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54章你在这学校待不下去了
    上海,某栋私人别墅。

    四周小院花园,鸟语花香,很宁静,但别墅的外面,存在着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手举相机,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几个人,他们眸子盯着的方向,是别墅里头。

    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之色。

    可奇怪的是,这几人却没有进入别墅小院半分脚步,因为……

    这里是龙行俱乐部,是英雄联盟中国赛区,平均实力最为强大的俱乐部,没有之一!

    龙行俱乐部,战队名称很猖獗,此队名一出,便是代表着华夏龙国。

    但是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却是异常低调,这一点和edg俱乐部差不多,没有高楼大厦的办公楼,俱乐部的基地总部,却是选择了这种安静的地带。

    龙行俱乐部内,极少有选手在训练,他们围坐在一起,似乎是在激烈讨论着些什么……

    “羽哥,你真要执意这样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一名留着小胡子的青年,神色激动。

    被称之为羽哥的青年,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大家都叫他白羽,这是他的id。

    “我当然明白,我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咱们龙行的态度,但是……”

    说到这,白羽望向那名小胡子青年,“coco,如果你是我,你会放弃这次机会么?”

    “我……哎!”coco捋了捋自己下巴的小胡子,叹了口气。

    “白羽,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领队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西装男子。

    白羽大手一挥,说道,“不用考虑了,我意已决!”

    众人凛然,他们知道,自家队长所做出来的决定,几乎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意图。

    白羽站起身来,他走到阳台,目视着外头那些鬼鬼祟祟的狗仔,负手而立,沉声道,“我知道,有很多人等着看我们龙行出岔子,也有很多人想看我白羽的笑话,可是……”

    “微蚁出现在海川大学,我不能再放过这次机会!”

    说到这,白羽拳头暗自握紧,低声嘶吼道,“三年前的耻辱,今年,在英雄联盟领域中,我必当一雪前耻!”

    “虫王微蚁……在海川大学洗干净脖子,这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了!”

    ……

    现代的六月飞雪,无非就是在烈日下暴晒后,踏进充满冷气的空调房的霎那间。

    王跃很爽。

    性感,风韵犹存的刘雅琴老师,也很爽。

    吹空调爽归爽,但刘雅琴的心情,却是异常低落,更多的则是气愤!

    “这群混蛋,竟然联合起来对付我?!”刘雅琴狠狠地踹了一下办公桌。

    王跃讪讪待在一旁,没敢去触碰眉头,他知道现在刘雅琴心情极差,精明的王跃多多少少也看出来了,关于这些职场中的蹊跷。

    电竞社团,依旧在招人,要真人满了的话,怎么可能还会派刘子昂去楼下门口招人?

    但是那位社长,回绝刘雅琴的理由,却是这个,显然是敷衍。

    很明显,那个社长不希望刘雅琴手底下的学生,加入电竞社!

    “刘老师,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王跃试探性的开口。

    “你说。”

    得到刘雅琴的允许,王跃捋了捋思绪,片刻后,缓缓开口道,“刘老师,可是在把赌注押在我身上了?”

    此言一出,办公室的内气氛瞬间凝固!

    刘雅琴瞠目结舌,她眼睛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王跃,难以置信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盲僧,眼睛没瞎,耳朵也没聋,这几番走下来,我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些。”王跃耸了耸肩。

    “你……”

    刘雅琴愣住了,王跃仅仅只是一句话,便让她感到细思极恐!

    这个王跃……

    究竟拥有多高如妖般的智?

    “你以前真的是学生?”刘雅琴说一百个都不会信,这种人,怎么可能是个学生,绝对是社会上职场混迹多年的老油条!

    王跃老实道,“那倒不是,我很早就辍学了。”

    “那你是干什么的?”

    “端盘子,发传单,洗厕所啥的,都干过,哦对了,我还去过韩国,在skt俱乐部上班哦!”王跃嘿嘿笑道。

    刘雅琴翻了翻白眼,她自然不信,认为王跃这是纯粹的在扯淡。

    “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今天我累了,你出去吧,你宿舍是在b栋,602号。”刘雅琴下达了逐客令。

    王跃没走。

    “怎么,你还待在这干嘛?”刘雅琴语气有些不善了。

    “那个……我……”

    王跃搓着手,腼腆道,“那个四百六的费用……”

    “我帮你交,快滚!”刘雅琴好没气道。

    王跃讪讪一笑,连忙转身就走,离开之际,还不忘拍一记马屁,“刘老师真乃性情中人,实属在下……”

    “滚!”

    办公室的门,轻声合闭。

    走廊中的王跃,原本谄媚的脸,刹那间变化,他面无表情,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喃喃自语,“这个刘雅琴人不错,可以帮一把……”

    ……

    王跃提着行旅箱,肩上扛着床单这些物品,爬了六楼,最终到了自己的宿舍。

    门是敞开的,在这大热天,几乎每个学生都是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在宿舍里打着英雄联盟。

    刚一进宿舍,王跃便嗅到一股年少青春的味道。

    说白了,其实就是脚臭。

    “剑圣,还他妈偷个屁,家都要没了!”

    “草,这个剑圣太坑了,没法玩了!”

    “贼几把蛋疼,这狗日的剑圣,咋就这么菜?!投了投了,这还玩他妈个臭嗨!”

    三位室友骂骂咧咧的话语,若是落在旁人耳中,恐怕会一阵皱眉,直叹没素质。

    可这种脏痞话,王跃听着,却是倍感亲切。

    有些人就是这样,虽然打游戏的时候脏话连篇,但给人带来的感觉,却很少有反感,就比如某骚猪pdd。

    王跃没有打扰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床位,将床铺弄好后,躺上面闭目打起了盹。

    虽说是闭目,但王跃却睡不着,他脑海中曾经的那些画面,一直挥散不去。

    “东子……朦胧……跳跳……你们还好么?”

    “就你们三那素质,我估计也混不成啥样。”

    “当初……是我一意孤行了,其实……我一直想跟你们说一声……”

    “对不起……”

    不知不觉中,王跃黑暗的视线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的眼角,有一滴泪。

    严格意义上来说,王跃是个懦夫。

    是一个犯了致命的错误后,被千夫所指的他,选择了离开,离开东子、朦胧、跳跳、小寻、冷冷,离开中国,选择了逃避,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苟延残喘。

    王跃一直以为,自己不可能会拥有这种战友间的琐事,兄弟间的羁绊。

    但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

    有些人,王跃强迫不曾去想,但莫名就会在一个很正常的时候,曾经的往事霎那间涌上心头。

    听到室友们骂骂咧咧的声音,王跃似乎感觉自己回到了三年前。

    但是,人始终是不同的,因为……这三位室友,不会是自己曾经的战友。

    王跃叹息一声,当他睁开眼瞬间,便愕然发现那三位室友,都没打英雄联盟了,而是站在王跃床边,齐齐盯着他。

    “怎么了?”王跃古怪的问道。

    三位室友没回话,其中一名身穿骚红色大裤衩的青年,凑近王跃,仔细看了一眼王跃的眼睛。

    “啧啧,被欺负了还是咋的,跑到我们602这来哭?”骚红裤衩青年怪笑道。

    另外两人扑哧一笑。

    “别管他了,新来的室友就这窝囊样?被欺负了还尼玛躲着哭,贼怂。”

    王跃皱着眉,沉声道,“有事?”

    “你他妈什么态度?信不信老子弄死你?!”青年大骂道。

    “不信。”王跃咧嘴笑道。

    青年不怒反笑道,“小子,老子现在通知你,你在这学校待不下去了,df战队知道吧?队长血疯,是我表哥!”