会给自己取个虫这个名呢?

    可身为虫王铁杆粉的朵朵,下意识就开口了,“好像是虫哥吧?怎么王跃,你还有这么一个外号呢?那以后我叫你小虫虫行不行啊?”

    王跃一脸黑线。

    “老实交代清楚吧,王跃,你今天要是不把事给说清楚了,就别回家了!”唐捷不依不饶,这都威胁上了。

    王跃大汗,连忙错开话题,“朵朵,你不是要学抓娃娃么?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

    “好啊好啊,走!”朵朵一蹦一跳,领着王跃往旧时光电玩城跑去。

    王跃溜得贼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没见人影了,留下唐捷一人,独处与风中凌乱。

    目视拐角,那渐行渐远的模糊背影,唐捷咬牙切齿道,“王跃,我迟早要揪出你的秘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

    仔细算算,王跃这是第三次来电玩城了。

    小时候王跃倒是经常来这种场所,打打拳皇,三国志什么的,自从接触电脑后,基本上就没来过了。

    可却没想到,这一来,目标专门就是为了抓娃娃机!

    “我的天,这种事情……简直贼幼稚!”王跃哭笑不得,槽点满满,自己都想吐槽了。

    这次,王跃没让朵朵去买币,他也就买了几个,这是自信。

    “来,我教你怎么抓,我先示范一边,同时给你讲解。”王跃认真道。

    “嗯!”朵朵重重点头,瞪着大眼睛看着王跃的动作。

    王跃手轻微晃动,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的手很干净,未曾留有指甲,对于王跃而言,指甲有些影响操作。

    “看准这个位置,几何学你应该懂吧?你可以把他当做一个点,好,就像现在这样,右偏五公分……”王跃苦口婆心讲解着。

    最初还好,只是王跃在示范,可到了后面,就变成了……

    王跃握着朵朵粉嫩的小手,零距离贴身手把手教。

    讲真,王跃脑子里没有任何邪念,他很单纯的在教,即便如此,有些东西,并不是王跃这种血气方刚年轻人,自己能控制得了的。

    一时间,朵朵有些出神了。

    她的耳中没有王跃的声音,只有王跃那张专心致志,孜孜不倦的脸颊轮廓,以及触手可及的特殊味道。

    王跃身上的味道并不迷人,但却很特殊,其中夹杂着少许男人的汗臭味,这种零距离的贴近,让朵朵羞的不行。

    “你认真的时候,蛮帅的。”朵朵甜笑道。

    王跃停下动作,尴尬问道,“是不是我说得太难了,你听不懂?这样吧,我换个方法,打个比喻……”

    “王跃!”朵朵突然喊了一声。

    “嗯?”

    朵朵脸色微红,低着头没敢看王跃,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王跃一愣,但随即毫不犹豫点头,“应该是吧。”

    “你们都以为我笨,其实我一点也不笨,我早就看出来了。”朵朵自豪道。

    王跃脸色平静,“那你是怎么想的?”

    “唔,其实你人还是挺好的……”朵朵这才刚开口,王跃就知道gg了。

    得,这连好人卡都已经发了,哥们我这是彻底没戏了。

    朵朵接着说道,“我虽然还不太了解你,但这段时间以来的接触,我能判断得出来,你性格随和容易近人,不卑不亢,就是鬼点子多了点。”

    “你知道女生的很容易被感动的,刚才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你带给我最感动的。”

    “感动往往都来源于生活中的小事,王跃,你知道我在什么时候,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想抱着你吗?”

    王跃再三思考,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当半夜我打开家门,发现你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告诉我,那么多娃娃都送给我的时候。”朵朵展颜道。

    王跃挑了挑眉,“那……咱俩搞起呗?”

    “什么搞……你说的真难听。”朵朵脸色娇红。

    王跃讪讪一笑,而后又没皮没脸,挤眉弄眼道,“那咱俩处对象呗?”

    “不可以!”朵朵严词拒绝。

    对于朵朵给予的答案,王跃出奇的安静,似乎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王跃咧嘴问道,“原因?”

    “我说过,我喜欢的男人只有一个,他叫微蚁,他是虫王!”朵朵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